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既然你沒事了,那我也就回去了。”紅菱輕聲道。

鬆開皇甫依依,龍仁呵呵笑道:“也讓紅菱師姐擔心了,小弟真是榮幸之至。”

“油嘴滑舌。”白了龍仁一眼,紅菱轉身離開了。

“你們兩個也趕緊去休息吧。”龍仁又對着徐志兩人說道,他們兩個這十天也幾乎沒有閤眼,忙裏忙外的,也是一臉的疲憊,從這點上看來,龍仁很是滿意。

“你,也趕緊去好好的睡一覺吧,哎哎,不用回去了,在我這裏睡就好了。”龍仁直接把一臉羞紅的皇甫依依拉進了他的房間中,而後把皇甫依依按在了他的牀上。

“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放心吧,我暫時是不會離開影月谷的,你飽飽的睡一覺,我會給你一一解答的。”龍仁見皇甫依依欲言又止,就知道皇甫依依要問什麼,急忙寬慰道。

皇甫依依點了點頭,閉上眼眸,很快便熟睡了過去。

經過這十天的修煉,龍仁不僅把傷全部治癒,而且飢餓狀態下無休止的煉化吸收先天元氣,自身的修爲也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二重天境界,其中最讓龍仁驚喜的是,元晶上燃燒的黑炎,竟然可以融入到武技之中,威力倒是沒有增加多少,但勝在黑炎的詭異,吸收對手的能量來增加自身的攻擊力,想一想龍仁就很興奮。

除此之外,龍仁對血瞳也是仔細的研究了一番,除了能簽訂契約之外,龍仁還發現了另外一種用處,既沒有危險也非常的實用。

消耗少量的靈魂力,激發不完整的血瞳,可以讓對手在看到你的眼睛時,眼前產生幻覺,大腦反應遲鈍,不得不說,這次確實是因禍得福,而且是大福。

以龍仁現在的綜合實力,如果再面對姬無命的挑戰,龍仁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接下來,然後給姬無命一些驚訝。

隨着對神魔天書修煉的加深,龍仁越來越能夠感覺到它的不凡,對自身的能量幾乎百分百的掌控,戰鬥中,幾乎不浪費一絲的能量,氣息收斂,讓別人無法查探他的修爲。

黑炎虎的出現,導致龍仁的任務失敗,這是在情理之中的,所以五大長老也沒有好意思讓任務監察隊來刁難龍仁。五枚黑炎果,龍仁服用了四枚,剩下的一枚,龍仁還準備留着堵長老團的刁難呢,不來倒好,省下了。

對於遇到黑炎虎這件事情,龍仁以爲是意外,可先前在他退出修煉狀態的時候,黑炎虎就把大長老威脅它的事情給龍仁說了,本來對長老團印象糟糕透了,現在龍仁心中對五大長老是厭惡到了極點。

當然,龍仁不知道五大長老和歐陽玉妍的嫌隙,只暗道五大長老要借黑炎虎的手殺了他,只是他實在想不明白五大長老爲什麼要殺了他,先前還讓杜偉爲難他,難道僅僅是因爲他加入到影月谷中,讓他們的尊嚴受到了挑戰?又或者無意間得罪了他們,難道他們和孫蠻子、苗勇之間有關係?

左想右想,都難以想清楚,但有一點龍仁非常而又非常明確的清楚,那就是長老團要害他,而他,要堅決的和五大長老對抗到底。

“既然你們想對小爺下殺手了,那咱們就玩玩,你們在乎聲譽,在乎名譽,可小爺不在乎,接下來,希望你們不要瘋了。”

玩陰的,看誰玩的過誰!!! 龍仁的房間內,皇甫依依熟睡了一整天,而龍仁也想了一整天如何反擊長老團,人家是影月谷的長老,明着打,打不過,想要報仇,就得玩陰的,只是玩陰的損傷腦細胞呀。

“你想什麼呢,想的這麼入神?”皇甫依依睜開眼睛,看到龍仁拖着下巴皺着眉頭冥思着,問道。

“沒想什麼,餓了吧,我讓李媚兒準備好了晚飯,起來吃點吧。”龍仁回過神來,舒展開眉頭,輕聲道。

和龍仁一起吃過晚飯,皇甫依依便問道:“你是如何來到影月谷的?”

龍仁就把他如何在夾口關遇到歐陽玉妍,而後跟着歐陽玉妍到惡魔火山一系列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對着皇甫依依說了一遍,皇甫依依是龍仁最信任的人,對她,龍仁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

“僅此而已嗎,我看師傅對你的關心不似一般的關心?”皇甫依依狐疑道。

“有嗎?”

白了龍仁一眼,皇甫依依道:“當然有了,當初師傅以爲你死了,是那麼的憤怒,我從來沒有見她如此憤怒過,還有,這十多天,師傅每天都會來你這一趟。”

“哈哈,你吃醋了,也許是你師傅知道了咱們的關係,所以纔對我這麼關心的,你就不要糾結這些事情了,我帶你到第二層天書空間中瞧瞧。”颳了下皇甫依依的小瓊鼻,龍仁便帶着皇甫依依來到了第二層天書空間中。

“小虎子,過來見過你的主母。”龍仁對着黑炎虎喊道。

黑炎虎只能無奈的走過來,向着皇甫依依問好。

“這是什麼情況?”皇甫依依驚疑道。

思索了一小會兒,龍仁解釋道:“具體吧我也解釋不清,面臨死亡的時候,我的眼睛發生了點異變,和黑炎虎簽訂了主僕契約,算是因禍得福吧。”

皇甫依依點了點頭,又四處打量了下,最後把目光定格在孫若靈的身上,說道:“有時候倒是挺羨慕若靈妹妹,無憂無慮的,什麼也不用煩惱。”

“怎麼,誰又給你煩惱了,怎麼忽然間多愁善感起來了?”龍仁疑惑道。


淡淡的一笑,皇甫依依道:“只是忽然間有感而發而已,不過龍仁,師傅這麼關心你,你也應該多多幫助師傅,師傅挺可憐的,經常被長老團那五個老頭欺負。”

“呃~怎麼說?”龍仁摸了摸鼻子,有些驚奇道,在他看來,一派之主,除非是傀儡,否則豈能容其他人欺負,這不是要逆天嗎。

“長老團的權利可以和谷主相抗衡,特殊情況下更是可以罷免谷主,當年……”皇甫依依把歐陽玉妍和長老團之間的嫌隙說了出來。

龍仁點了點頭,說道:“放心吧,就算你不說,長老團那五個老不死的我也不會放過。”


在天書空間中出來,皇甫依依怕別人知道了說閒話就要離開,鬥龍大陸對男女之事還不是很開放,無奈之下龍仁也只好放皇甫依依離開。

皇甫依依剛一離開,歐陽玉妍就飄然而至,嚇了龍仁一跳。

“聽依依說,你和長老團不對付,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忙的?”龍仁把歐陽玉妍請進房間,說道。

歐陽玉妍想了想,開口道:“我需要煉製一種四品的丹藥,現在藥材都齊全了,只是……只是依依他們帶回來的黑葉草還不成熟,煉製出來的丹藥也許藥力不夠,黑冥淵中黑葉草已經絕跡了,你也去過黑冥淵,不知你身上有沒有成熟的黑葉草?”

黑葉草和黑炎果一樣,都是很偏門用處又很少的藥材,天書空間中也沒有黑葉草,龍仁去黑冥淵根本就沒有見到黑葉草,只能搖了搖頭。

歐陽玉妍嘆了口氣,眼中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你要煉製什麼丹藥,很重要?”龍仁好奇道。

歐陽玉妍點了點頭,道:“我們影月谷有一隻護谷靈獸仙靈鶴,當年和龍族的強者戰鬥,被打成重傷,這幾十年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十幾年前,我得到了一張四品丹藥的藥方,名叫羅呃丹,經過藥王古元的鑑定,羅呃丹應該能救醒仙靈鶴,煉製羅呃丹的藥材全部找齊了,只是這黑葉草卻是年份不足。”

龍仁眨了眨眼,試探着問道:“沒有黑葉草,那個黑炎果行不行?”

“你有黑炎果?”歐陽玉妍驚站起,臉上浮現了一抹驚喜的神色。

“惡魔之果也是煉製羅呃丹的藥材之一吧,我可是給你找齊了兩種絕世珍貴的藥材,以後你要想着報答我呀,要是實在無以爲報,隨便以身相許就好。”龍仁邊說便把黑炎果遞到了歐陽玉妍的手上。

歐陽玉妍接過黑炎果,淺藍色的後天靈氣在手掌中涌出,將黑炎果包裹住,佯怒瞪了龍仁一眼,道了句謝謝,閃身消失。

“反擊的時刻到了。”龍仁活動了下手腳,進入到了天書空間中,旋即控制着天書向着影月山山頂的長老居而去。

反擊第一步,偷他個底朝天。

長老居,在影月山山頂佔地面積最大,也是最爲豪華的,現在爲晚上時分,長老居是燈火通明,一些服侍的弟子穿梭其中。

龍仁來到大廳之中,見到五個氣息強大的老頭子端坐其中,正在商議一些陳芝麻爛穀子的瑣事,龍仁聽着沒意思,就離開了大廳。


長老居佔地面積雖然最大,可除了中央位置的議事大廳之外,就有五座裝修的異常精緻的閣樓,想來便是五大長老的住所,沒關係,時間早的很,一個一個的來。

龍仁先是來到長老居最深處的一處閣樓,房間並不多,凡是能搬走的,龍仁全都悄無聲息的搬到天書空間之中,五座閣樓,龍仁前後只花了半個小時就搬了個一乾二淨,雖然沒有什麼珍貴的東西,也沒有找到什麼功法武技等東西,可還是翻出了兩萬金幣。

想來也是,珍貴的東西肯定都是放在乾坤袋中貼身而放,而搜到這兩萬金幣算是意外驚喜了。

控制着天書又來到後山,龍仁把那些東西全部扔進了後山的山崖之下,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對他沒用,留着還佔地方,還不如直接扔了,就當把五個老不死的扔下去吧。

長老居中,五大長老商議事情一直商議到半夜,才各自回去,等回到自己的住處一看,頓時傻眼了,屋子空蕩蕩的,只剩下地板了。

五大長老湊到一起,面面相覷,他們五個可是一直沒有離開過,如此無聲無息的把他們的東西都搬空,也就只有先天靈者能做到了,可先天靈者誰會這麼無聊偷東西,而且偷的如此乾淨,簡直就是大掃蕩。


“大哥,此事……”三長老猶豫着問道。

大長老鐵青着一張臉,牙齒咬的咯嘣咯嘣作響,好半晌之後才吹鬍子瞪眼的說道:“這應該不是先天靈者辦的,我聽凌影師兄提起過,先天靈者全部到一個神祕的地方,不定期的讓他們回咱們鬥龍大陸一次,此事必須查,雖然沒丟什麼珍貴的東西,可賊子如此的羞辱我們,豈能善罷甘休。”

“如何查,就是我們也沒有覺察到半點的動靜,更別說其他弟子了,根本無從查起嘛。”四長老愕然道。

“就算無從查起也要查,而且必須要不動聲色的查。”大長老忍着心中的怒氣,低聲喊道。

隱藏在天書空間中的龍仁聽到這幾個老頭子的對話,嗤笑一聲,回到了自己的小院,第二天天還沒有亮,一條沸騰影月谷的消息傳遍開來。

影月谷長老團辦了天怒人怨的缺德事,惹得天神震怒,派下使者搬空了五大長老的居室,東西都扔在了後山的懸崖之下,以示警告。

當然,這件事情也是龍仁辦的,他也沒花費多少工夫,只是寫了幾張大海報,貼在了最顯眼的地方。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傳的沸沸揚揚,很多弟子都繞道去了後山的懸崖之下,確實發現了許多摔的粉碎的價值不菲的傢俱等亂七八糟的,本來對這一消息還不相信的人,也不由的不相信了,很多人甚至嚷嚷着要長老團出來給個交代。

“誰幹的,到底是誰幹的。”長老居的議事大廳之中,大長老氣憤的摔碎了手中的茶杯,喊道。

其他四個長老也是氣氛異常,各個吹鬍子瞪眼,就是一向以睿智著稱的五長老也沒轍了,此時真的想天神做的一般,神不知鬼不覺,一點線索也沒有,怎麼查,倒是在後山的懸崖下摔得稀碎的東西確實是他們的。

“難道真的是天神使者做的?”向來小心謹慎的三長老小聲嘀咕道。

“放屁,什麼天神使者,完全是編造的。”大長老直接爆出了粗口。

五長老嘆了口氣,說道:“既然都已經發生了,目前最重要的不是生氣,而是安撫那些相信了謊言的弟子,否則,會嚴重影響我們的威信。”

……

“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龍仁的小院內,歐陽玉妍對龍仁質問道,這件事情被傳的沸沸揚揚,傳出去不僅會影響長老團的聲譽,更加會嚴重影響影月谷的聲譽。

龍仁悠閒的喝了口茶,慢慢的說道:“你現在要做的不是來質問我,而是趕緊去質問五大長老,然後給衆多弟子一個樹立威信的答覆,如果處理的好,讓五大長老引咎辭職最好。”

歐陽玉妍眼睛一亮,閃身離開。 利用這件事情讓五大長老引咎辭職是不可能的,這是失竊,有人故意搗的鬼,大家心知肚明。

在長老居內,歐陽玉妍藉此事好好的訓斥了五大長老一頓,見到這五個經常刁難自己的老頑固的臉變成了豬肝色,歐陽玉妍心中升起樂小小的報復快感。

“本谷主問你們,後山懸崖下摔碎的東西可是你們的?”歐陽玉妍冷聲道。

五位長老猶豫了一下,紛紛點了點頭,這個沒有好隱瞞的,現在他們的居室還是空着的。

“能在我們影月谷行竊,而且是你們五個的眼皮子底下行竊,說明對方來頭不小,很有可能是某位隱士的先天靈者,看不慣你的一些行事伎倆,以此給你們懲戒,你們有什麼要說的嗎?”歐陽玉妍質問道。

五位長老相視一眼,大長老沉吟道:“谷主,此事定有蹊蹺。”

“蹊蹺,確實有蹊蹺,偌大的影月谷,偷誰的不好,偏偏偷你們的,而且偷的東西一些亂七八糟不值錢的東西。”歐陽玉妍厲聲道。

“這……”大長老無言以對。

歐陽玉妍目光在臉色難看的五位長老的老臉上掃過,朗聲道:“此事對我們影月谷的影響實在太差了,很多弟子都提出了質疑,你們準備怎麼向衆多弟子解釋?”

“還請谷主賜教。”五長老擡起頭,抱拳客氣的對歐陽玉妍道。此事他們是當事人,有可能越解釋越亂套,這個時候就需要一個德高望重的人出面爲他們解釋擔保了,歐陽玉妍無疑是最佳人選。

“本谷主已經派人祕密去購置你們丟失的東西,相信很快就會回來,本谷主會給大家解釋說這是一個謠言,只是你們,應該藉此事好好的反省反省,別真的是做了什麼虧心事惹的某位先天靈者震怒,五位師叔,你們就在長老居中好好的閉門思過吧。”歐陽玉妍話中透着幾分譏諷,說道。

關於黑炎虎一事,歐陽玉妍已經查過了,五大長老確實是知道黑冥淵有着黑炎虎的存在,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一直祕而不宣。

“是,谷主。”五位長老起身,躬身應道,他們心中對歐陽玉妍的判決雖然萬分不願,可也不得不忍氣吞聲,以期度過眼前的輿論難關。

這五個老頑固何曾對她如此客氣過,歐陽玉妍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起身離開。

“大哥,難道就這樣把大權交回歐陽玉妍這小丫頭片子的手中?”歐陽玉妍走後,二長老不憤的問道。

“不然還能怎麼樣,如果不這樣,歐陽玉妍把事情鬧大坐實了,咱們的顏面就要徹底掃地,那還有臉面呆在長老居中,長老團恐怕就要大換血了。”大長老隨意的坐在椅子上,一臉疲憊的說道。

二長老壓了咬牙,不甘的說道:“難道我們什麼也不做嗎,據我猜測,此時歐陽玉妍脫不了干係。”

“此事歐陽玉妍參沒參與都沒有關係,現在我們處於風尖浪口,就應該明哲保身,徐而圖之。現在大權旁落,我們再要出手對付歐陽玉妍也可就難了,所以,咱們要變化策略了。”五長老捋着鬍鬚,眼中閃着經過,分析道。

“變化什麼策略?”

五長老奸笑一聲,道:“咱們影月谷的高層基本上已經定型了,不會有太大的變動,那些長老、客卿也知道咱們歐陽玉妍比較看重外門,而咱們向來看重內門,那咱們就把和歐陽玉妍的鬥爭轉變爲內外門之間的爭鬥。當內門風頭完全蓋過外門,打壓的外門擡不起頭的時候,那些中立的長老、客卿會怎麼辦,還不是會向我們倒戈,到時候我們再扶植一下外門,內門外門弟子全部支持我們,絕大多數的客卿長老也支持我們,到那時,我們一句話就可以罷免歐陽玉妍的谷主之位。”

其他四人聽完五長老的話,一臉頹勢的臉立馬精神了許多,紛紛點頭稱讚。

“那如果失敗了呢,扶植內門打壓外門,可不太容易?”三長老擔憂道。

五長老搖了搖頭,自信的說道:“失敗,那不太可能,歐陽玉妍重掌大權,可那些關乎修煉的資源還是要靠貢獻值來換的,她不會任意處置的,而我們呢,掌管影月谷這麼多年,咱們身上的存貨都不少,我們把這個拿出來扶植內門中的一些弟子,還怕打壓不了外門嗎。退一步來說,失敗了又能怎麼樣,最多是失去一些修煉的資源,對我們沒有任何傷害,我們扶植培養可造之材有錯嗎,這都是爲了我們影月谷的將來做打算。”

其他四個老頑固眼睛頓時賊亮亮的,一掃剛纔的疲態,湊在一起,你一言我一句的具體商量了起來。

歐陽玉妍重掌大權,可徹底忙了起來,連帶着皇甫依依也跟着忙了起來,幾乎沒有時間來陪龍仁,修煉之餘,龍仁也就指點一下徐志和李媚兒的修煉,而後就過着地主老財爺的生活。

徐志端茶倒水,李媚兒捶腰捏背,好不自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