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林天佑離開沒多久,坐在葉青後面一個老者突然站起身,道:「小兄弟,能不能把那名片借我看看?」

葉青把名片遞過去,老者看了一眼,瞪眼道:「長山醫院,果然是他!」

「你認識這個廢話多?」青年瞪眼道。

老者不滿地看了他一眼,道:「年輕人,你懂什麼?你知道他是誰嗎?長山醫院最年輕的主任醫師,二十八歲海外留學回來,全國腦科內科方面的頂尖專家之一。林天佑這個名字,在深川市富人圈裡,比市長的名字還要響亮的多!」

青年一愣,再次瞪眼:「你……你胡扯吧……」

「老先生,你說的是不是長山醫院的林天佑林醫生?」另一邊,一個男子激動地道。


「不是他還能是誰!」老者道。

「我的媽呀,他就是林天佑!」男子捶頭頓足:「剛才聽到林天佑這個名字,我還沒敢往長山醫院聯想呢。沒想到,竟然……竟然真的是他啊。唉呀媽呀,他……他也太年輕了吧!」

「他竟然就是神醫林天佑?」

「這麼年輕啊!」

車內不少人都知道這個名字,一時間議論聲再次響起。而關於林天佑的說法,大多都是他少年有為,醫術驚天,救人無數,沒有一點負面說法。

至於剛才那青年,更是被不少人指責。他說葉青那些話倒沒什麼,但是侮辱林天佑,那可就讓不少人不滿了啊!

葉青也有些驚愕,沒想到這個男子竟然有如此身份。這麼想來的話,剛才他站在這裡跟自己說了半個小時的話,還真有點不恥下問的意思啊!

女孩也驚愕與林天佑的身份,但是,她更多的注意力還是集中在葉青身上。雖然她今天第一次跟葉青見面,不知為何,她突然覺得這個男子身上好像很有魅力,一種說不出的魅力。

經過這幾件事,青年被眾人罵得灰頭土臉,再不敢說半句話。

倒是女孩,時不時地跟葉青說幾句話。但葉青比較沉默,往往女孩說幾句話,他也回不了幾個字。但是,這一路下來,倒也對女孩稍微有個了解。

女孩名叫方亭韻,大學畢業之後就在深川市工作了,現在已經有兩年的工作經驗了。對於深川市,她比葉青熟得多。

方亭韻誠懇地道:「你是來找工作的嗎?我們公司在招保安,你要不要去看看?」

葉青搖了搖頭,方亭韻有些尷尬,低聲道:「我也知道保安這個職業聽起來不是太好,但是,一切都得從頭做起嘛……」


葉青搖頭是說自己並非來找工作,很明顯方亭韻誤解了。

「我是來辦事的,不是來找工作的。」葉青解釋了一句,方亭韻這才不再尷尬。

第二天上午,火車終於到了深川市火車站。葉青身邊的青年第一個下了車,

… 葉青愣了一下,他倒沒想過這些。但是,理智告訴他,如果說不想,那就太不禮貌了。所以,他思來想去,還是吐出了一個字:「想!」

方亭韻轉怒為喜,嗔道:「你想再見我,那為什麼不給我留個聯繫方式?」

「我沒有聯繫方式啊。」葉青道。


「那你為什麼不找我要聯繫方式?」方亭韻道。

「這個……」葉青撓了撓頭,道:「那你的聯繫方式是……」

「這是我的電話!」方亭韻把一個紙條遞給葉青,她本來是想說一遍,但又怕葉青忘了,所以就整個寫了下來。

葉青接過紙條,方亭韻的字跡很娟秀,正是字如其人。

「有空記得給我打電話啊!」方亭韻交代了一句,這才戀戀不捨地轉身離開了。不過,走過街角的時候,面頰卻又突然大紅。

這輩子,她從未想過,自己竟然要強行給一個陌生男子留下自己的聯繫方式。不過,她心中更多還是擔憂,擔憂葉青會不會給她打電話。

葉青拿著紙條,拎著背包緩步走在街頭。深川市這麼大,他一時間還沒有方向。雖然是準備來這裡找弟弟的,但是該去哪裡找呢?


旁邊是一個電器城,電器城裡各種聲音喧囂,其中還夾雜著一些新聞報道:「發生在前天的綁架案再次升級,綁匪索要金錢三個億。警方已經布置天羅地網,而林氏集團明顯對警方的布置很不放心。據銀行方面透露,林氏集團的資金有大幅度變動,疑是林氏集團準備向綁匪妥協……」

葉青走在街頭,聽著那陣陣噪雜的聲音,一時間有些迷茫了。

另一邊,方亭韻則是心情複雜地回了租住的房子。

剛打開房門,一個衣著艷麗的美艷女子便看了過來,見到方亭韻,頓時歡呼道:「喲,小方方終於回來啦!」

屋內衝出四個女孩,除了那美艷女子,還有一個身材高挑,穿著一身職業裝,面容冷艷至極。另外兩個,一個身材玲瓏,嬌小可愛,小小的娃娃臉,皮膚猶如凝脂一般。另一個穿著樸素,身上帶著濃郁的書卷氣息,彷彿無法融入這個世界一般。

四個女孩,再加上方亭韻,湊成了五大美女。那艷麗女子過來把方亭韻拉進房間,娃娃臉更是直接,接過方亭韻的包裹便開始搜刮起來,邊翻邊嚷嚷:「吃的呢?吃的呢?」

「好啦好啦,我不在家,你們還能餓死是怎麼了!」方亭韻在沙發上坐下,道:「怎麼了?今天人這麼齊,是要開家庭會議啊?」

「就是等你開家庭會議呢!」美艷女子道:「昨天房東來了,說咱們那個空餘的房間必須儘快找到租客。如果咱們找不到,她就要去找租客了!」

「那怎麼行!」方亭韻急道:「她上次找的那個租客,就是一個小偷,偷了咱們多少東西啊。不行,她就是為了錢,什麼人都能租!」

「可不是嘛!」娃娃臉已然翻出東西,邊吃邊嘟囔:「找來小偷也就算了,要是找來個什麼猥瑣男,那咱們可怎麼辦啊?」

「對嘛對嘛,這件事咱們必須自己找!」美艷女子道:「所以,這等你回來呢。咱們開個會商量一下,儘快把這件事辦了,怎麼樣?」

「也好!」方亭韻點頭,道:「要不咱們弄個審核會,通過審核的才能入住!」

「我支持!」美艷女子第一個點頭,娃娃臉更是點頭連連。

書卷女孩始終沒有抬頭,道:「你們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職裝女子站起身,道:「只要不是找個臭男人住進來,其他的怎麼樣都可以!」

美艷女子道:「那就這樣定了,小方方,咱們弄個招租啟示,趕緊發出去吧!」

「這不著急,得問問清月的意思啊。」方亭韻道。

美艷女子道:「哎呀,人家清月是深大的校花,還能在這裡住多久啊。這種事就不要去勞煩人家了,咱們自己搞定就可以了!」

方亭韻也沒有堅持,進屋去著手寫招租啟示了。

夜色降臨,深川市的街頭遍地霓虹。葉青已經在這街道上走了四個多小時了,雖然不累,可是,他不得不開始考慮自己的住宿情況了。

葉青現在身上只剩兩千塊錢,在深川市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住賓館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在街邊攤吃了碗麵條,葉青便走出了市區,走到比較偏僻的東郊。

葉青來之前已經了解過深川市的情況,距離市區十五公里的東郊有一個廢棄的工業區,裡面有很多廢棄廠房,比較適合葉青住宿。

葉青以前出去拉練,在荒地里也沒少住過。對他來說,只要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就可以了。

十五公里的距離,葉青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便走到了。廠房區一片黑暗,四周也沒有什麼人家,遠遠看去陰森森的,頗有些恐怖的氣氛。

葉青直接走了進去,從槍林彈雨當中走出來的人,生死都已不怕,更別說怕黑了。

廠區里多是廢棄的裝置,在這幽暗當中,一個個猶如猙獰的野獸,在黑暗當中張牙舞爪。

葉青掃出一片乾淨的地方,搬來幾塊木板拼成一個簡易板床,將被褥攤上,便成了一個簡單的床鋪。

葉青盤坐床上,並沒有直接睡下,而是將尋經問穴拿了出來,點了一根蠟燭繼續研究起來。

尋經問穴當中有修鍊內力的方法,葉青早已將這方法牢記在心。不過,其中記載的經脈穴位卻比較複雜,縱然完全記住,也難免混淆。尤其每個穴位和經脈對應的人體生命特徵,這是比較關鍵的。

將人體穴位經脈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又默背了一遍,葉青這才放下書,盤膝坐定,按照書上記載的方法呼吸吐納。

所謂內力,其實是人體潛能的激發。而這些潛能,則是人體各個器官相互激發的結果。

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研究表明,人的大腦都是一樣的。但是,為什麼有的人被人稱作天才,而大部分只是庸庸碌碌一生呢?

這就跟大腦的利用率有關,據說,就算最善於用腦的人,也不過只能開發自己腦力的百分之十而已。若是能將人腦的潛力全部發揮出來,那將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呢?

事實上,人體各個器官都是如此。每個器官都無法完全發揮其潛能,而修鍊內功,其實便是激發這些器官潛能的一種方法。


各國實驗室都曾嘗試過用電擊或者藥物激發的方式來刺激人體器官,以達到激發潛能的目的。而結果證明,這些方法雖然能夠暫時達到刺激人體器官的方法,但對人體的傷害也很大。

而內功,則是利用呼吸吐納的方法,通過調節體內各部分技能的協調性,以提升身體潛能。所以,內功又叫內息,修鍊起來也極其耗費時間,因為吐納本來就是一個日積月累的過程。

不過,內功一旦有成,威力驚人不說,還能增加人的壽元。其實,人之死亡,大多都是身體某一部分徹底失去活力的緣故。而內功,可以刺激強化人體器官,所以也有延年益壽的效果。比如傳說中內家功夫第一人的張三丰,便活了二百多歲。先不說這其中是否有虛假成分,但長壽這一點肯定不假,在那個人均壽命不超過五十的時代,這樣的長壽已是罕見了,便是內功強化身體器官的緣故。

其實,不僅內功,就連外家功夫也能讓人身體健康。常年鍛煉的人,一般都能長壽。

葉青靜靜盤坐,按照尋經問穴裡面記載的方法吐納著,感受著身體內各部分的變化。這種吐納方法,可以讓氣流隨著經脈流轉到身體各部分,從而讓這些器官隨著吐納而慢慢調動起來。

葉青如此吐納了兩個小時,卻無法感受到氣流的流轉。不過,葉青也不在意,修鍊內功根本不是一蹴而成的事情。

不過,內功修鍊若是有成,那效果可是極強的。別的不說,就像他昨天在火車上救人的時候,那種羊癲瘋屬於急病,來得快去得快,可以用普通推拿的方法化解。但是,若是疾病頑固一些,比如說風濕淤血什麼的,這些普通推拿的方法就沒有效果了,需要運用內功來打透經脈和穴位。

中醫上,因為沒有

… 五點多,葉青便起身了。還好這工業區附近有個小河,葉青打了水洗漱一番,便開始在這工業區晨練。

葉青在部隊的時候,晨練都是負重奔跑的。現在在這個地方,也沒有部隊的裝備了。葉青轉了一圈,在廠房裡找到了一塊廢棄的鐵塊,掂量了一下,差不多二三十斤重,跟他在部隊的負重差不多。

葉青將這鐵塊綁在身上,繞著廠區跑了整整五圈,差不多三十公里,這才放下鐵塊。

三十公里下來,葉青渾身衣服濕透,但他卻更精神了。葉青找了一根橫樑,左右手交替引體向上,一直做了近一個小時方才停下。如此高強度的訓練,縱然是他,此刻也有些喘氣了。

而如此強度的訓練結束,葉青卻沒有停止,而是在一片空曠的地方練了一套拳。等練完拳,他才長舒一口氣,拿了一套衣服,在小河邊沖了個涼,換了一套新衣服,將臟衣服洗凈裝起來。

葉青早上也將這廠區轉了個差不多,附近全是荒草,看樣子是很久沒有人來過了。這裡倒是適合葉青在這裡居住,他找了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將自己的行李放在其中,這才輕裝上陣,往市區趕去。

清晨的深川市是忙碌而又熱鬧的,新的一天開始,新的奮鬥又要開始。

葉青走在人群當中,那一身綠色軍裝,跟周圍的人顯得格格不入。不過,沒有人會多看他一眼,這便是深川市。所有人都在忙碌自己的事情,誰會管別人的事呢?

葉青買了八個饅頭,就涼水吃下,算是填飽肚子。而此時,街頭已不再像之前那麼忙碌了,都市白領都已坐進了辦公室,街頭的人反而少了。

葉青看著公交車牌,一路走到深川市風華區舞雁廣場。他那個親戚就是在這裡見到葉軍的,而據說,當時葉軍便是在這裡乞討。

葉青在廣場上轉了兩圈,乞討者倒是見了不少。但是,卻根本沒有見到一個跟自己弟弟哪怕有絲毫相似的人。

廣場上也不知道哪來那麼多殘疾人,有的沒手,有的沒腳,有的手腳全無,坐在一個四輪木板車上,旁邊放一個缸子,向來往行人乞討。

這些人-大多渾身臟污,看上去非常凄慘。

葉青看著這些人,不由想起自己的弟弟。他是否也和這些人一樣,艱難地在地上爬行乞討求生呢?可是,他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看著這些殘疾人,葉青心中隱痛,不過這也更加堅定了他找到弟弟的決心。

時臨中午,葉青在廣場邊一個小攤點了一份炒米。一份炒米七塊錢,吃的葉青有些肉疼。他帶來的那些錢,照這樣花下去,還能撐多久呢?

便在葉青低頭吃飯的時候,一個稚嫩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傳來。

「叔叔,可憐可憐我吧,我好幾天都沒吃過飯了,打發點吧。」

葉青轉頭看去,他旁邊正站著一個渾身髒兮兮的小女孩。小女孩大概六七歲的樣子,身材瘦弱,因為營養不良的緣故,小臉蠟黃。頭髮糾結在一起,額頭還帶著一點血痕。全身上下,唯有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其中卻帶著無盡的畏懼與驚慌,彷彿被這個世界嚇到了一般。

「走走走!快點滾,不然我打斷你的狗腿!誰他媽讓你們過來的,妨礙老子做生意。」

小攤老闆揮舞著勺子驅趕小女孩,眼中儘是厭惡,完全沒有一點同情。

小女孩害怕,身體往後縮了一些。但是,又不願離開,希冀地看著葉青。

葉青起身護住小女孩,道:「老闆,她只是個小孩子而已,何必這樣呢!」

「哎呀,小夥子,你是不知道啊!」老闆鬱悶地道:「你看她這樣子,髒兮兮的,客人看到都沒心情吃飯了。她每天都來這裡,太影響客人吃飯了。這樣弄下去,我這生意還怎麼做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