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會!”

小八略有生氣的說道。

“哼哼哼哼~”

聽到這話,江素素憨憨的笑了。

小八默默地聽着江素素的傻笑,沒有出聲。

暮然,這時候笑聲嘎然停住了。小八正疑惑,心想這姑娘難道睡着了?

這時候背後又幽幽的傳來了江素素的聲音。

“你關心我,那蘇夢妍怎麼辦?”

江素素醉醺醺,略帶哭腔的說道。

聽到這話,小八一下子愣住了,站在了原地。

“嗚嗚~嗚嗚~”

小八愣神的站着,頓了好久,江素素也哭了好久。

過了不知多久,小八動了。

他目光堅毅,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着。最終停在了自家小區的樓下。

小八想了很久,想自己到底要不要揹她上去。猶豫了很久,最終小八還是揹着江素素爬上了六樓。

開門走了進去,將喝的不省人事的江素素細微的安置到了旁邊臥室的牀上,褪去外套,看她慢慢的睡去後,自己才退了出來。

小八拖着自己好似灌了鉛的身體,“撲通”一聲坐在了沙發上。

窗外那皎潔的月光透過落地窗照射到了屋子裏,小八尋着那月光往外望去。

黑夜寂寂寥寥,窗外的麻雀撲棱棱的飛過。

小八陷入了沉思….

“自己的下山的初衷是什麼?”

“後悔了嗎?”

小八在腦海裏一遍又一遍的問着自己這兩個問題。

最終只能搖了搖頭,沒有答案。

或許自己真的是後悔了,原以爲泡泡美女,愛愛校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沒想到當自己親身涉足,卻發現,自己已經陷入了泥潭。

江素素和蘇夢妍。

自己該怎麼做?

按照祖訓,他們一脈不允許結婚生子。死後下到陰間,會得一公職,享受永生。

可是,自己真的要那麼做嗎?

….. 第514章醜八怪,秦大哥是你可以叫的嗎?

「敢說幼儀以色侍人,你這張臉就該被毀!」

「我不介意將滾燙的茶水澆在你的臉蛋上面。」

「到時候皺皺巴巴的,我看哪個男人敢要你。」

馮青青整個人劇烈的抖動。

一開始她狂妄自大,現在相信這女人什麼都做的出來。

「我錯了,你不要這樣做!」

「我求你,我求求你了。」

「蠢貨,誰讓你向我道歉的。」

「我讓你向幼儀道歉,聽到沒有?」

「態度最好誠懇,親切一點,不然把你舌頭也燙了!」

姜南初此刻美的鋒利,美的動人心魄,果斷中帶著一絲痞氣,讓人不敢反駁。

「幼儀,幼儀是我的錯。」

「你看到秦大哥的面子上面,勸勸你朋友吧。」

「醜八怪,秦大哥是你可以叫的嗎?」

「還敢叫的如此矯情!」

姜南初抓住馮青青的頭髮開始使勁,此刻馮青青覺得她頭皮痛的都快被剝落了。

「秦少帥,幼儀看在秦少帥的份上,你幫幫我。」

「南初,放過她吧。」

「我想她也該長點教訓了。」

「看在幼儀的面子上,暫時放過你,下次再敢動壞心思,見一次打一次!」

話音落,姜南初如同扔垃圾一般,將馮青青一把扔出去。

馮青青從小到大從沒有受過這種奇恥大辱,她的自尊心完全就是被眼前的女人摁在地上摩擦!

「青青,外面好多人在看我們,趕緊走吧。」

歐彤一把拉起馮青青往外面走去。

在姜南初沒有看到的瞬間,馮青青露出極具恨意的目光。

這次的事情沒有這麼輕易結束,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剛才被打的就是這個女人,聽說是小三。」

「我也聽到了,穿的人模人樣的,想不到做事噁心。」

「哈哈,活該吧,被原配揍了。」

走出咖啡廳短短一段路程,這樣不堪的話語全部傳入馮青青的耳中,她已經忍耐到極限。

「你們誰敢再議論,信不信我報警抓你們?」

「呦,小三還敢報警,真是奇聞。」

「就知道沖我們撒潑,在正牌太太面前這叫一個慫。」

馮青青覺得她再待下去,說不定真能氣吐血。

走到步行街,她和歐彤打車前往機場。

今天的事情等告訴爺爺,到時候有那女人好果子吃!

「青青,這次的事情,我看就算了。」

「歐彤,你究竟是不是我的朋友,我受了這麼大的侮辱,你叫我算了?」

「我想我已經猜出剛才打你的女人身份了。」

「是誰?」

馮青青急忙詢問道,她倒要看看究竟是哪家小姐。

不對,那股潑辣勁,完全就是有爹生沒娘養的小畜生!

「你常年在部隊救人,自然不知道錦都目前的形式。」

「她是姜南初,陸司寒的未婚妻,未來的議長夫人。」

「我們怎麼和她斗呢?」

歐彤嘆了口氣說,只能怪這次提到了鐵板。

「議長夫人又如何,難道可以隨意打人嗎?」

「就算是如今的議長閣下,看到我爺爺也要給幾分薄面。」

「她姜南初難道還能將議長閣下不放在眼裡?」

「放心吧,我也不想怎麼做,無非就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罷了。」

馮青青冷笑道,她心中已經有絕佳的計劃。

咖啡廳內,馮青青離開,姜南初拉著容幼儀繼續坐下。

「活動過筋骨,果然舒服不少。」

「南初,你不應該衝動的。」

「馮青青說過她家世顯赫,我擔心她背地使壞——」

容幼儀也是站在好朋友的角度上面,為南初分析起問題。

「就讓她來。」

「如果她不怕死的話。」

「放心吧,她這種段位,我一隻手指頭就能捏死。」

「好,謝謝你,我的大英雄~」

容幼儀感激的說,雖然擔心未來的事情,但看到馮青青出糗她心中蠻開心的。

兩個小時后,兩人在咖啡廳說的起勁。

但秦凌予已經迫不及待的追過來,只有親自送容幼儀回家,他才能放心。

「南初,我們改天再聊,我先回家。」

「幼儀,你先去車上等著,我有些話想要單獨和秦凌予聊聊。」

容幼儀愣了愣,她有種直覺,兩人的對話一定和她有關係。

「怎麼,你擔心我把你老公吃了嗎?」

「南初,你又打趣我。」

容幼儀十步一回頭,按捺住強烈的好奇心離開。

「秦少帥,可能要耽誤您幾分鐘時間。」

「請坐吧。」

姜南初指指他對面的位置。

秦凌予打量著姜南初,她和剛開始認識的時候,改變的太多。

還記得初見,姜南初是畏畏縮縮不自信的模樣,但現在帶著幾分陸司寒的氣場,美麗又足以震懾人心。

她不是花瓶,她已然成為利刃。

前妻,誘你入局 「說起來,我對秦少帥的了解並不是很多。」

半首情歌伴孤城 「但我希望,您能夠有些自知之明。」

姜南初一開口,便是如此囂張的話語。

「我不明白姜小姐什麼意思。」

「少裝糊塗,不要以為有幾個不上檔次的蠢貨追你,就了不起。」

「我們幼儀也有人疼愛,追她的人完全可以排到法國。」

「而她選擇你,你就該珍惜,而不是做出傷害她的事情。」

「我承認你位高權重,動彈不得。」

「但再有下次,我一定要求幼儀和你離婚。」

姜南初充滿氣勢的說完這番話,拿起包包離開。

容幼儀沒有娘家人,她就替她出這個面。

秦凌予頭一次被人徹頭徹尾的教訓。

他薄唇抿成一條線,但姜南初有一句話說的對極。

喜歡容幼儀的人,的確可以從錦都排到法國。

前段時間出事,尊霍擋在容幼儀面前,小洛說未來等他。

秦凌予突然湧現出濃濃的不安感,他可能真的做的不夠好?

重生之凰女還朝 姜南初回到家中已經是傍晚,用過晚餐,洗過澡,陸司寒正在幫她吹頭髮。

「你說我對秦凌予這麼不客氣,他會不會記恨我?」

「你吶,膽子太大!」

「還不是想著背後有你嗎?」

野蠻公主二號ko霸道酷少 「這句話我愛聽,其實你也沒說錯,秦凌予的確該罵。」

暖風一遍一遍吹著姜南初的秀髮,很快她的睡意來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