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好了,這裡沒我們的事了!等下叫上苗族長一同回府!」蕭炎對眼前的形勢漠不關心,拽著李沐沐的手準備離開了!

「楚帝下台已成定局,怎麼看你一點也不高興呢?」李沐沐跟在蕭炎身後。

「真正的兇手是北戎,是拓跋將軍!我現在只等秦錦彥上位,然後派我出征,以報殺父之仇!」

事情已經成了一半,蕭炎的願望很快就可以達成了。

每次提起蕭舜天都會勾起蕭炎心底深藏的仇恨,李沐沐不再多說,安靜的跟在蕭炎的身後。

秦錦彥站在高處看著被蕭炎拉走的李沐沐,而他被眾人簇擁著卻不能離開。

這大概就是高處不勝寒的感覺吧,雖然他還沒有登到最高處!

眼前的一切太過於震撼,苗萬谷甚至於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李沐沐帶到了蕭家。

「沐沐…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苗萬谷一口灌下丫鬟送上來的茶水,驚魂未定的問向李沐沐。

李沐沐輕鬆的嘬了一口茶,「就像您看到的那樣!」

「秦翔反了!!!他居然敢造反!你怎麼一點都不吃驚!」他作為一個外來的使者,剛剛經歷了一場政變,他都快要被嚇死了好嘛!

「那樣的皇帝,秦翔不反,也會有別人反的!」李沐沐覺得北沁葬送在楚帝的手裡只是早晚的事。

「只是我沒有想到蕭家這次居然會袖手旁觀!」真正讓苗萬谷震驚的其實是蕭家的態度。

他沒有想到有人就在蕭家的面前謀反,而蕭家軍居然沒有出動一兵一卒!要知道蕭家保護北沁可不是幾年,而是上百年!

「你覺得在楚帝那樣對待蕭老將軍之後,蕭家還有什麼理由要效忠他們,保護他們?」李沐沐反問。

李沐沐覺得蕭家軍就是因為能力太強反而被套上了枷鎖,不論北沁怎麼對待他們,他們都要毫無怨言的保護北沁,效忠君王!

那是愚忠,李沐沐很慶幸蕭炎和蕭堯都不是這樣的人!

「那秦翔準備怎麼做?自己當皇帝嗎?」蕭炎的反應太過於平靜,苗萬谷猜到蕭炎肯定是一早的知情人,甚至於這件事情上蕭家也有一定的助力,「到時候他會放過蕭家嗎?」


如果改朝換代,那麼北沁與西域的同盟還能不能有效苗萬谷並不清楚,所以他很快也要回到西域去了!

苗萬谷是出於私心來問李沐沐這件事的。

李沐沐現在跟蕭家綁在一起,如果蕭家出事的話,那李沐沐…

「這件事下午就會有定論了!」蕭炎從廳外走了進來。

把李沐沐和苗萬谷送了回來之後,蕭炎就去處理別的事情了,這會兒才剛剛忙完。 果然,下午皇宮裡就傳出了楚帝的罪己詔!

楚帝在詔書中羅列了數條他自己的過錯,包括二十年前為了得到劉家財產而迫害劉家一家的事情,以及與北戎皇帝通信,謀害蕭舜天的事情!

一條條,一件件羅列的非常清楚!

更在詔書的最後說明自己不配為人君,主動退位,自己不配為人父,教出的皇子無一可堪重任,他則帶著已經成年的幾位皇子去鎮守皇陵,以贖自身的罪過!

所以委託秦相監國,直到有適合的皇位繼承人出現為止。

「秦翔居然沒有讓楚帝直接傳位給他!」李沐沐不懂,秦翔饒了這麼大的圈子,居然一點也不著急坐上那個位置。

「他要等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不說楚帝這一脈,就是楚家其他分支也都留著皇室的血脈,楚帝為何要越過其他人傳位給秦翔,無論如何都是說不通的!」

「切~」李沐沐不屑,「都已經做了亂臣賊子,還想要好名聲!你們這些從政的人真可笑!」

李沐沐從前在部隊里,就照顧過那些政客,一邊道貌岸然的說著為國服務,一邊都偷偷的進行著一些灰色的交易,真是讓人作嘔。

「你也不要太生氣了!秦翔也蹦躂不了幾天了!」蕭炎撫著李沐沐的後背,彷彿給一隻炸毛的小貓順毛。

「什麼意思?」李沐沐扭過去看蕭炎。

「我不是跟你說過嘛!跟我一直合作的是秦錦彥而非秦翔,而最終坐上那個位置的會是秦錦彥!」

「你是說錦彥要…篡位?」李沐沐拿手在脖子旁邊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蕭炎好笑的揉了揉李沐沐的頭髮,「你想太多了!秦翔可以兵不血刃的就把楚帝趕下了台,不過是因為我們多方配合的結果!而他想要坐上皇位,首先沒有蕭家軍的支持他就很難實現!這也是他為什麼現在只選擇監國的原因。」

「其次,既然秦翔螳螂捕蟬在前,就不要怪我們黃雀在後了,秦錦彥也有他的辦法不費一兵一卒越過秦翔坐上皇位!」

「好吧!那我就等著看戲了!」李沐沐背靠在蕭炎的胸膛,窩在他的懷裡。

「嗯。你準備什麼時候給元澤手術?各國的使者差不多都要離開北沁了!」

上午苗萬谷也說過自己過兩日就要離開。

「明日吧!明日一早就可以開始!元澤可以接出來了吧!」

李沐沐一直在坐著準備,只是因著大朝會的事情給耽擱了。

之前把元澤關在天牢里是為了不打草驚蛇,現在楚帝都已經下台了,應該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

秦翔著急攏權更加不會關注一個商人之子的死活。

「秦錦彥已經把元澤送回了李家!」說起這事蕭炎就有些不痛快,他覺得秦錦彥一定是故意的。

元澤暫時挪動不得,他又不能把人接到蕭府里來,李沐沐一定會回去照顧元澤。

而他最近偏偏一堆事情脫不開身,沒法陪著李沐沐回離家去。

秦錦彥一定是算好了,故意讓自己和沐沐分開!

「什麼?元澤已經回去了?!你怎麼不早說!不行,我得趕緊回去看看他!」李沐沐一下子就從蕭炎的懷裡跳了出來。


你看看,蕭炎就知道回事這樣的情況。


可李沐沐擔心元澤,他也不敢怠慢,趕緊著人安排馬車把李沐沐送了回去。

「沐沐,我還有事,這兩日不能過去陪你!你自己一個人可以嗎?」蕭炎站在馬車前對李沐沐說道。

「哎呀!我又不是小孩子,有什麼不可以的,再說府里還有那麼多下人!你忙你的就好,好了,我要趕緊回去了!」李沐沐放下帘子,讓車夫趕緊出發!

車夫苦哈哈的頂著蕭炎的臭臉,對著蕭炎行了一禮,然後跳上馬車出發。

李沐沐一回到李家,就往元澤的院子里跑,元澤果然已經被送了回來,就連杜太醫也跟著一同過來了!

李文博的原配張慧心正在照顧元澤。

「大娘!」李沐沐對張慧心屈膝行禮,對於李文博的這個原配,李沐沐還是很尊重的。


「沐沐,你回來了?」張慧心紅著一雙眼從元澤的床邊上站了起來,拿起手中的手絹擦了擦眼淚。

李沐沐有些疑惑,張慧心不問府中事務很久了,何時與元澤的關係這麼親近了?

看到李沐沐疑惑的眼神,張慧心說道:「你與你爹娘走後,府中只余我和元澤這孩子兩個主子!他對我說,我既是你的大娘,那便也是他的大娘,他會在你和乾爹不在的時候照顧好我!」

「元澤不過也是一個十歲出頭的孩子,不僅把府中里裡外外打理的很是妥當,就連外間的鋪子也打理的井井有條!更是每每尋到什麼新鮮的物件或是瓜果就著人給我送來!倒是讓我有了一種兒孫繞膝的感覺!我這輩子是沒有自己的孩子了,我就把元澤當做了我的兒子!」

「究竟是什麼人能對這麼小的孩子下這麼狠的手呢?」張慧心說完又摸了摸眼淚。

李沐沐沒有想到元澤為了她居然連她爹的家人都照顧的這麼好,可她卻讓元澤小小的年紀就遭受了這些,一時間她的心中也愧疚無比!

一旁的杜太醫也是一臉的歉疚加尷尬,「真是對不住了,李小姐!我不知道李夫人她不知道小少爺的事…一時嘴快…」

杜太醫沒想到兩句話就把一個女人給惹哭了,也是很無措的樣子。

「沒事的,杜太醫!元澤回來了,我大娘早晚也會知道的!」

李沐沐走過去拍了拍張慧心的後背,「大娘,你不用太擔心,我已經找到了法子!元澤很快就會醒過來!」

「真的嗎?沐沐!元澤還有大好的年華,人可不能就這麼廢了…」張慧心緊緊的拉著李沐沐的手,哪裡還有潛心修佛,無欲無求的樣子。

「大娘,你放心吧…..」李沐沐又耐心的勸了好一陣子,才把張慧心勸了回去。


「杜太醫,麻煩您這段時間照顧元澤了!」李沐沐鄭重的對杜太醫道謝。

杜太醫整日一個人陪著一個昏迷不行的病人待在封閉的天牢里,也是很不容易。

「李小姐哪裡的話!」杜太醫連連擺手,表示自己不敢當,「公子特地吩咐我跟著小公子一同回來,直至小公子痊癒!」

「這…」李沐沐雖然感激秦錦彥有心,「您家中還有家眷吧!整日泡在這裡也不是回事。」

已經找到了方法,手術之後就是一些日常的護理,她來做也是沒有問題的。

「李小姐不必為我擔心!」杜太醫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在下孤家寡人一個,沒有那些個家裡面的瑣事,所以公子才會派我去照顧小公子吧!」

李沐沐沒有想到杜太醫一把年紀了居然還是一個人,不過她也沒有興趣去打探別人的隱私。「那…好吧!就在麻煩杜太醫一段時間好了!」 第二天一早,李沐沐就帶著她準備好的工具來到了元澤的房裡。

杜太醫正端著他剛剛煎好的麻沸散也走了進來。

「李小姐,你來了?咱們現在開始?」

李沐沐昨晚專門跟杜太醫溝通了一下,讓他充當自己這次手術的助手!

李沐沐怕杜太醫不熟悉手術的流程,所以打算早點來做準備,沒想到杜太醫也已經開始準備了。

「嗯,先把麻藥給元澤灌下吧!」李沐沐低頭打開自己的藥箱,把自己手術要用的東西全部取出。

杜太醫掰開元澤的嘴,然後拿出一個竹片壓在元澤的舌根深處,把麻沸散小心的灌入他的口中。

按照李沐沐教給他的方法,麻沸散果然全都灌了進去。

元澤現在昏迷,缺乏主動吞咽的功能,因此只能把葯直接灌入食道才行。

李沐沐把她的手術刀從大到小全部擺在了床邊,因為這次是背部的手術,就不用給元澤另外準備病床了。

等了大概一刻鐘的時間,李沐沐估摸著藥效該發作了,就跟杜太醫一同將元澤翻了過來,背部朝上,並把頭扭到了一邊,以免悶到他。

脫掉元澤的上衣,然後拿李沐沐自己提純過的酒精給元澤的背部消毒,這個時代,想要做出碘酒來實在有些困難。

做完了準備工作,李沐沐沖著杜太醫豎起了左手的大拇指,杜太醫一臉迷惑的看著李沐沐。

李沐沐一拍腦門,最近連著幾台手術,讓她恍惚還在現代,「可以開始手術了。」

李沐沐沉聲對杜太醫說道。

李沐沐順著元澤的脖頸一路下摸,摸到了第四節和第五節脊柱的縫隙。

雖然她摸不出來有沒有骨折,但是這個還是可以摸到的。

李沐沐在這個地方做了標記,然後拿起旁邊最大的手術刀,乾脆利落的劃開了元澤背部的皮膚。

李沐沐偷偷看了杜太醫的神色,不錯!還算正常。

如果他露出任何懼怕的神色,李沐沐就會直接叫他出去,元澤的手術可不能出現任何閃失。

杜太醫對於眼前元澤肉皮翻看的景象到沒有什麼感覺,只是李沐沐這乾淨利落的手法讓他的內心頗為震驚!

如果不是之前見過李沐沐有多擔心元澤,杜太醫甚至以為元澤在她眼中就是一個死人,不!有可能是死豬!

李沐沐下刀沒有一絲猶豫,而且看起來毫無章法。

可偏偏不見有血冒出來,說明李沐沐的下刀都避開了血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