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方瓊大聲喝道,方天霸搖了搖頭,便閉上了雙眼,沉默不語。

「昨日半夜,本主收到了天琪的一縷靈念,正如你們所想的那般,我方家的金礦靈脈受到了敵襲!


結果是全軍覆沒!」

方瓊話語一出,頓時所有在大堂的人哄亂了起來,充滿了難以置信之情與駭然、震驚的面容。

「什麼?」

「怎麼會這樣?」

「那方耀大人還有方天琪大人都犧牲了?」

「到底是何人所為?要與我方家為敵?」

??????????????????

「安靜!」

方瓊爆喝了一聲,其聲響徹天地,所有人皆是心神一震,紛紛閉嘴,但是心中的疑問與憤怒卻是難以掩藏。

「天琪說許家與趙家已經聯手,想要剷除我方家!不但如此,竟還有秦家餘孽,天琪說許家深不可測,隱藏的實力難以想象,這秦家餘孽更為厲害,竟一掌就打死了數百護衛!」

方瓊說完之後,大堂之中便是再次掀起了一陣嘩然,他們不是難以相信,而是不敢相信這一切,要是許家與趙家聯手,那方家不滅即垮,再加上這位秦家餘孽竟有如此本事,更是難以想象。 高熒惑!

人類聯盟碩果僅存的改裝大師高熒惑,據說,整個人類歷史上能夠稱為改裝大師的也才兩個,而其中一個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仙逝,另外一個早已經失蹤多年,而這人正是高熒惑大師。

真正的改裝大師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只是加裝或者改造一個小小的部件就可以把整架機甲的戰鬥力提高一個乃至幾個檔次,不過,能夠成為一個改裝師容易,想要成為一個改裝大師難度就很大了,能夠被稱為大師級別的機甲改裝師,都是罕見的天才級別,對能源化工、電子冶金、建材和機械製造無所不通……

當然,面前的這個老人雖然已經沒有了當年的意氣風發,但是,眉頭上一道斜斜的傷口卻讓鄒子川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個老人的身份。

鄒子川一直就很關注高熒惑這個人,他遠在孩提時代,就曾經把這個人當成了自己努力的目標,一直到他身處高位的時候,還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尋找他。

其實,在人類聯盟,尋找高熒惑大師的不光是鄒子川,幾乎是每一個國家都在搜尋這個站在改裝行業巔峰的大師人物,高熒惑大師的價值,已經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爺爺,傑克回來了……」油滑的傑克這個時候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小心翼翼的附耳在高熒惑大師的耳邊說話。

「回來了啊……」

老人茫然的睜開眼睛,雙目無神,給人一種無比痴獃的感覺,然後,又閉上了眼睛,彷彿傑克回來不回來根本是不關緊要的事情。

「他怎麼啦?」鄒子川立刻發現了不對,老人的目光之中是一種無意識的痴獃。


「我爺爺他患了一種罕見的疾病,他已經完全忘記了以前的事情,記憶障礙表現很突出,容易忘事,丟三拉四,對幾小時前剛吃過菜的已不能回憶……後來,這種病情逐漸加重,到了一些重大的事情都不記得了,有時候,連我也忘記……」

傑克一臉沮喪的表情,拿了一本指甲鉗,非常仔細的為老人修建著指甲。

「他是你親爺爺?」鄒子川看著傑克為老人修剪指甲,心頭升起一絲異樣的感覺。

「不是,我五歲的時候爺爺收養了我,在我十八歲的時候,爺爺突然患病了,我養不活爺爺,只好把爺爺送到這裡……這裡……這裡雖然不好……至少還有人照顧,能夠吃飽……」傑克低垂著雙眼,一臉慚愧道。

「你現在多大?」鄒子川問道。

「二十六歲。」

……


二十六減掉五,二十一年!

高熒惑剛好失蹤了二十一年,看來,高熒惑失蹤之後就收養了傑克,當然,或者說是高熒惑收養了傑克之後就失蹤了,然後,隱居到了黑星球。

從高熒惑的病情看,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成了一個謎,一個叱吒風雲的人物為什麼會突然消失?他是如何來到黑星球?在黑星球他又幹了些什麼?

顯然,沒有人能夠回答這個問題。

從傑克的言談之中可以猜測到他根本不知道高熒惑是何許人,更不知道面前這個痴獃的老人曾經是人類聯盟叱吒風雲的人物。

歷史有很多迷霧無法解開,人們一直試圖還原歷史的這像,但實際上,大部分的歷史都是由勝利者書寫,所以,歷史是很難還原的,就如同鄒子川的失敗一樣,他已經被永遠的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面……

……

「我們需要了解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傑克,我們需要你的幫助。」鄒子川拿起紙巾,為高熒惑大師擦掉嘴角的涎水,淡淡道。

「可是,我爺爺……」

「他已經平安無事了,只要你幫了我,我可以讓你爺爺過得更好。」

「如何過得更好?」傑克眼睛一亮。

「我可以把你爺爺帶到人類聯盟,享受最好的醫療服務。」

「多謝美意,我爺爺說過,他這一輩子,再也不想離開黑星球,實際上,這裡的老人都是這樣的想法,黑星球是他們的家,他們希望死後安葬在黑星球的墓地……」傑克一臉苦笑道。

「這……」鄒子川咽住了,臉上露出些許窘迫之色。

「不用報酬,我幫你們就是。」

「為什麼?」鄒子川在一次一愣。

「不為什麼……」傑克看了一眼垃圾簍裡面的紙巾,很多時候,人類是最不可思議而感性的動物,鄒子川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為高熒惑擦嘴只是出於自己對高熒惑的尊重,但是,正是這個動作,居然征服了傑克這個油滑的年輕人。

士為知己者死!

鄒子川那自然的動作讓傑克莫名的原意死心塌地的跟隨鄒子川。

「走,我們去找老三。」傑克把高熒惑交給工作人員後站了起來。

「老三?」

「是的,老三,他是這區的老大,非常擅長改裝太空戰鬥機甲,有數百個擁戴者跟隨著他,他最大的夢想就是成為黑星球最偉大的機甲改裝師,進入黑星球的夢之殿……」

「夢之殿?」鄒子川的目光赫然緊縮,一股莫名的激動在他心裡燃燒,彷彿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在向他召喚一般。

「夢之殿是黑星球的聖地,裡面有著黑星球改裝大師的巔峰之作,據說,裡面有著人類最強大的格鬥機甲,最強大的宇宙戰艦……只要是人類擁有的武器,在哪裡都會有被稱為已達到完美的改裝作品,每一年,都會有舉行改裝大賽,只有拿到冠軍的參賽作品才能夠進入夢之殿……」

「黑星球最讓人不願意走的原因就是夢之殿,雖然黑星球的人居環境並不好,但是,這裡的人都不願意離開,因為,這裡是黑星球,這裡有夢之殿!」

……

當鄒子川一群看到老三這個人物的時候,人們不禁都是一臉的失望,在人們心目中,老三的形象應該是威猛而睿智的,但是,老三的形象非常之惡劣,禿頂的腦袋上稀稀落落的幾根焦黃的頭髮,一隻眼睛帶著黑色的眼罩,居然是個獨眼龍,最讓鄒子川一群人受不了的是這個人張嘴露出了一口大黑牙齒……

眾人無論如何也無法把這個人想象成一個被人擁戴的機甲改裝天才。

當人們見到他的時候,老三正躺在一艘巨大的戰列艦的腹部下面納涼,在他的身邊,圍繞著一群虔誠的年輕人正在圍繞在他的身邊,似乎在聽他講課。

「機甲是什麼?很多人不明白機甲的意義,人們把機甲只是當成了戰鬥工具,但是,我要告訴你們的是,機甲就是人類的終極發展目標,未來的戰爭,就是機甲與機甲的戰鬥,為什麼這麼說?難道機甲能夠戰勝宇宙戰艦?能夠戰勝巨炮?對,能夠戰勝!未來的戰爭,人類將賦予機甲靈魂,機甲將是最能夠體現人類強大的戰爭武器,所以,機甲永遠不會淘汰,永遠會是人類最優先發展的武器……」

「在遙遠的歷史長河裡面,人類首先想到的就是在自己身體的外麵包上一層保護的甲胄,實際上,那就是人類最原始的機甲雛形,時間已經過了數千年,機甲已經發展成了能夠在宇宙中戰鬥是武器,其實,人類已經找到了很多可以代替機甲的武器,為什麼人類不願意放棄機甲?」

「為什麼?」老三那隻渾濁的眼睛在身邊數百人掃了一眼,目光落到了鄒子川的身上,他感覺到了鄒子川那鋒利的目光。

「因為,機甲是海盜最擅長的武器!」鄒子川冷冷的看著這個獨眼龍,他認識他,因為,這個人是人類聯盟的一號通緝犯,他的照片幾乎遍布在人類聯盟每一台光腦裡面,讓鄒子川想不到的是,一個臭名昭著的海盜在黑星球居然搖身一變成為了機甲改裝大師,而且擁有一群龐大的信徒。

「海盜怎麼啦?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不過,我可以回答人類為什麼不放棄機甲的原因。」

「說。」老三已經坐了起來,那隻獨眼射出兇狠的光芒。

「因為,機甲是最像人類的武器,至於戰鬥性對於人類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機甲是唯一像人的武器,所以,人類永遠不會放棄唯一像人類體型的武器,相比於異型機甲個宇宙戰艦之類的武器,人類對像人的武器更著謎!」

「對!」

「不錯,不錯!正是如此!」老三猛然一拍大腿站了起來。

「三哥,這是我的遠房親戚……」傑克不失時機的介紹道。

「傑克,嘿嘿,你還太嫩了點,人家只有兩種身份,第一,是警察!第二,是軍人,他們來這裡的目的只有一個,讓黑星球消失!」

「什麼……」傑克頓時倒退了幾步,一臉目瞪口呆的看著鄒子川。

「何以見得?」鄒子川朝緊張的歐陽雄和花豹兵壓了一壓,微笑道。

「你身上沒有我們有的懶散,卻有著一種如同鋼鐵一般意志的穩重,而且,你們來的時候我就注意了,步伐雖然沒有刻意的追求統一,卻很一直,肩膀和關節在步行之中始終保持著平衡……」

「繼續!」鄒子川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個獨眼龍。

「而且,你第一句話就說出了我當年海盜的身份,雖然這裡的人都知道我是海盜,但是,沒有人會把海盜的身份當一回事,只有警察和軍人才這麼在意一個海盜……從你問話的方式看,你應該是軍人居多,嘿嘿,軍人同志,你是不是想要把我緝拿歸案啦?」老三一臉陰笑道。

……

PS:求30張月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方家大堂上議論不斷,所有人皆是神情駭然,震驚到了極點,這消息實在是猶如一把利刀,直戳所有人的心臟,這不僅僅是忐忑不安,還有一股強大的危機感,像是蠶食桑葉一般,正慢慢蠶食著方家子弟心中最後的防線!

修為低者則是面色蒼白,神情獃滯,緊張異常,眼眸深處雖有戰意,但卻不及這種莫名的恐慌,修為高深者則是滿腔怒火、悲憤不已,濃濃的戰意與殺機盡顯而出。

「家主,依我看,此事有蹊蹺!」

方瓊右邊那手拿精羽倫扇,身穿儒服大衣的男子這時突然開口道,他話語堅定、神情嚴謹、不怒自威,他話語一出,大堂之中突然安靜了下來,瞬時間幾十道目光凝視而來。

此人名叫方玄,乃是方家文理之士,有著歸一境三重天的修為,從小就飽讀群書,通曉經理,一身書卷之氣但卻修為不俗,一向出謀劃策,指揮人馬,深得眾人信任。

「方玄,你細細說來!」

坐在大堂中央的方瓊,側目一看,緩緩而道,神情自若,彷彿這無窮的危機根本就撼動不了他的心神一般。

「回家主的話,我認為這消息雖不假,但是卻漏洞百出!

許家與趙家聯手要對付我方家,他們還沒那個膽子,現在花宗力承極西之地,要做霸主,首先就要仰仗我們四大家族!

現在秦家已滅,局勢動蕩,乃是三足鼎立,各有千秋!要是再添殺戮,豈不是讓其他的修靈者忐忑不安?豈還有在極西之地修行之念?

就算動手,花宗宗主也不會同意!

再說那秦家餘孽竟一掌滅殺了我方家護衛數百之人,如此神通廣大之人,豈會放過一縷靈念?

我方家剿滅秦家之時,也不見此人出現啊!要是真有此人那秦家早就有什麼出格的舉動了,但是現在還是如往常一樣,沉落寂寥。

我猜測這定是栽贓嫁禍!」

方玄這翻話分析的頭頭是道,眾人聽得也是頻頻點頭,臉上的凝重之情漸漸消散了。

「方玄你說什麼?難道我弟弟臨死前給的消息是假的不成?

你到底是何居心?那方家與趙家本就有聯手的跡象,你還在這信口雌黃,鬼話連篇,真是居心叵測!你該不會是怕死,不敢與他們一戰吧!」

方天霸失去了親弟弟,已是怒火衝天,悲憤不已,此刻更聽到了方玄的這番話,頓時失去了理智,口無遮攔,當堂大聲喝道,其面部猙獰、雙目凸起、通紅一片,殺機無限。

「放肆!天霸你一向好戰,但卻很少靜心思考,如今更有歸一境四重天的修為,難道還是一個蠻夷之人不成?

你給我退下,等我們商量完了,你在奉令行事!」

方瓊雙目一瞪,凝視著方天霸大聲喝道,其聲蒼勁有力、渾厚無比,難以抗拒,站在原地的方天霸,怔愣了一下,張嘴語言,話到嘴邊卻又生生的止住了。

「是!」

方天霸看了一眼方瓊,緩緩的低下了頭,雙手相托道,話語沉重,仿若沉悶之雷,轟天一響,響徹大堂,隨後便轉身離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