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打車去酒店。

十五分鐘後,到達目的地。

臨城建築協會,在臨城市算是大門大戶。

而作爲協會會長的萬子銘,更是聞名遐邇的大人物。

哪怕是香格里拉大酒店這種五星級酒店,都因爲他舉辦酒會而熠熠生輝。

下車之後。

門口羅雀的好車,比比皆是。

來往的俊男靚女,衣着名貴的上流人士,川流不息。

今晚,與其說是行業交流的酒會,倒不如說是狩獵企業的名利場。


比拼穿着打扮,企業高低,以及炫耀和攀附。

“今晚的酒會,對我來說,真是好機會。”

“看看,這麼多有錢人,要隨便結識一兩個,就能讓咱們少走多少彎路。”

“雨柔,一會兒機敏點兒,看到哪家公子哥,該交流就交流,你媽我也會幫你留意的。”

“東國,你給我好好的看着這傻子,千萬別讓他亂來,他要是闖禍,你也別給老孃回來,你們兩個廢物一塊兒滾出去!”

張春琴發號施令。

任雨柔無可奈何,只是搖頭嘆息了一陣。

而任東國則是唯老婆馬首是瞻,笑着點頭之後,還給葉天縱使眼色,希望他別太介意。

可是,自始至終,葉天縱臉上都掛着雲淡風輕的笑容,寵辱不驚,似乎沒有任何事情能讓他感到畏懼或是波瀾。

“哼。”

“就煩這傻子不要臉不要命的態度,噁心!”

“雨柔,咱們走。”

張春琴冷哼一聲。

拽着任雨柔,就往臺階那邊走。

而任東國二人,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跟着上前。

四人剛走沒幾步,忽然一輛豪車突然開來。

“嗤!”

急剎車。

正好地面上有積水,飛濺出來。

別慫,上!(穿書)

“怎麼開車的。”

“沒看見這裏有人嗎?長沒長眼睛……”

張春琴勃然大怒。

這套晚禮服,算是她的壓箱底。

平時都不捨得穿,不過經常拿出來保養。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

就是打算在這種場合發揮餘熱。

可還沒有去酒會裏光彩奪目,一下子就被積水弄髒了,這讓她非常憤怒!

擡起頭來,瘋狂吐槽,但是話到一半,直到看着從車上下來的人時,她的態度,瞬間偃旗息鼓,有些慌不擇亂。

“孫太太。”

“徐太太。”

“是,是你們啊?”


態度轉變。

在她們這種闊太太面前,張春琴很自卑,天生認爲,低人一等。

加上,白天被她們嘲諷,還給送到派出所,內心中,畏懼躲過憎恨。

因爲,她心裏很清楚,自己並不足以和對方抗衡,尤其是,引發出的連帶效應,如果傳到楊老太那邊去的話,自己日子過苦點無所謂,卻要影響女兒的海龍灣項目。

她的確愛慕虛榮。

但是能分得清孰是孰非。

如今,女兒好不容易擁有機會能夠證明自己,她不希望給女兒拖後腿。

所以。

在見到兩個闊太太之後,她的下意識反應,就是息事寧人。

畢竟,今晚酒會,有頭有臉的人太多,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有可能吸引任家人的注意。

“原來是張春琴。”

兩個太太,穿着光彩照人,尤其是脖子上的,手腕上的,掛着一大堆,昂貴奢侈品。

綜合起來,全身至少價值數百萬,可以說是金錢的代言人。

只是,她們眼光很高。

壓根兒就沒有將張春琴這種人放在眼裏,更別提還是出自一個小家族任家的旁系。

直接喊名字,而且,口氣中,充滿了不屑,調笑道:“上午,我已經領教過你的風格了。”

“不是自己的車,卻硬要說自己買的。”

“其實也很便宜,不就五六十萬?還拿出來炫耀,結果被我們揭穿,送進派出所。”

“以爲你會安生,結果,還真敢來啊?”

“你當這裏是什麼?旅店?宿舍?是你這種人想來就來的?還拖家帶口的來,不是我說你們,今晚這個門檻你們都進不去,那是需要邀請卡的!”


兩個太太,你來我往,非常囂張囂張。

不過捲髮孫太太明顯要弱勢一些,倒是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徐太太,更加強勢。

隨着她們的話說出,立刻引起了過往許多路人的圍觀。

這一下子就搞得張春琴手足無措,尷尬得很。

…… “什麼情況,徐太太。”

“您剛說,這幫人,開個五六十萬的車來您面前炫耀呢?”


“而且,還是偷的?被派出所取保候審了?這種人,還需要調查取證麼?應該直接抓走。”

“不過,他們來這裏做什麼?該不會是來參加酒會的吧?”

“哈哈哈,笑死了!”

經過孫太太在旁零零散散的描述,圍觀羣衆,斷章取義,紛紛出聲譏諷嘲弄。

而看得出來,這徐太太,在衆人心中的身份和地位很高,多數都是以討好和卑躬屈膝的姿態和她對話和詢問的。

徐太太一一點頭。

風清雲淡。

高高在上。

這種衆星拱月的感覺,她很享受。

可這卻讓張春琴臉色漲紅,羞愧與憤怒,雙重之下,令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你們別胡說,我媽她……”

“雨柔。”

任雨柔氣不過。

別人羞辱自己,無所謂。

但是媽媽,就是自己的生命。

她絕不容許任何人褻瀆,當時就要爭辯,卻被強勢的張春琴拉住,極力的搖頭,低聲道:“你別去解釋,解釋越多,只會惹來更**煩。這孫太太和徐太太,兩個人的背景都很深厚,就連任家,在她們面前都不敢造次,更別提我們了。”

“哎,那家美容院,其實我挺喜歡的。 農民總裁 ,看來以後都去不了了。”

“我估計,以後她們一見到我,就會羞辱我,一個是這老廢物整的破車,讓她們看了笑話,二個是你老媽我風韻猶存,美容院裏有些男技師就樂意爲我服務,導致她們嫉妒了。”

“算了,忍忍吧,咱們走,別和她們爭。”


說完。

張春琴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恭敬道:“孫太太,徐太太。”

“今天的事情,實在抱歉,如果得罪了二位,我給你們道歉認錯。”

“那,就不打擾你們的雅興了,我們先走。”

接着。

她便要拽着任雨柔走,一旁的任東國則是推搡着葉天縱別在這裏傻愣着。

韓先生,我想請你結個婚 走?”

“往哪兒走?”

“難道,你們還想進去酒店參加酒會不成?”

“你們這種人,有資格麼?配麼?”

徐太太冷笑一聲,其他的人,跟着出聲譏諷。

而張春琴真的很喜歡這次酒會,對於她來說,這是結交權貴的大好機會。

可是相比下來,她更加不敢得罪徐太太,她們的確有邀請卡,但是此刻不敢亮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