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龍皇走上前來,輕輕的拉過龍紫,安慰似的拍了拍她,這次趙庸給她點教訓也好,免得她眼高於頂,平常的那些侍衛和侍衛大統領怎麼敢在她的面前顯示自己真實的實力,那都是讓著她,才讓她有如此的錯覺。自己也一再告誡過她,可是她怎麼能聽得進去?

這下好了,這趙庸可不知道讓著她,也讓她看到了真實的自己,對她來說雖然有不小的打擊,但對她今後的成長是有利的。

「龍皇,各位長老,時間也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就不打擾各位了!」

趙庸看這酒席也完了,興緻也到頂了,目的也達到了,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事了,自己還是早點回去為好,免得再出什麼亂子。

「嗯,好,那我們就不送了,還望趙庸小友常來走動!」

龍皇面無表情的點點頭。

趙庸抱住小黎的要,黑天使之羽一展,就騰空而起,不消片刻的工夫就消失在他們的視線里了,這次帶給他們的震驚也同樣具有很大的震撼性。

「此子非池中物,早晚有一天他會站在這個世界的頂端,傲視天下!」

龍皇看著趙庸離開的方向,喃喃的說道。

「沒錯,小小的年紀就有如此的心思和實力,前途不可限量啊!」

龍威也是感嘆的說道,其他的長老也深有同感的點點頭。

從那以後,那龍紫似乎轉了性,一改先前四處溜達閑逛的個性,不是刻苦的修鍊就是坐在某處的山石上獃獃的發愣,有的時候還露出一種莫名的笑容來,一副痴痴的模樣。

龍震天也是不禁對他的這個女兒擔心起來,作為一個過來人,他知道自己的女兒是什麼心思,可是這幾乎不可能,可是自己卻又不知道怎麼去勸說,要是她的母親還在的話,也許要好些。


可是看著她這樣越陷越深,自己也不能什麼都不做。

「紫兒,你在想什麼?」

龍震天再看到龍紫在發獃的時候,再也忍不住了。

「哦,沒,沒什麼!」

回過神來的龍紫趕緊掩飾自己的慌亂,結結巴巴的說道。

「你給父皇說實話,你是不是喜歡上那小子了?」

「沒,沒有……」

龍紫的聲音低得自己幾乎都聽不到了。

「你們走不到一起的,還是忘了他吧,父皇在龍族之內給你選一個最優秀的人出來,可好?」

「為什麼?那小黎也不是一個龍狐嗎?」

「還說沒有喜歡上那小子,看你都急成什麼樣子了?」

「父皇!」

龍紫撲到龍震天的懷裡,哽咽了起來。

「哎……」

自己本是想答謝趙庸,沒想到會弄到這樣的地步,自己女兒的心估計也被那小子給帶走了。


其實愛這東西很奇怪,有的時候你去刻意的去追,就是整天的在自己喜歡的女孩子面前轉悠,對她百依百順,也可能引不起她的好感,甚至會引起她的厭煩。

但是當一個人突然出現,對她不理不睬,甚至給她以打擊,卻能讓她一下子產生深刻的印象,甚至於念念不忘。

人有時候就是這樣的一個奇怪的動物,讓人感覺不可思議,但又是確確實實發生在他們的身上,其實在這個世界,也有這樣的現象,就比如這龍紫,也是這樣的一個奇怪的動物,就因為趙庸的那一指劍氣打掉了她的那點高傲,以至於讓她難以接受,讓她念念不忘,也慢慢的讓趙庸也觸及了她心裡的那根心弦,激發了她內心深處深藏的情愫,讓她喜歡上了趙庸! 「族人們,我們今後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了,再也不用東躲西藏了!」

那小黎一回到族內,就給中族人帶來了一個令他們振奮不已的消息。

全族的人也都高興的歡呼起來,對於趙庸是人類的事倒忽略不顧了。

「小黎,快給嬸嬸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黎秀也不相信他們一直期望的日子會來的那麼的快。

那小黎就興奮的把在龍族發生的是事一五一十的對大家說了一邊。

小黎說完,龍狐族人又發出一陣歡呼。

「大家靜一靜,先聽我說!「黎秀在族人群中連連揮手示意大家先停下來。

「怎麼了黎秀嬸嬸?「小黎也不解黎秀怎麼會有這樣的舉動,這樣的大事更應該讓族人高興一下才是。

「大家聽我說,我們龍狐一族以前過的是什麼日子,大家都知道吧?」

「這個還用說嗎,幾百年來,我們都處在獸族的最底端,受盡了欺壓,每天過的都是提心弔膽,躲躲藏藏的,沒有一天安穩的日子,很多的族人也是被殺害,這些我們怎麼能忘記?」

「黎文兄弟說的沒錯,現在我們翻身了,自由了,但是我們不能忘記這樣的日子是誰帶給我們的,大家說對不對?」

「對!」

眾族人齊聲應答。

「那我們把他奉為我們的族長還不好!」

「好!」

隨著那聲齊整的呼喊,所有的龍狐族人「呼啦」一聲全部跪倒,向趙庸行叩拜大禮。

「等等……」

趙庸急忙的上前想要把那黎秀拉起來,可是那黎秀是死活都不起來。

「趙庸,我們一族的希望都是你給帶來的,你就答應了我們的請求吧,不然我們就長跪不起!」

「額……你們也看到了,我並非你們族人,你們應該找一個更適合做族長的族人來擔當!」

靠,自己也就是來南陸辦了這麼點事情,沒想到會搞出這麼多的事來。

「是不是我們族人又有什麼,幾百年來,又有那一個族人帶給我們想要的,哪怕是最簡單的安穩的生活了?沒有,就是找出來,我們也是不服的,我們就認你這個族長了,大家說行不行?」

黎秀也是越說越激動。

「行!」

眾龍狐族人振臂高呼。

「額,那這樣吧,這個族長我暫時認下來,等你們有合適的人選,我再把族長傳給他,行嗎?」

「不行,如果真要讓的話,那也是小黎,不能是別人!」

黎秀直接否決了趙庸的提議,拿出了一個折中的辦法,她知道,要想拴住趙庸,那小黎是關鍵,如果讓給了別人做族長,很可能趙庸把小黎帶走了之,丟下他們就不管不顧了,他們剛剛出現的好日子就不知道能持續多久。

「對對,黎秀說的對!」

剛才那叫黎文族人也是隨聲附和,他們豈不知道小黎的作用,要不是小黎的緣故,這趙庸能替他們解決問題?能留在龍狐一族?就是趙庸不做族長,由小黎做族長,那小黎就不能離開龍狐一族不回來,有小黎在趙庸就和這龍狐一族有了牽扯不斷的聯繫,他們的好日子就會有更好的保障了。

「黎秀嬸嬸,我怎麼能做族長啊,我,我不行!」

小黎也是急了,自己一個小女子,也沒有什麼功勞,也沒有什麼能力,怎麼能做這一族的族長?

「那好吧,就由小黎做龍狐一族的族長,黎秀,小黎目前還沒有什麼經驗和能力,你們就協助她吧!」

「好,我們一定協助好小黎族長,趙庸你就放心吧!」

黎秀見趙庸答應了下來,趕緊一口應承了下來。

「庸哥哥,我……」

「小黎,你有黎秀他們幫你,你還怕什麼呢?你就放心大膽的去做就行了!」

趙庸安慰她道。

「哦,那好吧,庸哥哥,你是不是打算離開?」

小黎眼淚汪汪的看著趙庸,這小黎也不是傻子,也看得出來,他把族長推給自己,想是快要離開此地了。

「嗯,小黎,你放心,我會經常回來看看的,我在西陸還有些事情要做,所以我不能一直留在這裡,這段時間我會處理好你們的事情再走!」

趙庸一直在為柳雲山的事發愁,現在已經找到一點線索,所以自己得抓緊時間,希望能從那些傢伙那裡問出點什麼來。


「庸哥哥不會騙我吧?」

「怎麼會呢?我不會丟下你在這裡不管的,你放心好了。」趙庸知道小黎捨不得自己離開,可是自己也是沒有辦法,「好了,大家都起來吧!」

「謝趙庸了,好了大家都回去吧,有時間你們把奔逃在外的族人都召回來吧,傢伙大家再也不需要東躲西藏了!」

「好!」

眾族人呼應一聲都紛紛離開各做個的事去了。

「小黎,我去狐族一趟,你在這裡等我!」

趙庸知道,如果一直靠外人,這龍狐一族想要強大起來那是痴人說夢,自己只有把狐族和龍族的技能傳授給他們,讓他們逐漸發展強大起來,才是他們根本的生存之道。

在龍族和那龍紫對戰的時候,自己已經從她那裡弄來了那龍族的一些技能,再加上先前從龍千陌那裡弄來的,也差不多夠他們修鍊的了。

現在只要自己再去狐族一趟,弄到他們的技能,就算自己功德圓滿了,雖說那狐族不是一個戰鬥為主的獸族,但他們能生存下來,就說明他們的某些本領還是有可以稱道的地方的,也適合龍狐一族的修鍊,所以也有必要弄過來。

「好,庸哥哥快去快回,我這這裡等你!」

趙庸點點頭,展翅就像狐族的方向飛去,自己也是從那塔塔爾那裡知道狐族的居住之地,所以倒也不太難找。

趙庸費了半天的時間飛到狐族,對於這樣的一個族類,趙庸幾乎沒有費什麼手腳,隨便幻化成一個比他們比他們更低等的族類前去挑釁,就從狐族那裡弄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還真別說,自己的那納思之術還是給自己立了不少功的。 趙庸得到了那狐族的技能以後就往回趕,自己在這裡停留的時間也不短了,做完這最後的一件事情,說什麼自己也得回去了。

趙庸一邊飛行一邊想事情,在里龍狐一族還有很遠的地方,自己都感到了一股很強烈的魔獸氣息,自己心裡也是一緊:難道那龍狐一族又出事了?

趙庸再也不敢想下去了,招出空間精靈,撕開空間,直接到達了龍狐一族的居住之地,之間在龍狐的居住之地的周圍,數百的各種的魔獸在那裡鬧哄哄的,雖然數量很多,可是卻沒有一個跑到那龍狐一族居住的領地之內的。

「靠,這是什麼情況?」

趙庸暗罵了一句,自己從龍族那裡回來的時候,就已經把龍狐居住之地的空間隔離禁錮解除了,這個時候要是出現什麼魔獸入侵他們的事,那絕對是一大災難。

等到趙庸看清楚了魔獸其中的一個的時候,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那就是塔塔爾,他們這個時候都聚集在此,難道他們的族內又出現了什麼狀況?

趙庸身形一動,就倏然的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人類!」

那些魔獸看到突然出現的趙庸,「呼啦」一下就把趙庸給圍了起來。

趙庸這才想起自己解除他們控制的時候是以龍梅爾的名字和形象出現的,現在自己恢復了原來的面目,也難怪他們不認識自己了。



「塔塔爾,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你是誰?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趙庸也沒有解釋,幻咒魔法展開,龍梅爾的形象有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這樣的方式比什麼都具有說服力。

「哈哈,原來是梅爾兄弟啊!」那塔塔爾爽朗的一笑,「我們今天來就是一起來感謝小兄弟對我們的幫助的,來,把我們的好酒好菜都拿出來吧,今天我們和小兄弟來個一醉方休!」

「好,兄弟們擺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