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也就是說,我們和鬼斧神工已經是勢不兩立。」三長老惡狠狠道。

「是的。」

「那鄒先生背鍋又有什麼意義?」

「為什麼沒有意義?至少,可以讓鄒先生和我們站在同一條戰線。」大長老意味深長道。

「他好像根本就不在乎鬼斧神工。」二長老道。

「是的。只有兩種可能,他已經和鬼斧神工結下了梁子,或者說是他的實力根本就不怕得罪鬼斧神工,我個人覺得,這兩種情況都有。」大長老道。

「我覺得鬼斧神工有點怕他。」五長老道。

「為何如此說?」大長老饒有興趣的問道。

「從鄒先生與田宏的對話可以判斷,他應該是和鬼斧神工發生過衝突,而且,按照鬼斧神工睚眥必報的作風,他們居然沒有襲擊鄒先生,卻選擇了襲擊趙卓,這說明,他們是畏懼鄒先生的。」五長老道。

「不,他們襲擊了雲鼎大酒店,只是鄒先生根本就沒有住在總統套房。」大長老道。

「既然鬼斧神工與鄒先生有仇,我們為何不選擇與鄒先生結盟?」五長老問道。

「……」

「大長老,這事關我們黑星球的生死存亡,如果鬼斧神工真的是你說的那麼強大,那麼,憑我們的實力,肯定是無法和對方抗衡,更何況,他們是在暗處,我們是在明處,防不勝防,既然如此,何不幹脆撕破臉?」五長道。

「你有考慮過風險嗎?」二長老皺眉看著五長老,這個五長老年齡最小,有些意氣用事。

「問題是,哪怕是我們不想和鬼斧神工發生矛盾,但對方已經把我們當成了獵物,逃避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我們現在面臨危機,因為,我們不知道誰可以信任,而鄒先生是鬼斧神工的敵人,至少他是值得信任的,而現在,是我們唯一和鄒先生結盟的機會。」五長老一臉嚴肅道。

「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你想過沒有,鄒子川如果靠不住呢?」大長老不以為然道。這是海盜們的通病,生性多疑。

「我們只是多一個盟友而已,並不是一定要靠他。您剛才也說了,星際在線的容夫人和鄒子川是好友,那麼也就是說,我們最少也可以從容夫人那裡獲得關於鬼斧神工的情報。」五長老道。

「這事暫且不提,當務之急是我們要儘快培養一批人才。」大長老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不休。

「不,這事比培養人才更重要,因為,黑星球並沒有培養人才的土壤,我們從未曾培養出真正的人才,一個都沒有!黑星球的佼佼者,都是來自於人類聯盟,而這些所謂的佼佼者,又是在人類聯盟被淘汰的不得志者,簡單的說就是,我們黑星球的人才永遠只能獲得第二梯隊的人才,哪怕是有高瑩惑那樣的頂級大師寄居在這裡,但他並不是我們能夠支配的人才,要不然,他也就不會隱姓埋名數十年,所以,我們還是要走出去!」五長老搖頭道。

「走出去!憑什麼?!」大長老苦笑。

「鄒先生可以帶領我們走出去!」五長老一字一頓道。

「你想效忠鄒子川?」

「這不是效忠誰的問題,而是為了黑星球的未來。昨天吃飯回家之後,我一直在思考,田宏事件暴露了我們黑星球的先天不足,如果我們還不大刀闊斧的改革,恐怕……」

「恐怕什麼?」二長老追問道。

「我也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但是,我很不樂觀,因為,人類聯盟已經打破了千百年的平衡,原本如日中天的瑞德爾帝國只從將軍被絞死之後,便失去了與帝國聯邦抗衡的資本,而斑斕殼蟲災爆發之後,整個人類聯盟也陷入了動蕩之中,天下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些野心勃勃的世家門閥紛紛浮出水面,我相信,短期之內,人類聯盟必將迎來一場洗牌。」

「就算你說到是對的,我們效忠鄒子川就能夠不被洗掉?」大長老沉默了半晌問道。

「我覺得老五說的有道理,我們並不是效忠鄒子川,我們只是與他結盟,哪怕不是那種共進退的結盟,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給予支持。」三長老道。

「老二,你的意見呢?」大長老看著二長老問道。

「我……我覺得老五說的有一些道理,現在局勢動蕩混亂,我們如果還保持以前中立的態度,很可能在某一天就會被人吞掉,屍骨無存……假設這次不是鄒先生讓田宏暴露,後果不堪設想。」二長老嘆息了一身。

「老四,你也發表一下意見。」大長老看了一眼一直沉默寡言的老四。

「我……我認為,我們黑星球的確是藏龍卧虎人才濟濟,但是,我們的人才多是一些科學家之類的,基本上沒有什麼運籌帷幄的軍事人物,而我們也是出身草莽,在和平時期支撐一個小局面問題倒是不大,但這兵荒馬亂的時候,就有點力有未逮了。還有,英雄出少年,我們哪怕是提出效忠,鄒先生也未必會接受。」老四嘆息了一聲。

「你們把我都搞得糊塗了,一會兒排斥,一會兒結盟,一會兒效忠,一會兒有擔心對方不接受我們。看來,我真的老了。」大長老拍了拍腦袋。

「如果我是鄒先生,才不會接受我們的效忠。」五長老苦笑。

「為什麼?」眾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我們換一下位置,你覺得,他會信任一群海盜出身的人?」

「……」

一群長老陷入了沉默。 天空頓時通紅一片,無數道熊熊烈焰像是萬箭齊發,像是暴雨梨花一般漫天橫飛激射而來,不僅如此,這火舞蒼獅更是張開了血盆大口,露出了那鋒利的獠牙,向王毅猛地撲去。

與此同時,這身形高大的男子縱身一躍,浮在了空中,他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一把有兩指寬的長刀,嘴中默念起了難以聽懂的口訣。

「咣咣???」這近半米長的大刀頓時霍霍作響,刀身不停的顫動了起來。

「嘶嘶???」

就在這時,王毅肩上的通天蛇,吐出了信子,看向了猛撲而來的火舞蒼獅,雙目之中,頓時閃過一絲寒光,在王毅的肩上扭動成盤,有一種躍躍欲試之感,好像隨時都會迸射而出一般。

「不可!你出手無輕重之分,這一頭小小的火舞蒼獅還奈何不了我!」

王毅看見肩上的通天蛇有躍躍欲試之感,連忙輕聲講道,這通天蛇變化無常,要是真正出戰,恐怕站在後面的肖川部落的人都會引起恐慌,要真是這樣,那就得不償失了!

「嘶嘶???」肩上的通天蛇,好像聽懂了王毅的話語一樣,再次不甘的嘶吼了起來。

「靈刃斬!」

王毅根本就不在乎這漫天的火焰,也不在乎這猛衝而來的火舞蒼獅,畢竟這普通的火已經對王毅構不成傷害了,還有這火舞蒼獅儘管體型龐大,渾身是勁,但是不輕巧,不敏捷,又豈能抓捕到王毅?

王毅腳下殘影顯現,頓時健步如飛,好似脫韁的野馬一般,奔逸絕塵,身影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這讓氣勢洶洶的火舞蒼獅撲了一個落空。

王毅右手一揮,向著浮在半空中的那男子猛地劃去,瞬時間一道藍色靈力如飄絮、如彎刀,以著神鬼辟易之勢,橫衝而去,虛空之中頓時咔咔作響,無邊的威壓更是席捲而去。

「橫刀亂斬!」

浮在空中的男子,同一時間睜開了雙眼,雙手平伸,高舉與空,隨後猛地向王毅一指。

頓時天地變色,蔚藍的天空竟出現了滾滾黑雲,只見無數寒光在這滾滾黑雲中不停的泛起,好似雷電閃爍一般,氣勢震天,心中竟有一種莫名的壓抑感,這黑雲來的突兀,這寒光更是慎入心底

下一刻,那滾滾黑雲里泛起的寒光越來越亮,只見無數刀影,從天而降,好像天外而降的隕石一般,毫無忌憚的轟擊在地面上,這些刀影長短不一,但最短的也有數米之長,可見這一式神通當時他的必殺技了!

「轟轟轟轟轟???」

王毅揮斬出去的靈刃斬與從天而降的刀影相撞在一起,頓時傳出了一陣劇烈的轟鳴,更是掀起了無數氣浪,向著四面八方橫散而去。

無數的刀影竟還未停滯,好像還在醞釀著下一波的攻擊,其他仍在對戰的修靈者也是怔愣之極,再次紛紛爆退,他們的修為只有一重天,其實王毅與這男子的對手。

與族人站在一起的肖勒這時也緊皺起了雙眉,看向了天空,神情也充滿了凝重之情,但是眼眸深處卻是激動無比。

「什麼?」

王毅看向了天際,他感到了一股無窮的威壓從天而降,這股氣勢好似能捻滅一切一般,強橫而無邊。

果不其然!蒼穹之上,一道長數百米的長刀劃破了天際,貫穿了虛無,從黑雲之中穿透而出,渾身白色而又顯現藍色靈力的長刀向著王毅橫空劈下,

這一刻,萬物好似停止了一般,所有人看著這一刀,皆是心神一震,竟產生了一股恐懼。

「吼!!!」

站在原地的火舞蒼獅,頓時縱身一躍,浮於空中,融進了這巨大的刀刃之上,瞬間烈火燃起,四周空氣灼熱無比,雖未靠近,就已經覺得有種汗流浹背,大汗淋漓之感。

「好!我不躲,也不閃!就硬接你一招!」

站在原地的王毅看見這巨刀從天而降,頓時雙目充滿了凌厲之色,大聲一喝,頓時無邊無際的狂風肆意掀起,以王毅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極速鋪張而去。

王毅長發亂舞,筆直的豎立在天地間,不僅如此,地面無數的亂石凌空飄起,這一刻大地震裂,罡風激蕩,呼嘯之聲更是不絕於耳。

「嘣!!!」


王毅右手一伸,單握刀刃,「噗嗤」一聲,無窮的火焰便是順著刀刃在王毅身上瞬間燃起,王毅身上的皮革頓時點燃,縷縷黑煙頓時飄散,但是王毅絲毫不動,他根本就不在意這熊熊烈焰。

「咔咔咔咔咔???」

無窮的壓力與威壓頓時爆發而出,王毅右臂突然發出了骨頭碎裂之聲,右臂更是暴起了無數青筋,瞬間通紅一片。

「啊???????????」


王毅仰天咆哮了一聲,右手使出了獸氣斗門決,無邊的霸道氣息在這一刻像是黑墨沾染了水中一般,迅速的染開,分散在這巨刀之上。

「哼,儘管你比我高出一截,但是想單手硬接我這式神通,簡直就是找死!」這身形高大的男子面帶微笑,神情輕視的看向王毅道。

「嘣嘣嘣嘣嘣???」

這巨刀突然裂開了一道長刀數米的裂痕,緊隨其後,裂痕越來越多,已經遍布了全身,頓時一聲巨響猛的爆發而出,這巨大無比的利刀瞬間崩裂,化成了無數碎片,揚天飄灑,罡風一吹頓時消散一空。

「怎麼可能?」

「噗!」這男子神情震驚之極,他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頓時氣血攻心,張嘴便噴出了一大口哦鮮血,神情也有了一些萎靡。

「厲害!」

神情凝重的肖勒看見王毅單手裂刀,頓時輕聲感嘆道,站在其旁的肖德也是連連點頭,也露出了一抹微笑。

這男子從空中踉蹌而跌,但又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滿臉駭然的看向王毅,不禁後退了幾步,嘴中連連稱讚道「佩服!佩服???」

「你跟他一戰,我與他戰!」

他說話看向了其他的修靈者,伸出了食指隨便指了一人,大聲喝道。

「不不不,我豈是他的對手?他是你挑的,你還是戰到底吧!」

「你說什麼?」

這大漢頓時惱火了起來,由於其他七人扭打到了一起,空留王毅一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巴赫兄弟!來我這!」肖勒連忙大聲喊道。

「好!」王毅點了點頭,大步一邁,疾馳而去。

???

「你不必再戰了,你這實力當我肖川部落的客家,足夠了!這是我部落的客家的腰牌,你拿好了!」

肖勒給了王毅一個有木質的牌子,正居中間刻著「客」一字,這字體寫的蒼勁有力,當是入木三分,顯得極為顯眼,最下角附屬了肖川部落四個小字。

「如此,那就多謝了!」

王毅接過了牌子,心中暗自欣喜,了了一樁事情,頓時感到輕鬆很多,隨後便抬起了頭繼續觀看其他七人混戰。 就在一群長老優柔寡斷的時候,鄒子川和席鎧回到了紅河艦隊。

紅河艦隊是鄒子川組建的第一支艦隊,颶風冒險團雖然已經是一支巨無霸的艦隊,但是,颶風冒險團的前身只是一個冒險團的,其編製和管理都是冒險團的結構,其武器配置也是打擦邊球,畢竟,冒險團是不允許配備重型火力的,當然,在這兵荒馬亂的大時代,沒有人會去追究冒險團能否裝備強大的火控系統,更何況現在冒險團是營救普通老百姓的主要力量,當權者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找冒險團的麻煩。

紅河艦隊不一樣,紅河艦隊從一開始組建的是就是按照艦隊的編製打造,其本身就是為了太空戰爭而打造,其所有的人員配備都是按照軍隊標準制定。

唯一的遺憾的是,紅河艦隊只是徒有其名,主要是由七十多艘民營運輸船構成,其中雖然還有幾艘退役的戰艦和繳獲的一艘荊棘截擊戰艦,但實力依然薄弱。

目前,紅河艦隊主要是由歐陽雄和花豹兵負責管理。歐陽雄本身就是瑞德爾帝國的退役軍人,也曾經跟隨鄒子川前往未來之星,而花豹兵則是鄒子川的狂熱粉絲,只從上次花豹兵與鄒子川在紅河谷一戰之後,便誓死追隨鄒子川。

沒有人懷疑花豹兵對鄒子川的忠誠,而鄒子川則是本著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原則,除了制定大的方針之外,並不具體的事情。

至於歐陽雄,本身就是未來之星雄獅軍團菲利普軍團長的下屬,職位是第三格鬥大隊隊長的中隊長,只會因為與菲利普軍團長發生爭執,又反對真真屏蔽所有鄒子川的信息,一氣之下離開了未來之星,然後流落到了赤龍星紅河谷。

歐陽雄對鄒子川的忠誠無需質疑,用「肝腦塗地」來形容都毫不為過。正是因為有了花豹兵和歐陽雄這兩個左右臂膀,紅河艦隊武裝力量雖然不強大,但上下團結一心,鐵板一塊,哪怕是當初在紅河谷水火不容的花豹兵和歐陽雄都成了莫逆之交。

鄒子川擔任瑞德爾帝國大將軍的時候,其風格也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鐵面無私,卻是從不擅權,但這也為他被送上絞刑架而埋下了伏筆。現在,鄒子川稍微改變了一下管理方式,他讓下屬效忠的對象變成了自己,而不是瑞德爾帝國皇室……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