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趙燕燕吐吐了可愛的甜頭說道“許風是許志國的兒子,許志國學校教物處主任,自從那次我跟汪明分手事情傳開之後,全學校的人都知道這事兒了,好多男生都在追我,而許風就是其中之一…不過!我並不喜歡許風!不不不…那些追我的男生我一個都不喜歡…也不對,應該是天下男人除了龍哥哥之外,我誰也不會喜歡了!嘻嘻…”

聞言蕭龍頓時感覺輕飄飄的,暗道,我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有吸引力了?還是那天把趙燕燕全身摸了遍的原故?

隨着屍體被警車拉走,學校大門這才緩緩開啓,聚集在學校門口的學生漸漸的都涌入了學校,校方之所以把學生都趕了出來,無非就是怕事件擴大化,更不想把事件傳揚出去,主要還是想向學校隱瞞些什麼,可能就是怕引起學生的恐慌吧。蕭龍暗暗想到,那個女生一定死的非常慘,如果只是普通謀殺之類的案件,校方沒有必要如些緊張隱瞞!

車子慢慢的開動了,隨着車流綬綬開進學校內部,到了停車處,蕭龍見趙燕燕正看着自己癡癡的出神,那種輕飄飄的感覺再加身,蕭龍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被一個清亮的妹紙,用如此崇拜的目光注視。頓時心裏那個爽啊。 爽歸爽,正事還是要做的,蕭龍叫醒出神的趙燕燕,後者臉頰微微一紅,然後問道“龍哥哥?怎麼了?你想幹什麼嗎?”

我暈!這妞心裏都在想什麼呀?非讓自己把她嘿咻了才痛快是不?蕭龍心裏這樣想到。

“我是想問你,那個清潔女工住在那裏你知道嗎?我想去問問她,當時她都看到了什麼!”

“我知道清潔女工住在那裏,我見過她,不過龍哥哥,你得帶我一起去!”

“你不害怕嗎?會很恐怖的哦?”

“不怕!龍哥哥你會保護我的嘛!什麼樣的妖魔鬼怪,也難不到龍哥哥你嘛…嘻嘻…”

這個高冒兒,讓蕭龍戴得非常舒服,看在趙燕燕這妹紙這麼懂事的情在情況下,蕭龍決定帶着她一起去。

蕭龍的真實心理卻是,白雪依在醫院照顧父母和妹妹分不開身,而林紫陽自從上次跟屍怪交手,自己拼命救了她之後,林紫陽回來之後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躲在家裏拼了命的努力修煉,說是,要有足夠的實力,絕不再讓蕭龍在任何情況下爲她分心了!這兩一來,兩大美女都不在身邊,而蕭龍自己身邊不能沒有美女妹紙不是?所以只好暫時帶着趙燕燕這個校花榜前二十的美女妹紙了。

下了車,趙燕燕非常自然的上前抱住了蕭龍的手臂,笑逐顏開的跟蕭龍貼着身走在一起,惹的周圍的吊絲紛紛指責蕭龍要被雷劈。

“哎?那不是蕭龍麼?他不是跟女神依依在一起了嗎?怎麼又跟趙燕燕走的那麼近?禽獸啊禽獸啊…”

“我擦,你們快看嘿,那二貨居然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真是氣屎我了,我要上網罵他…”

“蒼天吶,你雜就不開眼吶?我比那二貨那裏差了?是我不夠二?還是不夠猥瑣?怎麼美女都跑他那去了?”

“求安慰,求抱起,求包養,求妹紙…”

在一大羣吊絲,哭天抹淚,抽泣和忌妒的目光下,蕭龍嚥了咽口水,從衆人身前走過,輕輕的問道“燕玲,咱們這麼親近,會不會有人向大白兔打小報告?到時我可就慘啦?”

聞言趙燕燕微微一笑,摟着蕭龍的手臂更緊了,說道“龍哥哥,你就放心吧,我已經告訴雪依姐了,我已經認你做我哥哥了,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的,保證雪依姐不會懷疑龍哥哥你的…”

“真的嗎?”蕭龍似信非信的問道,趙燕燕非常自信的說道“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去清潔女工的家裏,兩手空空的去,絕對不比帶些東西去有效果,在這物質欲求大過一切的年代裏,沒有不喜歡別人給自己送東西的。

到了學校裏的超市,買了幾樣不錯的補品和一些高檔的水果,付錢時,蕭龍本想掏錢,可惜卻被趙燕燕搶先一步把錢給交了,整整六百多。更讓蕭龍驚訝的是,趙燕燕一打開錢包,裏面竟然有厚厚的達紅板,少說也有兩萬塊!

出了超市蕭龍道“燕玲,你那來那麼多錢?”蕭龍雖然二,雖然猥瑣,但是有一樣,他從來不喜歡花女人的錢。當看趙燕燕有這麼多現金時,蕭龍更加起疑了,生怕她的錢來路不正,畢竟以前就因拜金跟汪明好過,雖然蕭龍對趙燕燕並沒有像對白雪依和林紫陽那樣的感情,但是也不希望這樣一個女孩再度變質,白雪依曾說過,趙燕燕本質不壞,只是有點愛虛榮罷了!

見蕭龍的目光帶有懷疑,趙燕燕的眼神變的哀傷起來,悔恨和痛苦慢慢爬上臉頰,說道“龍哥哥,我知道以前我做過錯事,但是事情真的不是你們想像的那樣的,這些錢全都是我自己賺來的,真的,我不騙你,龍哥哥你會相信我嗎?”看着趙燕燕那期待的眼神,蕭龍覺得她不會騙自己,於是蕭龍點了點頭說道

“燕玲,我相信你!“

“龍哥哥..我…”

“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沒有人能不犯錯,既然你口口聲聲叫我龍哥哥,我提醒你一句,今後千萬別在走錯路了!有的事情一但做錯,就再也無法補救了!”

“謝謝…你…龍哥哥!”

趙燕燕臉上如梨花般的掛滿了淚痕,像一個受委屈的小孩子似的,撲進蕭龍懷裏哇哇大哭起來,似乎是想將心裏的所有委屈通通發泄出來。

清潔女工住在女生宿舍後面的幾間簡易房裏,是一個離異並帶着一個女孩生活的單親媽媽,這些都是趙燕燕告訴蕭龍的,據趙燕燕說,這個清潔女工名楊,真名字不清楚,總之周圍的人都管她叫楊姐。

噹噹噹…趙燕燕上前輕輕的敲了敲門,沒有多久,門就被打開了,開門的還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大大眼睛,長長的睫毛,看上去跟個洋娃娃似的,小女孩看到趙燕燕後顯的特別開心。

“燕燕姐姐,你來啦?妞妞好高興哦,燕燕姐姐又給妞妞買禮物了嗎?”

趙燕燕彎腰摸着妞妞的頭,微笑着說道“當然啦,燕燕姐姐怎麼會忘記給小妞妞買禮物呢?拿着…”說着趙燕燕從自己的胯包裏拿了一直全新的摺疊式的文具盒,妞妞接過之後開心的又跳又蹦,像只快樂的小鳥,圍在趙燕燕身邊笑個不停。


見狀蕭龍聞道“趕情燕玲你認識這家裏的人啊?”

趙燕燕微笑着點了點頭,然後還未開口。身邊的小妞妞就鑽出來,大眼睛直盯着蕭龍,天真無邪的說道“當然了,燕燕姐姐對妞妞可好了,上次還燕燕姐姐替妞妞交的住院費呢!”

聞言蕭龍對趙燕燕的瞭解有了改觀,暗想,看來也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妹紙嘛。說着蕭龍蹲下身子微微笑道“那妞妞可不可以告訴叔叔,妞妞是因爲才住院呢?”蕭龍本想學着趙燕燕那樣,摸摸妞妞的頭,不過小妞妞機靈的躲開了。

妞妞藏在趙燕燕身後衝蕭龍做了個鬼臉。然後說道“上次妞妞偷偷一個人去樹林裏玩,被蛇咬到了,是燕燕姐姐和媽媽把妞妞送進醫院的,媽媽說,燕燕姐姐當時替妞妞交了很多很多的錢,妞妞長大了要報答燕燕姐姐。” “妞妞…外面是誰來了?是你燕燕姐姐嗎?快…快讓你燕燕姐姐進屋來坐…”簡易房裏傳來了一個女人略帶虛弱的聲音。


“燕燕姐姐,我們一起進去吧!”妞妞拉着趙燕燕親熱的向屋裏走去。

“哎?小妞妞?不讓我進屋嗎?”蕭龍看見妞妞可愛天真的樣子,就忍不住想鬥鬥她,不過小妞妞卻衝着蕭龍伸了伸舌頭,可愛的說道“那你也進來吧,燕燕姐姐的跟班…”聽到妞妞的話,趙燕燕發出了銀玲般的笑聲.

跟班?我那裏像跟班了?難道我長的像跟班麼?蕭龍無語….

走進簡易房之後,裏面的四十平米的地方,卻收拾的特別整潔,一看主人就是一個愛乾淨的人。

一個看上去能四十歲的女人,臉色略帶蒼白之後,眼神飄蕩不定,看到趙燕燕和蕭龍之後,露出微微的笑容道“妞妞,快給哥哥和燕燕姐姐搬椅子。燕子,別讓你朋友站着了,快坐下吧!”

“知道了媽媽!”妞妞非常聽話的爲蕭龍和趙燕燕搬椅子。

趙燕燕讓妞妞別忙了,把買來的東西放到桌子上,關心道“楊姐,今天早上是怎麼回事?”

“今天?今天早上…我….”楊姐被趙燕燕問到今天早上的事情之後,突然兩眼上翻,暈厥過去了。

“楊姐?你怎麼了?你快醒醒啊?”

“媽媽快醒醒!媽媽快醒醒!妞妞好害怕…5555….”

任憑趙燕燕和小妞妞怎麼推搖,楊姐都沒有甦醒的跡象,趙燕燕頓時慌了神兒,拉着蕭龍的手臂,方寸大亂道“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呀龍哥哥?馬上送楊姐去醫院?”

蕭龍搖了搖頭,其實從他剛一進門,看到楊姐的樣子之後,就已經看出來,她眼神飄浮不定,面色蒼白,這些全都是魂不附體的症狀,這種症狀多是驚嚇過度導致的,如果身體強健的人,一般不需要調理,休息四五天就全康復!

剛剛趙燕燕問起楊姐今天早晨的事情之時,楊姐一定是回起了今天的看到的什麼可怕的事情之後,才嚇暈過去的。

“沒事的!燕玲,把小妞妞帶到一邊,有我在,楊姐不會有事的!”蕭龍示意趙燕燕帶着妞妞站到一邊,然後取出一張黃色的安魂符,貼在楊姐胸前,然後默唸咒語

“天有靈,靈靈輕,地有靈,靈靈重,天地皆有靈,自當護生靈,生靈魂靈歸體生光…”

咒語完成的那一瞬間,蕭龍出手如電,迅速在楊姐的眉心間點了一下,然後只見楊姐瞬間變睜開了眼睛,並狠狠的吸了一口氣.

“媽媽…”小妞妞看到媽媽醒來了,頓時撲到媽媽身邊,哭個不停。見狀趙燕燕走過來,輕輕拉拉蕭龍的手,淡淡的說道“龍哥哥,謝謝你!”趙燕燕看着小妞妞時,眼睛裏總是有些特別的情感,好像是羨慕,不過蕭龍真不明白,趙燕燕羨慕妞妞什麼?

蕭龍搖了搖頭說道“謝我做什麼?如果楊姐一直昏迷不醒,我想問的事情,也問不出來呀?”

趙燕燕對着蕭龍笑了笑,然後走到楊姐面前說道“楊姐,這位是蕭龍,是…是我的朋友,剛剛就是他救醒你的,他有點事情想問問你!你現在能不能…”

“謝謝你蕭龍!燕子,你帶妞妞出去玩吧!我已經好多了,現在心裏一點也不慌了。”楊姐對着趙燕燕說道,讓她帶着妞妞先出去.

楊姐,看着趙燕燕帶着妞妞離開之後,對蕭龍說道“燕子是一個好女孩兒,如果沒有她,上次我的妞妞可能就不在了!”說到此處楊姐忍不住傷心流淚,看到出小妞妞在她的心裏特別的重.

“不錯,燕玲卻是一個好女孩!她的本質不壞!”說着蕭龍走到牀前,又問道“今天早上你都在學校後面的樹林裏見到了什麼?你可以告訴嗎?”

聞言楊姐臉色一變,蕭龍說道“怎麼了?楊姐有什麼不能說的嗎?”

楊姐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剛纔學校領導已經來過了,說,今天的事情,讓我不許外傳,不然就會開除我,我沒有文化,找不到比這裏條件好的工作了,妞妞還要上學…”

看得出楊姐一個人帶着妞妞生活不容易,蕭龍不想楊姐丟了工作,沒有再問下去,而是說道“沒關係楊姐,我知道你的難處,你好好休息吧..”蕭龍轉身就要離開

“等一下,我並沒有說不能告訴你,只要你答應我,不把我告訴你的事情,告訴其他人就成!你是燕子的朋友,我相信燕子!”楊姐叫住要離開的蕭龍,正色說道,只要蕭龍不把事情傳到學校領導那裏,就不會有事!

“楊姐放心,我絕對不會告訴其他人!”蕭龍保證道

楊姐點了點頭,然後回憶起今天早上的事情“早晨起來,我按照慣例打掃女生宿舍後面的垃圾,倒垃圾的集中點,在女生宿舍東南面,要路過小樹林,我經常從那裏經過,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狀況,直到今天我推着裝滿垃圾的小三輪車從小樹林邊經過時,突然聽到一陣音樂聲,好像是從手機裏面傳來的,我看了看小樹林裏面沒有人,當時我還以爲可能是有學生情侶在樹林里約會,不小心把手機掉在樹林了,於是我便停下三輪車,向着小樹林裏走去…我順着不斷響起的音樂聲傳來的方向,慢慢的走了過去…不過我當時感覺四周好像有雙眼睛在暗中盯着我看,那種感覺令我毛骨悚然,就在我想要離開小樹林的時候,突然腳下被什麼東西拌倒了,摔到了一個不大的坑裏,等我坐起來一看,坑裏竟然躺着一個女人,全身光溜溜的,什麼都沒有穿,最…最…最可怕的是,她身上的皮全都扒了下來,被撕成一塊一塊的,扔的坑裏到處都是,當時…當時…那具那個女人的眼睛還睜着,位置正對着我,當時我嚇的差點沒暈過去,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從坑裏出來,跑到外面去叫人了!” 聞言蕭龍不由大吃一驚,看來事情絕對要比想象當中的更加複雜,得知事情的經過之後,蕭龍向楊姐告辭,慢慢的走出簡易房,心裏亂七八糟的,像扒人皮這種駭人聽聞的事情,蕭龍還是第一次遇到。能做出這樣的事情的靈體,一般都是些窮兇極惡之流,對付起來相當的不容易,最重要的是被扒皮的那個女人的魂魄一定要及時處理,不然等過了頭七,魂魄聚集之後,此女非得變成兇靈不成。

蕭龍與趙燕燕離開了楊姐母女所住的地方,臨走之時,蕭龍悄悄的塞給妞妞兩千塊錢,希望能幫助她們母女!對於那些生活艱難的人家,蕭龍向來都不小氣。

來到小樹林前,那裏已經有學校裏的保安在把守了,把前來準備進樹林的蕭龍跟趙燕燕攔了下來。

“哎哎~~~學校方面最新規定,這裏面誰也不許進入,你們馬上離開!”一個三十幾歲,胖胖的保安,對着蕭龍跟趙燕菩薩吆三喝四道

趙燕燕上前對着保安,友好的笑道“先生,我們只是想進去看看,沒能別的意思。先生你行個方便放我進去吧,好嗎?”

“給你們行個方便?那我的工作還要不要了?不行!就是不行!你們快點離開,不然可要通知教務處許主任了,許主任說了,如果有人來搗亂,會被學校處分的。開除都是有可能的…“胖保安把後果說的很嚴重,貌似是想嚇走蕭龍跟趙燕燕。

趙燕燕顯然被胖保安嚇住了,拉着蕭龍的手急切的問道“龍哥哥,進不去?怎麼辦呀?”蕭龍對趙燕燕笑了笑,然後對着趙燕燕,風騷的甩了甩頭,示意她不要擔心,接着蕭龍從錢包裏拿出三張大紅板,笑道“拿去喝茶,就我一個人進去,一會就出來!保證不會給你惹麻煩!”

見狀胖保安臉上先是一喜,不過隨後還是搖了搖頭道“不行!我知道你們這些學生,天天吃飽了沒事幹,就愛在網上爆個料,圍個博啥的,讓你進去,拿手機一照,傳到網上,用不了多久,所有人都知道了!”

越是聽保安這麼說,蕭龍偏要進去看看不可,裏面一定有什麼特別情況,不然校方不會這麼拼命不讓學生進入。於是乎蕭龍又加了兩張紅板說道“這次總行了吧?我把手機留在外面,我什麼也不帶!”

這次胖保安沒有再攔蕭龍,笑着接下五張大紅板,然後樂呵呵的放蕭龍進去了,同時告訴蕭龍,千萬不要在裏面待的太久,一會學校裏的領導還會來人的!

蕭龍隨意應付了胖保安兩聲,然後緩緩的走進了樹林,這片樹林面積不大,不過環境優美,空氣好,而且最主要的是這裏近挨着女生宿舍,正是約會的好地方。

大概走了一百多米後,一處三棵參天大樹呈三角形狀排列,在三棵巨樹中間是一處將近一米多深二十多個平方的坑,在坑裏面左角邊上有一大片血跡,蕭龍跳入坑中,走到有血跡有地方,從空氣中又嗅到了那種只有靈體獨有的氣味兒。

“奇怪!只有這坑中的空氣裏纔有靈體的氣味,周圍卻什麼也沒有?奇怪了?靈體是怎麼離開的呢?只要靈體離開現場,在它離開的方向周圍的空氣中,一定會留有它的氣味兒…”蕭龍嗅酸了鼻子也沒有在大坑周圍聞到有靈體的氣味,這讓蕭龍很是不解。重新跳坑中,希望能發現什麼蛛絲馬跡,一個人的力量太少,蕭龍把小悟空從黑玉杖中放了出來,讓它幫忙一起找。

小悟空的嗅覺要比蕭龍更加靈敏,蹦蹦跳跳,鼻子不停的抽動,很快便從坑裏的落葉當中發現了一塊,類似炭狀的物體。

這塊炭狀物體只有硬幣那麼大,而且還是在落葉裏,如果不是小猴子嗅覺超靈的話,恐怕會被露掉。

“這是什麼東西?”小悟空跳到蕭龍肩膀上,伸着金色的猴頭,好奇的問道。

蕭龍把硬幣大小的炭物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大吃一驚說道“上面的靈體的氣味非常重,十有八九是靈體身上的東西。小悟空,你還有沒有其他發現?”

“沒有了,這裏坑裏除了,那片血跡和這塊東西之外,就只是樹葉了,我沒有聞到有其他的味道!”小悟空搖了搖頭說道

“看來我得去警察局看一看了,親眼看看那具女屍,說不定能發現什麼線索!”蕭龍站起身來,將那硬幣大的炭狀物收起來,然後對小悟空說道“回到黑玉杖裏面去吧,我要出去了!”

聞言小悟空死活都不同意,抱着蕭經的脖子“不要,不要,不要!黑玉杖裏的那條大白蛇,整天就知道睡覺,一點也不好玩!英明神武,英俊瀟灑的主人,你帶着我吧,我保證不給你惹麻煩…”小悟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再加上滿口主人英明神武什麼的馬屁,讓蕭龍還真不忍心把這麼個懂事的寵物關進黑玉杖裏去。

小悟空體型只有家貓大小,藏在蕭龍的上衣褂裏,不用手觸摸的話,還真發現不了。離開之時蕭龍總不覺得自己好像忘記做什麼事了?可是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來,忘記了什麼事情。最後決定等想起來之後,再回來做吧!

蕭龍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一個疏忽大意,竟然給東南大學帶來了雞犬不寧,轟動整個學校的後果。

到了樹林外面。趙燕燕跟在蕭龍身邊,看着蕭龍臉上鄭重的表情,問道“龍哥哥,事情很嚴重嗎?”

蕭龍點了點頭說,然而把自己在案發現場所查到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後說道“這件事是靈體乾的是不會錯了,而且樹林裏絕對不是第一現場,燕玲妹,我現在需要你的幫助!”

聽到蕭龍親切的叫自己燕玲妹,趙燕燕心頭一甜,然後說道“龍哥哥想讓我做什麼?”

蕭龍認真的說道“你現在馬上回到女生宿舍,儘量打聽清楚死者是誰,我需要她的一切資料…” 聞言趙燕燕點了點頭,臉頰一紅,飛快的在蕭龍嘴上吻了一下,然後像只受驚的小鹿似的輕跑着離開了。看着趙燕燕的背景,蕭龍舔了舔被親到的地地,猥瑣笑道“這妞兒,夠味兒!”

開車離開學校,到了鄭州市警察局後,蕭龍剛要準備下車,不過卻收住了腳,這纔想起,自己就這麼走進去,估計都不會有人搭理自己,更別想瞭解檢察女屍了。思來想去,蕭龍最後還是決定給高清雅打電話。

電話通後,蕭龍**笑道“喂,高局啊,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高清雅“恩,成立靈警大隊的事情已經基本敲定了,用不了多久,就會有文件下達,你只要靜心等候就行了!”


“那要等多久啊?人家都等不及了啦…”蕭龍用他那噁心死人不償名語氣懶泮泮的說道,高清雅是什麼人?對着電話吼道“蕭龍,你到底有沒有事?沒事,給老孃消失…”

“嘿嘿…有,有!高局別生氣嘛~~~生氣容易導致內分泌失調,容易感覺空虛,容易感覺冷,會有強烈渴望男人擁抱的衝動,到時小龍子我,隨時爲解決高局您的空虛,冷,強烈渴望而獻身…喂?喂?高局!別掛….別掛!我真有事…”

高清雅狠狠的掛斷了電話,於是乎,玩大了蕭龍,只好厚着臉皮打過去,一連打了三次,高清雅都沒有接電話,真到第四次,高清雅才接電話,冷冷扔下四個字“有屁快放…”

“好!好!我放…我放…”

高清雅真的被賤賤的蕭龍打敗了,不過在聽完蕭龍把東南大學裏發生的事情之後,高清雅立刻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又是一件靈異案件,而且還是大學裏面發生的,絕對不能再讓事件擴大化,更不能引起學生們的恐慌。

“蕭龍,現在我馬上報告上級這件事情,至於你想驗屍的事情,絕對沒有問題,你等我五分鐘!”

“嘿嘿…好好好!我就等你五分鐘,我先去洗澡,你快點來哦?”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