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一旁的唐青和唐瑤,冷冷一笑,也在看着。

“羅兄。”宋安一抱拳,沉聲說道。

羅公子微微一笑,說道:“請指教!”

兩人打過招呼,驟然出手。

宋安整個人閃身逼近,一拳打出,看似軟綿綿,卻是震起一股勁風,破空之聲呼嘯而來。

羅公子振臂而出,整個人擡腿一踏,似是磐石一般,屹立不倒,一擊“雙龍出海”沉着冷靜,應對宋安的攻勢。

宋安心中一驚,“啪”的一下,兩股拳勢震盪而出,相互撞擊。

藉助着那股強大的力量,宋安一蹬腳,整個人“嗖”的一下,輕躍而起。

騰空剎那,只看見宋安雙腳不斷踢出,陣陣攻勢,猶如巨石一般,直朝羅公子面門而來。

“砰!”

“砰!”

“砰!”

羅公子連連抵擋,整個人不斷後退。

“看這情況,好像羅公子佔了下風?”

王總嘟喃了一句,瞪大了眼睛。

杜必書也微微點頭,說道:“這宋安確實厲害,年紀輕輕,看他出拳出腳的速度,快如閃電一般,簡直讓人驚訝!”

“李兄弟,你怎麼看?”

劉總倒是沒急着發言,先開口問問李長生。

“對啊!李兄弟,你也是個高手,你怎麼看?”王總這纔想起,李長生不是也是個高手嗎?

這一擊之下,擊敗小侏儒的人物,就坐在自己的身旁,不問他,問誰?

只見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這宋安的武功,像是並不侷限於‘形意’,一般來說,形意拳的威勢,在於拳法,但你們看這宋安,實際上他的腳上功夫,比手上功夫厲害得多。”

“確實這樣。”

齊玉良緣 騙婚101天 不二婚,總裁大人求放過 幾人連連點頭。

宋安落地之後,迅速一記“掃堂腿”,直朝着羅公子下盤而去,另一隻腳,如長蛇一般,穩穩攻向羅公子的膝蓋部位。

膝蓋部位,乃是下盤的重中之重,一旦膝蓋被擊中,腳上的力量則會全部喪失,必定下盤不穩,到那時,宋安這如山呼海嘯一般的攻勢再打出,羅公子完全無法應對。

“糟糕!”

此時此刻,在場衆人,像是呼吸都停止了。

羅老爺縱然前頭一臉笑意,但是此時臉上的笑意,也已經收斂住。

任誰都能看出,宋安此番接連的攻勢,力量非凡,招招驚險,一旦羅公子應對之時出了半點差錯,恐怕就要落敗。

羅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色。

羅皓更是內心欣喜若狂,興奮無比。一旦羅勇敗在宋安的手上,即便只是一場會武演示,但也足以讓羅勇在門派之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到那時,羅皓想要爭奪門主之位,呼聲必定更高。

危急時刻,此時羅公子整個人也嚇了一跳,只見下右腳一擡,藉着全身力量,迸發而出。

“砰!”

一聲巨響傳出,兩人腳上力量,完全相撞。

力道大得驚人。

“有了!”

李長生這一刻,微微一笑。

他話音未落,只看見宋安整個人的身子,瞬間倒飛出來。

“不好!”

秋長老眼疾手快,瞬間反應過來,一下子閃身而出,接住宋安。

在場衆人,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個個都瞪大了眼睛。

倘若沒有秋長老出手,恐怕剛纔,宋安整個人就要撞在宴會廳的坐席之上,狼狽至極。

羅公子那一腳的威勢,看上去雖然像是在抵擋,卻是用了一份巧勁,將宋安整條腿打出的力量反彈回去,來了一個借力打力。

故此,才能爆發出如此驚人的氣勢。

“哈哈哈……好……”

羅老爺仰天大笑起來,似是開心到了極點。

自己的兒子,給自己爭了口氣,還是在那麼多人面前,換做是誰,都要開心。

一瞬之間,羅毅、羅皓、唐青與唐瑤,臉色都有些陰沉,似是有些不悅。

“你沒事吧?”

秋長老並不在乎勝負,只關心自己的高徒有沒有受傷。

宋安臉色鐵青,緩了口氣,說道:“沒……沒事……”

話一說完,朝着羅公子看去,說道:“羅兄武技高超,非小弟所能相比,不愧是羅門主的接班人,果然虎父無犬子。”

“哈哈哈……宋小兄弟不必客氣……你連戰兩場,興許是體力有些不支,纔會落敗。”羅老爺笑着說道,似是在給宋安臺階下。

宋安爲人倒也光明磊落,一笑,說道:“羅兄武功確實在我之上,這一場,我輸了!”

在場衆人,面面相覷,心中都暗暗吃驚。

羅公子的功夫,果然厲害。

總裁追妻:老婆大人難伺候 “咦……對了,他不是在地下黑拳賭場的時候,受過傷嗎?怎麼還這麼厲害?”

杜必書有些狐疑,看了李長生一眼。

李長生淡淡地說道:“羅勇雖然受傷,不過對付宋安,應該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一時之間,席間衆人歡呼,紛紛舉杯爲羅老爺賀喜。

羅公子也變得備受矚目了。

羅毅的臉色,越發有些難看。

“我聽說,羅武門之中,個個都是高手,既然,羅公子這番厲害,不知道羅長老之子羅皓如何?”

唐青此時面帶微笑,震聲說道。

全場頓時寂靜下來,鴉雀無聲。 一瞬之間,所有的目光,都朝着羅皓看去。

羅皓乃是羅武門長老羅毅之子,是競爭羅武門門主的熱門人選,自然是備受矚目。

在場的衆人,心中都十分清楚。

羅武門的門主競爭,非比尋常,若能在這兩人未當上門主之前,就與之交好,那麼選對了人,站好了隊,以後自然是能有更多的利益來往。

莫要小看這些武術門派和世家,他們雖然隱於蜀川大山之中,但每個手中都控制着一些集團或者是公司,在外面都有自己的一番勢力,非同小可。

而羅武門更是如此,這些年來,羅武門不僅在武術界聲名顯赫,門派之中所掌控的經濟利益和權力也越來越多,據說外門弟子之中,都有人擔任晨都的高官,還有人掌控上市公司的絕大多數股份。

一旦成爲羅武門的門主,等於能夠擁有數不盡的金錢與權力,而不單單是門派之中的武學功法。

“羅長老,要不,也讓貴公子,出來露兩手?”

“對啊!我看貴公子,絲毫不比羅勇羅公子差……”

“如今,羅公子都露了一手,羅皓公子,肯定也要展示一下吧!”

一時之間,衆人紛紛開口說着,都興致勃勃。

這一羣人,看熱鬧不嫌事大,完全沒有注意到,主坐席位之上,羅老爺的臉色,沒了絲毫的笑意。

羅毅反倒是內心欣喜若狂,淡淡一笑,說道:“犬子才疏學淺,怎敢與大哥的孩子相提並論,大家怕是說笑了!”

他佯裝謙虛,臉上卻是帶有一絲傲然之色。

衆人一聽,都紛紛大笑起來。

“羅長老,不必多想,今日難得相聚一堂,這比鬥會武,皆乃常事。”

“我看羅皓公子,也想出來展示一下吧?”

衆人說話之間,似是帶着期許的目光,看向羅皓。

羅皓見狀,假裝遲疑片刻,隨後一笑,說道:“既然今日大家想看,那我便展示一下,如何?”

“好……”

大家齊聲喊着,紛紛拍手叫好。

羅毅淡淡地看了羅皓一眼,說道:“你大哥羅勇,剛打完一場,你現在要是上了,豈不是佔了你大哥的便宜?”

“這……”

一時之間,衆人也微微一怔。

車輪戰,確實吃虧。

剛纔的宋安不正是如此?不過相對來說,吳峯實力不濟,在宋安手上,根本撐不過幾個回合,宋安對付吳峯,完全遊刃有餘。

但是任誰都看得出來,羅公子對付宋安,卻是有一絲不易,兩人激戰,招招驚險致命,容不得半分差錯。

高手過招,往往要精氣神集中才行,如此一來,一場大戰打下來,耗費的精力可是不少的。

羅公子剛和宋安比試完,羅皓便要上場,就算贏了,大家也會認爲羅皓是佔了便宜。

他想要立威,可不會用這樣的方式在衆人面前表現。

只見羅皓淡淡一笑,說道:“那要不……大哥暫且休息一下,找個人,跟我過過招,如何?”

“可以!”羅毅似笑非笑,微微頷首,也不知道在打着什麼主意。

羅老爺聽罷,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別人不知道,但他可是聽自己的兒子說過昨夜發生的事情,知道羅公子昨夜與小侏儒比鬥,也受了一些輕傷,本身實力就已經打了折扣,對付宋安還能堪堪獲勝,若是對上羅皓,恐怕要吃虧。

“不知誰願意上來,與犬子比試一下?”

羅毅開口說道。

話音一落,在場衆人,臉上似是都露出了爲難的神色。

年輕一輩的弟子當中,人人也都心中一顫。

羅公子的實力,大家是看在眼裏了,強如宋安這樣的人物,在羅公子的手上都落敗了。

在場的弟子,能有幾人,能比宋安強?

這羅皓,敢與自己的大哥爭奪門主之位,想必實力不在羅勇之下。

更何況,他還有一個如此強大的父親羅毅,虎父焉能有犬子?

上去比試?豈不就是上去丟臉?

雖然說是切磋,但是這些弟子一旦上去,就等於代表了自家的門派和家族,一旦落敗,就等於給門派和家族抹黑了。

一時之間,似是在場的衆人,都啞口無言,一個個面面相覷。

那些老傢伙,此時此刻,更是精明得很,一個個擡頭望天,似是天花板上有什麼奇異的畫面一般,好看得很。

年輕的弟子們,一個個低着頭,兩隻手不斷地在手掌心之中畫圈圈,好像根本沒有聽到羅毅所說的話。

場面頓時顯得異常尷尬,一片沉靜。

見無人想要出來與羅皓比試,羅毅似是也呆愣住了。

羅皓更是心中罵娘。

沒人出來?

沒人出來,讓他露一手,怎麼能顯示出自己的能力?

如此大好的一個機會,難不成要腰斬?

大哥羅勇都已經出了風頭,自己連出風頭的機會都沒有?

簡直……臥了個槽!

緩了半晌,羅皓乾咳兩聲,打破了沉寂,開聲說道:“此次宴會,我想,能來參加的,無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門派中的精英……興許是我實力不夠,所以大家也都不屑於我一戰。”

“羅皓公子,哪裏的話,我等不肯出戰,就是因爲知道,年輕一輩的弟子當中,怕是無人能配當你的對手。”

一名長老,開口說道。

話音一落,衆人紛紛點頭,七嘴八舌地說着。

羅皓一笑,說道:“既然如此,要不……我自己來選一個對手,你們看如何?”

自己選對手?

所有人聽罷,怔了一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