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民間一般供奉着“狐黃白柳灰”五大仙,這五大仙都是地仙。狐仙(狐狸)、黃仙(黃鼠狼)、白仙(刺蝟)、柳仙(蛇)、灰仙(老鼠)。黃二太仙自然就是黃鼠狼了,也就是民間百姓口中常說的黃仙。

而且,聽他的意思,他其實還有廟的,在當地還受當地人的香火供奉,算是修的正道之仙。

“黃二太仙? 祭情思 大仙?您就是黃二太仙?”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幾個村民卻驚呼了起來,同時趕緊拜了下去。

見到那幾個村民一臉震驚的樣子,我不由轉頭問道:“你們認識這位大仙?”

村民猛地點頭,道:“雲霧山黃仙廟住的就是黃二太仙,我們每年都會去拜的。我的天啊,難道今天真是神仙下凡了?”

此時,小老頭倒很高興的笑了笑,說:“你們起來吧,我有事要跟這位上仙說,你們先退下。”

那幾個村民聽到這話,立即起身退到了稍遠處。

這時,我就好奇道:“仙家有何事要與晚輩說的?”

小老頭對我作了一揖,道:“上仙,請你幫幫小仙吧!”

聽到這話,倒是讓我不由眉頭一皺。

說實話,之前因爲忙着對付九星宮的人,沒時間去問小老頭,其實我心裏一直在好奇這小老頭爲什麼會來幫我。如今看來,原來他也是有事要請我幫忙的啊!

想到這裏,當下我就問他:“晚輩能幫您做什麼嗎?若是能幫到您的話,仙家直接吩咐便是了。”

我真的很疑惑,這位地仙道行七尺有餘,而我也不過才八尺半的道行,很難想到他會有事請我幫忙。

小老頭聽到我這麼說,很是高興,然後就說:“我的廟在十里外的雲霧山,那裏雲霧纏繞,靈氣十足,我在廟中修煉六甲子了,道法已有小成。可是,就在前些日,雲霧山風水龍脈被破,地氣被阻,我算到上仙已是到此,於是特來向上仙求助。”

“哦?”

一聽這話,我恍然大悟。原來這小老頭在雲霧山的廟裏修煉了六百年,藉助那裏的靈氣,修煉起來事半功倍,可是結果前些日子被人破了那裏的風水,所以他沒法修煉了。

明白事情的原由後,我便問他:“破壞風水的是那三個九星宮的人?” 既然他說雲霧山的風水靈氣被破了,那想來就是九星宮的那三個人破壞的了。

果然,我問出這話之後,小老頭就點點頭,道:“正是他們!他們在雲霧山的龍氣所在之處,打下了一根定龍樁。那定龍樁上刻了咒,小仙我碰不了,所以想請上仙幫忙。”

聽到這裏,我總算是明白了他的來意,原來是要我去幫他解決風水問題。

其實,這事就算他不來找我幫忙,我發現了也會主動去解決的,因爲我此行就是爲這事來的。而且,剛纔對方還幫了我的大忙,要不然今晚別說能將那三個九星宮的邪師斬殺了,就連那個被我拘到小紙人上的邪師估計都會被他們救走,所以我自然立即就答應了下來,對小老頭說:“行,等我明日到了雲霧山,便到廟中尋你,到時你帶我前往風水被破之處。”

小老頭很高興,點點頭說:“多謝上仙。”

說完這話,小老頭就化作一陣青煙,消失不見了蹤影。

見小老頭離開後,我心裏也十分暢快,不僅將這些日來追蹤的三個九星宮邪師一舉斬殺了,而且後面風水被破的地方也不用自己去找了,有小老頭會直接指明位置,落了一個輕鬆自在。

話說,地仙都是有自己修煉的居所的,有的居於深山,有的居於廟宇,有的居於洞穴。不過,一般他們修煉的地方都是風水靈氣聚集之處,也就是所謂的風水寶穴的地方。

宅在諸天世界 我以前就聽說過一個關於地仙修煉居所的故事,說的是賴布衣行走江湖,有一天他遊歷到了一個村子,那時下着傾盒大雨,這時就有一農戶叫他進屋裏躲雨,還給了他乾的衣服。

剛好農戶家裏的父親死了,賴布衣心存感激,便問東家是否已找到墓穴?

東家回答其舅會斷風水已找好地方,賴布衣爲報答其收留之恩就叫東家帶他到墓穴去看看。

東家得知賴布衣也是一位風水先生,於是也就同意了。

很快,東家就帶着賴布衣來到了其舅舅幫忙選好的地方,賴布衣看了看,便對東說說此穴不能葬,此乃絕戶之地。

東家一聽,卻不以爲意,反而笑了笑,並不相信賴布衣,反而說這是狀元之寶地。

賴布衣有心相勸,但是這位東家並不相信他,準備第二天開挖。

晚上老農做了個夢,一個身穿黑衣,滿身腥味的人來到他面前說:“我知道你要用那塊地,我也不奢求什麼,希望你再給一天時間我搬家。”

夢中,老農不予理會,說時間都定好了,不能更改。

黑衣人說好,你要滅我九族,我也要滅你九族。

老農從夢中驚醒過來,心中雖然覺得此夢詭異,但是卻並未放在心上。

第二天一切照序,老農帶了些人上山挖穴,挖到一半,有好多蛇跑出來!蛇太多了,一條一條往外爬,老農看那麼多蛇就下令放火燒,最後蛇都在大火中哀嚎。

最後,按時間老爺子安葬了。

過一年老農得一子,聰明,機靈,唯一不足的是孩子的舌頭像蛇信一樣,時不時要例出舌頭來,一路順風,十八歲考了狀元進京面聖,皇帝一看他對自己吐舌頭,當下大怒,要殊他九族。

當官差來到老農家中,要把九族拘拿之時,正巧這一年賴布衣又從這裏經過。

老農心有不甘,就問賴布衣,爲何狀元寶穴,會落了一個如此下場?

賴布衣就說:“那口寶穴本是有主,你卻硬是強奪了過來,不僅強奪寶穴,還放火燒了他的子孫,你說他能放過你麼?”

老農一聽這話,於是就想起了當初做過的那個怪夢,記起了怪夢中黑衣人當初說過的話,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那口寶穴,竟是常仙(蛇仙)的修煉之地。

最後,老農悔之晚矣,九族被抄。

這雖然是一個故事,卻也足以說明地仙都是有一個長久的修煉居所,一般情況是不會願意離開的。

言歸正轉,小老頭離開後不久,村民們也從都從山上的孔明廟下來了。

老村長帶着村民們一見到我,就像見到了神明似的,紛紛恭恭敬敬的跪拜了下來。

這一下倒把我嚇了一跳,這麼多人,齊唰唰的跪倒一片,我哪裏能受得起這種大禮呀。趕緊伸手示意大家起來,對大家說:“諸位,你們這是做什麼,快點起來吧。”

可是,他們絲毫沒有起身的意思,反而齊聲呼道:“小神仙,謝謝小神仙顯靈下凡,夫我們降妖除魔,救我們的性命。”

“小神仙?”

一聽這話,我感到一陣哭笑不得。

趕緊道:“我不是什麼小神仙,就是一個小陰陽,你們快快起來吧。”

哪知,老村長卻說:“神仙爺莫騙我們了,連我們這兒的保家仙黃二太仙都來求您幫忙,您不是神仙還會是誰呀。”

“啊?”

聽到這裏,我方纔恍然大悟,心說怪不得他們會這般恭恭敬敬的對我跪拜,原來是因爲小老頭的出現,所以才把我認爲是神明瞭。

我一再解釋了一通,他們這才勉強相信了我是凡人。不過,雖然如此,他們依舊把我稱爲小神仙,說我的道法肯定比他們的黃二太仙高深。

最後,他們就恭恭敬敬的把我請進了村,大晚上的殺雞宰羊,置辦伙食給我,弄了一大桌子菜。

當天晚上,我在村子裏得到了貴賓一般的待遇。

次日一早,我問明瞭黃仙廟的方向,接着就離開了小河村。

重新回到山上,路過孔明廟的時候,在孔明廟門前我見到了一位老翁,鶴髮童顏,一臉白鬚,卻看不出年紀,站在廟門口,對着我笑。

我當時就很好奇,心想村民們都下山回村了,怎麼這位老翁卻還留在這裏呢?

加上這位老翁在看着我微笑,於是我便駐足停了下來,對他問道:“老伯,你怎麼還不回村裏?”

老翁依舊風輕雲淡的笑了笑,說:“老朽就住此地。”

“你住在這廟裏?”

聽到這話,我心想原來是一位守廟的人,於是便點了點頭,不再多說。

可是,正當我準備離開的時候,我卻突然一愣,因爲我總覺得眼前的這位老翁不太對勁,或者說有點眼熟,就好像在哪裏見過。

不過,我又很確定,我沒見過這位老翁。

心中有疑,我就回頭又看了他一眼,這一看,可真把我嚇了一大跳,因爲我發現這個人羽扇綸巾,儼然正是昨晚我在廟裏見過的那尊神像諸葛亮。

是的,這個人竟然長得和孔明一模一樣。

這一下我真的是震驚的不行,我竟然見到了孔明真身。

當下,我就趕緊一拜:“弟子仙經派史記,拜見孔明神。請恕弟子眼濁,剛纔沒能認出神爺。”

PS:今天一章,明天兩章,大概還有二三十章就完本了。 我真的想不到在這裏會遇到孔明神,這可是真正的神明顯靈現身,讓我有些不知所措,誠惶誠恐。

當然,心中同時也明白爲什麼村民們躲進廟中,泥娃娃小鬼就不敢過來了,感情這孔明竟然真的居於這座廟中。

孔明手中輕輕扇動着羽扇,風輕雲淡的笑道:“不必多禮,起來吧!”

我點點頭,然後便起身問他:“孔明神現身是有什麼事要吩咐弟子的嗎?”

我十分的好奇,這孔明神今日爲何會在此現出真身?一般神明是不會現身的,既然現身了估計是有什麼事。

孔明搖了搖羽扇,笑道:“無事,無事。只是知道你此行是爲了護華夏龍脈一事,故才現身見你一面。”

“哦?”

我眉頭一皺,原來孔明現身,是與我此次保護華夏龍脈一事有關,那說明他肯定是要告訴我什麼了。

當下,我也不多嘴,等着他說話。

果然,孔明略微停頓了一下,便對我說:“此次黑龍發作,你打算怎麼解決?”

我苦笑了一下,就說:“弟子暫時毫無辦法,只得一路追查過去,以此來阻止奸人得逞。”

孔明笑了笑,搖頭道:“來不及矣。”

“啊?來不及了?”

聽到這話,我不由擔心了起來。

孔明點點頭,道:“對方已經去到黑龍潭了,等你一路尋過去,已是來不及了。”

“黑龍潭?”

我眉頭一皺。

“是的,黑龍潭。”

孔明點頭,繼續說:“黑龍潭便是北龍脈黑龍所在之處,你直接去黑龍潭便可。”

聽孔明的意思很明白,黑龍潭纔是北龍脈的關鍵,而且九星宮的人已經去到黑龍潭了,所以我要是還像現在一路追尋龍脈走過去,肯定就來不及。所以,他纔會今日特意現身,前來指點我。

想到這裏,於是我感激不已,同時趕緊問道:“黑龍潭在何處?”

孔明拿着扇子朝北邊一指,道:“瀋陽往北數百里,有一黑龍嶺,黑龍嶺有一黑龍潭,乃是整個北龍脈之命脈之所在,黑龍便在池中沉睡。”

“謝謝孔明神指點。”聽到這話,我趕緊拜謝。有了這個信息,此行我總算是不用再繼續茫然了。

孔明笑了笑,道:“本神幫不了你什麼,此行還須靠你自己。奸人好除,黑龍難安。”

“奸人好除,黑龍難安?”

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心中不解,好奇道:“孔明神是說黑龍會不好對付?”

孔明點點頭:“黑龍已隱隱發作,要想鎮住它,難嘍。”

“可是黑龍不就是風水嗎?只要將奸人除去了,這北黑龍的風水不就沒事了嗎?怎麼會不好對付?”

我真的很不解,所謂黑龍,指的就是北龍脈,即風水。這風水被破壞了,只要化解就好了,這一路走來,也遇到了風水被九星宮破壞之處,我也是輕而易舉就將破壞的風水化解了,這對我來說並不是難事。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聽着孔明的話的意思,總覺得不是那麼簡單的樣子,就好像他說的黑龍,不是指風水,而是指真龍似的。

孔明笑了笑,說:“難不成,你連自己的任務都尚不清楚?”

“任務?”

我一愣,就說:“我只是聽說九星宮的人在破壞龍脈,使得北黑龍發作,所以我纔過來的。”

孔明就好像見到鬼似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就說:“這麼說來,你對自己的前世今生什麼都不知道嘍?”

“前世今生?難道這次北龍脈的事還跟我有關?”

這一下,我真是一頭霧水,總覺得這事怎麼越聽越不懂了呢?

孔明也沒有多說,反而問我:“我且問你,你是否去過萊霞裏?”

“是……去過。”我點點頭。

“那你是否去過鬼城?”孔明繼續問道。

“是的。”

“取走了鬼城的天書?”孔明又問道。

我被他問的有些蒙了,點頭道:“是的,可是這跟此次北黑龍發作有關係嗎?”

孔明笑了笑:“都說事事無常,可是事事卻有常,一切都有因有果,一切均由天定。”

“您的意思是說,萊霞裏,鬼城,取天書,包括這次來北邊,都是上天一早註定的?”

我真的有些震驚了,因爲從他的話裏邊我聽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此。

可是,孔明並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反而看着我,問道:“你覺得自己的命運是由自己掌控的呢,還是由天定的?”

我想了想,不由搖了搖頭。

因爲這個問題真的把我問住了,我的命運到底是天定的,還是自己掌控的?

想到自己的身世,孤苦零丁,親人早早離去,這一切,都是我無法掌控的。可以說,我這一生二十多年來,命運都是老天安排的。

可是,這一兩年來,我所經歷的一切,我又覺得是自己在掌控着自己的命運。

一時之間,我有些糊塗了,到底是命由己造,還是命由天定呢?

見我遲遲不答,孔明笑了笑,便道:“你去萊霞裏,往鬼城取天書,鎮壓北黑龍,這一切到底是上天安排的,還是自己前世今生的因果所造,還需你自己去解答。”

“我自己解答?可是我該如何去解答呢?”我問孔明。

孔明就說:“人一世世的輪迴,一世便是一場歷煉,一場修行,你如今就在修行的路上,修行的答案只能自己去追尋了,別人……幫不了你。”

“修行?”

“是的,修行。修它一個向死而生,修它一個永生,你自然就能看透前世今生,知道你想要的答案了。”孔明笑着回道。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別人說這句話了,當初土地公就對我說過這句話,他跟我說修行的目的,是爲了修心,是爲了修一個向死而生之心,修一個永生。而且,後來在萊霞裏,我也從萊霞裏的老翁口中也聽他說了這句話,如今,又在孔明的口中聽到這句熟悉的話,這讓我感到十分的疑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