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老娘才懶得管這破事那,來,為你的順利安全回歸喝酒。不過你還沒有好好的給我講講那個英雄救美的人那?你說他長的怎麼樣?他的名字叫什麼來著?蘇沐是吧?我怎麼聽著有點耳熟那?」

「你是應該耳熟,因為他是你們江南大學最為優秀的畢業生之一。」

「哇,你說的不會就是那個蘇沐吧?」

「就是那個蘇沐。」

「哇哈哈,我太喜歡了,知道嗎?我最近喜歡的人就有這個傢伙。你知道我的上床名單的,只要在我的名單上,我是願意和他們隨時上床的,蘇沐就在上面。」

「你給我閉嘴,你小點聲。」

……

安然,這位就是安然,就是吳清源讓蘇沐過來想要見到的人,就是吳清源讓蘇沐請客的人。如果說蘇沐看到這樣的一幕,是真的會顛覆他心中的想象。在蘇沐的心中想到更多的是吳清源所說的安然,沖著這個名字都應該是屬於那種一系白紗裙,捧著一本書在湖邊隨意行走吟誦的人,是那種丁香花般的女人,是絕對不會像是眼前這種的。

蘇沐是沒有看到這幕。

包廂中。

杜品尚的興奮勁頭仍然是沒有能夠消失掉,盯著蘇沐的雙眼,急切著問道:「老師,你這次回來是探親還是說榮歸故里?是要前來咱們江南省任職的?你只要是回來任職,真的,別管是哪個地級市,我都會感覺到親切的。說說嘛,到底是不是回來了那?」

回來任職?

蘇沐以前對這個想法是很為迫切的,因為這裡始終是他的家鄉。要是說能夠將家鄉給發展起來的話,在蘇沐心中是有著很大的希望,這也是能夠成為蘇沐的夢想。但現在蘇沐知道自己這個想法是未必能夠實現的,最起碼在短時間內是沒有可能的。自己回到江南省,這個最起碼是要過省部級的省發改委這關,而聽周奉前的語氣,是沒有準備將自己安排到江南省的。

「我暫時是不知道能不能回來的,你就不要有這方面的想法了。我現在是處於休假期間,從現在到春節之前,我是自由的,我是能夠隨意行走和隨意休假的。不過過了這段時間的話,就真的是不知道會不會再忙起來。真的要是再忙起來的話,我想我恐怕到時候會比現在是還要忙。倒是你,我這次回來,能夠看到你已經變的成熟起來,是我最大的收穫。」蘇沐對杜品尚這次是真的很為滿意。

杜品尚剛才的表現,蘇沐全都看在眼裡。

遇到剛才那種事情,儘管說是有著很多種解決的辦法,但要是說最為利索的就是屬杜品尚這樣做是最好的。在最短時間內將問題給解決掉,就不會掀起什麼樣的波瀾。而且依著帝豪會所在這片的地位,這裡的公安分局和派出所是不會有人過來找事的。在這樣的情況下,難道說杜品尚囂張點不行嗎?

再說蘇沐對杜品尚的言語是很為讚賞的。

杜品尚在動手之後所說出來的話,是能夠最大限度的將現場的氣氛給調動起來。將外地人挑釁江南省本地人的話語給擺放在首位,就會激起所有人同仇敵愾的心,就算是事後那幾個傢伙想要找事,都不會有人站在他們那邊。而在給出外鄉人這個理由的同時,杜品尚還能夠讓這個理由保持的很為完美,不是說一棒子就將所有外地人都給掄死,這便是他的本事。

總的來說,杜品尚的表現讓蘇沐絕對是能夠豎起來大拇指頭的。

自己對杜品尚是有過教育和傳授,但那些畢竟是次要的。蘇沐相信杜品尚能夠如此快速的成長起來,其中必然是有杜展的功勞,杜展這個隱藏的巨鱷老爹,對杜品尚的影響必然是無可復加的。

「多謝老師誇獎。」杜品尚嬉皮笑臉道。

好像只要在蘇沐面前,杜品尚就永遠是不會長大似的。杜品尚很喜歡這種感覺,也很為依賴這種感覺。

「對了,有件事情你幫我留意下。」蘇沐突然說道。r1152 豹沖得到元蒙的承諾,滿意的離去了,隨後猛奇和象棋也很快的離開城主府。

炬力和雲霄在魔獸之城都各自有自己的府邸,酒宴之後,他們也各自回去了。

「元蒙,你在魔獸之城做的很好,我這個做大哥的一直當一個甩手的掌柜,除了人和物之外,一切都是你獨自一個人在這裡打拚,承擔一切壓力!」書房之中,蕭寒欣慰的對元蒙道。

「沒有大哥,元蒙做夢也過不上今天這樣的日子,還有修為也不會漲的這麼快!」元蒙真心的說道。

「好了,這些話我們先不說了。」蕭寒道,「魔獸之城發展太快,已經引起精靈一族的注意了,這一點你知道嗎?」

「最近在魔獸之城的外圍已經發現過好幾次精靈一族的蹤跡的,只不過沒有抓到人,我已經下令各衛星城堡嚴格監視和探查了。」元蒙點了點頭。

「隨著魔獸之城聚集的魔獸越來越多,而我們的提供的商品價格要比精靈一族低很多,遲早會跟精靈一族結怨的,你要小心,對方不敢明著來,暗地裡破壞我們的商道那就麻煩了。」蕭寒提醒道。

「大哥放心,我已經向風城請求了,打算在魔獸之城建造一個傳送陣,只要傳送陣一建立,我們就立於不敗之地了!」元蒙道。

「傳送陣,這東西可不容易建造,我們已經掌握這項空間技術了嗎?」蕭寒驚疑道。

「還沒有,不過建立傳送陣的材料我們魔獸之城基本上都有,只要有人能夠建立傳送陣,應該沒有問題!」元蒙道。

「這件事我還不太清楚,不過傳送陣的事情確實重要,如果我們的力量能夠建造傳送陣的話,我會優先在魔獸之城建造的。」蕭寒點了點頭,空間魔法的人才,他手下確實有,但是現在還在起步階段,但說到建造複雜的傳送魔法陣,恐怕一時半會兒難以做到。

「大哥,其實我們在地精遺址發現了一個魔法傳送陣,保存的十分完好,可能只要稍微修復一下,就能夠使用了!」元蒙小聲說道。

「地精遺址中發現了完整的魔法傳送陣?」蕭寒吃驚的望著元蒙道。

「是的,但距今已經有好幾萬年了,雖然保存完整,但是不知道能不能用,所以我需要一個懂這個的人來看一下,如果能夠修復,那最好不過了!」元蒙道。

「地精遺址在什麼地方?」蕭寒有些激動的問道。

「就在我們的腳下!」元蒙道。

蕭寒吃驚的道:「你是說地精的遺址就在魔獸之城的下面?」

「是的,大哥,地精遺址的面積可能還比咱們的魔獸之城還要大,我們雖然派人進去探查了一部分,但是只佔整個面積的四分之一,這還是第一層,根據我們的判斷,這個地下遺址至少有三層,很有可能是地精一族的最後的大本營,傳說中消失的地下之城!」元蒙道。

「地下之城?」

「是的,傳說地精滅亡之後,他們千萬年累積的財富卻少了很大一部分,因此有傳說,地精在大陸的某一處地方修建了一座龐大的地下城市,是地精一族最後的容身之地,這座傳說中的地下之城不管是人類還是神魔兩族都尋找了數萬年,但是最終找到的一些地精地下城遺址都被證實不是,所以才有消失的地下之城的傳說。」元蒙解釋道。

「你就能肯定魔獸之城下面的地下城池就是傳說中的消失的地下之城?」蕭寒問道。

「我不知道,但是這座地精遺址保存的相當完整,而且裡面布滿了重重機關,為了進地下城探險,可是死了好些個魔獸兄弟,現在除了第一層發現了魔晶動力車技術和一個完整的傳送陣之外,就是大量的傀儡了!」元蒙道。

「傀儡,鍊金術師製造的傀儡?」蕭寒驚訝道。

「是的,不過這些傀儡經過數萬年,支撐他們的能量已經耗盡,縱然還能動,攻擊力也不如當初了。」元蒙道。

「你進去過?」

「嗯,炬力兄弟和我一起進去的,只探了四分之一的面積,帶回幾輛沒有損壞的魔晶動力車,還有數十具傀儡,交給哈里做研究,隨後我就命令將遺址的入口封住了,還拍了重兵把守!」元蒙道。

「地精遺址的秘密都有誰知道?」蕭寒問道。

「除了我、炬力兄弟還有雲霄,也就哈里那些人了。」元蒙想了一下說道。

「必須嚴密封鎖消息,此事絕對不能讓精靈一族知道。」蕭寒嚴肅的吩咐道。

「那中央聖地呢?」元蒙為難道。

「直接上報,無妨的。」蕭寒想了一下,這個秘密對聖地是不能隱瞞的,神獸跟精靈一族的關係並不是很好,遺址事關重大,中央聖地的超神獸們沒那麼傻的。

「精靈一族已經知道魔獸之城的存在,下一步我猜想他們不敢再魔獸森林公然對我們動作,但是在人類世界,他們有可能會對風城動手。」元蒙也同樣提醒蕭寒小心,魔獸之城離精靈一族不是很近,精靈一族想要明著針對魔獸之城那是不可能的,越界挑起爭鬥,魔獸們也不是吃素的!

「盡量的甄別加入魔獸之城的成員,可疑的多注意一些,盡量監視,只要不做為,你們也別動他們!」蕭寒道。

「我明白,暗影已經進駐魔獸之城了!」元蒙道。

「暗影進駐了?」蕭寒一愣,「難道元蒙打算培養魔獸情報人員不成?」

「大哥忘了當初跟我們去風城的幾個手下,那個豹先你還有印象吧?」元蒙得意的一笑。

「豹先,跟蕭虎針鋒相對的那個,怎麼了?」蕭寒眼睛一轉,想起來了。

「他現在就管著暗影在魔獸之城的分部。」元蒙解釋道。

「哦,我還真沒有想到,這個豹先居然還有搞情報的天賦!」蕭寒搖頭一嘆道。

「正因為有了豹先,我才能對魔獸之城了如指掌。」元蒙不無得意的說道。

「我在魔獸之城不會待太長的時間,最多三天,三天之後我們就要啟程去中央聖地,老2,你必須在這三天之內突破,否則我只能在森羅面前給你問一問了。」蕭寒嚴肅認真的道。

「三天,這也太急了,大哥,我才剛剛到中神級頂峰,這麼快突破的話,是不是太快了。」元蒙為難道。

「你想不想儘快突破?」

「當然想了,可是這突破有多難……」

「如果你想儘快突破,大哥來想辦法,你願不願意試一試,成功的話,你很快就擁有上神級的修為,失敗的話,最多延遲一下突破的時間。」蕭寒想到了一個幫助元蒙突破的辦法,只是理論上或許可行,但是他沒有試過,不知道效果如何!

「大哥,你的這個辦法有沒有危險?」元蒙很期望,可是又有些猶豫不決和擔心。

「危險和機遇並存的,如果你害怕危險,那還是老老實實的一步一步修鍊等水到渠成好了。」

「好吧,大哥,我就豁出去了,我願意試一試!」元蒙一咬牙,點頭答應下來,萬一成功了,那好處就太大了,況且他也知道蕭寒的本事,如果沒有幾分把握是不會說出來的。

「準備一間屋子和一個大蒸籠,明天我們就開始。」蕭寒吩咐元蒙道。

元蒙不知道蕭寒要做什麼,但他還是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下來。

蕭寒還想問一下哈里關於化形散的事情,但是時間太晚了,哈里由於身份特殊,不能在公共場合出現,等到他問起的時候已經返回研究院了。

因為還答應過君橙舞,今晚要跟她洞房的,蕭寒就帶著二女辭別元蒙,返回園子!

第一次跟男人深夜獨處一室,君橙舞不可自抑的有一絲緊張,更不要說今晚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決定她今後的命運。

緊張,每個女人第一次都會有這樣的情緒,即便是做好了一切準備,當來臨的時候,緊張依舊不可避免。

「賊婆娘,沒想到我們就這樣賊婆娘、賊漢子的叫著,居然真的就成了夫妻了!」蕭寒笑嘻嘻的朝端坐在床榻邊上,渾身拘謹,手足無措的君橙舞走了過去。

君橙舞不知道說什麼,只是將頭微微的低了一下,但是她一張粉臉卻是因為羞澀而通紅一片。

綠樹掩映,花前月下,正是一派良辰美景!

蕭寒雙手輕輕的搭上君橙舞的肩膀,只感到指端傳過來的一絲細膩和溫暖,同時還有一絲輕微的震動感,她的情緒波動不小。

女人一生中只有一次洞房花燭夜,自然緊張了。

「咱們的婚禮留著以後補辦,不過今晚這杯交杯酒咱們必須要喝!」蕭寒一彎腰,牽著君橙舞的左手,將她拉了站起來說道。

四目相對,蕭寒的目光真誠,並無一絲yin邪之意。

君橙舞什麼話也不說,任由蕭寒拉到桌邊,蕭寒鬆開手,拿起桌上早已準備好的酒壺和酒杯,淺淺的到了兩杯酒,一杯給自己,一杯則遞給了君橙舞。

君橙舞看了蕭寒一眼,眼神有些複雜,不過她還是接住了酒杯。

「喝了這杯酒,我們就是夫妻了,日後患難同享,生死與共!」蕭寒鄭重的說道。

君橙舞眼神之中有些驚訝,也有些感動,雖然蕭寒之前說過的話都令她感到一種不真實感,但是這一刻,她感覺到他是真心的。

手臂彎曲,交與兩人的頸前,緩緩的飲下各自手中的美酒。

「好了,儀式已成,從此刻起,你就是我蕭寒的女人了!」蕭寒放下酒杯說道,「接下來,咱們就該洞房了。」

一提到「洞房」這個字眼,君橙舞眼神之中很不自然的閃過一絲嬌羞。

牽著君橙舞的手,走到床榻邊上,四目交凝,望著君橙舞那艷若桃李般的面容,一時間有一種驚艷目眩的感覺。

此時的君橙舞,氣質婉約,媚態如風,手如柔荑,顏如舜華,肩若削成,腰若約素,真是:經珠不動凝兩眉,鉛華銷盡見天真,裙下,一雙凌波玉足,猶如芙蓉出水。

再看臉蛋,眼若秋水,秋波閃動,盪人魂魄,卻又給人無比冰冷,高不可攀之感,那完美的輪廓配上這給人兩股極端之感的雙眸,彷佛是畫龍點睛,讓這冰冷的女子彷佛冰雪女神一般美麗,卻又不失高貴,雍容,而那紫色的華貴裙袍籠罩的卻是玲瓏有致的完美軀體,一抹瀑布般的黑髮盤旋而下,煞是迷人,這簡直是世間尤物。

君橙舞不知道蕭寒接下來會做什麼,但是被一個男人如此長時間的盯著,很是有些不自在,眼神之中不禁生出一絲不耐之感。

蕭寒察覺到君橙舞眼眸之中那一絲慍怒,當即眨了一下眼睛,說道:「小舞,你真美!」

聽到這句讚美的話,君橙舞心中那一絲不耐和不滿之感頓時煙消雲散,嘴角也不自然的露出一絲羞澀的微笑,女為悅己者榮,雖然她只是一種下意識的回應,但是已經展露了她此時此地的心態了。

蕭寒經驗豐富,自然非常精準的把握到了君橙舞此時的心態,這真是,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微微的一俯身,輕輕的吻上那對柔軟滑嫩的紅唇!

君橙舞瞪大眼睛,有些驚愕,可有些興奮,還有如同被電流擊中的感覺,渾身都不得勁,整個人也被蕭寒一下子帶入懷中。

君橙舞沒有任何經驗,自然一切主動權都被蕭寒掌握,隨著蕭寒不斷的攻略之下,很快就城門失守了,那條誘人的三寸香丁已然成了對方的俘虜。

舌尖彷彿在跳舞,那種感覺實在是君橙舞有生以來第一次經受。

很快的就沉迷其中了!

衣服一件一件的除去,當兩人唇分的時候,赫然已經差不多是全裸相對了。

蕭寒深情的凝視著君橙舞,緩緩的將她的嬌軀壓向床榻之上。

尋幽探秘,在蕭寒的手段之下,君橙舞身型很快就淪陷了,做好了迎接那人生中最重要一刻到來的準備。

一行清淚順著眼角流下,兩朵鮮艷的梅花在身下驟然盛開,撕裂般的疼痛清晰的告訴君橙舞,她已經是一個婦人了。

這一刻君橙舞對蕭寒的感情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心裡接受了這個佔有自己的男人,她的丈夫。

而就在君橙舞因為疼痛而分神之際,一段玄奧異常的文字在她腦海里浮現。

「這是什麼?」君橙舞吃驚於自己腦海里出現的文字。

「這是一部功決,你照此修鍊,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耳邊傳來蕭寒的聲音。

「功決,修鍊?」君橙舞愣住了。

「放心修鍊,我不會害你的!」蕭寒敦促道。

君橙舞將信將疑,哪有人這個時候修鍊的,不過她還是聽了蕭寒的話,試著按照功決的行功路線運行了一下,這一下可讓她驚的雙目異彩連連!

「我沒騙你吧?」蕭寒得意的一笑,下身輕輕的動了一下,配合君橙舞行功起來!

奇特的聯繫,不可思議的功法,君橙舞居然感覺到自己的突破的境界以一種看的見的速度穩固下來!

第一次嘗到雙修美味的君橙舞,當然是食髓知味,的歡愉加上心靈的交融,君橙舞有一種永遠都不想跟蕭寒分開的念頭!

纏綿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

罅隙之間,房中情境只見一斑,金猊噴香,紗帳曳影,與庭院中的幽雅情趣大相逕庭,燈苗搖照之下,竟布滿春宮異夢般的濃冽。斜對窗口的一角,兩條赤luo身影糾纏作一處,雙雙陷進錦繡鋪墊的軟榻里。

被壓在下頭的是個雲鬢散亂的女絕色佳人,彷彿羞於見人似地埋首綉衾之中,豐腴圓聳的美乳卻藏之不盡,在她身體與被褥之間擠壓成肥美的橢圓狀,那曲線飽滿的香臀更是被高高拱起,隨著男人的動作劇烈顫動。

兩人的肌膚都綴滿細碎汗珠,彷彿方才著雨。噗滋、噗滋的水聲卻不只來自於汗液,更在女郎腿股之間急促發響,時歇時鳴,與抽動的深淺緩急一致。

君橙舞忽將藕臂撐起,似想支持身體離榻,但那豐滿的才剛緩緩拎起,卻又給蕭寒往背上一按,壓回榻上。他壓制著身體底下顫動不休的嬌軀,一邊抹去額間汗珠,口中尚有餘力,滿懷戲謔地調笑道:「賊婆娘,你聽好了,今天是你第一次,夫君憐惜你,你好生經受著……」

隨著漸急的聲音傳來,君橙舞喉間嗚咽更甚,愈發瘋狂地扭腰擺臀,卻似更多的是主動的迎合,榻腳也因為過於激烈的動作而不斷的喀吱作響。

房中二人倏然湊緊,如狂風暴雨般來到,隨著蕭寒一聲沉聲低吼,背脊由突如其來的緊繃趨於舒緩,短髮絕色佳人的手指卻驟然抓緊床褥,渾身繃緊如弦,失聲哭叫著:「啊……不要……」

那聲音嬌艷,甜如融蜜,令人蝕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