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而英俊卻是看到在龍妙妙出手的時候,好幾道氣息向這裏鎖定,也許是看到龍妙妙只是地級初級的實力,這些氣息也就只是掃了一下就收了回去,英俊還發現有好幾股氣息從自己的身上掃過,英俊心裏冷笑,自己天珠七變的實力可不是他們可是看得出來的。

“我不和你多說,還有那個套房我們要了。”龍妙妙說着就掏出了電話撥打了起來。

英俊和林若兮自然是知道,龍妙妙肯定是給歐陽墨舞打電話,那趙經理本來還想說什麼,但是看到龍妙妙撥打起了電話,他聰明的閉上了嘴,而是快速的走到了那莫少的身邊。

“莫少你沒事吧。”

“沒事,你被人在臉上打兩拳試試,你看看我的臉,快點讓保安把那小妞給我抓起來,敢打我的臉,我一定要讓他好看。”公雞頭莫少拿掉捂在臉上的手,咬牙切齒的說道,而此刻他的臉上已經有了兩大塊青腫的地方了。

龍妙妙的電話剛接通,另一邊就傳來了一個好聽的聲音:“妙妙,你找我有什麼事嗎。”這聲音正是歐陽墨舞的,聰明的歐陽墨舞可是知道,沒事的話龍妙妙可不會給她打電話。

“墨舞姐姐我們在你的墨舞酒店,他們竟然不給我們房間,我是來找你告狀的。”龍妙妙對着電話裏的歐陽墨舞說道。

而另一邊照顧那莫少的趙經理,也聽到了龍妙妙的話臉色一變,墨舞他對這兩個字可是極其的敏感的,畢竟他們的酒店就是墨舞酒店。

“嘻嘻嘻妙妙你就在那大廳裏面等我一下吧,我就在這個酒店裏面,我馬上就下來。”歐陽墨舞一聽龍妙妙報上去的墨舞酒店的地址,立刻嘻嘻一笑的說道。

“什麼,墨舞姐姐你就在這個酒店啊,那快來接我們吧。”龍妙妙很是高興地說道。

“這位小姐,你認識我們墨舞大小姐。”趙經理說道,他可是知道墨舞大小姐在歐陽家族的地位。

然而趙經理還沒有說話, 那莫少就對着他大叫了起來:“趙經理,你幹嘛呢,難道沒聽到我的話嗎,我讓你叫人把她抓起來,要不然的話我就告訴歐陽大少讓他給你好看。”莫少嘴裏的歐陽大少自然就是歐陽墨舞的弟弟歐陽剛了。

就在此時一個好聽的女人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吆,我說慕少你還真是夠威風的,還想讓我弟弟給我們墨舞酒店的經理好看,我看你是有病了,還是回家看看去吧。”聲音剛落,歐陽墨舞就從酒店的電梯的方向走了過來,立刻吸引了墨舞酒店大廳裏面人的注意。

“哇,又是一個美女。”

“是啊,今天真是沒有白來,看到了這麼多位美女。”

墨舞酒店大廳裏面的人,看到歐陽墨舞又看向龍妙妙林若兮和嫣舞卓文君還有幕婉兒說道,對於一些人來說今天真是過眼贏了,見到了好幾位比起那些女明星都要漂亮的美女,自然也有一些人只是看了歐陽墨舞龍妙妙林若兮她們一眼並沒有多看。

“墨舞姐姐。”龍妙妙看向歐陽墨舞高興地叫道。

“墨舞。”林若兮也跟着叫到。

“好了,妙妙若兮,幾位姐妹我們一會兒到房間裏面再聊,趙經理給我把這位莫少給我請出去,以後就算是在打折我弟弟名號來這裏就給我當在外面。”歐陽墨舞對那趙經理說道,說完之後就不再理會那莫少了。

“墨舞姐姐。”龍妙妙來到歐陽墨舞的身邊親切的說道。“

“呵呵妙妙你還是這麼可愛,走吧,我們去酒店的房間再說。”歐陽墨舞對龍妙妙林若兮他們說道。

“我說墨舞小妞,我就在這裏,你怎麼不和我打一聲招呼。”英俊看着林若兮陪着自己的一幫老婆走向酒店的電梯說道。

“就你那厚臉皮,我還用特意招呼你嗎,無聊。”歐陽墨舞說倒,她的話卻是讓英俊一陣的無語,但也只能屁顛屁顛的跟着歐陽墨舞她們向電梯走去,畢竟自己的老婆們可都跟着歐陽墨舞呢。 而看到墨舞大小姐離開之後,趙經理冷笑着看向還躺在地上,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莫少說道:“莫少你也聽到大小姐的話了,請把。”

“趙經理,我是來住店的,又不是不給錢,你們憑什麼趕我走,還有剛剛那個臭女人打了我兩拳,我的臉都被打腫了,這裏很多人都看到了,我要報警。”躺在地上的莫少,能夠感覺到周圍人的看向他嘲諷的目光,這讓他的心裏更是惱怒羞憤,但是他知道他們莫家和歐陽世家沒法比,只能靠佔理對付英俊和龍妙妙爲自己掙回面子了。

“你想做什麼我管不着,不過現在你必須離開了。”趙經理對莫少說道,心理卻對末梢的威脅很是不削,就憑莫家一個小家族,要不是這莫少和他們歐陽大少是好友的話,趙經理根本就懶得鳥他。

“好好。”莫少說了幾個好字之後就離開了。

再說英俊和衆女跟隨着歐陽墨舞來到了一間豪華的套房:“衆位姐妹先做吧,一會兒我就讓趙經理幫你們安排房間。”歐陽墨舞說着,就到起了茶又拿來了一些水果和飲料放在了茶几上。

“墨舞你別客氣了,坐下來我們聊聊吧,我們可是很久沒見了。”林若兮拉着歐陽墨舞的受說道,然後就開始給歐陽墨舞還有嫣舞介紹了起來。

“嫣舞姐真是漂亮,簡直比起天上的仙女還要美麗。”歐陽墨舞看着嫣舞那毫無瑕疵的面容說道,她這話可不是客套。

“墨舞妹妹你更漂亮。”嫣舞同樣對魔物說道。


“好了,你們都漂亮行了吧。”英俊坐在林若兮和嫣舞的中間,在別人不注意的時候,身體裏面的青珠運轉生命能量,從他的手裏面滲透進了桌子上的水果飲料和茶水的裏面。

“我們女孩子們說話,你在這裏坐着就可以了,別亂插嘴。”林若兮給了英俊一個白眼說道。

“那好我吃水果行了吧,你們聊,我不插嘴了。”英俊有些鬱悶的拿起一個蘋果一口咬了下去。

“墨舞姐姐,你們墨舞酒店的生意真是好,居然直接住滿了。”龍妙妙看着歐陽墨舞說道。

“是啊,我也看到了,這半羊省好像人太多了,比起其他的省份的人要多很多,這是怎莫回事。”卓文君也是開口說道。

提起這件事情,英俊也看向歐陽墨舞,他發現的可不止這裏人太多,而且個個都會一些古武,甚至有很多的高手,他不知道這些人來這裏做什麼。


“這些人來這裏,是因爲這裏出現了傳說中的靈石,這些人都是爲了靈石而來。”歐陽墨舞也沒有隱瞞的說到,這件事情已經傳出去,也沒必要隱瞞。

“零食,不就是零食嗎,真是一羣貪吃鬼。”龍妙妙一聽這些人是爲了零食而來,撇了撇嘴一臉不削的說到。

“妙妙,你以爲別人都是你啊,就知道吃,肯定不是你說的那個零食。”聽了龍妙妙的話,林若兮看着自己的好姐妹說道。

而英俊和嫣舞在聽到靈石的時候卻是身體一震,相互的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睛裏面看到了驚訝的神色,他們可是從修真界而來的,對於靈石可不陌生,那可是修真界修煉的東西,裏面存滿了濃郁的靈氣,還是修真界的通用貨幣。

“若兮說的沒錯,妙妙嘻嘻我說的靈石可不是你嘴裏的那個零食,這個靈石是可以修煉古武的。”歐陽墨舞笑嘻嘻的給龍妙妙解釋道,也是給衆人解釋,而他的目光看向英俊和嫣舞的驚訝的時候,卻是微微一愣。

“是這樣啊,那我要是得到了是不是會更厲害。”龍妙妙俏臉很是興奮的說道。

“是,只要你得到肯定會變得更厲害的。”歐陽墨舞笑嘻嘻的對龍妙妙說道。

“墨舞,那靈石被誰得到了。”英俊看向歐陽墨舞說道,顯然他也對那靈石動心了,因爲要使它得到的話,說不定會再次突破天珠七變一層,要是能得到更多的靈石一直修煉下去甚至突破幾層也說不定。

“那隻相當於半塊靈石,聽說有指甲蓋大小,我也沒見到過,我也是聽說那靈石原來是在一家玉石店擺放着的,最後是被一個古武散修買走了,不知道怎麼走漏了風聲,這才兩天的時間就來了許多的古武高手來這裏搶奪那半塊靈石,但是那買走了半塊靈石的人卻是不見了。”歐陽墨舞把事情向衆人說了一遍。

“啊,那什麼靈石已經被人得到了,真是可惜。”龍妙妙俏臉滿是失望的說道,她還想得到那靈石讓自己變成高手呢,現在卻是落空了。

“只有那一點靈石,算了吧,我就不參合了。”英俊思考了一下之後說道,就指甲蓋大小的靈石,還已經被別人得到了,這麼多人在這裏尋找,英俊有這時間還不如回去利用在採藥嶺得到的藥材幫龍妙妙鐵蛇他們提升實力呢。

就在此時歐陽墨舞的房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歐陽墨舞皺了皺眉頭,她正在招待客人,這時候被打擾自然不滿。

歐陽墨舞打開房門,歐陽墨舞見到的墨舞酒店的趙經理正站在門外站着

“趙經理,我正在招待客人,有什麼事你自己處理。”歐陽墨舞光滑的眉頭微皺的看向趙經理。

“大小姐,是哪個得到半塊靈石的人出現了,你讓我注意,說她出現就立刻來告訴你的。”趙經理看到歐陽墨舞的不耐煩,立刻解釋了起來。

“哦,他出現了,在什麼地方。”歐陽墨舞一天是這件事情,立刻詢問起了起來。

“那人躲在西郊的一棟破樓房裏面,聽說現在哪裏已經被很多人圍起來了。”趙經理趕緊把事情說了一遍。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酒店的事情去吧。”歐陽墨舞打發走了趙經理之後,就來到了客廳,對英俊林若兮他們說道:“怎麼樣,你們要不要過去看看,那半塊靈石肯定會引起一場爭奪的。”

“墨舞你讓那趙經理打探那半塊靈石的事情,不會也想去爭奪吧?。”英俊沒有回答歐陽墨舞的話,反而詢問了起來。

“我,我是想,可是我知道自己的實力,就算是我的父親來了估計也很難得到,我已經給我父親通過電話了,他正在向這裏快速趕來。”歐陽墨舞嘆了口氣對衆人說道。

“墨舞姐姐,看來爭奪那什麼靈石的人肯定很多,你還是別去了,太危險了。”林若兮聽了歐陽墨舞的話之後說道。

“唉!放心吧,我只是打聽一下,我是不會去的。”歐陽墨舞嘆了口氣說道,她又不傻知道自己的能力。

“你們在這裏等着,我出去看看。”英俊聽了歐陽墨舞的話之後說道,他打算去西郊看看那些爭奪那半塊靈石的爭奪。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英俊我和你一起去吧。”龍妙妙一聽英俊的話立刻跳了起來說道。

“妙妙你去幹嘛,還是在這裏等着吧,那裏很危險的。”歐陽墨舞一聽龍妙妙也要去,立刻開口說道。

“是啊,妙妙,你還是和我們一起把,別去冒險了。”林若兮拉住龍妙妙說道。

在半羊省的西郊,英俊正和龍妙妙手挽着手走在路上,沒錯,最後英俊還是被龍妙妙磨得沒有辦法帶着她一起來了。

“英俊這些人都是高手嗎?。”龍妙妙看着一個個前往西郊的人問道。

“有一些高手,但大多都是地級高手甚至還有凡級高手,這些傢伙大多數都是想渾水摸魚。”英俊看着趕往西郊的這些人說道。

“聽說得到那一小塊靈石的是一個女子,那女人的運氣真好。“

“這也不一定是運氣,現在爲了那一塊靈石來了這麼高手,你以爲那女人能拿着靈石離開嗎。”

“也是,除非她交出靈石,不然很可能命都要留在這裏。”

一些人在去西郊的路上議論着,,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地級凡級的高手,顯然是想去撿便宜的。


英俊拉着龍妙妙並沒有理會這些人,很快就來到了西郊的一棟廢棄的樓房的外面,在這裏已經圍了很多的人,大部份都是在外面觀望,只有幾位站在裏面,這些人各佔一方眼神全都看向前面那廢棄的樓房。

“咦,沒想到還有熟人嘿嘿嘿。”英俊看向站在裏面的一個人說道,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王家的王蛇,在他的身邊還有一個老人,英俊不用問也是知道是王家的老家主王廢柴,而老家的另一位天級高手王全,卻是在派去採藥嶺去對付英俊的時候已經被英俊殺死在採藥嶺了。

“英俊你看,在那破舊樓房上面有一個女子。”龍妙妙指着那被圍困住的破舊樓房說道。

“我看見了。”英俊看向樓頂上站着的女子,同樣其他人也都看向樓頂指指點點的議論着。

“小姑娘,你下來我們談談,可別做傻事。”破舊樓房下面的一個面容慈祥的老人看着樓頂上站着的女子朗聲說道,這老人看上去也有六七十歲,但是聲音卻傳得很遠。

“哼,還想騙我,你們就是想搶奪我的寶貝,你們最好別亂來,要不然的話我就把它丟進湖裏去,誰也別想得到。“破舊樓房上面的女子絲毫不給那面容慈祥的老人面子,左手高高揚起,一副要丟東西的樣子,英俊透過她手的縫隙看到了一個閃亮的東西,不用問也知道那就是她得到的那指甲蓋大小的靈石了。 面對破舊樓房上的少女的話語的頂撞,那面容慈祥的老人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一股陰冷的目光從他的眼裏射出看向那破舊樓房上的女子,他可是魂門的長老,什麼時候被人質疑過,此刻他的心裏已經對樓頂上的女子生出了殺機。

其他人雖然嘲諷的看向魂門長老,但是他畢竟是天級高手,倒也沒有人敢出聲諷刺。

英俊看向那樓頂上的女子搖了搖頭說道:“這小妞真是找死,面對這樣的死局,直接把那半塊靈石丟出去多好,就憑她地級中級的實力還想爭奪,真是不知死活。”

“英俊,我們要不要爭奪那半塊靈石。”龍妙妙看向樓頂上的女子面樓不忍之色的看向英俊問道。

“我們看情況再說吧,你看到剛剛說話的那個老頭沒有,那老傢伙可是天級高級的實力,是我見到的最強的高手,這樣的老傢伙來頭肯定不簡單,如果沒必要我可不想招惹他。”英俊看向那剛剛說話的魂門長老對龍妙妙說道。

英俊沒有看到在他說話的時候,那站在樓頂上的女子的耳朵微微地動着,在他說那魂門的長老是天級高級的實力的時候,這女子的臉色微微一白,臉上出現了陰晴不定的神色,看她的樣子似乎是能夠聽到英俊和龍妙妙的交談一樣。

“天機高級的實力,那就是等到師傅來了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師傅也是剛剛進入天機高級的實力,唉!得到這半塊靈石也不知道是好是壞。”站在樓頂上的女子看了英俊和龍妙妙所在的位置一眼想到。

就在樓頂上的少女猶豫不定的時候,一個聲音在此時響了起來:“鳳凰,把那半塊靈石丟過來。”隨着這聲音剛落,一道人影快速的從圍困住廢棄樓房的人羣上面掠來,這是一個留着山羊鬍的老頭,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中山裝。

“師傅。”樓頂上的女子聽到這聲音,看向飛掠而來的的山羊鬍老頭臉上露出了鬆一口氣的笑容,沒有絲毫的猶豫手裏的半塊靈石沒有絲毫猶豫的丟了出去。

破舊樓房下的幾個靠近那山羊鬍的天級天級還有地級高手,甚至還有不自量力的凡級小高手看向被女子丟來的半塊靈石,全都是臉色一喜,雙腳一跺地面,飛身而起想要搶奪那半塊靈石。

“他媽的,就你這凡級的實力也想搶奪,真是不知死活。”一個地級高手看到身邊的一個凡級實力的人,臉上漏出了冷酷的笑容,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口上把他打的慘叫着吐血飛了出去。

“他是不自量力,但是你這剛剛步入地級的人,也想搶奪靈石也是太不自量力了。”那剛剛打飛了那凡級實力的地級高手臉上的冷酷笑容還沒有消失,一隻腳就踢向了他的頭部,他在想躲避已經是來不及了,被直接踢得腦骨碎裂飛了出去,看樣子是活不成了。

這樣的爭鬥一時之間不斷上演,衆人爲了搶奪你半塊靈石,不時地對身邊的人下手,甚至一個凡級的小高手趁亂,一刀割斷了一個地級高手的喉嚨,一時之間這一塊地方慘叫不斷,殘肢斷臂亂飛不斷地有人死亡。

最無辜的就要數英俊了,他和龍妙妙所站的方向正是那老頭來的方向,也就是那半塊靈石飛來的方向。

“臥槽,真是倒黴,那老頭真他媽的不會選地方,沒事居然從這裏過,走,妙妙我們出去。”英俊看到混亂的四周,不滿的罵了一句之後就要帶着龍妙妙離開,要是龍妙妙沒有跟來,他或許會趁亂出**奪那半塊靈石,但是這裏實在是太混亂了,他怕龍妙妙受到傷害寧願放棄這次的機會。

“臥槽,你他媽的不去爭奪那半塊靈石,居然想佔我老婆的便宜,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英俊臉色難看的說到,因爲就在他要帶着龍妙妙離開的時候,一雙色手趁亂向龍妙妙的胸口抓了過來,這差一點沒把英俊的鼻子氣歪了。

這雙色手的主人是一個長得極其猥瑣的傢伙,擁有者地級高級的實力,在古武界是一個敗類,最打的愛好就是喜歡美女,是出了名的採花賊,他也是想混水摸魚爭奪那半塊靈石的,但是看到激烈的爭奪一會兒就是了不知道多少像他這樣的地級高階實力的高手,這傢伙害怕了剛想退出去,就看到了英俊和龍妙妙眼睛立刻就是賊光一亮,快速的身手抓向了龍妙妙。

在英俊話音一落,一個拳頭就向着這猥瑣的傢伙打了過去。

“兄弟住手,這是一個誤會,我不是故意的,啊。”這採花賊一看到英俊出手就是臉色一變,知道自己碰上硬茬子了,立刻就想開口求饒,但英俊怎麼可能會住手,直接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上,這不開眼的採花賊直接被打飛了出去,人在飛起的時候就已經斷氣了。

“好險,還好英俊你在,要不然本姑娘就要被佔便宜了。”龍妙妙看向飛出去的猥瑣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怕的說道,沒有絲毫看到死人的恐懼。

然而就在此時,一把匕首無聲無息的對着英俊的後背刺了過來,正是一個剛剛看到英俊出手的人,不知道爲什麼直接對英俊下了殺手,不過在這樣混亂的場面下也不需要什麼殺人的理由。

“找死。”英俊連轉頭都沒有身子一偏就躲避開了這人的偷襲,在他臉色一變想要退走的時候,英俊已經抓到了他的脖子,用力一扭只聽咔嚓一聲,此人的頭就歪向了一邊,然後英俊一腳把他踹飛了出去。

“走,他媽的,這裏的人都他媽的瘋了。”英俊拉着龍妙妙向人羣的外面走去,路上又遇到了幾個不開眼的傢伙,全都被他直接出手殺了,其他人看到英俊出手狠辣,甚至一個天級初級的高手,都被他一腳踢斷了雙腿被其他人殺了之後就沒有人再敢對英俊和龍妙妙出手了,無論他們走向哪裏都會有人讓開道路。


“還想走,剛剛你殺了我大哥,你給我拿命來吧。”一個身材壯碩的男子,揮動着拳頭對英俊就攻擊了過來,此人的大哥就是剛剛偷襲英俊的那個天級初級的高手,被英俊一腳踢斷了雙腿之後被別人圍毆致死的。

“哼,來到這裏,我還沒有主動攻擊過別人,都是別人先對我動手,既然你想報仇,那我就送你上路。”英俊說着不再猶豫,伸手抓住了這壯漢的胳膊,一用力在一聲咔嚓一聲他的左臂就被英俊抓斷了,隨後反手又抓住了那大漢的另一隻手,再次用力一抓把他的另一隻手也抓斷了,隨後英俊又一個側踢把這大漢直接踢飛了出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