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好不容易懷罪和尚終於寫完了,然後他放下毛筆,包紮了傷口就開始一邊唸咒語一邊結手印,每唸完一段咒語他就換一個手印,至於到底念得什麼咒語,我也聽不懂。

就這麼折騰了大半個小時,我膝蓋都跪的發麻了,懷罪和尚才這纔算是完事了,然後他上去從菩薩神像後面拿出來一個拇指大小的橢圓形的東西,看起來有點像核桃。

懷罪和尚把核桃一樣的東西給了二叔說,“這是開了光,並且受過香火的菩提子,你給他戴上,可以壓制他身上的死氣和陰氣,這樣一般修行之人就發現不了了,不然遇上道行高深的修者,絕對把他當成鬼物給收拾了。”

“好。”二叔點了點頭說,“那他中的鎖魂咒……?”

“你放心。”懷罪和尚打斷二叔的話說,“我剛纔給他身上下了大日如來咒,可以暫時壓制他身上的鎖魂咒,短時間內詛咒不會發作。”

“什麼?我又被下咒了?”我一聽腦門上頓時就黑線了。

“這個大日如來咒是神聖的詛咒,下在你身上等於多了一道護身符,對你沒有壞處的。”懷罪和尚連忙跟我解釋。

“原來是這樣啊。”我摸了摸腦門說,“這樣我就放心了。”

二叔對懷罪和尚行了一個佛禮說,“和尚,這次多謝你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要找的人我會盡力幫你找的。”

“阿彌陀佛。”懷罪和尚也還禮並且宣了一聲佛號,這是我從進來到現在第一次聽到他說佛家用語。

二叔直接拉着我就離開了,出門之後我纔想起來一件事,就問二叔說,“剛纔懷罪和尚沒有告訴我們他要找什麼人?這個怎麼找?”

“這事先放一放吧。”二叔擺擺手說,“之前我暗中卜了一卦,今天人壬午癸未,地龍衝煞,而且卦顯空亡之象,預示有災兇之禍,你我今天恐怕要遭逢大難了。”

二叔前面說的我沒聽懂,不過他說到遭逢大難,我自然明白是什麼意思,於是連忙皺着眉頭問二叔,“是不是那女的要對我們下手了?她這是想趕盡殺絕嗎?”

“她當然想趕盡殺絕,不然就不會在你身上種下那麼惡毒的詛咒了。”

二叔一邊說着,一邊就從皮包裏找了一根紅繩出來,然後把之前懷罪和尚給他的那顆菩提子串了起來,讓我戴在脖子上。

我聽懷罪和尚之前說這菩提子是開過光的,想來不是凡物,最起碼辟邪是沒問題了,於是我就戴在了脖子上。

很快我和二叔就離開了罪惡天堂,記得之前進來的時候,紅燈區還是人來人往,熱鬧之極,這才一個小時不到,我和二叔走出來怎麼發現外邊冷冷清清的,一個人影都看不到了,就連之前兩邊五顏六色的彩燈和招牌,也都看不到了,只剩下一條黑漆嘛烏的街道,孤零零的延伸到遠方。

二叔看到這裏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他連忙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似乎怕我會突然消失掉一樣。

我雖然搞不明白髮生了生麼事,但這麼詭異的場景,還是給了我帶來了很大的恐懼,我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了,就跟着二叔小心翼翼的沿着街道向前走。

天帝之下 人害怕的時候不由自主的就喜歡東張西望,我當然也不例外,不過當我走過一家店門口的時候朝裏面看了一眼之後,我就再也不敢亂看了。

因爲那裏面的人看起來全都死氣沉沉的,就好像丟了魂一樣,一個個雙眼無神,動作僵硬,而且臉色也白的完全不正常,我心想這他麼一轉眼不是變成鬼窩了吧?

要不是有二叔給我壯膽,我估計這種情況下我絕對撒丫子狂奔了。

我跟二叔儘量保持鎮定地走了過去,走過之後,我就感覺背後好像有無數的眼睛在盯着我看一樣,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東西盯着我,總之心裏就是發毛的不行。

“不要回頭。”二叔小聲的提醒我,拉着我胳膊的手也加大了力度,我感覺得到他同樣很緊張。

我點了點頭,本來想着絕對不會向後看的,誰知剛走了幾步,我身後忽然傳來一聲非常飄渺的呼喚,“小言……。”

我一下子就僵住了,竟然是我老爸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之前二叔提醒我的話立馬就被我拋到了九霄雲外,我幾乎下意識地轉身就向着身後看了過去。

我竟然真的看到了我老爸,他站在離我不是很遠的地方,對着我笑,還跟我招手。

“爸。”我直接就喊了一句,人也停了下來。

“快走。”二叔大喝一聲就拉着我死命往前跑,可我看到我老爸在後面,雙腿就完全不聽使喚了,雖然我知道我老爸已經死了,現在我看到的只不過是鬼魂,但我還是想過去跟他說幾句話,我覺得我老爸肯定不會害我,即使他已經變成了鬼。

二叔見拉我不動,一巴掌就拍在了我後腦勺上面,同時說了一句,“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不是你老爸。”

這一巴掌真把我給打醒了,我也反應過來是被髒東西給迷惑了,於是連忙跟着二叔向前跑。

我跟二叔這一跑,身後忽然就傳來了淒厲和怨毒的慘叫聲,本來死寂的紅燈區,也在一瞬間沸騰了起來。

一陣陣陰風迎面向我和二叔颳了過來,森冷森冷的,吹得我臉皮都麻了,兩邊的的店裏面也傳來各種怨毒尖銳的叫聲。緊接着一個個面如死灰,渾身僵硬的人影從屋子裏走了出來,對着我和二叔露出猙獰的面孔。 蘇紫萱跟著樂天的時間久了,看到樂天的動作她大體就能猜到樂天要做什麼。

「你想在這裡直接召喚張林飛的靈魂?」她問。

樂天點點頭。

「試一試,我感覺可能性不大!如果在這裡可以招到,那在石塔的外面應該也可以招的到!可是我在石塔外面沒有招來張林飛的魂魄!」他說道。

蘇紫萱點了點頭。

樂天手中的黃紙無火自燃,樂天一抖手,這黃紙在空中飄來飄去,看起來詭異無比。

蘇紫萱知道這是樂天的氣機在牽引這黃紙的移動。

「蕩蕩遊魂,何處留存,三魂降臨,七魄來臨,張林飛魂兮歸來……」

樂天低喝一聲。

「呼……」

燃燒的黃紙突然爆了。

一團巨大的火花憑空出現。

樂天面色大變,他閃電般的將蘇紫萱拉到了身後。

黃紙熄滅了,蘇紫萱用手電筒照著前方,什麼都沒出現。

「怎麼了?」她奇怪的問。

「糟了!」樂天臉色凝重的看著前方,。

「什麼糟了?」蘇紫萱莫名其妙。

「張林飛的魂魄沒有招到,我好像招到了其他的東西……」樂天眉頭緊鎖。

「傻妞!小心了……有大量的死氣涌了過來!」

蛟褫提醒道。

樂天明顯也發現了這個情況。

「五行宮!」

他拋出了五枚天寶古錢。

「叮!」

天寶古錢落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死氣涌了過來,瞬間便包圍了樂天和蘇紫萱。

蘇紫萱的身體外涌動著大量的陰氣,將這些死氣隔絕在身體之外,其實即使她不防禦也沒有什麼問題,樂天的五行宮已經護住了他。

「是誰在召喚我……」

死氣中出現了一個宏大的聲音。

樂天渾身一震,他面色大變,很明顯有難以想象的存在出現了!

兩個人的眼睛看著黑暗涌動的死氣,慢慢的死氣又開始收縮,居然凝聚成了一個人形。

在這個人形上,可以看出許多垂死掙扎人的面目,這都是被死氣纏住了的靈魂!

永生仙墓 很明顯張林飛的靈魂也在其中。

「你是誰?」樂天喝問。

「我是誰?哈哈……我是誰?」對面的人形身體在不斷地變化形狀。

冷魅首席的致命戀人 樂天和蘇紫萱死死的看著這個東西,很明顯這個東西是有生命的,而且還有智商……

「吾乃大地獄天王麾下奴僕……逝魔!」對方居然回答了樂天這個問題。

蘇紫萱臉色發白的看了看樂天。

「魔?」樂天倒吸了一口冷氣。

對方的體型依舊聚聚散散,看起來還不太穩定的樣子。

「大地獄天王是誰?」蘇紫萱小聲的問樂天。

「大業夜摩天……他破戒之後被打入地獄就稱為大地獄!」樂天眉頭緊鎖。

這特么的……

老天爺不會是在和他開玩笑吧?這可是神話中的人物,自己居然碰到了神?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樂天問。

「混蛋!可惡的蒼……我逝魔終於重生了!等我回到大地獄……徹底恢復己身,我再去找你算賬!」逝魔嘶吼道。

樂天挑了挑眉。

這傢伙剛剛說他的仇人是……蒼?

我了個叉叉……

蒼是什麼東西?

那可是天啊!

逝魔身上的死氣終於慢慢的平穩了,他露出了一雙血紅的眼睛,死死地看著樂天。

「你的身上有巫術的氣息……巫主和你是什麼關係?」他喝問道。

「我不認識什麼巫主……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巫師!」樂天回答。

逝魔彷彿不相信。

「既然如此……你們就成為我力量的一部分吧,為我在增加一份死氣!」他陰測測的笑道。

他伸手一隻手指,大量的死氣在他的手指上凝聚。

「死!」

逝魔哼了一聲。

樂天快速的掐了一個指印,他的精神瞬間變融入了這個指印中,氣機凝聚。

「滅神!」

他將指印平推了出去。

「轟!」

大量的死氣直接被擊散了,不過這些死氣並沒有消散,而是重新回到了逝魔的體內。

逝魔的臉上漏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看來我的實力下降的太厲害了,居然連一個小小的巫師都收拾不了!罷了……我可以任由你們離開!」他哼了一聲。

樂天的臉上倒是露出了一絲若有所思的神色。

「你等等!」他開口。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對面這傢伙明顯恐怖的很,他要走你就讓他走嘛,幹嘛要攔著?

逝魔看著樂天。

「留下一個靈魂,我可以讓你離開!」樂天慢慢的說道。

逝魔彷彿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你知道你在和什麼樣的存在說話嗎?我雖然是大業夜摩天的僕人……但是!我也是神!」他沖著樂天吼道。

「神又怎麼樣?你沒聽說過吧?虎落平陽被犬欺……你不是說你剛剛重生,我看你現在肯定虛弱得很,剛剛是不是你最強的一擊了?」樂天仔細的看著逝魔。

逝魔身上的死氣又開始涌動!

蘇紫萱驚訝的發現,對面這個存在居然不會虛張聲勢?他居然用沉默回應了樂天的問題。

「我記住你了!小子……你要哪個靈魂?」逝魔開口。

「張林飛!一年前在這裡被你下了死氣的那個年輕人。」樂天回答。

逝魔伸出手,他的手中黑氣涌動,時不時地會跑出來一道靈魂,然後又被死氣拖了回去。

一團黑光出現在是逝魔的手中。

「將死氣祛除!一點也不要留……我可是專業的,不要騙我。」樂天哼了一聲。

逝魔有些惱怒的瞪了樂天一眼,黑色的光慢慢的變成了銀光,一個靈魂露了出來。

「收!」

樂天拋出了一片柳葉,柳葉將張林飛的靈魂收了起來,然後又飛回了樂天的手中。

「我已經滿足了你們的要求,你們可以離開了。」逝魔冷冷的說道。

「急什麼?我還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你!」樂天看著他。

「你出爾反爾?」

逝魔眼中的紅光暴漲。

「只是回答幾個問題而已……如果你不願意,那你儘管可以和我拚命!到時候看看是誰死得更慘。」樂天拿出了銅匕首。

逝魔看到銅匕首,他居然退後了一步。

「東帝法器?」他謹慎的問道。

「眼光不錯!現在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嗎?」樂天笑了笑。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她萬萬想不到,自己居然有一天可以和一個重生的神魔談條件?

而且還是在這種一本正經的情況下!

「我提前和你說……關於幾大天和幾大天王的事,我不能說!」逝魔看著樂天。

「為什麼?」樂天就想問這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