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你這是幹什麼,咱們以後本就是一家人,談什麼收留不收留,我陳青何德何能,怎麼敢將整個東海海族納入麾下!」

海千哥苦澀一笑,「還請邪神大人聽我把話說完。」

見他語氣堅定,陳青只好一擺手,「請說。」

海千哥深吸一口氣,這才開口,「有一事我們一直在隱瞞,還請邪神大人聽到之後不要見怪。」

陳青淡淡的一笑,「你我雙方之前還是死敵,相互隱瞞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就算我這邪神宮,你們又知道多少?」

「是啊,先起來再說吧,哪有大舅哥跪小舅子的,讓外人看到多不好!」

鴻老也起身攙扶海千哥,可實力差太多,沒能攙動,只好略帶尷尬的站一邊聽他怎麼說。

海千哥朗聲出口,「我皇妹薇兒之所以備受所有皇族寵愛,那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她是整個海族的大祭司,更是海神廟的真正掌權者,海神轉世之身,就算我父皇見到她也要跪拜。」

「嘶……」

倒吸冷氣聲傳來,陳青更是被驚得差點栽倒在地,他早就了解到,海族是君主集權制,卻又是神權至上,他們信奉海神,卻又跟西海的海族信奉的不是一個人。當初神戰,海神隕落,這才被實力大損的水系神族納入掌控中。他沒想到薇兒竟然就是那海神,還要嫁給自己!

等等!貌似有點不對啊,薇兒是海神,又是海族大祭司,神廟掌權者,怎麼會跑到那一條小小河流里被自己抓到?

陳青疑心大起,海千哥看到后臉色嚴肅的將繼續說道,「薇兒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她是大預言師。曾經預言在下一次神戰,東海海族終會毀滅,可就在你們星海人在無盡大陸出現后,她又預言海族有了一線生機,而那一線生機,就在您身上!所以故意被抓,我配合她演了這齣戲。正好也趕上水系神族少族長無理取鬧,薇兒就順理成章的路在了您那裡!」

「額……」

陳青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原來一切都是在薇兒算計中,平時的嬌生慣養調皮搗蛋都是裝的,為得就是更加了解接近自己。陳青是真不喜歡心計如此深的女人,哪怕她的樣子多麼可愛,轉身坐回寶座上,看著海千哥開始沉思。

海千哥沒再多說,額頭飛出一道藍色光芒,乾脆利落的獻出了靈魂印記表示了臣服,這才又慢慢的說出聲。

「神族徵召下界神靈上剮神台,由於事關海族興衰,薇兒又預言了一句話送到海族,這才使我父皇臨行前決定,整個海族效忠於你,而且不得有一絲隱瞞。」

陳青淡淡的問出聲,聽不出一絲喜怒,「什麼話?」

「下界神靈,存活者萬不足一……」

「嘶……」

「咣當……」

倒吸冷氣聲和凳子摔倒的聲音同時響起,陳青也是狠狠的一攥拳,不成想剮神台會這麼恐怖!

巨龜遊動的速度很快,前方的海島已經遙遙在望,可這時卻突然間全都放慢了速度慢慢停了下來。

海島上的一處懸崖峭壁上,薇兒一身海藍色的長裙正跳足遠望,身邊還陪著沈默寡言仍是一副戰士打扮的草兒,見到巨龜們不再前進,她的心一緊,淚水從眼角滑落。

「千萬不要掉頭走,千萬不要……我以後一定千倍萬倍的補償你!」

薇兒哭著囔囔自語,別人不知道的是,她已經預言到,自己一生將會與陳青糾纏不清,若不能相愛就是相恨,她不想與陳青相恨為敵,使得海族徹底毀滅。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他不喜歡被人騙,哪怕是善意。」

草兒今天的話特別多,手已經按住劍柄,只要巨龜一掉頭,大劍就會斬下去,為陳青去掉薇兒這個隱患,就算自己很喜歡這個可愛的小姑娘,可一切都會以邪神宮的利益為重。

巨龜上的宮殿內,海千哥還在跪著,額頭已經滴下汗水,看都不敢看沉默不語的陳青。這陳青脾氣大家都了解,就連鴻老都不敢在勸解什麼,只等他的命令。

很久之後,陳青幽幽的嘆息出聲,「哎……既然主動承認,那就不叫騙。」

話一說完,陳青伸手抓住懸浮在面前的靈魂印記,將它收進識海。所有人長出一口氣,鴻老立刻站起身發出命令。

「繼續前進,奏禮樂放煙花……」

隨著鴻老的命令,陳青也拉起了一臉喜悅的海千哥,重重的拍打了下他的肩膀,接著所有巨龜的背部立刻釋放出燦爛的煙花,用光彩奪目的景象通知島上的人,他陳青來了,來迎娶海族公主。

薇兒又哭了,這次卻是喜悅的淚水,她任由淚水流下,得意的看著草兒。這是草兒的手已經離開劍柄,一撇嘴又開了口。

「你還真是幸運,這是最後一次,若是我再發現你騙他,你知道下場。」

薇兒毫不在乎的揚起小拳頭,「切,你打得過我再說吧。」


說完之後看向不遠處的侍女們嬌喝出聲,「來人,給本公主補妝,迎接駙馬。」

說完她提著裙子就往會跑,身後又傳來草兒的話語,差點讓她跌倒在地。

「洞房時我先陪她,免得你不懂怎麼伺候他。」

薇兒沒有回頭,不淑女的向身後伸出中指就跑了,草兒淡淡的笑了,對於薇兒,她還真有點下不去手。


十餘巨龜緩緩靠岸,人們紛紛擠到邊緣,等待陳青先下去。碼頭之上,盛裝的薇兒站在最前方,後邊是黑壓壓的各種海族生物,讓所有來客大為驚奇的是,薇兒竟然帶頭施了跪拜禮。

陳青苦笑一聲,縱身飛來,悄無聲息的落到薇兒前邊,伸手將她嬌嫩的身軀攙扶而起,壓低聲音開了口。

「你真調皮,此事還需隱瞞,不要天下皆知的好。」

薇兒知道他說的是東海海族效忠之事,踮起腳尖親了陳青臉頰一口,在他臉上留下個誘人的紅唇印,拉著他就走。這時禮炮響起,巨龜上的人們才紛紛跳下,整個島嶼陷入歡樂的海洋。

所謂魂力,所有地方都一樣,就是吃吃喝喝接收人們的祝福,海族也不例外。酒席擺滿整個島嶼,由於天地都在神族掌控中,雙方的長輩也都不在場,連拜天地都省了。陳青和薇兒接受著人們的祝福,挨著桌子敬酒。讓陳青心中大呼,還好是在海島上舉辦,前來觀禮的人比較少,加上只是納妾,引不起各大勢力足夠重視,若不然還不得累死自己。

海族特產製成的酒席讓前來的客人讚不絕口,陳青這邊提供的靈酒更是大受歡迎,酒宴上就不斷有人下了訂單,要大批量的訂購,倒是多了條財路。可如今陳青擁有了整個東海海族,財富將無窮無盡,根本就不在乎拿點錢了,只不過給那些會釀酒的手下們找點事做而已。 喝著喝酒就要快天黑了,人們早就對歌舞沒了興趣,只等著晚上鬧洞房,可這時一艘神族戰艦急速飛來,接著就停在了島嶼上空,讓人們大為意外。…≦這神族戰艦裝的可都是督軍,哪有戰鬥才會飛往哪裡。

壞了!難道這是陷阱?

陳青麾下的人第一反應就是海族臨時變卦,要把陳青留下,紛紛取出武器警惕的看著海族人,海族人這邊也納悶了,不贊同公主嫁給人類的海族都被秘密.處理掉了,甚至幾個皇子都沒放過,可神族戰艦到來又是怎麼回事?

「大家都別慌,島周邊有海族大軍,足以應付一切攻擊,傳我命令,全軍護駕……」

薇兒嬌喝出聲,接著周圍海邊就冒出大股氣泡,密密麻麻的海族成員冒出水面,將整個島嶼團團護住。

陳青卻拍拍薇兒的手,指向遠處天邊出現的烏雲,「讓你的人下去吧,來的人你對付不了。」

「咯咯,夫君的意思是嫌棄海族不會飛嗎?那可只是故意散播的謠言哦,海族很多分支可是能飛的哦,你就等著看熱鬧吧。」

陳青笑笑沒再多說,而是看向天上神族戰艦,不用猜的話,一定是幽冥神族的督軍故意提前開來給自己示警,倒是欠了他們一個小小人情,不過敵人敢在自己大婚之日搗亂,那是找死。

陳青眼中看向天邊烏雲露出凶光,接著遠處的海面再次沸騰,一股股黑煙衝出海水形成猙獰的惡鬼,向著烏雲迎過去,他陳青敢遠道而來,怎麼可能不帶著惡鬼軍團。

「好啦,好啦,繼續喝酒……」

鴻老也繼續發了話,有了陳青的惡鬼軍團,他的人是放心了,可那些客人忐忑的很,拿著酒杯也不時望向天空。

「來的是魔族,方向是深海一座島嶼,看來你們海族內部也不安寧啊!」

等惡鬼與敵人交戰後,陳青輕輕的向身邊的薇兒說出聲,仍是臉上帶著微笑頻頻向人們敬酒,薇兒的臉色一變,急匆匆的跑向島上宮殿,在陳青的眼神示意下,草兒趕忙跟上。

新娘的離開讓人們又是一愣,為了以防萬一,趁著魔族部隊還沒攻到,陳青乾脆下令結束酒宴,讓人們趕緊撤離,自己卻沒走,倒要看看海族內部出了什麼變故。

「主子,應該是我大皇兄搞的鬼。」

數座分身塔出現在島嶼上,人們開始撤離時,海千哥湊到了陳青面前說出了這句話,看他已經改口,陳青點點頭問出聲。

「到底怎麼回事?」

「我大皇兄被人稱為萬年廢太子,一直卡在神將巔峰無法突破神靈境界,父皇帶領海族眾神靈前往剮神台,他原本以為自己會掌管海族大權,不想父皇將全力交給了小妹和我,讓他很是不滿。這次海族效忠與您,他表面上贊同,暗地裡卻鼓動其他兄弟姐妹反對,逼著我們殺了好幾個才平息下來。他有海族神器輪轉漩渦,只有那輪轉漩渦才能讓他不出家門就能聯繫上魔族,還能超遠距離大規模的傳送兵力。」

聽到這裡陳青的眼睛一眯,海族裡還真出了個禍害,這是他最為擔心的,可海千哥接下來的話讓他的心又是一提。

「那輪轉漩渦可以讓他在任何有較大水面的地方出現,想要抓住很難,我最怕他狗急跳牆,徹底投靠魔族,那可就是個超級麻煩。人類世界內海和湖泊眾多,只怕……」

接下里的話海千哥沒有說出,陳青卻聽得明白,只怕是妖魔兩族利用輪轉漩渦將兵力直接送到人類世界內部四處開花,要知道用神器傳送兵力並不違反規則,陳青平時就在這麼干,上次大戰後來一著急,乾脆都把通天塔弄到了戰線靠後的位置,將大批部隊放了出來,也沒看到神族阻止。

這海族大皇子必須想辦法弄死,奪了他的輪轉漩渦。

陳青剛下狠心,薇兒就急匆匆的從宮殿里跑出來,「駙馬,我可能不能陪你了,我要趕回海族內部,再晚就來不及了。」

「要我幫忙嗎?」

陳青的詢問讓薇兒搖了搖頭,「你是人類,去了更麻煩。」

說完薇兒就塞給陳青一個水晶瓶急匆匆的帶部隊離開了,為了讓陳青放心,那水晶瓶里是她的靈魂印記。

陳青收了水晶瓶,將靈魂印記放入識海,目送海族部隊沉入水中消失不見,接著仰頭看著天空與惡鬼們糾纏在一起的魔族部隊。

「東海海族要分裂了!」

草兒這次沒跟著薇兒離去,他的話語在陳青身邊響起,陳青笑著伸手揉揉她的頭。

「我就沒想過海族完全效忠於我,他們的數量太多了,甚至可能多過了人類,分裂不更好嗎?」

陳青的話語讓草兒若有所思,被陳青拉著手向著島上最為奢華的宮殿走去,那裡是海族準備的新房,而草兒才是陳青心中真正的新娘,臨進宮殿之前,通天塔從陳青的識海飛了出來,既然魔族派來了大部隊想要他陳青的命,那一個也別想回去。

陳青去過他的新婚之夜了,通天塔重重的落到地面,花瓊芳竟然第一個邁步走出,她冷眼看看天邊與惡鬼糾纏的魔族,對著身後的玲兒下達了命令。

「別讓野狼軍團回來了,竟然攪了夫君的好事,依我看就動用那支部隊吧。」

玲兒的眼睛震驚的一鼓,周圍的其他人不明所以,可接著一支身穿金黃色重盔甲,都看不清樣子的部隊源源不斷邁步飛奔而出,很快集結了近十萬人的規模,接著就騰空而起沖向遠方魔族部隊。

「主母,那是?」

就連趕來的趙奇都不知道陳青麾下還有這樣的部隊,當他疑惑的問出聲,花瓊芳笑了,淡淡的吐出了驚人的話語。

「那是組建不久的偽神軍團,正好也該讓他們透透氣了。」

「偽……偽神軍團!」

下界各族任何一個偽神都能夠充當高級將領,還沒人把偽神糾集到一起形成一支部隊,趙奇幾乎是像個小姑娘般尖叫出聲,其他高層也驚掉了一地下巴,花瓊芳很享受他們的反應,雍容華貴的笑了,別說他們不知道,就連陳青都不知道有這支部隊。知道內情的人,只有花瓊芳,玲兒和如今身為奪魄劍器靈的屠媚娘。

這支偽神部隊成員全都是從陳青麾下神靈的神國里尋覓而來,為了確保忠誠度,花瓊芳和屠媚娘私下裡截留了一部分新生惡鬼,以配合其他部門的名義調走,將這些新生惡鬼培養起來后,將所有偽神完美融合,就是想給陳青一個驚喜。原本想著陳青大婚,偽神軍團也初具規模,鬧洞房前告知陳青來個喜上加喜,卻不成想陳青的好事被攪和了。

身為眾人主母的花瓊芳盛怒下也是可怕的,魔族終究會品嘗到招惹陳青后的苦果。

一夜溫柔,草兒終於如願以償的成了陳青的邪妃,兩人如膠似漆的纏綿了整整一夜,沒有受到任何人打擾。

清晨時分,兩人從房間里邁步走出,就看到了陳青的其他妻妾都在院子里笑盈盈的等候,羞得草兒一下就紅了臉,被花瓊芳招手叫到近前。

「叫句姐姐聽聽。」

身為大姐的花瓊芳帶頭起鬨,其他人也喊著讓她叫姐姐,草兒只好臉紅紅的一個個都叫了一遍,這才被人們拉著去說悄悄話,不再打擾陳青和花瓊芳說正事。

「夫君,昨日來犯的魔族已經全部被殲滅,而且已經確定,海族大皇子得到魔族和水系神族的支持后反叛,大肆殺戮了一番海族大臣后,帶兵佔據了遠離海岸的東邊海域,如今東海海族已經被一分為二,海中大戰將起,你怎麼看?」

陳青笑了,「呵呵,你這是早考我嗎?東邊深海被他們佔了也就佔了,交給薇兒處理吧,只要不再騷擾人類世界就無所謂,打得天翻地覆也跟咱們沒關係。」

「咯咯,我明白夫君的意思了。」

聰明的花瓊芳立刻猜出了陳青樂意看到一個衰弱的海族用意,如今的海族還是太過強盛,就算一些高層獻出靈魂印記也不讓人放心,只有比人類弱小,以後才不會添亂,全族才會真心實意的投靠。


笑完之後花瓊芳臉色一整,「那我就吩咐無雙,讓她聯繫薇兒,將一些弱小美麗的海族轉移到大家的神國之內,也算是一道風景。」

陳青也是一笑,「呵呵,這種事情不需跟我商量,你看著安排吧,別忘了海底那些值錢東西,那些財富轉移到咱們的神國才安全。」

「你個貪心鬼!」

花瓊芳伸手一點陳青額頭,扭動著腰肢就要離開,看著她婀娜的身姿,陳青心中火熱,拉著她進入房間一陣折騰,這才放她離開。

獨自躺在巨大貝殼托著的大床上,陳青拿出瓶酒獨飲,喝完一瓶后他將地底的樂鬼叫了出來。

「主子,有什麼吩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