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恭喜主人,收服強僕。”鐵山走過來,由衷的感嘆道。

老蛟龍的實力,的確非常強勁,即使強如鐵山,也感到一定的壓力。

“對了,鐵山,你要怎麼才能升級?”

程川突然想起來,如果鐵山升到天級,那實力又開始如何恐怖的存在,畢竟現在他都能跟天級以上的老蛟龍抗衡一番了。


“要有足夠的異星能源塊。”鐵山答道。

程川只能作罷,辛靈還在破解異星能源塊的組成結構,到時看看是不是自己合成。

此間事了,又收了老蛟龍,程川開始去找苗黎。

終於,在距離蛟龍洞三公里處的一塊石壁前,一個乾燥而堆滿雜草的山洞,程川找到了閉關的苗黎。

一感受到程川進來,苗黎睜開了眼睛,滿臉笑意,她沒想到程川在離開前能找到她。

“程川,你搞定了嗎?”苗黎問道。

“嗯,你搞定了?”程川答道。

“我也搞定了。”苗黎站了起來,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腰肢。

苗黎本來就是大美女,此刻程川細看才發現,原來她的身材更是火爆,只能說苗黎是個天生的尤物。

很滿意程川呆呆望着自己的眼神,苗黎嫣然一笑,走出了山洞。

“那我們就回藥蠱宗,我帶你去我們宗門轉一轉?”苗黎詢問道。

“好,我去跟你們藥蠱宗好好學習學習。”程川點了點頭,滄雲要升級,只能積累愛心值。

積累愛心值最好的辦法的就是行醫治病,多學一點醫術方面的技能總沒錯。

等到三人離開神農架,已經是兩天之後了。

苗黎在離開神農架的時候,看到了守護她的巨猿。

一隻身高八米,神采飛逸的老巨猿。 程川讓鐵山先飛趟鵬城,把老蛟龍的精血交給滄雲煉製龍元破境丹。

然後讓他送完之後,趕回京都飯店,守護洛雪閉關。

而程川則是跟着苗黎直飛貴州,前往藥蠱宗。

貴州興義巴結鎮南龍古寨,是一個神祕的地方,一個鎮子,鎮上的所有房屋都是呈八卦圖樣分佈。

外人如果沒有當地人帶路,很容易在這裏迷路,而藥蠱宗的宗門,就在南龍古寨最深處。

苗黎帶着程川在鎮上兜兜轉轉走了大半個小時,纔來到一處莊園之外。

莊園約有百里方圓,其間坐落這上百間古老的寨屋,不少身穿民族服飾的少女穿行其中,很是養眼。

“到了,程川,這裏就是藥蠱宗。”苗黎指了指莊園。

“哎,藥蠱宗就是霸氣啊,地方這麼大。”程川不由得嘖嘖稱奇,相比之下,藥王門就小多了。

“聖女回來了……”

已經有人看到苗黎了,在那裏高呼,瞬間幾十個少女圍了過來。

“聖女,聖女,我有好多問題要請教你……”

“聖女,我養的藥蠱這幾天都死掉了,不知道怎麼回事……”

“聖女……”

苗黎看來在藥蠱宗非常受歡迎,幾十個少女一下子圍住了她,嘰嘰喳喳好不熱鬧。

“咳咳咳,沒禮貌,沒看見有客人來嗎?”苗黎見程川一下子被衆少女擠了出去,抿嘴一笑。

“哇,真的啊,看起來還蠻帥的……”

“嗯,身材勻稱,笑容陽光,是我的菜……”

“好久沒看過這麼標緻的男子了,聖女給我們帶福利回來了……”

苗黎一句話,瞬間讓衆少女轉移了注意力,一個個開始圍着程川上下打量。

程川被一幫少女評頭論足,頓時尬在那裏,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哼,都不用練習了嗎?還不給我回去。”

就在此時,苗鳳凰走了過來,冷哼了一聲,衆少女看到一臉嚴肅的苗鳳凰,頓時作鳥獸散。

“藥王門程門主大駕光臨,藥蠱宗蓬蓽生輝啊。”

苗鳳凰語氣古怪道,這屆的國醫大賽,她帶着苗黎參賽,本來是志在必得。

苗黎天資聰穎,醫術蠱術都是年輕一代中的翹楚,誰料殺出程川和葉軒兩個更妖孽的人物,這讓她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

“哈哈,苗老前輩,受到聖女邀請,前來藥蠱宗學習學習,叨擾之處,還望海涵。”

苗鳳凰是跟孟栢齡一樣的老前輩,程川還是很有禮貌的。

“程門主客氣客氣,藥王門的九死回魂針,其御氣運針之法,實乃奇技,老身一直都想就近觀摩學習一番。”

苗鳳凰自然也是老狐狸,藥蠱宗的藥蠱之法自然不能白白讓程川學去,或許可以交換交換。

“哈哈,這個好說好說,苗老前輩吩咐道,我定當照辦。”

程川一聽便知道苗鳳凰的打算,不過倒也無妨,等價交換而已。

“程門主果然是痛快之人,苗黎,你先帶程門主去看看藥蠱宗的藥蠱基地。”

苗鳳凰對着苗黎說道。

“是的,師傅。”苗黎點了點頭,帶着程川往藥蠱宗深處走去。

藥蠱基地是一條長約十里的地下廊道,昏黃的燈火,陰涼的氣息,一陣有一陣沙沙作響的聲音。

剛剛那幾十個少女,每人都有一片自己的蠱池,每個蠱池裏面棲息着各種各樣的小動物。

蛇蟲鼠蟻,蜈蚣蜘蛛各種各樣的小動物,在蠱池中或是和平相處,或是互相廝殺,都在那幫少女的一念之間。

這些少女不斷往蠱池中灑落五顏六色的蠱粉,精心飼養這這些蠱物。

“這是最原始的養蠱之法,那些蠱粉是寨中死去之人的內臟器官曬乾後磨碎。”

“混合藥蠱宗特製的一種骨粉,混合而成的,可以培養蠱物對人體器官的辨識靈敏度。“


“這樣它們在日後作爲蠱蟲,爲病人治療的時候,就會準確無誤的找到病人對應的病竈位置,進行治療。”


苗黎這麼一解釋,程川終於對藥蠱宗的藥蠱之法有了初步的認識。

不得不說,這個養蠱之法,真是聞所未聞。

“那些死去的人的家屬願意嗎?“程川問道,這其實有點像是遺體捐贈的模式了。

“願意,他們都知道藥蠱宗是爲了治病救人,而且這邊的人,千年以來,都接受這藥蠱門的庇護,都以把親人遺體交給藥蠱宗爲榮。“

苗黎繼續解釋道。

“原來如此……“程川深以爲然。

再往後走,是幾個小房間,每個房間裏面都盤膝坐着一個少女。

這些少女的臉色或多或少都有點蒼白,而且表情微微有些痛苦。

“苗黎,她們這是在幹嘛?“程川問道。

“她們這是在用精血培養自己的本命蠱蟲,這個過程要持續三天三夜,會有些痛苦。“

苗黎看到這些少女,就回想起自己當初的時候。

藥蠱宗中,只有培養出自己本命蠱蟲的門人,才能出師,外出濟世救人。

藥蠱宗門人的本命蠱蟲,大多都是一種名叫水熊蟲的蠱蟲,這是生活在南龍古寨神池之中的一種奇特生物。

大概只有米粒大小,卻不懼嚴寒,不懼高溫,性格溫和,是本命蠱蟲的最佳選擇。

培養的時候,需要把水熊蟲從淚腺中放入,這水熊蟲會慢慢爬到心臟處,開始吸**血。

三天三夜之後,如果培養成功,水熊蟲會從心臟離開,從耳竅爬出,體型變小一倍。

到時這些少女對着這水熊蟲誦讀三十分鐘的藥蠱宗馭蠱口訣,直至水熊蟲沉睡。

水熊蟲會睡三個小時,睡醒之後,就算是徹底成功了。

以後治病救人之時,如果遇到一些急症大症,一時間沒有合適的蠱蟲在身邊的時候,本命蠱蟲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當然三天三夜之中,也有培養失敗的,失敗後,那些少女會高燒不退,需要昏迷一天一夜,才能恢復過來。

“藥蠱宗果然是傳承有序的大宗門,這養蠱之法果然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程川由衷感嘆道。

“嗯,這種就是血煉之法,其實藥蠱宗還有一種神煉之法,可惜已經一百多年也沒有人練成了。“

苗黎自曝其短的嘆息道。

“神煉之法?可否與我一觀。“

程川一聽到神煉之法,心中莫名一動,他有系統,可以自動精通,或許可以練成。 “噓……“苗黎連忙做了個禁聲的手勢。

“我偷偷帶你去看看,你別說話。“苗黎左顧右盼了一番,拉着程川繼續往裏面走。

走到盡頭,有一條往上的臺階,兩人拾步而上,悄無聲息。

程川暗暗覺得好笑,怎麼感覺自己跟苗黎像是做賊一樣。

這臺階有點長,足足四百多階,盡頭是一間密室。

苗黎從腰間掏出一個圓形的金扣,按在密室大門外的一個圓形凹槽之上。

密室的大石門轟然打開,露出了濃郁的香氣。

原來這裏就是苗鳳凰和苗黎平時修煉的地方,也是藥蠱宗的要地之一,藥蠱宗的典籍都珍藏在此。

待兩人走進去之後,苗黎轉身關上了大石門。

“程川,你隨便坐會,我給你找那本神煉之法。“苗黎眼中秋波盪漾,望了程川幾眼,跑去翻典籍去了。

“這苗黎該不會是看上我了吧。“程川看苗黎的神情,哪裏不知道苗黎對自己有意思。

不過苗黎沒有點破,程川自然不會問。

苗黎很快找來了神煉之法,遞給了程川,竟然是一張古老獸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