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因為她每次進宮都是君無邪露了個臉,所以坐在馬車上的她的樣貌,侍衛們自然是沒有看到。

歐陽紫玥並沒有被他這陣勢嚇到,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不甩他,繼續欣賞這富麗堂皇的宮門。 歐陽紫玥並沒有被他這陣勢嚇到,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不甩他,繼續欣賞這富麗堂皇的宮門。

她歐陽紫玥又不是嚇大的!他算哪根蔥哪根蒜啊!

侍衛被她激惱了,作勢就要伸出大手,拎起她的衣領子。

她不慌不忙的從腰間掏出一樣東西,放到他眼前,緩緩吐出幾字:「我要進去。」

這是清軒上次給她的令牌,說是只要拿著這個,就能暢通無阻。

「撲通」幾聲,四個人全跪下了!

方才惡狠狠的像個獅子似的侍衛,這回立馬變成了一灘委曲求全的爛泥。

下跪,磕頭,求饒,一氣呵成!

「姑娘,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不計小人過,求您千萬不要跟我們計較。」

媽呀,這是怎麼回事?

歐陽紫玥被他們突然的架勢嚇了一跳。

她顰眉,眸子轉動了一下,突然理出了個頭緒。

這個清軒,還挺有本事的,說不定是皇帝身邊的紅人。

她的手放上那侍衛的頭,很不厚道的摸了摸似乎是純銀做的頭盔,像摸只哈巴狗似的。


「乖啊,本姑娘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們計較了。」

說完,就大搖大擺的晃進宮去了。

這種狗眼看人低的人,她最討厭了!

連打他們,她都怕弄髒了她的手……

——————————————————————————————————————

「給你……」珠兒毫不客氣的把這艷紅的包裹扔到桌上。

兩個腮幫子因為氣憤仍鼓得緊緊的!

她們王妃咽的下這口氣,她可咽不下!

王妃的情敵就是她的情敵!這個女人怎麼能這麼不要臉!


明知道王爺有妻室,居然還喜歡王爺!

正所謂情敵見面,分外眼紅,此刻的她氣得恨不得立刻衝上前去,刮花這張美得過分的臉。

花非語風情萬種的倚著靠墊,柔順的髮絲瀰漫一室幽香。

「什麼東西?」他皺了皺眉,有些嫌惡的看著桌上的包裹。

這個顏色是他最討厭的顏色,簡直是俗不可耐,不堪入目!

「收起你那種表情!這是我們王妃為了報答你救了王爺,不計前嫌送你的禮物。」珠兒抱著胸,冷冷的瞪著他。

「不計前嫌?」花非語突然笑了,笑得那麼傾國傾城,「珠兒姑娘,你說錯了吧?這是奴家理所應得。」

「理所應得?」珠兒也毫不客氣的反擊道,「你若是為了我們家王爺和王妃好,就離王爺遠點。」

花非語不滿的皺了皺眉,這個歐陽紫玥,給她家丫鬟灌輸了什麼觀念?

然而他卻不想再問,只怕再問下去,是自己找罪受。

他興緻缺缺的打開包裹——

一層,兩層,三層……

這個歐陽紫玥到底包了多少層啊?他不耐煩的握緊了手指。

終於,在第十層的時候,真相浮出水面——

打開的時候,似乎有一道強烈的光芒照亮了房間,等看清東西,兩個人的臉瞬間就綠了,而且花非語的臉綠得尤為嚴重!

肚兜?

好像又不是肚兜…… 珠兒吶吶的看著那似乎被剪了一大半的肚兜,雖然很好看,可是這要是穿在身上,那肚子不是都看得到嗎?

她們王妃果然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主!

(歐陽紫玥有話要說:其實,珠兒呀,這是現代的比基尼(/□))

花非語緊緊的拽著那少的可憐的布料,面色鐵青,突然發現布料下還有一張紙條。

上面是歐陽紫玥有些怪異的字體:好馬配好鞍,好胸配好肚兜,最特別的肚兜,送給最特別的你,歐陽紫玥上。

花非語氣得要吐血……

——————————————————————————————————————

彎月湖邊,風光旖旎,然而卻敵不過君無殤滿身炫目的光芒。

他一身玉色衣衫屹立在湖邊,負手而立,青絲如夜。

剛硬冷酷的線條此刻卻有所舒展,帶著柔動的線條,嘴角噙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歐陽紫玥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讓萬千少女臉紅心跳的光景,但是她卻只是有些疑惑。

咦?他今天為什麼穿這麼正式?

今天的他與往日不同,多了一層讓人不敢小覷的光環,彷彿尊貴的天神降臨。

「我來赴約了。」歐陽紫玥淡淡的開口。

君無殤回頭一笑,眼裡掠過驚喜:「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

老大,那還不是被你逼的么?

歐陽紫玥很無語的撇了撇嘴:「找我來何事?」

君無殤一聽,眼裡劃過若水般的溫柔,他竟像個少年一般局促起來……

溫暖的唇猝不及防的在歐陽紫玥光潔的額頭上狠狠一啄,引得她那顆小腦袋都晃了兩晃。

她吃痛的捂著額頭,眼睛里都滲著淚花:「哎喲喂,你幹嘛?」

「聽好,這句話我只說一次!」君無殤緊張得手心都冒汗了。

這是什麼情況?

身為無所不能的王者的他,怎麼會出現這樣又期盼又恐懼的心理?

「嗯,說吧。」歐陽紫玥揉著額頭。

那裡一片灼痛,他到底用了多大的力道啊!

「珠兒,朕的心裡從來就沒有住進過誰,你是第一個。你會成為朕的貴妃,朕會傾盡所有去愛你,明天,朕就去王府提親。」

這話怎麼聽得有點不對勁?

等到歐陽紫玥抬起頭:人咧??

清軒去哪了?朕?什麼朕?貴妃?

她的神經有一瞬間的打結……

然後一道電石火光閃過,所有的事都豁然開朗!

她動了動唇,眼神空洞,卻只是吶吶的吐出幾字:「不是吧?」

此刻她真想眼前一黑,昏倒過去。

老天啊!這回簍子捅大了!

…………

怎麼會這樣?

君無殤疾步向前走著,想要停步,可是兩隻腿彷彿已經不聽使喚了。

一直冷酷無情的他竟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年一樣跑開了……

捂著胸口,那裡還在猛烈的跳動著,似乎就要躍出來……

他長長的舒了口氣:或許越在乎,就會越害怕吧?

終於能夠控制自己的行動了,他停住了腳步,坐在石凳上,出神的看著平靜的湖面。 終於能夠控制自己的行動了,他停住了腳步,坐在石凳上,出神的看著平靜的湖面。

這二十幾年來,對男歡女愛始終是抵觸的,他的感情一直都是空白而空虛,一直不想納妃。

就算是在太后強勢的逼迫下,也只是勉強納了一個妃子進宮。

他也以為他這輩子就這樣得過且過的過了,不會為誰而心動,不會為誰而悲傷,固守著帝王冰冷而殘酷的尊嚴,孤獨的過完這一生。

而他卻沒想到,這個名叫珠兒的女子,如一朵清新怡蘭的綠荷闖進了他的世界。

他瞬間就將積蓄了二十多年的情全部投注了……

深陷於中,再也逃不出……

他眸中的深情微凝:珠兒,再等我幾天,你就是朕的女人了!


胸中被一股狂喜充斥,他抑制不住的大笑出聲。

真的很想知道珠兒知曉他的真實身份后,一副吃癟又驚喜的模樣,可惜他剛才走得太急了,沒有看到。

不過沒關係,很快,她就是他的了!

到時候他可以理所當然把她緊扣在懷中,將她的千般表情看個完整……

唇邊揚起一抹自信滿滿的微笑,幸福而繾綣。

——————————————————————————————————————

「你額頭上的紅印是怎麼回事?」君無邪有些微涼的聲音掃過歐陽紫玥的耳朵,讓她心虛得發怵。

「只是撞在門上了,沒關係的。」

「以後小心些。」溫暖的手拂過她的額頭,帶著濃濃的心疼,「還疼不疼?」


「不疼。」

歐陽紫玥都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她怎麼會有一種紅杏出牆的感覺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