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傳送一萬人,加上數千輛符獸戰車,至少也得一個小時才能傳送完畢,一個多小時后誰知道會是什麼局面?

而地蠻城的四個空間傳送場是大型的,一次可以傳送三百人,速度要快上六倍,還是直達,能很快投入使用。

呃,我想那麼多幹什麼,司空符神主只是讓我在這壓場子的,重點是對付青龍族的族長或者高手的。

青龍族大規模的要攻城不管我的事,那是司空笛籟城主要應付的,六萬衛隊是他管的,這是他的轄區。

既是青龍族真的拿下或者造成地蠻城重大損失,要承擔責任首先是司空笛籟城主,我只是協助,只是一個人而已,如何擋得住數萬大軍?

嗯,形勢真的很不妙,現在這麼多賭場出事了,幾個大型空間傳送場被毀,損失不小了,後面還不知會發生什麼,看來城中混入不少青龍族了,要不要把情況彙報給司空符神主?

不行,這個情況還真不好彙報,青龍族到底是不是真的來了十萬天知道,畢竟沒人看到,只是青龍族人自己說的,而且這十萬的說法也實在可疑,要說有個萬八千的還有可能。

司空符神主說了青龍族只有幾千人,我說這裡有大量的青龍族,但又說不清楚具體情況這不是沒事找事嘛,何況即使要彙報也是司空笛籟城主的事。

不過得讓司空符神主知道我盡全力了才行,該怎麼辦?對了,我的任務是對付青龍族高手,只有殺了或者抓住一些青龍族高層,比如長老什麼的才好,最好是能抓住或者殺了青龍族長。

擒賊先擒王,要是能殺了青龍族長或者抓住看他,那地蠻城的危機也就化解了,我的職責就完成了,還立了大功,至於損失那是城主的責任,自是由他擔著。

青龍族這麼大的行動一定是族長指揮,這青龍族長會在哪裡呢,是已經進城,還是在外面統帥青龍族大軍進攻衛隊營地?沈金斌符神皇也不傻,開始要劃清責任顧自己的思索起來。

司空笛籟見神皇大人不說話面色陰晴不定,認為在想辦法,不敢打擾,強自淡定了下心神,也想到了要不要把情況彙報給司空符神主,但轉念一想還是覺得核實一下情況再說。

司空笛籟立刻給城外北面的衛隊營地總隊長發出訊息詳細詢問具體情況,很快得到答覆,有些哭笑不得更是無法確定了,那邊實際是數百青龍族襲擊了營地,戰力很強悍,打了就跑。

所謂大批青龍族並沒真的看到,只是一個自稱是青龍族族長的人說的,威脅只給他們十分鐘時間考慮,要麼投降,要麼等青龍族大部隊到將被殲滅。

我靠,這到底有沒有大批的青龍族?既是彙報給司空符神主又如何說?已經明確了的是千餘青龍族,難道要說幾萬,甚至十萬?

如果沒有的話,只有幾千,就被弄得這麼狼狽,損失這麼大,豈不是說我這個城主太無能了,至少城主沒得做了,說不定司空符神主一怒之下小命不保啊!

司空笛籟十分害怕了,猶豫了下又向城南,城東方向兩路衛隊營地詢問情況,很快得知那邊靜悄悄無事,沒發現青龍族蹤跡。

呃,青龍族狡詐詭計多端手段怪異,戰力又強悍,城西的總隊長帶人進山中埋伏被幾千青龍族滅了還是有可能的,算了,還是再等等看。

司空笛籟心中稍稍欣慰不少,一咬牙決定先放棄立刻彙報給司空符神主。

但又擔心另外兩面衛隊營地遭到襲擊,沒敢調動去支援城北方向,而是讓城北方面堅持守住,立刻向周圍幾個城主發出求援信息。

很快司空笛籟得到回復,幾個城主立刻衛隊支援,合擊起來總共有五萬衛隊,這才有了些底氣,想了想忙向沈金斌符神皇說明情況。

「哦,城北的總隊長說青龍族族長出現了?不是到處都發布了通緝捉拿青龍族長的畫像嗎,問問看,那人到底是不是青龍族族長!」沈金斌符神皇心中一動急忙道。

司空笛籟立刻詢問,很快得到回復,答道:「神皇大人,總隊長說了,看到的人和畫像一摸一樣,就是青龍族長!」

「很好,笛籟城主,咱們這樣,你守住城,肅清潛入的青龍族,我現在就去城北方向,只要抓住或者殺了青龍族長,一切就解決了!」沈金斌符神皇立刻道。

司空笛籟想了想應下,城裡的局勢自信還能控制住,畢竟有兩萬衛隊,加上上千侍衛力量足夠,另外還能調動城中大戶人家侍衛,至少也能有兩千以上。

而且城中潛入的青龍族絕對不會多,主要是城外那明確了的上千青龍族,有神皇出面應該至少能穩住局勢吧,到時援軍一到說不定還能剿滅青龍族。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好好歇着,今天的訓練,你不必參加了。”王奇說了句,轉身離去。

…….

…….

就在王奇帶着所謂的敢死隊員,加強訓練時,東海市迎來了無數武修者。他們從四面八方趕來,在東海市住下。

其中就有A市的武修者。

都是被雲山老祖請來的。

而云山老祖,A市最大的黑勢力頭目,擁有獨特的修煉法門,實力非常強勁。別看他剛纔剛突破到超凡境,以他獨特的功法和戰技,足以幾百超凡後期!

這絕不是開玩笑!

幾年前,雲山老祖還是一個天階後期的武修者時,與東海唐家打了一架,他竟以天階的實力,連續戰敗兩個超凡初期的強者。當時武修界的各大勢力,都爲之驚歎,而云山老祖,也一戰成名。

但是!

從那以後,雲山老祖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中。

直到最近纔出現,聲稱自己已經突破到超凡境。

面對這樣一個強者,衆勢力都無比的關注。

有些想拉攏他、招攬、或是眼饞他的功法,想通過一些手段得到。是以,當雲山老祖請他們幫忙,打擊唐家時,各方勢力都爭先恐後的相助。

其實說白了,他們的心裏都有着如意算盤。

想通過雲山和唐家的戰爭,獲取大量好處。

隨着事態的發展,這件事情很快驚動了MBI,派來三個高手,向唐家瞭解情況。


這一日。

王奇來到葉城的房外,想叫葉城去參加訓練。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又使用幽冥指,體內的真氣被抽空,繼續保持昏迷的狀態。

“這渾小子!”

王奇無語到極點。

本來已經準備好沸靈散,想叫葉城下去侵泡。

現在卻只能作罷了。


王奇離開後。


葉城微微睜眼,打坐調息。

“幽冥指威力雖強,卻是極易消耗真氣,每次都會被吸走百分之九十,剩下的百分之十,不足以支撐,幾近陷入昏迷。”

爲了拒絕使用沸靈散,葉城確實假裝昏迷。可是要說起來,使用幽冥指後,只剩百分之十的真氣,跟昏迷也差不多了。

這樣的戰技,除非到了最後時刻,否則絕不能使用。

因爲你一擊不中,下一秒死的就是你。

葉城一面吐納,恢復體內的真氣,一面考慮接下來的事。如果雲山老祖在近期到達唐家別墅,他可以避免使用沸靈散。但是,憑他現在的實力,跟那些大佬相比,差的太遠。一己之力,也不可能扭轉全局。

作爲一個外來武修者,葉城對唐家,沒有特殊的情感,也沒有責任去保護。他加入敢死隊,只是想渾水摸魚,得到晉升超凡的機會。因爲唐琪答應過他,只要能活到最後,並且對抵禦外敵有貢獻,就會獲得各種福利。

而要做到這些,葉城需要做一些準備。

首先是疾風步!

這個戰技必須練習到極致,有助於逃命!

其次是擒龍手,擒龍手消耗真氣較少,能頻繁的使用,雖然不能重創敵人,卻能在關鍵之時,爲逃跑爭取時間。

至於幽冥指,暫時沒必要修煉。

因爲在這場戰鬥中,他所面對的敵人,都非常強大,即使使用了幽冥指,也不能取勝,反而會被吸乾真氣,成爲待宰的羔羊。

與其去苦苦研究毫無作用的幽冥指,還不如重複的練習疾風步和擒龍手。

這兩種戰技,別看是最低級、最不起眼的,真要練到極致境界,也能發揮出很強的威力。

“只要在戰鬥時,擁有逃跑的能力就行了…。”

葉城打定主意,起身開始練習。

幾日後。

雲山老祖來到了唐家別墅。

他完全是一副強者的姿態,在到達別墅的一剎那,即發動一輪攻勢。憑藉他獨有的功法和戰技,輕易摧毀了門口幾百米的建築和地面。

就像被大炮轟擊了一樣,現場一片狼藉。

就連門衛李福的房間,也被轟成了渣渣。

所幸李福不在,沒有被打擊到;不過那些保安就慘了,當場被打死!

唰唰唰…

從別墅建築羣的深處,射出來幾道光束。

他們緊貼着地面,是以瞬移過來的。

顯而易見,都達到了超凡境。

而面對這些相同境界的強者,雲山老祖絲毫不懼,與他們對峙起來。尤爲可笑的是,唐家的幾位超凡境,也不敢攻擊雲山老祖。

只是警告他,不要再前進。

幾分鐘後…

十幾輛豪華轎車停在雲山老祖的身後,從車裏出來幾十個人,他們穿着各異,氣勢非常。其實力莫測難明。

“李雲山,你竟敢到我唐家找事,可是忘了幾年前,被我唐家老祖教訓之事了?”柳青怒視他,吼道。

李雲山,就是雲山老祖!


冷麪首席追逃妻 ,對他來說,是一生中最大的恥辱!

這次回來,邀請各方勢力打壓唐家,很大一部分願意,就是爲了洗刷恥辱。如今柳青又提起了這件事,李雲山怒火中燒。

“今日,我就讓你們知道,誰纔是強者!”

李雲山稍稍回頭,看向身後的那些人:“你們都聽着,等下我與唐家衆高手較量,你們都不許插手!”

“是…。”

李雲山的屬下們回道。

青陽派副掌門洪南道:“李兄儘管前去,兄弟爲你掠陣。”

趙家世子趙振道:“雲山老祖功法獨特,實力強勁,必能一雪前恥!”

嬋娟一劍[綜+快穿]

其餘各大勢力的代表,也都紛紛應下。

李雲山昂起頭,趾高氣昂的喊道:“唐家的人聽着,你們不是有幾大高手嗎,都派出來,與我一戰。”

“幾年前的賬,也該算算了…。”

別墅羣內。

訓練場。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