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幽靈明白。”


遠處的汽車緩緩停下,沒有再往前行駛。

而他們距離酒店,也就不過三百米的距離。

“咔嚓!”

葉寒將子彈上膛,瞄準着遠處的幾輛汽車,觀察着他們的一舉一動。

但沒有任何人下車,三輛車就這麼靜靜的停在那。

“咯咯!”

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葉寒挑了挑眉毛,放下了槍。

爲了讓幽靈等人更好的去對付敵人的襲擊,葉寒沒有安排死神殿成員在門外守衛,而是將他們都安排到了樓下。

因爲死神殿成員人員太少,而葉寒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更何況死神殿成員的速度都很快,不必擔心支援的問題。

“親愛的,你先躲好,交給我。”葉寒將***放到蒂娜的手裏,然後從腰間拿出手槍,將子彈上膛後,藏在了衣服裏。

蒂娜點了點頭,躲到了牆後。

看到蒂娜藏好後,葉寒扭了扭脖子,走到門前。

“誰?”

葉寒喊道。

“先生您好,我是送餐的。”

門外響起一個甜甜的女聲,聽聲音還是蠻不錯的。

葉寒挑了挑眉毛,好像自己叫過晚餐。

葉寒通過貓眼看了看外面,的確是一個穿着酒店工作服的金髮妹子推着送餐車。

是自己多慮了吧,葉寒無奈的笑了笑,然後打開了門。

“尊貴的先生,很抱歉打擾到您,這是您的晚餐。”

金髮妹子對着葉寒露出一絲禮貌的微笑,然後將餐車推了進來。

葉寒看到金髮妹子的笑容,似乎看出了什麼,眼裏閃過一絲冷意,緩緩的關上了房門。

而金髮妹子沒有發現葉寒的動作,將食物端到了餐桌上。

“先生,可以用餐了。”金髮妹子再次對葉寒笑了笑。

葉寒點了點頭,但依然滿臉冷笑的靠在門上。

“先生,怎麼了?”

看到葉寒攔住了自己的去路,金髮妹子問道。

“誰派你來的?”葉寒扭了扭脖子,看着金髮妹子。

“先生,我不懂您說的話。”金髮妹子一臉無辜的說道。

葉寒聳了聳肩,指着金髮妹子說道:“首先,酒店的妹子是不會將頭髮披散在腦後,她們的頭髮都是紮起來的。”

“還有,她們不塗口紅,就算是最淡的那種也不會塗。”

說着,葉寒對着金髮妹子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

在自己面前玩僞裝,她未免也太自信了一些。

聽到葉寒的話,金髮妹子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陰沉。

她想不到隱藏的這麼深,還是被葉寒給發現了,而且這些小細節,她自己都沒有去注意。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死神!”金髮妹子舔了舔嘴角,露出一絲嗜血的笑容:“如果不是任務在身,我肯定會和你好好玩玩。”

“別了,我對你這種公交車沒興趣!”葉寒不屑道。

金髮妹子沒有因爲葉寒的話而憤怒,反而一步一步的靠近葉寒,而她的手裏,也多了一把手槍。

“在我面前玩槍,切。”葉寒臉上閃過一絲不屑。

葉寒扭了扭脖子,站直了身體,看着迎面走來的金髮妹子。

讓葉寒驚訝的是,金髮妹子停下了腳步,沒有再繼續走來。

“我手裏的是引爆器,我這個**足以將整個頂樓都炸翻,如果你不想和我一起死的話,就按照我的要求做。”金髮妹子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小型引爆器。

葉寒眯起眼睛,看了不遠處的餐車一眼,果然看到了一個小型的**。

“哇哦,真是讓我驚訝。”葉寒撇了撇嘴,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我的任務是儘可能的將你活抓回去,這樣我會得到更多的佣金。”金髮妹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SO?”葉寒卻滿臉的不在意。

金髮妹子看到葉寒的神情,心裏咯噔了一下,因爲葉寒表現的太淡定了。

但想到自己手裏有**,金髮妹子又淡定了下來。

“所以,親愛的死神,快乖乖的到我懷裏來吧。”說着,金髮妹子對着葉寒招了招手。

葉寒吐了口氣,聳了聳肩,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好吧。”說着,葉寒走向金髮妹子。

而金髮妹子也舉起手槍,預防葉寒偷襲她。 清靈站在一邊,向著遍布的靈氣光團看去,靈氣似乎在向內延伸,深處不知道有著什麼東西。

「不要看了,那邊不是你能夠去的,還是等你的蛋吃飽了,趕緊離開吧。」紫寶提點,語氣裡帶著知曉緣由的感覺。

越是神秘,清靈越想知道,念頭一動,紫寶便知道了她的請求。這些事情沒有隱瞞的必要,它也樂得和清靈說個究竟。

「小妞,這些靈氣可不一般,如果老子沒看錯的話,應該是遠古時期巫族強者死後所遺留的靈氣。」

巫族!竟然又牽扯到了巫族,迷霧森林地下的巫族宮殿,鬼蜮的巫族強者靈氣,這巫族被鴻蒙紫氣帶來這個世界時候,難道是和鬼物們親近了?

「不,不是這樣的。當初那些仙人和巫族聯手要消滅危害世間的魔物,鬼物,巫族成為先遣和魔頭殊死戰鬥,加上仙人的輔助最終勝利,魔族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而鬼物的存在卻是永生無盡,只要有人的存在,死後就會化為鬼物。所以鬼物則被仙人趕入迷霧森林,封印鎮壓,打入鬼蜮。」

「作為盟友,巫族接受仙人們的要求派兵鎮守鬼蜮,鎮守的巫族百年一換,可是還不過百年,世間太平,仙人們就背信棄義,封死了鬼蜮的出口,讓鎮守的那些巫族老死在鬼蜮,外界的巫族也被眾多仙人的圍剿,全部死在北方大陸的境地。」

紫寶感嘆,「那一戰整個北方大地都被巫族的血液染紅,巫族的下場很慘。」

「那迷霧森林地下的巫族宮殿……」


「那做地下宮殿建於北方大陸,也就是現在修真者聞風喪膽的北方險地,迷霧森林地下的那些只是從北方打通過去的一個出口,為了方便巫族通往鬼蜮所以才建立起來的。」

很難想象,一座地下宮殿竟然可以橫通兩塊陸地,迷霧森林下面的只是宮殿的冰山一角,那宮殿究竟是有多大?!

「不要驚訝,巫族的身體本來就比常**的多,所以建造巨大的宮殿也實屬正常。」

清靈點了點頭,她還記得在迷霧森林的地下宮殿中,看到那巨大的巫族雕像,強悍的巫族最終從跟這個世界上滅亡,身死之後留下的靈氣都如此驚人。

聽了紫寶一番話,清靈再次覺得仙人之中也不全是好人,不知道自己那個素未蒙面的師傅是個怎樣的仙人呢?

這一會兒的時間,白色蛋也吸取了大量的靈氣,看起來蛋殼越發光亮起來。混在一團團靈氣團中,甚至讓人分不出它是靈氣還是蛋。

「真想看看這蛋裡面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它要吸取多少靈氣才肯孵化啊。」這麼多的靈氣要是被她吸取,恐怕實力突飛猛進到大成後期都不是問題,奈何如今雷劫將近,她不能吸取太多的靈氣。

似乎是感覺到主人的耐心一點一點的減少,白色蛋也慌張起來,生怕主人改變主意,命令它離開,一時間,它更是加快了吸取靈氣的速度,幾乎是吞噬的吧靈氣先收進自己的蛋殼中,以後再慢慢消化掉。

四周的靈氣團一團一團的消失,白色蛋吸收的靈氣在這如同銀河般的靈其中不足百分之一,又過了是個多時辰,蛋殼能能夠裝收的靈氣已經達到飽和狀態,再也吸不進一點靈氣。於是蹦蹦跳跳的跳進了清靈的懷裡。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如同安睡般,再無聲息。

「走吧,也是時候離開這裡了。」此地不宜久留,眼下清靈要趕快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來著手安排,好安然度過雷劫。

……

層層瘴氣之外,兩隻造型如骨魔般身披黑色長袍把整個身體籠罩在內的骷髏如同兩位盡忠職守的侍衛般守在山澗左右,靜靜的等待著。

兩個空洞的骷髏眼眶中,兩叢紫色幽火燃燒著。它們所感,瘴氣之中他們所要循跡的人類就在裡面,濃厚的瘴氣,帶著噬人的毒氣,就算是它們也不敢輕易走進去,只能在外面等候。

從遙遠的西南部方向前來,兩隻鬼物在骷髏山地位不低,它們乃是鬼蜮西南部望著屍魔尊者手下的得力親兵,如今只為完成一個任務,抓捕現身在鬼蜮的那個人類少年!可殊不知在瘴氣之內的人類,卻是一位少女。

身在瘴氣之中的清靈還不知道,在瘴氣之外,還有一場危機正悄然無聲的等著她……

………………………………………………… 碰到這樣的殺手葉寒也是醉了,還有帶**,打算和自己一起死的。

不過這殺手的自信也讓葉寒有些驚訝。

按道理說,自己身爲殺手榜第一,名聲在殺手界也是響噹噹的,但居然還有殺手敢來殺自己。

葉寒一步一步的走向金髮妹子,臉上掛着淡定的笑容。

等葉寒走到金髮妹子眼前後,蒂娜在牆後探出頭來。

看到葉寒臉上的笑容,蒂娜頓時就明白他想幹嘛,很識相的沒有出聲。

“你最好不要耍花樣,雖然殺了你會減少我的佣金,但我一點都不介意的。”

說着,金髮妹子將槍口頂在葉寒的腦袋上。

葉寒不以爲然的聳了聳肩,眼神閃過一絲寒光。

下一刻,不等金髮妹子做出反應,葉寒的右手如同閃電般揮出,一把將金髮妹子手裏的手槍給槍了過來。

同時左手呈爪狀,死死的抓住了金髮妹子手裏的引爆器,不讓她引爆**。

金髮妹子的瞳孔頓時收縮,她想不到葉寒會有這麼快的速度。

“渣渣。”葉寒說完,一腳踹在了金髮妹子的肚子上,將她踹飛了出去。

“砰!”

金髮妹子被踹到了沙發的後面,滿臉痛苦的捂住了肚子。

“親愛的,你對妹子下手可真是一點都不溫柔啊。”

蒂娜從牆後走了出來,有些責怪的看着葉寒。

葉寒聳了聳肩,將搶來的手槍放到了腰間。

“親愛的,這個妹子還是個雛哦。”蒂娜彎下腰,看着金髮妹子。


聽到蒂娜的話,葉寒挑了挑眉毛,“你咋知道的?”

“我就是知道,你不信來驗證下。”蒂娜抓住金髮妹子,說着就要扯她的衣服。

“別別別,現在可不是時候。”葉寒被蒂娜的舉動給嚇了一跳,這個時候蒂娜居然還有心思調戲自己,順帶把那女殺手也給調戲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