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白起嘴角掛着笑意,同樣堅持着自己的意見,白起看着眼前這個紅彤彤的老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白起頓時感覺有些滑稽!

白起語氣中的果決,離火也聽的出來,沉吟片刻,離火開口道:“既然如此,那你必須答應我,若是事不可爲,千萬不要魯莽,修爲可以慢慢提升,但是你要出了事,就不是簡單的事情了!

我可不想在等個一萬年,甚至更多。我還是覺得你不要去冒險的好,畢竟咱們的事情也不是急在一時的!”

“殿主,此言差矣,所謂的趁熱打鐵,現在,南荒正處在一個戰意激昂的時期,而且我個人也希望,早點完成逆天的事情,我也可以安心的過生活了!”

白起說道最後眼神露出一絲期待,對於白起來說最重要的還是有個安穩的家,過着平凡甜蜜的生活!

而且,有了子若和紫月,白起的這個想法越來越不可抑止!

“既然你有你的想法,那麼你自己決定吧,我也不多過問了,但是你必須給我保證,千萬不要犯險!”離火語氣終於鬆了下來,叮囑道!


“殿主放心,我絕對不會有事的,而且也不容許有事,不管怎麼樣,我保證一年之內定然安全返回!”

白起認真的說着,語氣真沒有一絲做作,離火聽了也露出一個笑容,然後掏出一個掛墜一般的東西,遞給白起道:“這個你拿着,這是我平時沒事的時候做的小玩意,到時遇到危險就捏碎,會有些作用的!”

白起接過來,就感受的其中蘊含這龐大的能量,其氣息連白起都有些心驚,白起沒有推遲,感激道:“多謝殿主大神,此寶我就收下了,你就安心等着我回來吧!”

白起本來就不認爲自己會有危險,所以語氣很是輕鬆,而且就算遇到什麼意外,有了離火給的掛墜,白起相信也可以輕易應付!

“嗯,那就好,對了這瓶是歸元丹,此丹可以瞬息恢復一半的真元,你拿着,若是遇到意外,也可以用來恢復元力!”

離火殿主又掏出一個玉瓶扔給白起,白起接過感激的看着離火,白起感覺的到,離火是真的擔心自己的安慰!

“感激的話白起就不多說了,白起先告退,殿主安心等着我回來吧!”

“嗯,你去吧,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離火又交代了白起一聲,白起恭敬的點點頭,退了出去!

“怎麼樣白起?”白起剛出來,夜七就好奇的問了起來!

“和預料中的一樣!”


白起面色平靜的一了一句,沒有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

“那真是太可惜了!”聞言,夜七感嘆一聲,然後,就看到白起手中拿着的掛墜和玉瓶,驚呼道:“看來殿主怕你去死亡禁地有危險,給你不少寶貝呢?”

“想要?給你就是!”白起說着,就做了一個給他的手勢,夜七趕忙拒絕:“我可不敢要,要是到時候你出了事,殿主還不得殺了我啊!”

一路嬉笑,二人又向着夜七的院落趕去,期間夜七說要陪白起一起去死亡禁地,白起趕忙拒絕,說是,不敢帶他一起,要是他出了事,火舞還不得殺了自己!

聞言,夜七頓時沉默! 死亡禁地!和夜七所說的情況更加嚴重,白起站在死亡禁地的外圍,看着周圍荒涼的景象心中暗暗震驚,周圍的土地寸草不生,向裏面看去,就是一片血紅,連天空都映上一層紅色!

白起擡步想死亡禁地走去,所過之處給白起一種涼颼颼的感覺,白起知道這都是因爲煞氣的影響!

而這裏煞氣的濃郁度也超過了白起的想象,陰森的煞氣中飽含了各種各樣的氣息,殺氣、仇恨、怨念,時時刻刻侵蝕着白起的內心!

若非白起堅硬如鐵的心智,恐怕也是承受不住,而這還緊緊是外圍,但是白起並沒有停住腳步!

他要繼續前進,因爲這中情況還在白起的承受範圍之內,而且有弊也有利,白起的破殺訣急速運轉,空氣中的煞氣融通江流一般涌入到白起的體內!

而且速度越來越快,這一刻他彷彿回到了前世的戰場上一般,體會着酣暢淋漓的戰鬥,自己的血液都要翻滾的感覺,更是讓白起一陣回味!

就這樣,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白起腳步不停繼續向前走去,越是往裏走,白起的感覺越深刻!

他彷彿看到了妖族和人族戰鬥的場面,看着人族的修士一個個在仇恨和不甘中倒下,一個個妖族面色猙獰的狂笑聲,無時無刻不在刺激着白起的心臟!

“殺!”

不知走了多久,白起彷彿變成了那人族中的一員,大喝一聲,一聲殺氣釋放開來,濃郁的殺機,給死亡禁地更是增加了幾分肅殺的感覺!

越來越多的煞氣涌入白起的體內,白起渾身都染上一層紅光,雙眼也是有紅光閃耀,看起來是那麼妖異!

但是白起此時已然沉浸在剛纔的感覺中,這一刻白起感覺自己的周圍都是那些死去人族的身影,在位白起訴說着他們的悲歌!

而白起也變成了他們的一員,默默傾聽着,白起的心中也慢慢溢滿了仇恨,此時白起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

殺!

殺光那些欺辱過他們的妖族,白起的步伐依舊沒有停止,而白起心中雖然滿是憤怒,但是自己的裝態卻依舊在自己的掌控中!

白起不是不能將心中的那些情緒抹去,而是不想,因爲這一切還在他的掌握範圍,而且越是這般,破殺訣吸收的速度越快!

白起可以興起的感覺到,體內不斷的充實感!

同時白起也知道,之所以會有這種同化的感覺,都是因爲這個空進中煞氣的影響,這一切都是那些死去之人,死前的執念!


白起儘量去了解,感知,白起也是用這種方法,慢慢適應,所以白起雖然前進,但步伐依舊保持一個平穩的頻率,不會太快,也沒有太慢!

忽然白起的眼前景物一邊,天空還是那樣紅濛濛的,只不過空氣中的煞氣更加濃郁,那種刺骨的森冷和不斷侵蝕內心的負面情緒,無時無刻不在影響着白起內心的想法!

而且在空氣中還有一些若有若無虛影的存在,而且並不是幻覺,對於這突然出現的變化,白起知道自己應該是過了死亡禁地的外圍!

心中的各種負面情緒更加壓抑,腦海中各種聲音,讓白起的思維一時間混亂無比,而且白起清晰地看到那些飄蕩的虛影,不斷向着自己匯聚過來,越來越多,直到自己身體周圍全部被佔據!

“這些都是因爲這裏的執念所生吧!”

白起如此想着,伸手向那些虛影,而且白起手臂所過之處卻沒有任何的阻礙,可以輕易的穿過!

而且這些虛影都是無面,沒有任何裝飾,只是一個人形,彷彿一個影子,只不過這些影子更加虛無!

見這些虛影沒有任何能力,白起便沒在意,直接盤腿坐下,來到這裏已經是白起的一個極限了,所以他必須停下來煉化體內殘留的負面氣息!

雖然破殺訣可以不斷吸收轉化這裏的煞氣,可是煞氣中的其他的負面情緒卻不在煉化的範圍,破殺訣針對的只是能量體!

沉下心來,白起默默觀察着體內的狀況,之間在自己的心劍外面,籠罩了一層如同黑霧一般的東西!

白起知道就是這些東西影響着自己的內心和情緒,甚至是靈魂,這些黑霧就是煞氣中飽含的負面情緒,那些死去的人族,殘留下來的執念!

而他們依舊沒有侵入白起的內心深處,這就和白起江如磐石的心境有關了,而白起要做的就是將這些執念煉化,用來鍛鍊自己的心境!

這個過程是危險,只有打開心扉,承受他們一次一次的侵蝕的同時,慢慢堅定自己的意念,同時將這些負面的情緒化爲自己的意志!


於是白起牽引着這些執念道內心的深處,當然一開始白起只會少部分的牽引,要不然白起肯定承受不住!

當執念侵入白起內心深處的時候,白起就感覺自己的思維都是胤禛恍惚,眼前出現了一個可怕的場面!

一羣渾身鮮血,身體殘缺的人,面目猙獰的撲向白起,彷彿白起就是他們的生死大敵一般,欲白起分而食之!

白起部位所動,這樣的場面還不至於嚇到白起,白起任由這些人撲到自己的身上,白起雖然知道這是幻境,但是那種被他們撕咬的感覺卻如同真實的存在一般!

白起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撕碎,身上的血肉被他們一點點吞食,但是白起依舊保持着心中的一絲空明,他知道自己不能慌亂、不能害怕,因爲這一些都是假的!

白起一遍一遍的告誡着自己,默默承受着感覺上的痛苦,眼前的這些景象更是直接印在白起的腦海中!

隨着這些人的動作,白起感覺到自己身體卻來越輕,身上的血肉漸漸消失,露出了森森的白骨,但是白起依然不爲所動,因爲這是幻覺!

可是白起卻沒有去看自己的身體,因爲白起此時的身體,如同他的感覺一樣,也變成了一副骨架的模樣!

白起雙目緊閉,堅持着自己的內心,他相信只要自己內心將定,什麼都不會打到他!

那些人的動作依舊繼續着,而且越來越多,而這些人卻是由一個個虛影化成的,隨着白起身邊的虛影越多,越多的人出現,仇恨的撲向白起!

此時的情況,已經說不出是幻覺,還是真實的了!

可白起依舊堅信,這絕不是真的!不過是一種迷亂人心的把戲! 沒有顧忌外面的情景,白起繼續煉化執念,任由這些執念衝擊着自己的內心,不斷的淬鍊着自己的心智!


越是如此白起感知中那些猙獰的人族,更是變本加厲,自己的血肉被吞食以後,又開始了撕扯自己內臟,當五臟六腑只剩下心臟的時候這些人還沒有停止自己的動作!

開始撕扯白起的心臟,然而白起的心臟已經化爲心劍,任由他們不斷如何努力,白起的心臟依然沒有一絲的損壞!

但是這些人又怎麼甘心了,他們直接將白起的骨架推倒,然後不斷地拉扯着白起的骨架,然後不斷的撕咬!

白起此時早已經麻木了,身體上的痛苦白起又如沒有感覺到一半,任由他們將自己的骨架拉散,撕扯的到處都是!

可是白起依然沒有死去,因爲他的感知還在,他的思維還在,更因爲他的內心沒有動搖,心劍也沒有損壞所以他不會死去!

沒了身體,白起並沒有擔憂,因爲這都是幻像,只要自己的內心更加堅定,自己就會脫離出來!

執念依舊不斷衝擊着自己的內心,外界的人影將白起所有的骨架粉碎後,依然奈何不了白起的心臟,於是他們漸漸散去,又從新化作虛影飄蕩在白起的心臟周圍,尋找時機!

破殺訣依舊運轉,大量的煞氣涌入心劍中,伴隨着的就是大量的執念,不知過了多久,白起的思維中在沒有了各種幻象,而那不斷吸收而來的執念也漸漸消失,而且在此涌進來後,侵蝕到白起內心的時候,就會化作特殊的能量融入道白起的內心,成爲淬鍊白起心智和意志的能量!

‘終於解決了!’如此想着白起想睜開眼,可是卻沒有任何的感覺,此時他發現自己彷彿沒有了眼睛,於是白起依靠感知感覺着周圍的情況!

周圍血紅的的土地上,一片片碎裂的白骨,還有一顆劍型的心臟還在跳動,在心劍旁邊躺着一個扳子,除了這些就是虛空中飄蕩的那些虛影!

一時間白起大駭,難道那個環境,竟然是真的嗎?爲什麼自己會變成這個樣子!

一時間白起彷彿整個天都塌下來了,自己現在變成了這個樣子,和死了有什麼區別!

‘可是自己爲什麼還能活着,對了,心劍因爲心劍還在!可是要怎麼樣才能變回去呢’

白起心思急轉,驅散着心中的恐慌,一定有辦法,既然自己還沒死那麼就一定有辦法!

此時白起想大聲的呼喊,可是卻沒有任何的聲音,但是空間中的煞氣依然源源不斷的涌入白起體內!

而此時白起情緒正處於不平穩的階段,也正因爲白起心神一剎那的失守,那些涌入白起內心的執念又開始作祟!

白起腦海頓時一片混亂亂,然後強烈的眩暈感傳來,就在此時異變突起,心劍紅光一閃,殺神劍頓時出現,然後血芒大作將白起的心劍護住,然後上面傳來一股熟悉的氣息!

感受到殺神劍似安慰、又似鼓勵的意念,白起周然醒悟過來:“又是殺神劍救了我!”

感知中殺神劍,如同一個忠心的護衛將白起的心劍護住,看着殺神劍白起心中忽然一動:‘殺神劍當時也是失去了身體,後來纔在血獄重塑,那麼我是不是也可以重塑身體呢?’

有了這個想法,白起頓時振作起來:“可是要怎麼做呢?”

回想着當時殺神劍重塑劍體的情景,好像只是不斷地吸收能量,然後凝聚劍身!

於是白起彷彿抓住了希望,只要自己吸收道足夠的能量,是不是也可以重塑身體呢?

白起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雖然不知道能否成功,但是重要試試,死馬當作活馬醫,這就是白起此時的心態!

打定主意,白起就沉浸下心神,專心的吸收着死亡禁地的煞氣,況且這也是白起在失去身體後唯一能做的!

時間流逝,半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白起依然沉浸在對煞氣的吸收中!

而白起的劍心依然如故,只不過顏色更加詭異,深紅深紅的並有種向着黑色的趨勢發展,這些日子的修煉,連帶着殺神劍的氣勢也是更加凌厲!

沉入修煉的白起,半年來第一次睜開了眼,感受着心劍中鼓盪的真元已經達到了飽和,周圍的環境對於白起在沒有一點影響,只不過自己的身體並沒有因此就長出來!

“還不夠嗎?”感知着心劍中的真元,已經凝結成液態一般,佈滿了整個心劍空間,陰極業火卻是更加深邃,在心劍中心漂浮着,跳動的火苗更加陰寒!

“按理說就算不能夠凝聚肉身也該突破通天境了,可現在不過纔是神通巔峯的修爲?難道因爲沒有身體的緣故嗎?

如果真是這樣,我豈不是隻能保持這幅模樣?”白起心中鬱悶萬分,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看來自己還是小瞧了這裏的危險程度啊!

“可是那明明是幻像,爲什麼我的身體就這麼消失了呢!”對月這個現象,白起還是相信自己的判斷,白起絕對不相信是這些虛影所化,然後造成的!

“現在都這樣了,乾脆去裏面看看說不定會有所發現!”如此想着,白起分出一絲心神控制殺神劍,將自己的心劍和扳指托起,就這麼御劍向着中心飛去!

於是一把血紅的殺神劍,馱着一個紅的發黑的心劍和一個扳指,組成了一副奇怪的畫面!

而白起卻有種御劍九天的豪情,只不過自己現在之神下一個心劍了,心中不免有些苦澀!

但是事實已經如此,多想無益,於是白起收斂心神,一邊控制着殺神劍,一邊感知着周圍的空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