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大少爺,三少爺都是人中龍鳳。南宮爺爺,你一定感到很欣慰吧!」南宮猛身後的蕭晨輕輕說道。

「蕭晨,其實你也不差呀!」南宮猛掉轉頭來。面前的這個年輕人長相儒雅,俊秀,面對自己的時候,謙卑有加,況且,還屢次幫了南宮家的大忙,也可算是南宮家的恩人!嗯,的確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年輕人! 「咳咳!」突然之間,南宮猛皺起了自己的眉頭,然後捂著自己胸口劇烈地咳嗽了起來,而表情看上去顯得那麼的痛苦!該死的上官雲龍老混蛋,你可真夠可以的,不愧為天下第一用毒大家!!都已經十五年了,我都還不能徹底擺脫你給我下的毒的傷害!

「南宮爺爺!你怎麼了?你沒事吧?」慌張不已的蕭晨連忙上前扶住了南宮猛。

「不要緊的!十五年前的老毛病了,時不時地就複發一下子!挺過去就沒事了!」南宮猛揮揮手。

「有病為什麼不吃藥?為什麼不請大夫瞧瞧?」蕭晨感到萬分的不解。

「蕭晨,如果我告訴你,我所中之毒乃是號稱天下第一用毒大家的華陽宗的上官雲龍老混蛋所下!你認為普天之下,有誰能替我治嗎?」

「這….」

「好了!沒事的!蕭晨,只不過每隔一段時日就會出現的陣痛而已,沒什麼的,挺過去就可以了!」看著顯得異常尷尬的蕭晨,南宮猛寬厚地笑笑。

而對方的寬容與大度更使得蕭晨臉部發燒。可突然之間,一個念頭浮現在蕭晨的腦海之中,蕭晨猶豫著,終於開口了,「南宮爺爺,能不能讓我給你治治?」

「蕭晨,你也學過醫?」南宮猛先是一愣,后是哈哈大笑,「行!既然蕭晨你想試試的話,那爺爺我也不能掃了你的興,試試就試試吧!不要怕,爺爺的這把老骨頭還是經得起你折騰幾下!」

無比爽朗的笑聲更使得蕭晨對於南宮猛的感覺親近了幾分,蕭晨不再遲疑,他劃破了自己的手腕,頓時,殷紅的鮮血流淌了出來。

「蕭晨,你這是要做什麼?」見此情景,南宮猛又愣住了。

「給爺爺治病!」鼓起勇氣的蕭晨讓自己帶血的手朝著南宮猛的額頭靠了過去。神奇的血液曾經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迹,曾經給了蕭晨一次又一次的驚喜,不知道,如今,這樣的奇迹,這樣的驚奇還會不會繼續?

神奇的血液當接觸到南宮猛的額頭的時候,便沒了進去!南宮猛輕輕地呻吟了一聲,一種無法形容的愉悅之情油然而生,南宮猛愜意地閉合上了自己的眼睛。片刻之後,南宮猛猛地張開眼睛,眼中精光四濺,一股凜然的霸氣四散開來!

「爺爺,你怎麼了?你不要緊吧?」蕭晨小心翼翼地問道。


「太好了!太好了!折磨了我將近十五年的痛苦終於在今天被徹底清除了!哈哈哈!」頓覺無比輕鬆的南宮猛放聲大笑。

「那恭喜你了,爺爺!」看到南宮猛興高采烈的樣子,蕭晨也是大喜。神奇的血液,再一次沒有辜負自己的期望,再一次創造了奇迹!

「那還得感謝蕭晨你呀!想不到你的血液居然有去毒的神奇療效!」太好了,終於徹底康復了!此時的南宮猛,心情豈是一個爽字能表達的?

「對了,蕭晨,能夠去除我身上的頑毒,爺爺我非常的開心!但是受人恩惠,不思回報,不是我南宮猛的為人方式!蕭晨,我問你,你介不介意爺爺教你點東西?」心情大好的南宮猛突然問道。

「南宮爺爺,您這樣說可就折煞我了!您德高望重,您也是大少爺,三少爺的爺爺,是他們的長輩,也算我蕭晨的長輩。能得到爺爺您的指導是我求之不得的榮幸!」蕭晨真誠地說道。對於這種直爽之人,委婉的拒絕根本就是一種矯揉造作,更是對對方的一種不尊重。

「為人謙猻和藹,待人熱情平和,不錯,真不錯!」南宮猛更是頻頻點頭,「對了,蕭晨,剛才你和逃走的那個混蛋戰鬥時的經過,我都看到了,你能告訴我,那些招數都是誰叫教你的?」

「這個嗎?那都是我自己閑著沒事自己琢磨出來的。讓爺爺見笑了!」蕭晨的臉不由得紅了。蕭晨也明白,在這位長輩的眼中,自己的那些所謂的招數恐怕就好像小兒科一樣,幼稚而可笑!

「蕭晨所謂的招數,就是用適合自己的方式,把自己的力量盡最大的可能釋放出來。招數不在於簡單與否,更不在於好看或是難看。要知道,作為一個武人,最大的目的就是擊倒自己的對手。我們不是玩雜耍的,要那些花哨的毫無多大威力的招數作甚?」南宮猛輕輕斥責道。

「爺爺教訓的是,蕭晨明白了!」此時的蕭晨對於南宮猛已是越發的尊重有加。


「對了!蕭晨,我問你,你和那個剛剛逃走的那個混蛋對戰時,所揮出最後的一掌,那看上去異常軟綿綿的一掌,恐怕所含的力量沒看上去的那麼輕微吧?你能告訴我,那到底是怎麼一會事嗎?」南宮猛緊緊地盯著蕭晨的眼睛。!

「南宮爺爺,您問的是那一掌呀!」蕭晨恍然大悟,他連忙把楊戰天對自己講的一套又說了一遍。

「南宮爺爺,我知道楊老爺子所說的這一切實在太匪夷所思了,恐怕沒有幾個人會相信他所說的話。但是南宮爺爺,我相信!南宮爺爺,請你相信我,請你也相信楊老爺子的話!」說到這,蕭晨不禁漲紅了臉,

「再密實的物體裡面都存在著空隙?存在者無數的空隙?把自己力量沿著這些空隙注進物體的內部,讓這股力量在物體的內部狹小空間里爆裂開來。以達到更加可怕的破壞力?」南宮猛皺著眉頭思索道。

「南宮爺爺,你怎麼和那些人一樣,都不相信楊老爺子的話?我知道在你的眼裡,這聽上去是非常荒唐的事。楊老爺子告訴我,這是他花費了十年的時間,才發現的秘密。南宮爺爺。,楊老爺子是一個非常善良正直的人,他不會騙人的。我相信他!」看著南宮猛的樣子,蕭晨急了。知道物體是由原子構成的蕭晨,比任何人都明白這句話的正確性。但是怎麼和面前的這個老人說?據實相告?這樣的話語豈不是比楊老爺子的話更匪夷所思?

蕭晨更知道當一個人花費了漫長的時間發現一件事物的真相,他的內心會是多麼的狂喜?可是如果這種發現沒有一個人相信的話,那麼他的心會是多麼的痛苦?

「蕭晨,不要激動。楊戰天是一個好人,這一點,我和你一樣,也深信不疑。但是他未免太悲觀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他的話,在這個世上,至少還有你蕭晨相信他的話,不,現在還要加上一個我!」南宮猛突然朝花圃中的一座假山走去,然後把自己的手輕輕往上一按,動作是那麼的輕盈,柔和,自然。

南宮猛緩緩收回自己的手,面帶笑意,默默地注視著面前的那座假山,突然之間,微風徐過。原本屹立在這數十年曆經無數風雨而不倒的假山,居然沒來由地倒塌了。倒塌的假山化作漫天的粉塵四處散去。

「好一個楊戰天,果然不簡單!」南宮猛放聲大笑。明白了這個道理之後,等於說自己的實力又強了十倍不止。

「好厲害呀!」蕭晨也驚呆了。

「蕭晨,雖然楊戰天傳你的綿掌很厲害,但是如果你只會這些的話,你今後遇到危險的時候,依舊會像今天一樣狼狽。畢竟你的敵人不會乖乖站著讓你打的!」南宮猛臉色一正,「楊戰天能將自己十年所領悟的心得告訴你,無愧為你的恩師!而我,南宮猛,也決定對你指點一二!蕭晨,看好了!」

言罷,在南宮猛的身上突然泛起一種無形的氣息,它朝蕭晨籠罩而去。在這股盡顯張揚霸道氣息的面前,蕭晨頓時覺得口乾舌燥,行動好像也不聽你自己的指揮了,更奇怪的是,一種莫名的恐懼感籠罩住了蕭晨。冷汗不由自主地從蕭晨的額頭滲了下來。

「蕭晨,這就是精神力的作用。」南宮猛笑了,壓力也頓時消失了,「你認為,將自己的精神力化作一種咄咄逼人的氣勢,霸道之氣!蕭晨,我問你,剛才你我如果交戰,你有幾分勝算?」

蕭晨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在那種情況下,還交戰?那樣的自己在南宮猛的眼裡,恐怕和一隻螞蟻差不多。只要對方願意,就可以輕鬆將自己捏死。

「蕭晨,你也不要灰心。」看到蕭晨沮喪的樣子,南宮猛安慰道,「你要知道,普天之下,有像我這麼強大精神力的人,還真沒有幾個。況且,經過訓練,你的精神力也會增加許多,到那時,對方對你精神力的束縛也會小上許多。」

「蕭晨,我之所以在你的眼前展現強大的氣息,並不是向你炫耀。我只是希望你明白,與敵人交戰,氣勢是非常的重要,強大的氣勢不但能夠使自己的實力能夠充分,甚至超水準地釋放出來,並且更會讓你的對手陷入膽寒恐慌,限制其實力的發揮。只要自己的氣勢遠遠蓋過對方,其實接下來的戰鬥已經沒有任何的懸念了!」

「那,南宮爺爺,那怎麼樣才能讓自己產生那麼強的氣勢呢?」此時的蕭晨激動萬分。

「氣勢的強大與否,決定於兩個方面。一個精神力,一個人的精神力越強,他的氣勢也就越強。而另一個方面就是自信。要相信自己,無條件地相信自己,要時刻保持一種傲視天下的強大的自信。你的自信心越強,你的氣勢也就越強。就像這樣!」

南宮猛突然背轉身,朝蕭晨背向而立。「蕭晨,試試向我出拳!」

「好!」蕭晨點點頭,輕輕舉起了自己的拳頭。可是他的拳頭卻最終沒有揮出去,儘管南宮猛是背朝自己而立,但是他的身上卻泛起一種強烈的氣。那是一種傲然於天地之間的強大自信。蕭晨隱隱有了一種感覺,如果自己揮出這一拳的話,不但不能損傷對方分毫,而只會讓自己自討其辱而已。

「蕭晨,你現在的實力已經是曜石武尊了,已經和我的孫子雄兒處於同一個級別。我想你的內心也一定竊喜不已。但是我還是不得不潑你一盆冷水,如果你和雄兒交手的話,最後的結果只能是你慘敗。現在的你不敢向我出手,但是雄兒如果在的話,他一點也不會遲疑。蕭晨,你知道嗎?老夫也活了這麼久,敗在老夫手上,死在老夫手上的人數不勝數。難道他們真的孱弱的不堪一擊嗎?我告訴你,錯了。太過弱小的人,我南宮猛懶的理他們。能作為我南宮猛對手的人,都是當時赫赫有名的強大存在。論實力,他們起碼不亞於我,甚至許多還要遠勝於我。可是他們無一不是敗在老夫的手上,而且是慘敗。蕭晨,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那是因為他們缺少氣勢,缺少像我南宮猛這種一往無前,傲視天下的氣勢。在我南宮猛的氣勢的覆蓋之下,在我南宮猛的眼裡,再強大的人也和土雞瓦狗一樣,不堪一擊!」

「蕭晨,你明白了嗎?」南宮猛抬頭望天,那輪紅色已經慢慢爬上了天際,新的一天已經到來,很快,南宮府將會變得熱鬧非常!

「蕭晨,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你還記得我剛才和你講的故事嗎?我是一個傷心之人,我希望你曾見到我的事,不要和任何人講。」

「我明白您的意思,南宮爺爺,您放心。我以我的名義發誓,我絕對不在任何人的面前講我曾見到過你。」蕭晨重重點頭。他明白,十幾年前發生的那一幕,一旦傳出去,甚至會給這位慈祥的爺爺帶來殺身之禍的。

「這樣,我就放心了!」南宮猛欣慰地笑了,這是一個聰明的孩子,而對於太過聰明的人,是不需要太多的言語的。

「好了,接下來的事情就是你好好領悟,好好揣摩,多加練習了,別人是幫不了你的。天要快亮了,我也該休息去了!」南宮猛轉身就欲離去。

「等一下,爺爺!」蕭晨突然叫道。 「蕭晨!你還有什麼事嗎?」南宮猛掉轉頭來,溫和地問道。

「這個…這個….」蕭晨鼓足了勇氣,最終還是開口道。

「爺爺,我想知道你知不知道華陽宗到底在哪?」剛剛由於華陽宗唐允出現的小插曲,終於使得蕭晨下定了決定,前往華陽宗。可是雖然華陽宗是大燕國的第一大宗派,可是對於絕大多數的普通人來說,它卻是一個異常神秘的存在,根本無法知曉它確切的所在地方。

南宮爺爺可是人類的究極強者,多年之前,也更是名震天下的響噹噹的人物。他應該知道華陽宗的真正所在之處。果不其然,南宮猛接下來的回答沒有讓他失望。

「這個嗎?我當然知道!」南宮孟皺起了眉頭,「可是蕭晨你問這個想幹什麼?你莫非不是想到華陽宗去?我勸你,最好還是打消這個主意,上官雲龍那個老混蛋,別看他長得慈眉善目,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其實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狐狸。這老混蛋不但心眼賊壞,心腸還忒歹毒!我勸你最好還是打消這樣的念頭,否則,一個不小心,連自己的小命也要丟掉!」

「謝謝爺爺的關心,不過我的確有非去華陽宗不可的理由!」自己和華陽宗割捨不斷的恩怨,還有金剛兄長對自己深切的期待,也終於到了自己前往華陽宗,徹底解決這一切的時候了。

「有非去不可的理由?能和我說說嗎?」南宮猛搞不清,像面前這樣一個善良的,彬彬有禮的年輕人,又怎麼會和華陽宗搭上關係?

「爺爺,我和華陽宗之間的事情不是一兩句話就可以說得清的!」想起由於華陽宗所引發的的一切,蕭晨一陣長嘆。

「如果一言兩語不能說清的話,那就慢慢說,反正我有時間!蕭晨,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將這一切原原本本告訴爺爺,或許爺爺能夠幫到你也不一定!」蕭晨的謙遜,蕭晨的懂禮就已經讓南宮猛平添了幾分好感。尤其是蕭晨利用自己的鮮血去除了留在自己體內,已經折磨了自己整整十五年的殘毒,更是讓南宮猛感激萬分。

而現在當發現蕭晨有煩惱的事情的時候,南宮猛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自己一定要去幫他。「好了,既然這樣,爺爺也不休息了!走,咱們爺孫倆到哪去,坐下來,好好地交談一番!」南宮猛衝著花園的涼亭一揮手。

「謝謝爺爺!」南宮猛臉上無比慈祥的笑容使得蕭晨的心中感到一陣溫暖。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已經經歷了太多的磨難,已經經歷了太多的痛苦。此時的蕭晨已經有點感到身心疲憊,他也好想找一個人來述說一番。

平泉村的黃善黃良二兄弟,追殺柔弱妖族少女的展飛,在胖掌柜的客棧里,依靠幻妖殘害人們的金鑫,還有那個叫做太歲的可怕傢伙,以及剛剛被放走的唐允。這一個個的名字無不和蕭晨有著深深的關係,他們中的絕大多數已經命喪蕭晨之手。

「看不出來嗎?蕭晨!」當聽到這一切的南宮猛也是大驚。上官雲龍那個老混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自己最清楚不過了。那傢伙不但飛揚跋扈,而且極為護短。但凡敢於得罪華陽宗的人,不問事情的緣由到底是什麼,都決計不會這人有好日子過。

正因為上官雲龍的這種性格,一般的人在遇到華陽宗人的時候,往往選擇退避三舍,就算實在躲避不了,吃了大虧,也只有選擇忍氣吞聲。可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倒好!不但絲毫不懼華陽宗,居然還幹掉了他上官雲龍門下的好幾個弟子!

「蕭晨,可真有你的!爺爺我真有點佩服你了,我想上官雲龍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後,一定氣得跳了起來!不過,我覺得很奇怪!據你所說,你和華陽宗結怨這麼久了,依照上官雲龍睚眥必報的個性,早應該找你算賬了!可為什麼他還直到如今還忍氣吞聲?」


「這….」蕭晨猶豫著,是不該告訴對方,華陽宗之人之所以不來找自己,是因為華陽宗的那位真神的原因。要知道,畢竟那七個自稱天神的人可是這個世界最為強大而又神秘的存在,普通的人想要見他們的面根本是不可能的。

如果告訴南宮爺爺,說自己見過這個世界的真神,還不止見過一個的話,先不要說對方是否會相信自己這聽起來太過匪夷所思的話語,退一步講,就算相信的,對方也難免問自己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會認識真神?

這牽涉的太多了,更牽涉到蕭晨的那種種不願回首的過去。有些事,最好還是讓它永遠成為自己一個人的秘密比較好!

可如果不說的話,那肯定會讓南宮爺爺心生不快!這可如何是好呢?此時的蕭晨左右為難。可是幸運的是,蕭晨的苦惱並沒有持續多久。

「這個嘛!其實蕭晨你不說,爺爺我也知道。那是因為你現在身處我南宮府,就算上官雲龍再百般痛恨於你,礙於我南宮家族的威名,他也不敢來尋仇!」

「很好!非常好!蕭晨,你能將你與華陽宗之間的恩怨講給爺爺聽,爺爺覺得非常的開心!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在我南宮府,我敢保證,上官雲龍的華陽宗不敢拿你怎樣!」

南宮猛的話語使得蕭晨的內心再次湧起一股暖流,「謝謝爺爺的關心,可是我還是想去華陽宗,我不想再逃避了!求求你,爺爺,請你告訴我華陽宗在哪?」

「蕭晨!你不是糊塗了?爺爺已經告訴你,華陽宗的上官雲龍是一個心胸狹窄,睚眥必報之人,你怎麼還不打消那種荒唐的想法?你難道不知道,以你和華陽宗的恩怨,如果一旦離開南宮府的話,便再也沒有人可以保護你了!到時候,你能不能保住小命都是問題!」

「我知道,但是我已經想明白了,我不想再躲藏,不想再逃避了,我和華陽宗之間的恩怨,也該做一個了斷了。無論遇到多大的危險,我都想勇敢地去面對。爺爺,請你告訴我吧!」

看著顯得激動不已的蕭晨,南宮猛明白,要想讓他改變主意幾乎是不可能的了。可是….可是南宮猛忘不了,真神大人曾經不止一次告訴自己要善待蕭晨。很明顯,真神大人對蕭晨有著一種莫名的感情。

如果告訴蕭晨華陽宗的所在之處,萬一蕭晨去到華陽宗,有個什麼不測,自己怎麼和真神大人交代?不行!絕對不行!

「求求你,爺爺,告訴我吧!」

「萬萬不行,我絕對不會看著蕭晨你白白去送死!」南宮猛斷然拒絕!

…..

可就在二人誰也不肯改變主意的時候,一個銀鈴一般的聲音傳來,「不就是去華陽宗走一趟嗎?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爺爺,你就告訴阿福好了!」

「雁兒,不要添亂!」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南宮雁,就連身為人類究極強者的南宮猛也感到一陣頭疼。自己的這個孫女雖然擁有驚人的天賦,但卻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主。但凡她一出現,十有bajiu要弄得雞鳴狗跳。

「爺爺,這怎麼叫添亂呢?我這講的是大實話,剛才我去向大哥請安,大哥告訴我,昨晚居然有一個自不量力的華陽宗的弟子來我南宮府刺探!哦!對了!阿福?你沒受傷吧?」南宮雁一把扯過蕭晨,仔細地查看了起來。

在清晨,在向自己的大哥南宮毅請安的時候,南宮雁就聽南宮毅講了,昨晚在後花園發生的一切。南宮雁當時大驚,她這才想起,貌似阿福又被自己發配到後花園之中去反省的。

阿福沒事吧?他沒受傷吧?還未等南宮毅講完,她就急火急燎地朝後花園趕來。在短暫的發愣之下,南宮毅唯有苦笑不已。

在遠遠地看到蕭晨一副精神抖擻的樣子,南宮雁終於鬆了一口氣,而當聽到蕭晨說自己想去華陽宗,而自己的爺爺就是不肯告訴蕭晨華陽宗的所在之處的時候,南宮雁再也按耐不住了。

在仔細查看了蕭晨,身上並沒有什麼大礙的時候!南宮雁終於鬆了一口氣。

「爺爺,雖然華陽宗之人囂張跋扈,可是我南宮家族也不是那怕事之人!阿福不就是想去華陽宗走一趟嗎?有什麼大不了的,爺爺,你告訴他不就得了!」南宮雁不以為然地說道。

「阿福,不要擔心!這件小事包在我身上好了!」

「謝謝你!四丫頭!」蕭晨一陣感動。

「不要嘴上說謝!只要你心中記得我的好就行了!」

「雁兒,你難道不知道蕭晨和華陽宗的怨恨之深嗎?」

「不就是殺了幾個不開眼的,胡作非為的華陽宗弟子嗎?有什麼大不了的,要知道阿福可是我南宮雁的僕人,我看華陽宗之人吃了豹子膽,敢對他不利?」

「爺爺,你就告訴阿福,華陽宗到底在哪!我倒要看看,他華陽宗之人究竟是什麼厲害的角色,這麼囂張霸道!」南宮雁不以為然地說道。

「等等!雁兒,你的意思是不是說,你也想和蕭晨一起去?」南宮猛皺起了眉頭。

「當然了,爺爺,阿福可是我的僕人,他怎麼能離開我的身邊呢?爺爺,你也瞧見了,華陽宗的人那麼大膽,居然敢派人來我南宮府探查消息!如果我們堂堂南宮家族的人連去華陽宗一趟的勇氣也沒有的話,那豈不是要被天下人所笑話?」

「爺爺,正所謂有來無往非禮也!孫女願作為我南宮家族的代表,去華陽宗拜訪一趟!」

「爺爺,你放心,孫女我是不會墮了我南宮家族的威風的!」南宮雁沖著南宮猛嘿嘿一笑,「但如果爺爺你還是不肯鬆口的話,我就一直纏著你,纏得你厭煩為止!」


南宮猛徹底傻眼了。雖然身為人類究極強者的他無比的驕傲,遍觀天下,鞥讓他南宮猛畏懼的人,能讓他南宮猛畏懼的事,可以說沒有幾個。可是就在在為數不多的幾個之中,最讓他頭疼的就是不知如何面對自己這個孫女的胡攪蠻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