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提出方案?

蝕九陰若採取,一旦方案失敗罪責落在他們身上,如成功則功勞盡歸蝕九陰,誰願意?再者,眼下與妖族這盤大棋巫族已是落盡下風,想要扳回一城,想要反守為攻,豈是那麼容易?

「一個個都啞巴了么!」蝕九陰強壓著怒氣,神情略顯猙獰。

倏地——

「吱呀!~」大門緩緩被推開,嶄露出一道光芒。

所有巫王,包括蝕九陰在內都是望去,眼瞳瞬間睜大,所見是一道再熟悉不過的身形,驁然屹立。未露出半分氣息,但卻有著絕對上位者的威勢,讓的所有巫王臉上愁雲頓消,喜悅陣陣。

「巫皇!」「是巫皇!」「太好了,巫皇回來了!!」……

皆大歡喜的呼聲,在祖巫殿內此起彼伏的響起,眾巫王面露笑容,喜不自勝。

在巫族最危難的時候,他們的巫皇『帝江』,斗靈世界最強的男人,終於回來。唯一面色煞白的便是蝕九陰,望著帝江那渾沌無面目的神情,心中冉起強烈的不甘和挫敗。

此時此刻,他清楚知道——

他,失敗了。

「我回來了。」帝江淡然開口。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的眾巫王一個個興奮不已。

目光遂而落向蝕九陰,帝江眼瞳微亮:「做的不錯,蝕九陰,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蝕九陰臉龐抽搐,身體微微顫動,似是在天人交戰,然最終卻還是選擇了屈服妥協,俯首沉聲道:「是,巫皇。」





。, 黃勇淇正要把吳雙交給旁邊的保鏢,突然聽到頭頂有人聲,接著就是勁風襲來。他急忙將吳雙向地上一扔,同時雙掌高舉,阻擊郝仁的偷襲。

「轟」的一聲,郝仁偷襲受阻,然後飄然落地。而黃勇淇受了郝仁凌空一擊,身子一震,若不是他向後疾退,卸去了郝仁的力道,可能他就要坐在地上了。

「你是誰?」黃勇淇道,「我已經好幾年沒有遇到過你這樣的高手,敢不敢報上名來?」

郝仁可不想報名,他啞著嗓子說話,就是想不讓黃勇淇記住他的嗓音。他突然想到,如果報上別人的名字,可以順便給別人添點麻煩。那麼,給誰添麻煩對自己更有利呢?

今天白天搞定了殺手組織「暢飲」,郝仁就想著,今後最令他頭疼的敵人就是墨玉了,只是那傢伙藏得結實,又會擺陣法,就算是找到他,自己也不敢輕舉妄動。如果能在這次暗殺中冒用墨玉的大名,想必鄒家對付他的辦法會更多。

要知道,鄒應龍的父親老鄒在全國政法系統深耕多年,手下刑偵高手多得是,對付一個墨玉還是很輕鬆的。只要鄒家發出追捕指令,就是抓不住墨玉,也能讓他躲得更深,輕易不會再來騷擾宣萱。

想到這裡,郝仁仍然啞著嗓子說道:「某叫墨玉,今天就叫你見識見識某的厲害!」

黃勇淇一愣:「墨玉?我怎麼從來沒聽過?」

郝仁嘿嘿一笑,心道:「一個異空間來的人,你怎麼能聽說?」趁著黃勇淇還在猶豫,他暗中對懷裡的毒蜂巢發出指令。從今天早晨開始,這個蜂巢就被他隨身攜帶,以備不時之需。

不知不覺間,就有八隻毒蜂悄悄從蜂巢中爬出,順著他的衣領飛入夜空。

郝仁之所以要派出八隻毒蜂,是因為在他們的周圍共有八個保鏢正拿著手槍虎視眈眈地對著他。若不是他與黃勇淇距離很近讓人投鼠忌器,可能就有保鏢對他開槍了。

黃勇淇想不起來,也就不想了。他氣運一周天,只聽「劈劈啪啪」的一陣炸響,他已經將自己全身的每個關節都調整到最佳狀態,然後才向郝仁喝道:「墨先生,你既然來了,那我們就打個痛快!」

說著,黃勇淇跨前一步,一拳直取郝仁的前胸。拳頭還在半路,一勁風就襲向郝仁,而且勁風中還隱隱有雷電一樣的火花。

「這是什麼功夫?」郝仁有點懵。

「閃電手!」剛才被黃勇淇摔在地上的吳雙已經緩過勁來,他大聲提醒郝仁。

其實就算吳雙提醒也沒有用,郝仁沒有多少實戰經驗,尤其是面對黃勇淇這種經驗豐富的老江湖。

郝仁硬著頭皮,手掌拂出,往黃勇淇的手腕上靠。他的想法是,用一個「卸」字訣將黃勇淇的力量往旁邊引。

可是,當郝仁與對方的手腕一接,頓時一股電流襲向自己的皮膚,他只覺得身體一振,有一種被電流擊中的酥麻感直逼全身。


就在這時,郝仁的丹田中突然湧出一股真氣。這股真氣在瞬間貫注至郝仁的手臂,將那股侵入他胳膊的電流生生逼出體外。

電流一出,郝仁頓時神清氣爽,再也沒有剛才的酥麻感。他身子一彈,直逼黃勇淇身邊,要趁著對方尚未遠離,進行反攻。

黃勇淇吃了一驚:「你沒事?」

「某當然沒事!」郝仁冷笑一聲,「你馬上就要有事了!」

黃勇淇驚叫:「你是先天築基境的高手?」

「關你屁事!」郝仁對他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的境界也有些驚訝,故意出言不遜,要激怒他。

「我的『閃電手』擊敗高手無數,其中先天鍊氣境高手就有好幾個,如今竟然對你不起作用,看來你的修為不淺。這樣的高手,不能為國所用,實在是可惜了!」黃勇淇竟然對郝仁進行招撫。

郝仁一聲冷笑:「等你打敗某,再說這話吧!」說著,他再逼近一步,一記「當頭炮」向黃勇淇劈面打來。

黃勇淇再次以「閃電手」相迎。郝仁的真氣貫注到拳頭的每一寸皮膚,恰恰可以抵禦對方的電擊,所以這一拳他起碼用了八成力。

「砰」,兩拳相撞,激起一輪氣爆。聲音雖然不是太響,但是周圍的幾個保鏢包括吳雙都覺得雙耳劇痛,耳膜險些爆裂。

黃勇淇經此一撞,連退三步,差點摔倒。

郝仁身子一晃,他本來可以穩住身形,但是看到對方顯得有點弱,覺得自己還是收斂點好。因為只有再弱一點,才更象墨玉的實際情況。

想到這裡,郝仁也後退幾步,順勢坐倒。

黃勇淇表面上是佔了些便宜,但是此時他體內氣血翻騰,五臟六腑似乎都要移位,若非他已有鍊氣境小成的修為,此刻就要吐血了。

這時,只聽遠處的別墅中傳來一聲喝彩:「老黃,你果然不辜負我父親對你的信任,還不把他擒下!」

郝仁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別墅的大門口,站著一個相貌堂堂的青年。那青年嘴裡叼著一根雪茄,正向著郝仁的方向指手畫腳。

郝仁心道:「此人能指揮一個先天高手,顯然地位極高。而且聽他話里的意思,他的父親似乎更是個身居高位的人,難道此人就是鄒應龍,而他的父親就是京城中的大人物老鄒?」

經過一番調息,黃勇淇終於壓住氣血,但是他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銳氣,也不想再打。本來想就此放過刺客,可是鄒應龍就在遠處看著,他絕對不能這樣做,否則首長那裡不好交待。

黃勇淇咬了咬牙,向幾個保鏢一揮手,喝一聲:「開槍!」


黃勇淇的話音剛落,郝仁的指令也下達了。

就在這一瞬間,幾個持槍的保鏢全部「唉喲」一聲,接著他們手中的槍就都掉在地上。

黃勇淇一愣:「這是怎麼回事?」

遠處的鄒應龍更是驚呆了:「怎麼幾個保鏢全把槍扔了,難道他們都被人收買了不成!」


趁此機會,郝仁一把將地上的吳雙抱了起來。然後身子一縱,向著別墅的高牆一躍而過。 西山雖然不高,但是因為地處長江以南,植被茂密。幸好現在是冬天,沒有些藤蔓荊棘之類的植物絆腳,郝仁抱著吳雙一跳飛奔,倒也沒有把衣服撕破。

郝仁之所以沒有原路返回,是擔心鄒家別墅的保鏢會開車出來追。他跑得再快也快不過汽車,更何況懷裡還抱著個大活人!

終於跑到山下,郝仁跑得一身是汗。他低頭看了看懷裡的吳雙,吳雙也正瞪著一雙美目在看他。

「你恢復了?」郝仁問道。剛才吳雙在黃勇淇一抓之下,身子當時就癱了。他可是親眼看到的,還以為吳雙傷了呢。

「我早就恢復了好不好?」吳雙嗔道,「你和那個姓黃的打架時,我還提醒你,他用的功夫叫『閃電手』呢!」

「那我抱你這麼長時間,你也不吱一聲,我還以為你不能動了呢!」

「我又沒有你跑得快,為什麼要出聲?我一出聲,你不是把我放下了!」

「你以為是搭順風車呢!」

「別好賴不分啊!我一個大美女,被你抱了這麼久,我還吃虧了呢!」

郝仁一生氣,把吳雙往旁邊的草坪上一扔:「你以為我想占你便宜,我也就是看在宣萱的面子上,否則,我才不會救你!」

郝仁對吳雙一肚子的意見。要不是吳雙硬闖鄒家別墅,他也不會跟進去,害得自己白白損失了八隻毒蜂。

剛才,在郝仁與黃勇淇對峙的時候,那八隻毒蜂已經在郝仁的命令下,分別飛到八個保鏢的持槍的手腕處。因為毒蜂身體過於細小,這些保鏢根本察覺不到。

黃勇淇本來不想讓人開槍,可是鄒應龍已經發話,他不能不有所表示。自己又不想再動手,其他人根本不是「墨玉」對手,還不如直接開槍了。

那些保鏢們本來以為,以黃勇淇的功夫,生擒「墨玉」不過是彈指一揮間的事。所以他們在黃勇淇現身之後,都把槍口朝下,有的甚至把槍的保險都下了。唯恐萬一走火,傷及自己的老大。

可是出乎大家的意料,黃勇淇明明佔了上風,卻突然不打了,反而命令他們開槍。聽到黃勇淇下令開槍,他們這才抬起槍口瞄準,有的還要拉一下保險。

就在這個時候,郝仁也給毒蜂下了刺的命令。這麼多人開槍,他可不敢拿自己的血肉之軀與子彈對抗。如果對方只有兩三支槍,他倒可以試試。

這些毒蜂的反應比保鏢們快得多,搶在保鏢們扣扳機前,就將它們的毒刺扎進了保鏢們的手腕。

保鏢們都是退伍兵出身,而且還都經過黃勇淇的精挑細選,他們的素質都很高。如果刺了他們的是一般的蜜蜂,他們完全可以強忍著麻木,先開槍把敵人打死。

但是,郝仁從緬甸帶來的這些毒蜂哪是長江流域的蜜蜂可比的。它們是降頭師察罕精心培育,又用巫蠱之術進行優選,連基因都是獨一無二的,螫人只麻不痛。麻而不痛,這就太容易迷惑人了。

郝仁就是看中了毒蜂的這種特性,才帶回龍城后,又用真氣每天滋養,它們的毒性已經遠遠超出普通的蜜蜂了。

正因為如此,鄒家的保鏢們受不了中了蜂毒后的麻痹,連槍都攥不住了。


幸好,毒蜂雖毒,卻不置人於死地。睡醒一覺,到了第二天,保鏢們就可以減輕麻痹的程度。不過,這種蜂毒在人體留存的時間較長,他們的手起碼在一段時間之內不會象另一隻手那樣靈便。

這就象君睿那個倒霉孩子。他是在睡著的狀態下,被察罕用毒蜂刺了「會***。之後,他的下體當場就麻痹,但是他在沉睡中感覺不到。第二天醒來,他除了不能****,根本不耽誤小便,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不管怎麼說,保鏢們的生命是不會有事的。但是,這些毒蜂們刺了人之後,它們的生命會以幾十分鐘內消失。

因為,毒蜂們是用尾部的帶有倒鉤的毒刺傷人的。這些毒刺連著毒蜂的內臟,每當毒蜂螫人之後,它們的毒刺刺入人體就鉤住了,拔不出來,而毒蜂又急於逃離,所以它們的內臟就被甩出身體。

沒了內髒的毒蜂可不象海參那樣能夠再生,它們最多幾十分鐘就會死,哪怕是郝仁用真氣滋養出來的也不行。

這些毒蜂傾注了郝仁十天的心血。上次一共孵化了一百零八隻,選了一隻做蜂王,還剩一百零七隻。現在又因為吳雙的一時衝動,損失八隻。蜂巢里只有九十九隻了。

郝仁恨不得將吳雙的衣服扒了,點了她的穴道,把她扔在這裡,任人蹂躪。所以,他才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地把吳雙往草坪上扔。

吳雙的身法也不賴,在郝仁把她扔出去的那一刻,她身在空中一個空翻,穩穩地站在地上。

郝仁不再理睬她。吳雙也覺得剛才給郝仁添麻煩了,訕訕的不好意思。不過,她這一副小女人相,根本得不到郝仁的諒解。

此處已經接近市區,經常有計程車從此經過。兩人還象來時一樣,倒了兩次車,才回到吳雙的那個小區。

「哥哥,你怎麼樣?」宣萱正在吳雙的別墅里坐立不安,看到郝仁和吳雙進了家門,立即上來問長問短。

吳雙吃味:「死丫頭,有了男朋友,連姐姐也不要了!」

宣萱笑道:「你的武功比郝仁哥哥差遠了,你們一起出去,一定是他照顧你。你說,我還需要問候你嗎?」

郝仁也笑道:「嗯,宣萱在我的教導之下,進步很快!」

宣萱一愣,正想說:「你什麼時候教導我了?」然而,她看到郝仁一個勁地向她使眼色,立即明白了郝仁的意思。於是,她大聲說道:「不就跟你學了幾年技擊嗎,至於整天掛在嘴上?」

兩個人一唱一和,就把宣萱的武功學自郝仁的謊話給圓出來了。

吳雙之前不知道宣萱會武功,此時禁不住問道:「小萱,你的武功難道都是跟他學的?」說著,她向郝仁一指。


宣萱反問:「我不跟自己的男朋友學跟誰學?」

吳雙皺眉道:「前年參加龍城形象大使選拔的時候,我根本看不出你象是練過武功的,你可隱藏得夠深的!」

宣萱笑道:「彼此彼此!」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