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不久,表情漸漸的和緩了下來。

「前段時間我到過這裡,而且露了大東王朝令。不過,差點給唐家主幹掉了。而我的一個手下給唐家主抓了起來。閣下把他放出來就會明白的。」唐春說道。

「人呢?」唐天笑轉頭問唐發河道。

「這個,老祖宗,別聽這小子騙了。這大東王朝令根本就是假的。」唐發河說道。

叭……

一道清脆的耳光聲傳來,唐發河的臉上清晰的露出了一道五指山。

「愧你還是唐家家主。連真假都分不清楚。」唐天笑怒了。道,「大東王朝令持有者就是唐家真正的家主,而大東王朝令只認唐家真正的家主。別人是無法融合的。」

「放人!」唐天笑哼道,不久。唐升把武銀光背了出來。

「你是……」唐天笑看著武銀光。看了又看。

「唉。天笑,連我你都認不出來啦?我是銀光。」武銀光嘆了口氣,臉形晃了晃。

「你是銀光。昔年人皇爺手下第一戰神。到時的五品真仙啊。」唐天笑一把抱住了武銀光。

「唉,我給這中那女人一巴掌就煽成這樣子了。而且現在的身體是石頭融煉成的。皮肉早不存在了。」武當銀光一臉鬱悶。

就在這時候,武銀光突然一個轉身把唐天笑推開了。而一把綠色小刀直接穿透武銀光的護身罡光,爾後刺進了武銀光身體之中。

「你個混蛋!」唐天笑憤怒了,一巴掌抽扁了唐發河的鼻子。

「老混蛋,你活不了多久了。難道沒聽說過宮中有一對『九眼白眉鶴』嗎?」唐發河冷笑著,道,「太后,天噬幸不辱命,太后,天噬要先走一步了。」

一講完,唐發河就要自爆。

不過,唐春強大的五品真仙魂魄鎖定了唐發河。使得這傢伙速度慢了一拍。而就在這一瞬間唐天笑手一伸一指戳去頓時封凍了唐發河的仙力空間。


「果然是姦細。」唐天笑氣得一巴掌抽裂了唐發河嘴唇。

爾後強大的魂魄之力刺入唐發河意識海中,良久,唐天笑痛苦的抽搐了一下嘴唇。

「發河的魂魄是不是給天噬滅了?」唐春問道。

「唉,滅了,沒有了。一點都沒剩下。」唐天笑痛苦的搖了搖頭。道,「我這肉身已經中了白眉鶴之毒,此鶴天下奇毒,就是蓋世寶葯也救不了我了。其實,這事我早在百年前就發現了。只不過,我沒想到,居然是天噬奪了發河的身體下的毒。」

「祖宗,發河已死。祖宗魂魄不如入駐發河身體之中。」高升等人趕緊叫道。

「唉,萬年過去了。好不容易修得二品真仙境。想不到居然要放棄。而且,唐家沒有了我。咱們家族危也。」唐天笑痛苦得直磨牙。

「不用奪體,我有辦法解你之毒。」唐春擺了擺手。

「不可能,白眉鶴之毒除非是白眉鶴自已的仙啖。」唐天笑搖了搖頭,道,「想讓宮中那個老太婆給我解毒,這有可能嗎?這毒,是她下的。」

「祖宗,老太婆如此就是在逼咱們唐家效忠神牛王朝。」這時,唐家大長老唐芳從外邊大步而進道。

「唐家江山給白氏老太婆奪了,咱們效忠她,作他的春秋大夢吧。」唐天笑哼道。

「此事估計天噬早已傳訊給老太婆了,不久就有變故的。」唐芳說道。

「你們再看這個……」唐春出示了火陽王府跟陳家勾結的記憶畫面。

「看來,宮中那位全面朝著咱們南天府動手了。我擔心,不光是咱們唐家,另外的李家宋家都有宮中之人滲透進來了。」唐天笑說道。(未完待續。。) 「是啊,如果高手全都中毒或被滅。神牛王朝強者大兵壓境,咱們拿什麼力量去對抗?」唐升也是一臉的憂鬱。

「不用擔心,我先解了天笑之毒。」唐春哼道,指頭一彈,一滴綠色液體出現。

「這是?」唐天笑看著那滴綠色液體。

「呵呵呵,我是沒有白眉鶴,但是,我有比它還高階的品種。」唐春一聲笑,唐天笑再沒懷疑,吞服了下去。不久,黑色煞氣從身體中冒騰而出。

整整兩天兩夜,唐天笑逼出了白眉鶴之毒。整個人頓時神清氣爽。

「多謝少主。」唐天笑深躬身,唐家別的族人全都單膝下跪。

「大哥,你這哪來的?」胖子忍不住問道。

「當初叫你丫滴養那對瘦鶴,你還不樂意。想不到咱居然撿到寶了。」唐春笑道,剛才神識探入戒指空間,求了半天才讓瘦鶴吐了一滴『口水』出來。

想不到還真給唐春蒙對了,這對瘦鶴來頭不簡單。

「天笑,把天噬交給我吧。」唐春說道。

「只要少主能用得上儘管用吧,你不要把他當發河了,發河已死。剩下的只是一具沒有魂魄的**罷了。」唐天笑把『唐發河』給了唐春。

「那就讓天噬代替發河罷。」唐春哼道。

「難道少主不是抽魂煉成戰寵了嗎?」唐天笑一愣。

「沒錯,天噬今後就是我唐春的戰寵。不過。不用抽魂。咱直接洗腦。」唐春陰森森一笑。

「老子就是魂魄自爆也不會讓你得逞的。」天噬吼了一聲,魂魄就要自爆。不過,唐春五品真仙魂力一進入,猶如一把箍子一般牢牢把它的魂魄凍結了。

爾後唐春進入大帝神廟,輪迴旋渦直接吞噬了天噬的魂魄。

進行過濾煉化再整合。等到輪迴旋渦吐出天噬之後這個倒霉蛋已經被洗去了自主意志,成了唐春一名最忠誠的戰寵。

而唐發河的上等人仙實力還在,只不過意念中給唐春種下了少主的『種子』。

「以後你就叫唐強了。」唐春說道。

「屬下唐強叩見少主。」唐強很恭敬單膝跪地。

第二天,唐天笑親自陪著唐春參觀了整個唐府洞府群。而唐強跟武銀光兩個貼身保鏢在戰神丘比索帶頭下忠心的跟在了後邊。

「唐府家族共有多少族人?」唐春問道。

「要論族人那就多了,親親遠遠的加起來不下百萬。

不過,咱們現在最直系的一脈也有幾萬。最核心的。能住在唐府中的族人就剩下一萬左右了。

唐府擁有半仙境強者百名。地仙境強者20名。人仙境強者10名。

而真仙境強者只有我一個。唉,沒落,的確沒落了。

幾千年前咱們唐府真仙境強者有五六個,人仙境強者更是多達三四十名。」唐天笑嘆了口氣。

「南天府另外三大家族怎麼樣?」唐春問道。

「人數沒我們多。強者數量倒是差不多。不然。唐家怎麼肯讓他們插手南天府事務。而且。三大家族往往一遇上什麼事時都會聯手。」唐天笑說道。

「後邊十里之外就是唐家祖地。」

當走進唐家祖地后,唐春頓時有些傻眼了。

因為,整個範圍達到千里的地面上全是蛛網般的龜裂。裂縫有大有小大的裂縫能有幾里。小的裂縫僅指頭粗。而且,無一例外的就是不管大的裂縫還是小的裂縫中都有絲絲水氣形成霧狀物冒出來。

好像地下有溫泉似的。

神識往下探去,一直下延到了千丈深度居然還不見底。

「這些裂縫有多深?」唐春問道。

「不清楚,祖上有遺訓,說這下邊是祖源之地,不允許任何人探查。」唐天笑說道。

兩人飛到了空中,唐春往下一掃。頓時,呆愣住了。

因為,他發現從龜裂開的裂縫中冒出來的霧氣最後居然凝聚在了整個祖地中央。而且,形式一隻腳掌。

「你發現水霧的奇特之處了嗎?」唐春問道。

「水霧中有著仙氣,好像下邊有個仙脈似的。至於為什麼會彙集在祖地中央,估計是祖宗巧妙用了什麼隱性的法陣的作用。」唐天笑說道。

怪事了,我能看到他怎麼看不到?唐春心裡疑惑,懸在空中久久注視著中央的霧氣。


驚天之怒,爾後怒髮衝冠,最後,大地龜裂,難道這些有聯繫嗎?唐春心裡在尋思著。感覺好像找到了一點頭緒似的。

「我要下去看看。」唐春作了決定。

「這個,好吧,這一切本來就是少主的。」唐天笑微一猶豫,點了點頭。

唐春到了疑似腳印的水霧中央,爾後往裂縫中一鑽就下去了。上方頓時翻騰著水霧。

一直下降了萬丈深度居然還不見底,唐春暗暗吃驚。這些龜裂如果真是一腳踩出來的那一腳豈不是能毀地滅天了。

繼續往下。

二萬丈深度時下邊霧氣更為濃烈,而且,壓力很大。

唐春都感覺有些頭暈腦脹。又往下堅持下降了千丈后感覺頭痛欲裂,如果再往下的話估計腦袋就會給壓強直接爆開了。

就在這時候,大東王朝令一陣顫慄飛了出來。


它自個兒飛到了唐春腳下,雙腳一踩在令牌上疼痛瞬間就消失了。好像這大東王朝令有解除壓強的作用。

有了它,唐春繼續往下而去。

終於看到了裂縫的沿頭,唐春估算過,現在離地面估計有三萬丈深度了。

地下沿頭的情景讓唐春震撼了,因為。地下流淌著的居然全是一條條河流似的鮮血。

這時,唐春感覺一陣子慟動。發現畢方石化的身體居然害怕似的顫慄了一下。

這鮮血居然能讓半神境界的遠古畢方發生本能的顫慄,難道這些鮮血的層次比畢方的真靈血脈還要高嗎?

唐春雙腳踩在了血河上,怪事發生了。血河開始顫慄,不久,顫慄成了翻騰。再下去,血河好像狂暴了起來。血河好像煮沸的開水似的掀起了巨浪。

而唐春發現,大東王朝令此刻居然成了一塊海綿似的張開了多個孔洞。爾後,血河中的鮮血如倦鳥歸巢一般涌了進去。

也不曉得多長時間過去了,地下龐大的血河居然乾枯了。因為。鮮血全都給大東王朝令吸收了。

而且,唐春發現。此刻的大東王朝令猶如一塊血色琥珀,給人一種朦朧的透視感覺。

而唐春發現,大東王朝令射出了一道紫光。紫光打在空中投射出了一個巨大的人影。

人影好像憤怒了。它從空中一腳踩下。整個千里範圍空間直接給他踩塌了下去。

空間在顫慄,那一腳終於落到了地面上。大地在顫抖,而龜裂縫延展開去。而此一刻。時光好像在這一刻凝固了。而且,一切事物都靜止了似的。

唐春成了一個紫光之人,他跟那道紫光漸漸融合。

而大東王朝令吸收的一湖的鮮血全都給煉化轉化后融入了唐春身體之中。

唐春在感覺著自己血脈能量在膨脹,而畢方的身體趴地一聲就趴貼於地下。好像直接給這高階血脈能量壓得趴下的。

大帝神廟時間幾年過去了,唐春清醒了。

居然是武王天戳八式中的第六式——大地顫抖。

這一式下去居然擁有時光靜止的作用。

雷光一閃,唐春一腳塌到了地底下,十里範圍的地皮龜裂開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