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宋恆微微一笑:「有本事,你就出來,跟我好好打一場。」

金龍真人點點頭,一步踏出,離開了臨字的位置。他收起了法相,來到宋恆面前,一拳揮出!

宋恆隨意劈出一刀,沒有想到,反被震開!

一絲絲金色的靈氣,匯聚在金龍真人身上,就像是游龍歸海一樣。

原來,金龍真人不是收起了法相,他是將法相裡面的靈氣,壓縮在自己體內。

這樣,速度更快,力量更大!

但是,

也更容易受傷。

因為不是所有的練氣士,都有信心,跟別的修士肉搏。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的局面。

除非像寧遠一樣,有特殊的法寶。

金龍真人也有自己的底牌,他看著宋恆,微微一笑,說道:「拿拳頭,都對不過我的刀。怎麼樣,滋味不好受吧?」

宋恆點點頭,說道:「確實有點東西。」

金龍真人看著幾人,問道:「你們可知道,為何我的道號叫金龍真人?」

謝寶樹三人,無人理會他。

金龍真人也不覺得尷尬,伸出右手,捻起身前的一縷金色靈氣,說道:「因為在我的竅穴中,蘊養著一條金龍的魂魄。可以使我的肉身,更加強悍,用拳頭,足矣擋住你的刀。」

說完這番話,金龍真人神色玩味,看著幾人。

謝寶樹沉默了片刻,臉色古怪的說道:「這不巧了嗎這不是。」

宋恆緩緩舉起手中的斬龍刀,也說道:「這不巧了嗎這不是。」

ps:推薦《大劍仙》,妹子搖風所著,絕對好看。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磨刀》,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手機站: 圓桌議會的強勢組成,當然引起部分反彈聲浪。

這是因為圓桌會議不是由民.主投票選出成員組織的自治機構,依照標準日本人的想法,這個會議確實等於是強迫玩家接受,看起來有大型公會暗中主導。

但不過……

所有貼出的告示單詳細說明會議設立的宗旨、近期活動目的與執行方式,同時還有『新月簡餐小鋪』令人好奇的全新料理法,也毫不保留地公開所有秘密。

秋葉原一個晚上就滿是各式各樣的食物,部分副職業是廚師玩家看完告示后就立馬在一旁開始烹飪擺攤,有人賣烤好的麵包、有人賣果汁、有人製作更加樸素的烤地瓜販售……甚至有人在路邊架起營火,用大鐵鍋煮魚湯或肉湯再以碗計費,簡直就是在狂歡一樣。

至今沒能滿足的飲食**,如今任何人都得以滿足,稍微受到好評的美味食物轉眼賣光,直到昨天都無法想像的娛樂『逛街吃美食』在秋葉原誕生。

就這麼一點預想當中的反對聲音,立刻便被淹沒在歡樂的大潮當中。

再度走在街上,秋庭夕葉明顯地感受到了城市氣氛的變化,明明昨天會議之前還是一潭死水、所有人都是一副暮氣沉沉的摸樣。

作為會議十二席當中的一席,按照會議時商定的計劃,秋庭夕葉今天前往秋葉原中心廣場是圓桌議會的所有成員(公會長)一起登台露面,主持發表演講。

讓城市恢復活力、訂立法律維持治安、改善和大地人的關係、導入稅收制度維持機構運作等,各人輪流登台宣布和解說各條商定的政策。

登上演講臨時搭建的高台上,司儀是昨天也有參加議會旁聽的成員『DDD』的高山三佐,在看到是秋庭夕葉走上來時很貼心地在演講台的底下抽出一張小板凳來。

秋庭夕葉看到這種情形后連直接獻出膝蓋跪下的心都有了,先是位於兩側的人群當中個別眼睛銳利的玩家留意到了小板凳的存在,「噗嘻——」的一下就笑出了聲來,周邊的玩家在詢問之下陸陸續續的連正前方的玩家們都知道了。

看著正在交頭接耳、偷笑中的玩家,秋庭夕葉非常不爽的就喊出了一句:「都是身高的錯,有什麼不滿的嗎!?還有我可是十二席當中的議員!給我放尊重點啊!!!」

雖然是在生氣的怒喝,但也許由於身高的關係?第一印象是傲嬌系角色的關係?還是完全沒有絲毫威嚴(和前面克拉斯提、艾札克、亞因斯、道隆等人比起來。)的關係?下面的玩家們「哄——」的的一下子笑了起來。

站在演講台前(踩著小板凳)的秋庭夕葉還能聽到下面議論的聲音,比如「議會的吉祥物…」之類的話語。

演講台上傳來「咚——」的一聲悶響,玩家們留意到了秋庭夕葉身後正微笑地看著他們的宮河日向,只見她把盾牌豎了起來,而演講台的地板已經被捶壞了幾根木料。

(這下子輪到眯眯眼的大姐姐的角色了啊,糟糕…千萬別惹照她了。不過原來兩她們兩人是一對CP嗎?GJ啊~)

雖然台下已經安靜了下來,但不過秋庭夕葉仍然覺得非常的煩躁,畢竟也大致猜測得到他們的想法了嘛。

強忍著心中的不快,經過幾次深呼吸后說道:「本人是『伽藍庭院』的公會長,作為文化型公會擔任圓桌會議的其中一席,由我提議並通過的決議是『重現占有權』與『著作權』,著作權就不用解釋了吧?至於『重現占有權』就是鼓勵在場的各位憑藉腦海中的記憶,把大災變前我們熟悉的各種ACG作品以小說或者漫畫為載體重現出來。參與者需要前來登記、查看是否已經有人在做,登記后需要在一定的期限內完成,否則將會作出懲罰,並按照完成進度與後繼者進行協商。」

即使是昨晚已經看過告示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台下的玩家們還是「哄——」的議論起來,發表各種表貶不一的意見。乾坤聽書網

秋庭夕葉「刷!」的張開雙手迎向眾人,高聲的述說:「也許有人會說『在遊戲裡面了搞這些東西有什麼用?』,但是諸位不要忘記!這裡可是我們的聖地——秋葉原啊!!!難道你們不覺得缺少了些什麼的嗎!?」

經過這一番『極具煽動』的話語,台下的玩家先是稍微愣了一下。

緊接著的便是一同揮手歡呼起來,歡笑聲一浪接著一浪的擴散開來,用簡單的話來概括就是「我們的同志遍布五湖四海,甚至打入了某些組織的內部。」難道不值得讓人歡呼么?

秋庭夕葉滿意地看著台下自己炒熱的氣氛,輕不可察地點點頭,輕躍跳下小板凳,把位置讓給下一位的演講者。

但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在吉祥物、百合、蘿莉、傲嬌等的基礎上再次被添加上了『御宅大小姐』的這一個標籤,成為日後秋葉原當中除了有『秋葉原向日葵』之稱的瑪莉艾兒有著一拼之力的人選?

後續的演講當中在導入稅收制度的做法引發部分質疑,但是確定徵稅是半自動化進行而且金額不高之後,得到居民消極的同意,稅收以公會會館的使用費為名義,玩家如果需要進出公會會館,就會以一天為單位,每次繳納一枚金幣。

這是公會會館區域擁有者可以設定的進出許可權之一,依照洛德立克的計算,圓桌會議每個月可以徵得四十萬金幣左右的稅收作為預算。

所有人都認為必須設定法律,大公會以外的玩家更是如此,眾人已經理解到提振秋葉原活力所代表的意義。

以結論來說,圓桌會議得到秋葉原所有居民廣為接受,反正這種統治機構遲早會誕生,既然這樣,與其受到獨裁——例如大型公會的統治,成立有能的自治機構好上幾十倍。

組成圓桌會議的十二個公會代表人走上演講台致詞時,台下紛紛報以熱烈的掌聲,雖說如此,與其說是政治集會的應酬掌聲,更像是大型宴會裡善意的看熱鬧氣氛。

周圍逐漸染上晚霞的色彩,中央廣場擠滿觀眾,沒辦法擠進廣場的人們,從周圍綜合大樓的各層樓俯視講台。

他們手中大多拿著麵包、甜點或肉串等食物,守護這場久違的大活動,其中也有人小酌酒精飲料,整體氣氛與其說是演講,更像是在喧鬧的活動會場發表方針。

在市區居民喝彩歡迎的時候,忽然出現一群為數多到驚人的生產系玩家搬來各種料理與酒,以『海洋機構』為首的三大生產公會代表放話「今天將是大喜慶典的第一天」,高聲宣布「要把倉庫里所有美味的食物清空」,使得秋葉原的熱鬧氣氛達到最高.潮……

以食物為契機,為期一個晚上的革命,就使得所有市民的表情恢復活力。

.

.

.

後記:今天女兒(瑞鳳)也出了,好開心啊呼呼呼~,至於更新嘛…因為臨近夏季活動的關係,比如要肝資源、肝等級、爆肝撈船什麼的會變得非常~的不穩定,以上!

(也許資源清空桶用光就會穩定回歸的了。) 金龍真人,很是得意。

因為將大陣的靈氣,聚攏在自己身上之後,他也能體會一把體修的感覺。這跟坐鎮在大陣中央,是不一樣的。法相有點像陣法,行動緩慢。

但是現在不一樣,金龍真人,感覺自己全身充滿了力量。只有在熟知對方修為的情況下,才會用上這種手段。他看著宋恆舉起了刀,笑道:「再來,也是無用的!你的刀,連我的拳頭都破不開。」

宋恆認真說道:「道門真人,果然名不虛傳,那和風真人,比你差遠了!」

金龍真人,有些好笑,他說道:「現在想服軟,我可告訴你,晚咯!」說完,他揮動起拳頭,看著宋恆輕輕揮出的刀,笑道:「小老弟,你不行啊!」

宋恆沒有說話,而是輕輕的劈出了一刀,他眼神冷冽。在刀身即將碰到金龍真人拳頭的時候,內勁用上。只見一道璀璨的刀光亮起,空中一道鮮血飆射出來。

緊接著,一聲慘叫,傳遍了四方。

金龍真人的右拳,直接被宋恆一刀,給砍了下來。金黃色的拳頭,掉在地上,四周靈氣涌動,就像是流水一樣,四散開來。這種氣味,讓宋恆極為不喜歡。

他舉起手中的斬龍刀,再次一刀劈下!

這一次,金龍真人沒有反應的餘地,整個人直接爆裂開來!臨死之前,他看了宋恆一眼,眼裡滿是不敢相信!化作一道青煙,消散在空中。

殘餘的龍氣,則是被宋恆,用巴掌給拍散了。

謝寶樹走上前,看著跌落在地上的那個拳頭,問道:「死了?」

宋恆搖了搖頭,說道:「哪有那麼簡單,這次最多讓他元氣大傷,不會死的。他的真身,說不定在那三界五行的的道門中,安然無恙。」

謝寶樹知道,道門有一法決,名為「一氣化三清。」

道家把老子作為道的化身,以一為道,有「一,散形為氣,聚形為太上老君」的說法。這個三清意在解釋老子道的演化、形成和延續,指的是「玉清修身悟道、上清學理明道、太清傳道授法」。

一氣化三清的意思就是說道是無所不在的,包容萬物,萬法歸一,殊途同歸。道門的修士,修鍊到金丹境的時候,可以修鍊出三顆金丹。

待到這三顆金丹,化為元嬰的時候,就會化為三個分身。這分身跟普通的分身不一樣,是關係到大道本源的。謝寶樹馬上要修行到「化嬰」的地步了,他也要弄出一個分身。

只不過,他只有一個,而道門的修士,大多數有三個。

道門神系的形成與完善,是一個漸進的歷史。從早期三官、老君的崇拜,到最終形成以三清為核心的神真體系,經歷了由分散雜亂到統一有序的過程。

十二位道君,各個都修鍊一氣化

三清。甚至經常會有道門的道君,化為凡人,或者普通修士,行走世間。

道門內的諸宗諸派,無論其派內的神靈來自何處,其構成與面貌如何複雜,但都必須皈依三清尊神,敬奉三清尊神。從此,道教的信仰集中於對三清尊神的崇拜,這對於道門的發展與壯大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一氣三清勢更奇,壺中妙法貫須弭。移來一本還生我,運去分身莫浪疑。

老子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道生一,一者混沌的元氣。一生二,二者分判之陰陽二氣。二生三,三者玄、元、始三氣。三生萬物,玄、元、始三氣,化生萬神萬物。

《雲笈七籤》卷三曰:「其三氣者,玄、元、始三氣也。始氣青在清微天,元氣黃在禹余天,玄氣白在大赤天,故云玄、元、始三氣也。又從玄、元、始變生陰、陽、和,又從陰、陽、和變生天、地、人。

天地人,就是三清。

天寶君住玉清境,靈寶君住上清境,神寶君住太清境。此為三清妙境,乃三洞之根源,三寶之所立也。今明玉以無雜就體,而名玉清也。上以上登逐用,而名上清也。泰以通泰體事,故為太清也。

又修道之人,初登仙域,智用通泰,漸升上境,終契真淳。故以三境三名,示其階位之始也。通名三清者,言三清凈土,無諸染穢。其中宮主,萬緒千端,結氣凝雲,因機化現,不可窮也。

這一次,宋恆一刀將金龍真人的一具分身,劈成碎末,算是給他一個沉重的教訓。這位金龍真人,最少有百年,不能出來晃悠了。一具分身,最起碼要讓他,損失三分之一的實力。

宋恆微微一笑,說道:「看來你比那和風真人,還是差點嘛。」

謝寶樹說道:「師父真是厲害。」

宋恆看了他一眼,說道:「一氣化三清,你也要知道是怎麼回事,將來肯定是要跟道門修士對敵的。不要傻乎乎的,要麼一擊致命,要麼就不要出手。」

謝寶樹點點頭,他經歷的戰鬥,也不算少。

這個時候,道門中,陣法還沒散。一個猥瑣的身影,從冰雪城中飛出來,落在九字真言上面。他也穿著道袍,真是那蘇鶴卿,道門真人。

宋恆大聲說道:「姓蘇的,我見過你。」

蘇鶴卿苦笑道:「宋前輩,別來無恙。」

兩個人在漠北的時候見過,蘇鶴卿知道斬龍者的實力,不敢造次。

宋恆微微一笑,問道:「你坐鎮陣法,不知能抗住我幾刀啊。」

蘇鶴卿說道:「扛不住,也是要抗的,誰讓城中,只剩我一個拿的出手的呢。不過宋前輩,我蘇鶴卿雖然修為不高,但好歹是一位真人。這陣法,你破不開的,還是速速離去吧

。」

宋恆沒有言語,看向謝寶樹,說道:「你先來試試,讓我看看你的刀法,有沒有長進!」

謝寶樹點點頭,拔出自己的斬惡刀,來到冰雪城上空,開始蓄勢。他的氣勢,跟宋恆,完全比不了。但是謝寶樹十分認真,眉宇間的樣子,很是帥氣。

蘇鶴卿不敢大意,全力操縱大陣,準備抵抗謝寶樹這一刀。

他不是金龍真人,沒有那麼高的實力,面對謝寶樹這麼一個金丹境,也要全力以赴。這也是為什麼,蘇鶴卿實力不高,卻活得長的原因。他修道多年,謹記那個道理。

大道千萬條,保命第一條。

——–

在遙遠的某一處地方,這裡是三界五行之一的道門,靈氣十足。有很多真人,元君,神君,在這裡修行。一座座宮殿,遍布整個道門。這裡算是一處巨大的洞天福地,適合修行。

其中一處,名為救苦殿。

救苦殿的來由,是因為這裡住著一位道君,救苦道君。他可是比武當山的誅仙道君還要早的一位道君,金龍真人,就是這位道君的弟子。

宏偉的救苦殿前有一座石雕聚寶盆,由本觀道長開光的神龜背負。神龜象徵長壽,因千萬人觸摸,神龜靈性越來越強,觸摸神龜的頭部,可以添福增壽。

神龜背上背負的就是聚寶盆,聚寶盆與神龜都是用整塊石料精雕細刻而成,四角卧著四隻金蟾,是生財的象徵;五帝錢匯聚了華夏大地之靈氣,具有避災、保佑、祈福等功能;盆滿清水,取「明堂見水」的風水格局。

龜為長久、蟾為生財、盆為聚,象徵繁榮盛世、財運亨通,來往善信都能財源廣進。大殿上方是「救苦殿」三字匾額,道君親自書寫,百年不變色。

由於是貼純金,所以工藝極為考究,必須是在無風、無塵的環境下才可以完成。不僅因真金極為貴重和恆久,更是因為救苦殿坐落西方,西為風水五行屬金,合昌盛之妙。

救苦殿一層,金碧輝煌、福地洞天,救苦殿內顏色以金色為主基調,是因為那位道君,喜歡金子。還採用山,水,樹,木,花,鳥,魚,霧等,造出室內蓬萊仙閣景色,一派神仙洞天之象。

救苦道君左執甘露碧玉凈瓶,右執空青枝,其法物為「拔薦救贖引魂幡」,全名為「太乙救苦天尊遷神回黃幡」,乃招引亡魂所用。中央主幅下分兩條,右書「太微回黃旗,無英命靈幡」,左書「攝昭長夜府,開度受生魂」,可為亡者超度亡靈,早登極樂。

台前由道君的弟子布下五行風水珠,接引天地間的靈氣,使之真正成為龍脈靈穴。

這裡,本應該是一處洞天福地,現在卻變得非常不堪。因為有一個道人,正在大肆

打鬧,發著脾氣。他一身道袍,四周有金黃色的龍氣環繞,正是金龍真人。

一具分身,有幾百年的道行,就這麼,被宋恆一刀給劈沒了。

金龍現在很難受,他是救苦道君的大弟子,在這裡發脾氣,沒人敢說他。一些雜役,此時正在旁邊,收拾東西。金龍真人平息了片刻,看著那些雜役,心中怒氣暴起,正準備揮拳。

突然間,大殿里,救苦道君的神像,突然開口說道:「夠了吧,技不如人,活該。」

金龍真人就是等著師尊開口,他說道:「若不是我大意,那個刀客,怎麼會是我的對手?師尊,給我一個機會,讓我離開道門呢,再去一次冰雪州,絕對能殺了他。」

救苦道君,語氣不變,說道:「你這輩子,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金龍真人皺眉道:「為什麼?」

救苦道君一揮手,頓時,一幅畫卷,出現在金龍真人面前。都是宋恆斬龍,一條條的,他手中的刀,像是太古巨刃一般,十分有震懾力。那些龍族,根本就不怎麼敢反抗。

金龍真人瑟瑟發抖,不再說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