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那個李大富中的毒呢?」樂天問。

「什麼毒?」蘇紫萱一愣。

樂天拍了一下腦袋,這個中毒還沒有經過那個女法醫的鑒定呢,蘇紫萱自然是不知道的。

「能不能把那個女人喊過來?就是死者的老婆?」樂天問。

「這個……我只能試試。」蘇紫萱想了一下回答。

沒想到這個女人很快就過來了,蘇紫萱疑惑的看著她。

「你怎麼來的這麼快?」她問。

「我就在這樓下……」女人回答。

樂天看了看她,這個女人的年紀大概有四十歲的樣子,看面相有點刻薄,身上穿著鮮紅的衣服,一點也不像剛死了老公的樣子。

「你在樓下做什麼?」蘇紫萱問。

「我老公不在了,我當然要儘快處理一下他的資產,那都是我們兩個人打拚下來的。」中年女人理所當然的說道。

「你看起來並不傷心。」樂天說道。

「傷心什麼?」女人看了樂天一眼。

「你死了老公!」樂天慢慢的說道。

「死了就死了唄,我們早就分居好多年了,感情早就沒了,他死了還好了呢……我可以繼承他的家產,也不至於讓我和我的孩子無依無靠!」女人冷冷的哼了一聲。

樂天挑了挑眉,原來如此。

他給蘇紫萱使了個眼色。

「我們警方現在有理由懷疑你是因為感情不和殺死了你的老公!」蘇紫萱馬上說道。

中年女人嚇了一跳,急忙連連擺手。

「不是的!不是的!我怎麼敢殺人呢……你們警察也不能冤枉人啊。」她大叫。

「閉嘴!那你要怎麼和我解釋……你老公臨死前喝下了毒藥呢?當時這裡只有你和他兩個人,你從這裡離開之後不久,你老公喝完葯就跳樓了,你是不是威脅他什麼了?」樂天仔細地看著這個女人的眼神。

中年女人連退了兩步。

「我老公中了毒?不可能啊……我和他就是談談我的生活問題!因為女兒的原因,我們一直沒離婚,我又沒工作,全靠他養活,可是他上個月就沒給我生活費了,我來這裡只是要錢而已!」她連忙說道。

「可是你老公拒絕了你要錢的理由,所以你就給他下毒,殺了他!」蘇紫萱冷聲說道。

「不是!我沒下毒!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跳樓來證明我的清白!」中年女人大叫哭鬧著。

樂天看著她,倒是覺得蠻有意思的。

從表面上來看……除了這個女人,其他人目前根本沒有什麼作案的動機! 輝能感覺到,塔可丟下的那條緞帶上還殘留著自己曾擁有的力量。而那種力量,可以抑制異類的能力。輝從中得到了啟示,他認為可以藉助緞帶上殘存的力量對付千枚。於是,輝就彎腰撿起被丟在地上的緞帶,並抱起還沒清醒過來的凝雪,側身後退幾步,躲開了塔可的能力範圍,避免被塔可誤傷,同時他也在思考如何利用緞帶內的力量。

塔可本來還擔心自己的火焰誤傷到輝,但她在看到輝帶著凝雪避開了自己的能力範圍后,也暗自在心裡長舒了口氣。不過,在千枚等一眾異類的壓力下,塔可不敢分心太久。可就在她分心觀察輝那邊的情況時,千枚和其他異類已經貼到她跟前。

千枚等人見塔可才回過神來,他們認為這就是制服塔可的最好機會,畢竟一般異類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施展出範圍性攻擊。千枚等人出手了,可就在他們即將接觸到塔可身體的那一剎那,塔可體表冒出了火焰,使得他們不得不向後退去,終止了對塔可的攻擊。

體驗派影帝 毫無疑問,剛才攻擊塔可的人,都被塔可的火焰所傷,千枚也不例外。千枚的手已經被燒模糊了,哪怕一陣風吹過,都會讓她遭受難以忍受的痛苦。

「按照你的做法,我們只是結束了這場輪迴,但卻為下一場輪迴寫下了序曲,這樣下去,我們和人類之間的鬥爭將永不會結束。所以,我不能讓你們亂來,我不會讓你們因為錯誤的信念而傷害我的同伴。」

塔可這麼對千枚說著,她看著千枚手上的傷,眼睛里先是露出了幾分歉意,但很快又變得像以前那般堅毅。

千枚在聽了塔可的話后,緊皺起眉頭。雖然她沒說什麼,但接連的挫敗和手心傳來的痛苦讓她難以維持平靜。而意識到自己已經不再平靜的千枚,便放緩呼吸,試圖恢復平靜,以防陷入暴走。

當然了,千枚的這一異狀也被輝看在眼裡。曾目睹塔可暴走的輝,知道千枚此刻在做什麼,而這也讓他認為,現在就是進攻千枚的絕好時機。輝沒有遲疑,他趁千枚還沒調整好狀態,率先沖了過去,想要利用緞帶中的力量,將千枚制服。

塔可沒想到輝會突然行動,但她在見到輝行動后,也立刻施展出火焰,為輝擋下了其他異類的進攻。

在塔可的配合之下,輝很快就來到千枚身前。

千枚見狀,愣了一下,她沒想到輝居然主動攻擊自己。毫無疑問,千枚感知了到輝的下一步行動,並做出閃避。

「你以為,憑一條緞帶就能擊敗我了嗎?你好歹和我交過手,可不要小看我啊!」

千枚不知道輝手中緞帶的作用,她還以為輝是想用緞帶纏住自己的脖頸,以此制服自己。千枚躲過了輝的攻擊,同時也曲起左腿,準備反擊,她要讓輝為輕視自己付出代價。

不過,千枚雖然躲過了輝的攻擊,但她還是不可避免的接觸到了輝手中的緞帶。而在那條緞帶接觸到千枚的肌膚后,千枚懵了,她難以置信地睜大了雙眼。 “轟隆隆……”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竟然隔着一層結界爆發出炫目的焰光和高聳萬丈的蘑菇雲,彷彿在另一片的平行虛空中爆炸了,清晰可見爆炸時璀璨炫目的一幕,甚至能隱約聽到那震撼的爆炸聲,但是封印石柱的結界防禦力實在是擡過去強大,這樣的爆炸都不曾影響結界的分毫。

大陸億萬生靈紛紛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蒼天顯化出來的異象,無不是大聲喝彩。

通過裂縫所進入的魔界,放眼望去,基本上都是鍍上了一層暗色,幽深而可怖,入鼻處可以清晰的聞到濃烈的刺鼻硫磺味,污濁的魔氣滾滾翻涌着,大片大片如同粘稠的霧氣一樣壓落的魔雲遮蔽了光澤,魔界也有一個大星懸浮御空,但並非是太陽,發出來的是萬道冷光。

直徑萬里的巨大隕石撞擊到了魔界,掀起了近乎無邊無際的浩蕩餘波,足足讓整個魔界都爲之沸騰了,但是相比於大陸,魔界的疆域實在是太大了,足足有大陸的十倍之多,完全可以承受隕石墜落的爆炸影響,這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更是將所有魔界的魔王和魔皇級別的魔族生靈給驚動了,紛紛將目光投注到此地。

嗖嗖!

秦守退出了轉生眼查克拉模式,單純的只使用轉生眼的洞察力,雙眼永恆萬花筒寫輪眼瞳力流轉,則是使用了須佐能乎究極體進行防禦。在該死的結界面前,秦守的神威能力竟然被壓制到了最大化,虛化只能用三秒時間。最悲劇的還是戰鬥中無從進入神威異空間。

“吼吼!”

外道魔像的七條尾巴層層包裹着自身與宇智波斑,十尾的防禦力毋庸置疑,即便是相差不遠的聚集七條尾獸,其中一隻還是九尾妖狐,縱然比不上真正的十尾,但是也足以登堂入室,實力足夠強悍。將其包裹成了繭,爆炸的餘波尚未散盡。外道魔像就一躍而出,渾身都是傷痕的懸浮在半空,宇智波斑毫髮未損,黑髮飄蕩的立在外道魔像的頭頂。波紋狀的深邃輪迴眼冷冷的注視着秦守。

還有五分鐘!!

在秦守仙人模式查克拉的感知之下,魔界中諸多強悍的氣息以驚人的速度趕來,想來是這次的戰鬥爆炸的劇烈影響讓魔界中的高手震動了,不過秦守可沒有心思去管他們,即便是他們趕到了,最多也就是持觀望狀態,秦守並不指望他們能起到什麼扭轉戰局,拖延時間的作用。

“叮~”

秦守拋出另一道聖靈遺刻,剩下的十一根封印石柱中的一道立刻與之共鳴。劇烈的顫抖起來,隨後轟然破碎成漫天的光雨,另一道封印石柱被毀掉了!又是大片的空間裂縫出現了。封印魔界的障壁越來越微弱了,這恐怕不是一件好事,但是秦守此時爲了保命根本不管不顧了!

“天之麻迦古弓!”

天之麻迦古矢搭弓引箭,究極體須佐能乎迸射出來的巨大能量箭矢洞穿了空氣,帶着大片的音爆聲,化作一抹炫目的流光激射而來。宇智波斑擡手一擊,神羅天徵的力量被壓縮到了一點。所爆炸出來的力量強悍的不可思議,正中天之麻迦古矢的箭尖,在半途就轟然爆碎。

“仙法!無機轉生之術!”

秦守單手結印,魔界這灰暗有深的暗淵和遍佈硫磺氣息的山峯大地頓時開始蠕動起來,如同擁有了生命一樣,熔岩巨石在扭曲盤旋,尖銳的突刺毫不留情的朝着宇智波斑包裹而來,外道魔像七條尾巴捲起千層風暴,將所有的突刺統統都攪成了粉末,宇智波斑巋然不動,冷冷的注視着秦守。

“八尺瓊勾玉!”

秦守的須佐能乎雙手一合,中央黑色的一團造化火焰在其雙手分開的時候,在頭盔的上方凝聚出數百個巨大的勾玉狀的圓盤,流動着漆黑幽深的氣息,乾坤一擲迸射而出之後,朝着四面八方激烈的彈射,發生碰撞之後,頓時引起了劇烈的爆炸,餘波甚至將空間給扭曲了。

宇智波斑駕馭外道魔像的須佐能乎悍然不懼,頂着八尺瓊勾玉的威脅就衝了上來,四道藍紫色的光刃彎彎曲曲,秦守迎面而上,布都御魂之劍出鞘,與宇智波斑正面的肉搏着,布都御魂之劍鋒利而可怕,削斷了藍紫色光刃,成功的傷到了宇智波斑的須佐能乎。

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瞳術力量滲入其中,宇智波斑顯然是察覺到了,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眉頭,但是卻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終於,宇智波斑的輪墓力量重新冷卻完畢。

“輪墓,邊獄!”

四道虛幻的輪墓影子從宇智波斑的身軀中走出,與宇智波斑本人一般無二,在秦守的轉生眼之下看的清清楚楚,不作任何停留的迅速化作四道閃電穿越一切的阻礙衝來,竟然毫無阻礙的穿透了須佐能乎的防禦,瞬間近在咫尺!

秦守瞳孔驟然一縮,一瞬間面臨的是四道輪墓影子從各個死角發出的攻擊,同樣是具備着恐怖的瞳術,擁有着最強的眼睛,所預判的動作和死角妙到巔峯,而且強悍的力量更是最大的仰仗,只需要一秒,輪墓的力量就能徹底改變戰局!

“神威!”

秦守神威的能力迅速的虛化成功,四道影子必殺的聯擊竟然統統錯開了,穿透了秦守的留在原地的幻影,這一波的攻擊虧了一空。

“神威麼?跟帶土的眼睛一樣……”宇智波斑低低的呢喃了一句,不過並沒有放在心上。

三秒鐘過後,秦守被一股無法抵抗的力量強行退出了身體虛化的狀態。

唰!

四道輪墓影子悍然迎擊上來。秦守影分身之術立刻分出四道分身,分別於四道輪墓影子戰鬥。

轟轟!

宇智波斑的本體更是不曾閒着,駕馭千丈高大如魔神一樣的須佐能乎。悍然對分身乏術的秦守發動了可怕的攻擊,一舉將秦守的須佐能乎擊潰,秦守渾身巨顫,一瞬間就被倒飛而出,四道影分身嘭嘭嘭的被蓄勢待發協同進攻的輪墓影子擊垮,只剩下了秦守的本體被可怕的力量擊飛到半空。

但是秦守卻利用這反震的力量反而以更驚人的速度倒飛,朝着空間裂縫直奔而去。不帶半點兒停留。

不知道是否是錯覺,這次碎裂的第二根封印石柱所造成的空間裂縫以極快的速度在癒合着。 豪門:總裁的離婚新娘 時間越發的緊迫起來,宇智波斑似乎是猜到了秦守的想法,嘴角露出了森然的冷笑,緩緩的擡起雙手。

“萬象天引!”

秦守周遭的空間如同凝固了一般。變得極爲粘稠,秦守的動作更是如同糖漿中的蒼蠅,舉步維艱,不光如此,輪墓的影子飛速的衝來,秦守直接變成了固定靶。

“溯流!”

滿月狀態的永恆萬花筒的專屬瞳術發動,第一道作用悍然發動,宇智波斑終於被那股滲入的瞳術力量影響了,肉眼可見的宇智波斑迅速的變得年輕起來。而且還是年輕的不像話,從二十五歲的巔峯狀態一下子變成了七八歲脣紅齒白的孩童,清秀而俊逸。只是宇智波斑的力量幾乎是一口氣衰減到了最低谷。

萬象天引的力量頓時消失了,秦守精神一震,利用這機會迅速逃離。

“這是掌控時間的瞳術麼!這雙眼睛……我要定了!”七八歲的宇智波斑看上去完全沒有威脅,雙眼迸射出最爲璀璨熾烈的光芒,同樣是擁有可怕的瞳術以及仙術力量,秦守專屬瞳術的影響被削弱了大半。幾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秦守還不曾能到達空間裂縫。卻發現宇智波斑已經恢復了原樣。

“來的及!”

秦守雙眼綻放着希冀的光彩,但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轉生眼卻清晰的看到了四道輪墓影子以超越秦守的速度奔襲,要將秦守截殺在半途!

“剎那,芳華!”

秦守的蓄勢已久的必殺一擊終於浮出了水面。

宇智波斑再次感覺到被時間的力量束縛了,同樣是具備強大的瞳術,他的思感和視覺並沒有被‘恆沙’的時間力量給禁錮,但是所有的動作統統被束縛了,哪怕是輪墓的影子,竟然同樣被這股瞳術給定住了,雖然只有短短的不到三分之一秒,但是對於秦守接下來的一劍,足以決定戰局!

這一劍的太過璀璨了,當真只是剎那間的芳華,一劍就將宇智波斑的須佐能乎究極體擊潰,甚至於在宇智波斑的胸口留下了猙獰的血洞,但是外道魔像加持下的須佐能乎究極體的防禦力爆表了,查克拉近乎枯竭的秦守使用出來的這一次剎那芳華並非是全力一擊,‘勢’蓄積的不足,威力更是差強人意。

四道輪墓影子同樣被這一擊影響了,三道輪墓影子被震飛,但是讓秦守悚然的是,其中一道輪墓影子竟然在最後一刻躲開了這一劍!

秦守冷汗直冒,這說明宇智波斑的瞳術已經可以看破秦守‘恆沙’瞳術的破綻了,如果繼續交戰下去,恐怕宇智波斑早晚能夠窺破其中的祕密,到時候就不單單只是一個輪墓影子了,而是四個!

逃!

近在咫尺的空間裂縫已經癒合到三丈方圓,足夠秦守通過了。

宇智波斑的本尊大口咯血,表情更是猙獰,輪迴眼流淌着無盡的獰厲之色,輪墓影子爆發出恐怖的速度,一瞬間竟然竟然超越了秦守,擋在了秦守面前。

“溯流!”

秦守最後一道底牌終於動用了。

宇智波斑的輪墓影子頓時露出了詫異之色,竟然不受控制的倒退了一秒。

原本已經堵在了秦守面前,卻不由自主的如同視頻倒帶一樣逆着原路返回,重新出現在了秦守的身後,而此時,秦守已經安然的通過了空間裂縫,輪墓影子最終跟了出來。但是卻並沒有把秦守留下。

“該死的!”宇智波斑怒喝出聲,宇智波斑竟然發現,秦守已經消失了身影!

“桀桀桀……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類。竟然敢侵入我魔界的疆域,真是不知死活,不過正好讓我享受一下人類的血食,多久沒有吃到了,哈哈哈……”

滾滾魔雲到來,數之不盡的魔將帶領着猙獰可怖的強悍魔族生靈將宇智波斑團團圍住,爲首的竟然是一位魔王級別的高手。不止如此,七八道流光迅速的降臨。渾身纏繞着驚人的魔氣,一個個竟然統統都是十聖至尊級別的魔王,一個個青面獠牙,面目貪婪猙獰的盯上了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面沉如水。前所未有的壓抑冷酷,嘴角噙着一絲絲冷笑緩緩的轉過冷漠的面龐,那隱藏在陰影中的浮凸眼袋中,波紋狀的輪迴眼彷彿閃爍着冷光的死神鐮刀……

咻!

封印結界終於完好無損的癒合了,秦守也成功的逃出生天,現在算算時間,竟然還有三分鐘!

秦守完全無法想象,再堅持三分鐘,再讓宇智波斑施展一次輪墓是怎樣可怕的場景。

輪墓的影子跟了出來。與宇智波斑一模一樣,但是隔絕了整個結界,不知道有多少空間障壁的阻礙。宇智波斑的輪墓影子無從回到本體,呆呆的站在了北境入口,秦守的轉生眼密切的關注着輪墓影子,只要它消失,那麼說明宇智波斑已經被召還了。

這三分鐘估計是秦守生命中最漫長的三分鐘了,

轟轟轟……

結界的另一端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戰鬥聲。規模浩蕩而震人心魄,秦守看的一陣牙疼。話說宇智波斑現在不會是正在瘋狂的攻擊結界吧?不過還是勸斑爺省省心吧,連神尊都無可奈何的結界,斑爺再強也奈何不了啊!

在秦守焦急漫長的等待後,終於響起了一陣如同天籟一樣的聲音。

“s級任務成功完成,獲得3000w信仰力!”

宇智波斑輪墓的影子終於消失了,融入虛空。

秦守不知道的是,對面的魔界七八位魔王正在承受煉獄般的痛苦,短短的三分鐘,足夠他們在未來的漫長而悠久的生命中飽受陰影了,秦守嘗試將外道魔像通靈召喚出來,但是卻失敗了,相隔一個界面,還有封印力量的阻礙,秦守無從召喚,只能想辦法再去一次魔界帶回來了。

雖然秦守手裏還有最後一枚可用的聖靈遺刻,但是秦守現在還不能用,之前他跟宇智波斑之間的戰鬥已經足夠引起魔界的矚目,貿貿然回去極有可能遇上強悍的魔族,萬一招來魔皇的攻伐,那麼毫無疑問秦守要吃大虧,況且秦守對魔界一無所知,龍淵手裏還有皇祖的聖靈遺刻,足夠一次來回了。

秦守打算以後親自潛入魔界去一趟,充分了解魔界的力量和底蘊,並且帶回外道魔像!

終於告一段落了,秦守長長的舒了口氣,但是現在秦守還並不打算兌換輪迴眼,而是決定先把七尾和八尾兌換出來,這樣九大尾獸就都齊全了。

之所以現在不着急兌換輪迴眼,秦守也有自己的想法和算計。

在火影原著之中,斑爺和千手柱間在終結之谷的大戰,假死犧牲了一隻永恆萬花筒寫輪眼施展伊邪那岐而死裏逃生,按理說已經讓一隻眼睛永久性的失去了光明,但是開啓了輪迴眼之後,那隻眼睛再度綻放了光彩,爲此秦守抓住了一個bug,相當於平白無故多了兩次施展伊邪那岐的機會!

仔細的想想看,雙眼永恆萬花筒寫輪眼能施展的伊邪那岐,瞳力相當的驚人,足以扭轉整個戰局,可以影響外界,三勾玉寫輪眼在木遁力量的配合之下可以讓自身負面狀態統統消除,但是卻無法改變外界,一隻永恆萬花筒卻可以,在宇智波先祖的戰鬥中,曾經有一位族長犧牲了一隻萬花筒,讓團滅的所有宇智波族人復活!這就是萬花筒寫輪眼的強悍之處,而秦守有兩次使用這種力量的機會!

永恆萬花筒寫輪眼失明爲代價所使用出來的伊邪那岐,絕對能夠影響皇者!

而且還是白得的兩次機會!

到時候再兌換出輪迴眼,重新復原光明!

想到這裏,秦守嘴角樂開了花。 蘇紫萱沒有再逼問這個女人,因為根本沒用!

如果靠逼問就能問出東西,這個女人早就不能在這呆著了。

「你可以離開了。」樂天說道。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你把人喊過來只問了這麼兩句話就完事了?

中年女人奇怪的看了看樂天,好像對樂天的身份有些好奇。

蘇紫萱還是聽了樂天的話,讓這個女人離開了。

「你怎麼回事?來來回回的逗我玩呢?」她瞪著樂天。

「嘿嘿……這個女人沒準很快就會主動來找你了。」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