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難道啊秋不知道我想幹嘛嗎?我變現得還不夠明顯嗎?”

聽到齊桓這麼說了,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可是今天那麼累,就算是願意,也沒這個力氣。玉石只有紅着臉推着齊桓。

“我今天那麼累,好不容易熙熙睡了,你還不放過我。”

齊桓聽到我這麼說,心情大好,捏着我的臉。

“想什麼呢你,我只是想讓你洗澡,自己照照鏡子,看你的臉都紅成什麼樣子了,我知道今天你很累,看洗澡吧,洗了就快來睡覺。”

說着齊桓就出去了,我在浴室裏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看着齊桓出去了之後。纔開始脫衣服洗澡,想着剛纔齊桓那個樣子,耳根不禁又紅了,甩甩頭躺在浴缸裏。

齊桓走出浴室後就找水喝,要不是今天阿秋那麼累肯定不會那麼輕易的算了。

哎,只能一個人在客廳喝水澆火了,齊桓憋屈的把水喝了就去牀上躺着等我了。

我洗了澡出來,看到齊桓躺在我的牀上,一時有些尷尬,不知道是走上前還是叫他出去,停在哪兒尷尬的站着。


齊桓看我在哪兒呆着不走過來,就去拉我。

“在哪傻站着幹嘛,不睡覺嗎?”

“你怎麼還在我房間,你不去睡覺嗎?”

齊桓聽了委屈的看着我,“我是你老公,我們是合法夫妻,我不睡這兒睡哪兒,你怎麼翻臉不認人啊?”


看到齊桓這個樣子,我真的是無語了,這是小奶狗嗎,無奈的搖搖頭。

懂激勵:不會帶團隊,你就只能幹到死! 行吧,你想睡這兒就睡這兒吧。”自己很累,都不想多說什麼了。

齊桓知道我很累,上牀抱着我,替我蓋好被子,兩人便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熙熙醒了後看到自己還在自己得房間,氣憤得從牀上爬下去,到我得房間,看到齊桓抱着我在睡覺。

爬到牀上,坐在齊桓的身上,用不大的拳頭打齊桓,嘴裏還不停的念着。

“你這個大壞蛋,大騙子,你騙我,你居然跟我搶媽媽。”我和齊桓都被吵醒了,看着熙熙坐在齊桓身上打齊桓,這孩子怎麼大清早的火氣那麼大,趕緊拉住熙熙。

“熙熙,怎麼了,你打爸爸幹嘛啊?”

“哼,這個大騙子,昨天晚上他說了媽媽睡着了回來叫我的,結果把我騙睡着了他自己來跟你睡了。”兩隻大眼睛裏有着說不盡的委屈。

我沒辦法,這兩人那麼幼稚,只好先哄好熙熙。

穿好衣服後,兩人便帶着熙熙下樓吃飯了。 今天天氣似乎特別好,剛起牀,晴空萬里。早晨的太陽不是那麼耀眼,曬在身上溫暖舒適,熙熙與齊桓在廁所裏面刷着牙,我坐在牀上看着手機。

廁所時不時的傳出來熙熙與齊桓的嬉戲打鬧的聲音,我歪着頭看着廁所裏一大一小的兩個人,笑了笑。

起牀收拾好東西,齊桓已經在外面晨跑去了,熙熙坐在餐桌前面吃早飯。

“熙熙今天真乖呀。”我放下手裏的果汁摸摸他的頭,然後將麪包夾好番茄醬遞給他。

“謝謝媽媽。”熙熙接過麪包說道。

我轉身進了廚房開始煎蛋,一邊的豆漿機正在打着豆漿,轟隆隆作響。此時齊桓已經跑完步回來了,一身運動裝已經溼了,連着頭上的髮梢也滴着汗,微微喘着氣 臉色有些紅,走入廚房從我的後背一把抱住我。

我驚呼一聲,差點連鍋鏟都嚇掉了,齊桓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說:“好香啊。”

“去去去,快去洗澡,臭死了 我已經放好了水。”我拿着鍋鏟作勢要趕他。耳邊盡是他低沉的笑聲,不禁紅了臉,回頭專心致志的煎蛋,不敢看他。

在等我把早飯都端到桌子上時候,熙熙已經吃完了收拾好書包已經被司機送到了學校,我上樓喊齊桓下來吃飯。

齊桓穿好西裝外套,將領帶遞給我。

我擡頭嬌慎的瞪了一眼他,接過領帶幫他緩緩繫好。齊桓低着頭看着我,雙手在他胸前時不時的劃過,眼睛直勾勾得盯着我,我低着頭。直到最後一刻,繫好了領帶,齊桓抓住我的手狠狠的往他懷裏一拉,勾起我的下巴,吻了一下。

這一系列的動作快到我根本沒有反應過來,楞楞的站在那裏,等到回頭轉身時候,齊桓已經滿眼肆虐的走到了玄關處。

我在後面跟着下樓,忽然間齊桓停頓住,我筆直的裝上去。


“笨蛋!”齊桓笑着說。

我哼了一聲,右手已經被他拉起,走進餐廳。

不得不說齊桓吃飯的時候特別迷人,將袖口挽了一截起來,靠在椅子背上,一隻腳與另一隻**叉,顯得格外的自然,白色的居家拖鞋在齊桓有一下沒一下的搖晃着,也隨之晃動着。神色顯得格外慵懶,灰色的高領毛衣襯得他有些沉穩,左手拿叉又是右手拿刀不緊不慢的切着面前的那盤雞蛋,偶爾光臨一下培根,剛剛控制好的力度不僅僅切開了蛋,又不會與盤子發生摩擦產生刺耳的聲音,讓人看起來格外的舒服,對於旁人來說,看他吃飯也是一種享受。

我一邊吃着一邊看着他,確實感覺很下飯。

等到齊桓解決完了盤子裏的雞蛋以及一小半火腿時候,才緩緩端起一邊的牛奶,緊接着管家送來最近時事新聞的報紙。

一切顯得那麼自然優雅不失大方,得體,彷彿整個世界只有他一樣,在進行着某種特別偉大的事件。

我覺得晨讀這個習慣特別好,但僅僅只是針對齊桓,畢竟我是學不來的,假如說讓我吃完早飯邊喝牛奶邊讀報,估計沒一會就想上樓睡覺。

“齊桓,林曉要結婚了。我想去給她當伴娘。”我放下餐具,一本正經得對齊桓說,一盤子雞蛋加培根解決的差不多了,牛奶也所剩無幾了。比起齊桓,我的吃相差多了,有吃的就不錯了。但願熙熙以後能遺傳齊桓,估計會有好多腦殘粉吧。


齊桓聽了我的話,皺了皺眉頭,不緊不慢的將報紙摺好放在一邊認真的說:“所謂伴娘伴娘,就是沒出嫁還在自家娘身邊的。你哪裏適合這個了。”

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怕是說我老了吧,怎麼不能當伴娘了。也是,我現在是半老徐娘了,孩子也生了,哪裏比得上剛要結婚的林曉那麼年輕貌美如花的。

我故意不說話,也不看他,收拾了碗筷進了廚房。只聽得見廚房嘩啦啦的聲音,以及盤子與盤子交錯發出的摩擦聲,水漬一點點滴到地上。

齊桓無奈的嘆了口氣,走進廚房抱住我說道:“雖然當不了伴娘,但是可以幫他們一起辦婚禮。”

我想了想,似乎也不錯,只是不知道林曉意下如何。原本心裏答應了她當伴娘的,現在卻因爲自己結了婚不能完成她的心願,心裏有些過意不去。

畢竟每一個閨蜜的婚禮都要有自己最愛的男人來共同完成婚禮,最愛的親人見證婚禮,最好的閨蜜陪伴着走完婚禮過程纔算完美。這大概是每個女孩子的夢想,有朝一日,讓最好的閨蜜看着自己嫁給愛情。

我閒齊桓抱着我礙事,將他趕到一邊去站着。他就哪裏站着,定定的看着我笑,我沒好氣的說:“陸遠這小子,悄無聲息的就拐走了我的女人,也沒經過我的同意,真是絲毫不理解我那種看着女兒嫁出去卻毫無辦法的心情,他陸遠要是不單膝下跪給林曉一個盛大的求婚,我纔不幫他操辦婚禮呢。”

齊桓滿臉笑意的看着我邊忙活邊吃醋,一臉的戲謔。

忽然捏着我的手說:“這些活以後就讓月嫂來做就好。傷手。”


我被他的話暖到了,收拾好好東西決定暫時不與他計較了。

天煞帝女 ,但還是要與林曉說一下。我拿起手機走到陽臺上撥通了林曉的電話。

“喂?林曉啊。”我笑着說。

“怎麼了,嘔……”電話對面的林曉似乎還沒說一句話,我之久聽到她在乾嘔,似乎不太舒服。

我皺着眉頭以爲她是吃壞了腸胃,便問她:“怎麼了,不舒服嗎?”

“對啊,最近一直乾嘔,想吐。”林曉有氣無力的回答着,像是很多天沒有吃飯,快沒了生息的人一樣。

我下意識看向齊桓,齊桓聳了聳肩膀,忽然眸子一閃,指了指我的肚子。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激動的拿着手機問道:“林曉,是不是懷了?”

似乎是我聲音太大了,還是嚇到了林曉,良久都沒有聲音,這才緩緩的聽到話筒內微弱的音量:“不知道呢,你明天有空陪我去做個檢查吧。”

我跟林曉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明天去體檢,如果是真的懷了,那麼可真是雙喜臨門了。我心想着,陸遠這小子運氣還真是好,什麼好事都讓她趕上了,這往後怕是要苦了林曉懷胎十月了。 我也擔心曉林是懷孕了,現在有有氣無力的,怕她一個人去醫院不方便,下午我就去了曉林家裏,看曉林一個人躺在沙發上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看着就心疼。

我走過去,看着曉林。

“怎麼了,除了吃不下反胃,身上無力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你吃飯了嗎?現在是還在不舒服嗎?”

曉林看着我那麼着急,虛弱的對着我笑,“小秋,你不要緊張,我沒有其他什麼問題,就我給你說那些,而且我這個月大姨媽還沒來,所以,說不定就是懷孕了呢,我就是怕一個人去檢查,陸遠又在工作,所以只能叫你了。”

我覺得十有八九就是懷孕了,她自己又不知道,大姨媽都推遲了也不警醒着。便戳戳她的腦袋,“都什麼時候了,我覺得多半就是有喜了,先恭喜你上喜臨門咯。”

曉林幸福的笑着說:“那就謝謝你的祝福啦。”

看着曉林一臉的幸福,我是真心的爲她感到開心。

“咦~,看你一臉的幸福樣,簡直受不了。”我做着嫌棄她的表情。一邊說,一邊給她收拾包。

曉林看我一臉嫌棄她的樣子,用手打了我的背一下,嘚瑟的對我說:“就是一臉幸福樣,怎麼樣,難不成你還羨慕了?”

我看着曉林這幅欠扁的嘴臉,我也嘚瑟的對她說:“我會嫉妒你嗎?我是誰,我可是有齊桓的,纔不嫉妒你,哼。”

該傲嬌還是得傲嬌,曉林看我在嘚瑟,翻了個白眼。“切,彼此彼此。”

於是,我們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幫她收拾好了所有,結果這個女人還躺在少發上不起來,是個什麼鬼。

“你還檢不檢查了,那可是你的孩子,又不是我的孩子,還去不去了。”

曉林一臉笑意的說:“去,當然要去,我可愛的愛你的美麗的小秋都來陪我了,豈有不去之理。”

我聽曉林這樣說,雖然很受不了,但是已經習慣了,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那麼,請問曉林小姐,您願意離開你的沙發跟我去醫院檢查一下嗎?”

“當然可以,哈哈哈……”曉林一臉得逞的樣子。

我看着也爲曉林高興,只要你高興就好。“那就走吧,不然待會兒醫院人會很多。”

到了醫院,我去排隊掛號繳費,陪她打比超,做完了這些,曉林反而開始不淡定了。

“怎麼了,怎麼感覺你有點不對勁。”

曉林一臉擔憂的看着我,“小秋,萬一我沒有懷孕呢?”

聽到她這麼說,我覺得有些無奈,這結果要兩個小時才能拿到,再說了,這婚都訂好了,沒有懷孕以後兩人又的事時間啊,但曉林那麼擔心,應該也是想要個孩子了。

“這不是還要兩個小時才知道結果嗎,你別急,沒懷上也沒事的,反正你和陸遠都訂婚了,害怕沒機會懷孕嗎?”我笑着對曉林說。

曉林聽了覺得也是,就算是沒有懷上也沒什麼,但是心裏還是有些焦慮。

我看曉林總算是要好一點了,便陪着她等結果。曉林總是在時不時的張望,希望下一個出來的結果就是自己的。

看着曉林這樣,突然間想到我以前是不是也是和曉林一樣的期盼着自己的孩子。

“趙曉林,誰是趙曉林,你的結果出來了。”護士拿着化驗單子在那叫着,我立馬站起來,曉林和我一起走過去。

我接過單子遞給曉林,曉林看到上面的是陽性,抱着我。我知道,曉林刺客很激動,我伸出手抱着她。

“看吧,我就說是懷上了嘛。”

曉林狠狠地點了兩下頭,“對,我有孩子了。”

曉林拿出手機,打電話給陸飛,眼裏的溢出來的幸福,我看得是那麼真切。“老公,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懷孕了。”曉林臉上笑得越發燦爛了。

電話那頭傳來急切的聲音,“真的嗎?你真的懷孕了。”

曉林狠狠地點頭說:“對,我懷孕了,我叫小秋陪我一起來檢查的。”

陸遠把電話掛了,我陪着曉林坐在醫院走廊上,不一會兒,陸遠就到了,這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

看到我們,立馬跑過來,抱住了曉林,看着曉林的肚子,臉上的震驚我看得真真切切,“真的懷孕了,我要當爸爸了,哈哈哈。”

曉林掐了陸遠一下,白了陸遠一眼說:“這兒是醫院,那麼大聲幹嘛。”

陸遠摸着被曉林掐的那兒,笑這說:“我要當爸爸了我高興。”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