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猜,這場拳賽,背後一定有霍東方,或者是島國勢力的影子,目的,就是想逼我先亮出自己的底牌!

我的班底,都在內州,來港島的人,只有李靈兒等寥寥幾人而已,而這場拳賽,竟然讓我再找九個人,和他們來一場十人對十人的拳賽,無非就是想讓我把我在港島的所有夥伴,都集中到一起,然後在拳賽當天現身,這樣的話,躲在暗處的霍東方和島國勢力,就能一眼看透我在港島的班底,到了那時候,是打是撤,可就全都由霍東方和島國實力做主了,而我,毫無祕密可言,可以說,完全暴露在了他們的眼前!

不得不說,這招拋磚引玉,玩的的確很6,用十大雙花紅棍當誘餌,把我在港島的所有勢力都吸引出來……

看到這裏,有看官一定會好奇,既然我已經猜出了對方的陰謀,那乾脆避戰,不就完了?

不行!

任何人都可以避而不戰,但我不能,因爲,我是楚風,我代表了渡鬼一脈,所以,只要雙花紅棍們發出了挑戰,我就不能不戰!

我不戰,便代表我怯戰,我怯戰,那就代表,楚家的人沒膽,更何況,挑戰我的,還不是靈異世界中的人,而是普通的內勁武者,如果面對內勁武者,我都不敢一戰的話,不僅會墮了楚家的名聲,同時,也會把我這段時間累積起來的聲望,全都摧毀……

什麼滅殺阿修羅,打瞎張道一,都是屁!

連普通內勁武者的挑戰都不敢接受,又有誰會相信,阿修羅是我殺的?張道一是我打瞎的?

所以,一旦雙花紅棍們把消息放出去,那我就必須要戰,而且戰則必勝,否則,我一樣會墮了楚家的名聲,剛剛累積起來的聲望,一樣會毀滅!

那麼,問題來了……

首先,我不可能讓李靈兒等衆人與我一同現身,因爲,我不能把我的底牌全都亮出了,最起碼,就目前的形勢而言,霍東方和島國勢力之所以始終都沒有對我下手,就是因爲他們摸不清我的底牌而已,一旦我的底牌曝光,那霍東方和島國勢力,一定會對我採取極端的策略,到時候,我就會全面落於下風,這可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然後是第二個問題,在我不得不戰的前提下,我必須要出戰,而且還不能讓李靈兒等衆人與我一起出戰,這就代表,我要獨自面對十大雙花紅棍……

當然,我總不能隨便找九個人來湊數吧?

況且,我還真不一定能找到,畢竟我在港島,可誰都不認識……

直白的說,我要戰,而且還必須要獨自一人去戰,最關鍵的是,我還不能使用道術……

如果我使用道術,同樣會被人詬病,畢竟我的對手,都是不屬於靈異世界的人,在沒有特定前提的情況下,我的確不太適合用道術對付他們……

什麼是特定情況?

總裁大叔惹不起 比如說,當初在刑市,收拾雷虎的時候,我需要用道術震懾全場,更何況,當時在刑市,可不像如今在港島,因爲,他們已經計劃好了,打出“公平”拳賽的名號來挑戰我,這種情況下,我的確不能動用道術……

可是,我現在根本就沒有內勁,難道要我憑藉身體力量,硬抗十大雙花紅棍的內勁不成?

這“公平”拳賽,看似公平,實則,卻是一環套一環的陰謀…… 冉瀟自顧自的品着香茶,而我則是默默無語的凝視着手中的茶盞,說實話,對於那羣雙花紅棍舉辦的拳賽,我現在是真的沒什麼好辦法應對……

見我不語,冉瀟突然放下了茶盞,笑吟吟的對我說道:“你不需要考慮我,你只需要考慮,如何應對另外九個人就行了!”

我聞言,立刻擡起了頭,目視冉瀟,但我依舊沒有說話,因爲,我在等他繼續開口!

然而,冉瀟並沒讓我等多久,只見他拿起了公道杯,爲我和他自己分別滿上了一杯茶之後,這才慢悠悠的開口說道:“我說過,我們算是半個同門,我不會與你爲難的,就算那場拳賽真的變成了現實,站在擂臺上我的,也不會對你出手……只是有一點,我想不明白……你能在祖乙大墓中單殺阿修羅,打瞎張道一,爲什麼對於雙花紅棍的挑戰,卻是如此的凝重呢?”

大漢封疆 冉瀟舉起茶盞,一邊品茶,一邊盯着我,彷彿想要將我內心看穿那般……

“凝重?”我冷笑了一聲,當然,我不可能將我心中的顧慮說給冉瀟聽,因爲,他並不是自己人,“就算那九個人聯手,又能如何?我楚風,何懼!”

“這纔是傳聞中的楚大師,應該有的氣勢!”冉瀟先是一愣,旋即便恢復了常態,淡淡的說道:“楚風,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你知道,我們十大雙花紅棍的聯盟,是如何促成的嗎?”

“因爲有人放出了消息,說我是過江猛龍,想要稱霸港島?”我不動聲色的回了冉瀟一句。

其實,當冉瀟問出了這句話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我的回答,並不是正確答案,其中,一定另有隱情,只不過,我還不知道而已!

另一邊的冉瀟,聽了我的回答之後,只是緩緩的搖起了頭,“過江猛龍?當年,我初來港島的時候,鬧出的動靜比你都大,也沒見那些人聯起手來對付我!”

“而如今,你不過是收拾了沙皮和金牙貴幾人,就遭到了港島所有勢力的圍攻,你不覺得,這很不符合邏輯嗎?”

“不論是沙皮,還是金牙貴,都是字母幫的人,字母幫想動你,那是無可厚非的,可是,爲什麼字母幫的死對頭,和字頭,也想動你?還有我們洪門分部,竟然也參與了進來?你知道嗎?能讓港島三大勢力聯手的人,你還是第一個!”

聽了冉瀟的這番話,我的心中也是充滿了疑惑,不過,我仍舊相信,冉瀟的話,還沒有說完,他一定還有後話,所以,我也就隨意的回了他一句,“也許,是因爲一些巧合,我得罪了洪門分佈的金錢豹,和字頭的粉佬,所以大家纔會聯起手來對付我吧?”

“呵呵!”冉瀟冷冷一笑,道:“金錢豹?他可不會傻到因爲一個小弟,而與你結仇!還有粉佬,那傢伙是出了名的老油條,他會因爲一批貨主動得罪你?就算要算帳,粉佬也就找金牙貴算帳,畢竟貨是在金牙貴手上被毀的!”

“其實……有關於這件事的內幕,我倒是知道一些……”冉瀟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凝重,“大年初一的晚上,我們坐館老洪約我去開會,內容自然是針對你的,當然,老洪的決定是,暫且不要與你產生衝突,因爲他想坐山觀虎鬥,看看你這過江猛龍,能不能把字母幫打殘……”

“可是,會議結束的時候,老洪見了一個人,之後,老洪便改變想法,決定聯合字母幫,一起收拾你!” “沒多久,和字頭的火山雄那邊,也傳來了風聲,也加入了我們的同盟,三大勢力,共同對付你!”

“由於你的戰鬥力太過強悍,最後,老洪,火山雄和天王星決定,派十大雙花紅棍出手對付你,至於如何對付你,那就是我們十個人的事了!”

“所以,纔會出現剛纔我說的那件事,十大雙花紅棍,準備聯合想你發出挑戰,和你打一場拳賽……當然了,這是那九個人共同想出來的主意!”

冉瀟話音剛落,我便立刻捕捉到了他所要表達的關鍵之處,“等一下……你說,洪門分部的坐館,之前並不想與我發生衝突,可是,他見了一個人之後,就突然改變了主意,那麼,他見了誰?”

“老洪見了……霍東方!”冉瀟突然把茶盞重重的按到了八仙桌上,手腕處的青筋,也是突然爆起,看得出,冉瀟現在的情緒,很不穩定!

可是,洪爺只是見了霍東方一面,便完全的改變了主意,從不想與我發生衝突,到全力對付我,這反差,未免也太大了吧?

“那霍東方,到底有什麼魔力,竟然能讓洪爺如此徹底的改變主意?”我頗爲好奇的問了一句,我隱隱覺得,冉瀟知道的事情,其實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多!

冉瀟神色凝重的對我說道:“我在港島混了這麼久,倒還真沒和霍東方產生過什麼交集,直到大年初一的晚上,我才真正的見到霍東方……就是在霍東方和老洪談完之後,離開老洪別墅的時候,我在遠處,匆匆的看到了霍東方一眼……”

“那霍東方,乍看之下,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和普通的老者沒什麼區別,只不過,我身懷茅山道術,能夠看到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東西,感覺到普通人感覺不到的氣息……就比如那霍東方,我從他的身上,分明感覺到了一股蠢蠢欲動的濃郁妖氣!”

“還有火山雄和天王星,我猜測,一定也是因爲霍東方的原因,纔會下定決心對付你!”

“至於霍東方許給了三人什麼好處,我就不清楚了!”

冉瀟說的這些話,我幾乎都沒有聽入耳中,因爲,我的耳中,包括我的腦中,已經完全被“有妖氣”三個字佔據了!

霍東方身上有濃郁的妖氣?

這是怎麼回事?

霍東方不是風水大師嗎?

按照正常邏輯來分析,他應該也會一些玄門道術,可是,爲什麼在霍東方的身上,會出現妖氣呢?

打個比方,我,李靈兒,陸茗軒和石乾坤,甚至是我眼前的冉瀟,我們都是修道之人,我們身上,根本不可能有妖氣存在,因爲道法和妖氣,本就是相剋的兩種存在,這兩種存在,可不像熱水和冷水那樣,混到一起,變成了溫水,因爲,這兩種存在,是相互排斥,甚至是相互毀滅,就像磁鐵一樣,同級永遠都不能吸到一起那樣!

“霍東方身上,怎麼可能有妖氣?”我下意識的喃喃自語的說出了這句話。

醫妃天下,王爺別作死 “我也想不明白這個問題,按理來說,任何人的身上,都有可能會存在妖氣,但霍東方的身上,應該絕對不會有妖氣纔對,而且,那妖氣還極其濃郁……”說到這裏,冉瀟無奈的搖了搖頭,苦笑一聲道:“我的內勁和道行,都已經達到了中天位後期,但我自問,我絕對不是霍東方的對手,他身上的那股妖氣,其濃郁程度,絕對達到了中天位巔峯,甚至是……大天位!” 冉瀟的話,讓我陷入了毫無頭緒的沉思之中……

霍東方身上,不僅有妖氣,更是強盛無比的妖氣,這,又是怎麼回事?

不過,話說回來,暫且撇開霍東方身上的妖氣不談,最起碼,我現在已經知道,想要暗中對付我,並且促使三大勢力聯手,十大雙花紅棍同盟的幕後推手,到底是誰了……

沒錯,就是霍東方!

至於霍東方爲什麼想對付我,又爲什麼這麼想置我於死地,原因也只有那麼幾個而已,或者是島國人的意思,或者是霍東方從某些渠道,得知了我擁有煉魂戒的事情,又或者,是霍東方洞悉了龍星夜想要調查他的計劃,總而言之,霍東方想殺我,有很多理由!

我微微的皺着眉頭,望向冉瀟,道:“你對霍東方,瞭解多少?”

“我對霍東方可沒什麼瞭解!”冉瀟很乾脆的攤了攤手,旋即,他話鋒一轉,道:“你現在還有心思去了解霍東方?你應該先想想,如何應付雙花紅棍的挑戰,還有三大勢力的聯盟纔對吧?”

的確,正如冉瀟所說那般,我眼前要面對的事情,可不是幕後黑手霍東方,而是十大雙花紅棍的挑戰,以及字母幫,和字頭和洪門分部這三大勢力的暗中聯盟!

“這個就不需要你擔心了!”我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沒辦法,在冉瀟面前,我必須要露出這種笑容,不然的話,天知道冉瀟會不會從我的表情中,看出什麼破綻!

說完這句話,我便徑直的站起了身體,因爲,我發現,冉瀟對霍東方,似乎也是一無所知,所以,我留在這裏,也沒有什麼必要了……

“要走了?”冉瀟見我站起身,他也隨之站了起來,似笑非笑的對我說道:“不管你想幹什麼,不管你面對什麼樣的處境,楚風,我希望你記住一句話,我冉瀟,絕對不是你的敵人,因爲,我們是同門!”

冉瀟這句話,說的很真切,但我卻抱着半信半疑的態度,因爲,我對冉瀟,並不瞭解,所以,我也不可能會完全信任他!

不過,話說回來,和冉瀟這番暢談,倒是讓我抓住了幾處關鍵點,比如說,霍東方身上的妖氣,還有,港島三大勢力的暗中聯盟……我的目標,已經不僅僅侷限於天王星了,包括火山雄和洪爺,也成爲了我瞭解霍東方,接近霍東方的跳板!

要知道,在港島,四大家族掌控着光明世界的財和權,而地下世界,則是由三大勢力把持,既然霍東方能讓水火不容的三大勢力結成同盟,那霍東方的能量,可就不能小覷了,甚至,我隱隱覺得,火山雄和洪爺也像天王星一樣,成爲了霍東方的傀儡!

這並非是危言聳聽,而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實!

書歸正傳。

我朝着冉瀟淡淡一笑,隨後,我便徑直走出了暗室,而冉瀟,似乎也沒有再挽留我的意思,只是象徵性的將我送到的樓梯口,便反身走向了暗室,而我,則是獨自一人,走下了樓梯。

當我回到洪門茶樓一樓的時候,這裏,依舊火爆非常,只不過,肥仔強卻仍然站在門口,臉上寫滿了焦急,直到我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之內的時候,他臉上的焦急之色,才散去……

當然了,肥仔強可不是擔心我的安危,我會不會與瀟灑哥發成衝突,這和肥仔強沒關,他真正擔心的,是我會不會出賣他,把他賣給瀟灑哥! 而此時,我獨自一人都下樓,而瀟灑哥不見蹤影,更是沒有人來找他的麻煩,那麼,肥仔強幾乎可以確定,我,並沒有出賣他,所以,肥仔強纔會露出那種如釋重負的表情……這傢伙,還真是個貪生怕死的二路元帥!

我將肥仔強當成了空氣,目不斜視的走出了洪門茶樓……而我這麼做,其實也是想保護肥仔強,我可不想讓這麼一個好控制的二路元帥,白白的死了!

離開洪門茶樓之後,我故意在大街小巷中繞了幾圈,當我確定沒人跟蹤我之後,我才快速的朝着李靈兒幾人所在的地方,疾步狂奔!

沒多久,我便找到了那輛商務車,當即,我直接一個箭步,衝到了商務車之前,拉開副駕駛的車門,便坐了上去。

一見我回來,李靈兒三人也是立刻對我展開了一番語言轟炸,而我,則是一五一十的將冉瀟對我說過的那些話,以及我的分析,都說給了三人聽。

聽了我的話之後,李靈兒三人,立刻陷入到了短暫的沉默之中……

足足過了半晌,李靈兒突然開口,打破了沉默的氣氛,義薄雲天的對我說道:“楚風,那個什麼十大雙花紅棍舉辦的拳賽,我來替你打,一打十,我可以!”

李靈兒替我打拳賽?

而且還要一打十?

其實……這也算是個好辦法!

首先,我不用出手,這樣,我也就可以將我內勁全失的事情,繼續隱瞞。

其次,李靈兒自己出戰,在霍東方眼中,應該還不足以讓他看破我的底牌和勢力,也算是疑兵之計。

最後,李靈兒是以我的保鏢身份進入港島的,由保鏢替我出手,去和十大雙花紅棍打拳賽,這樣完全不會墮了楚家的名聲,而且,此舉也向所有人宣佈,十大雙花紅棍,還不值得我出手!

可是,凡是都有兩面性,既然有好處,那必然會有壞處,比如說,一旦李靈兒的身份曝光,她乃中原李家家主,那麼,之前的所有好處,也就全都毀於一旦了,甚至,一些有心人還會調查,我爲什麼不親自出戰,而是讓李靈兒代替我出戰!

根據我出道以來的表現,我是那種絕對不會讓人代替我打拳的人,只要抓住了這一點,那麼,我身上的問題,恐怕就會被抽絲剝繭的調查,到時候,我內勁全失的事情,可就真的瞞不了多久了!

我皺着眉頭,大腦也開始瘋狂的運轉了起來……我在思考,我該如何面對十大雙花紅棍的挑戰,以及後續有可能爆發的計謀和圈套!

經過我的思索,李靈兒代替我出戰的辦法,貌似不太可行,畢竟李靈兒實在是太好調查了,我相信,以霍東方的手段,不可能查不出來,到時候,我豈不是得不償失?

同樣,石乾坤和陸茗軒代替我出戰,也是不可行的,也就是說,如今,擺在我眼前的路,只有兩條,要麼拒戰,要麼親自應戰!

而拒戰……我寧願堂堂正正和十大雙花紅棍拼一次,沒了內勁,不用道術,我也未必會輸,就像李靈兒說的那樣,一打十,我可以!

也許,還可能是一打九……

而且,目前那羣雙花紅棍,並沒有正式向我宣戰,這倒是給了我備戰的時間…… 心中打定了主意,我的眉頭也稍微的舒緩了一些,就在我將思緒拉回到現實中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商務車早就已經駛離了市區,已經進入郊區的快速路上了!

車內,沒有人說話,靜的出奇。

大家似乎都達成了某種默契,李靈兒專心的開着車,而陸茗軒和石乾坤則是一左一右的望着窗外不斷倒退的景色……

然而,這種安靜的氣氛,倒是讓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我這次離開祕密基地去灣區,最主要的目的,其實是找肥仔強拿情報,可是,當我找到肥仔強之後,又遇上了瀟灑哥,而後,瀟灑哥對我說的那番話,又把我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去,這也直接導致,我忘記了肥仔強的事情!

沒錯,肥仔強給我的那張紙條,我還沒看呢!

一想到這裏,我便直接從口袋裏摸出了那張紙條,將其折開之後,一行行小字便映入了我的眼中……

去年,臘月,刀仔的客運公司,將金牙貴手下的殺手送入內州。

去年,夏季,霍東方曾藉助刀仔的客運公司,將島國的忍者,風水師和陰陽師送入內州。

前年,冬季,霍東方乘坐刀仔的客運公司旗下大巴,進入深海市,而後又轉往疆省,與之同行的人,還有天王星。

前年,夏季,霍東方通過刀仔的渠道,進入深海市,並且直接前往疆省,天王星依舊隨行。

我耐心的盯着紙條上潦草的字跡,一邊皺眉,一邊繼續向下看……

大前年……大大前年……直到五年前,霍東方第一次進入內州的時候,無一例外,他每一次的目標,都是疆省!

這幾年,這霍東方不止一次進入內州,而且,只要霍東方進入內州地界,他便會一刻不停的前往疆省!

霍東方的行動,自然將我的思緒,引向了大虞王朝的寶藏……

難道說,霍東方早就知道,大虞王朝的寶藏,就在疆省?

恐怕,也只有這一個解釋,能夠說的通霍東方進入內州的目的了,不然的話,霍東方也不可能不斷的前往疆省,因爲,也只有大虞王朝的寶藏,才能給霍東方帶來如此巨大的誘-惑以及動力!

我將肥仔強交給我的那張紙條,揉成了一團,然後又將其撕成了無數碎片,這纔打開車窗,將紙條揚了出去……

點點碎屑,隨風飄蕩,眨眼間,便飄向了天際,可是,我心中的謎團,卻是越來越濃郁,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

“楚風,那紙條是肥仔強給你的吧?”李靈兒歪着頭,好奇的撇了我一眼。

我點了點頭,道:“是肥仔強從刀仔那裏調查出來的線索,上面記錄了霍東方最近幾年進入內州的時間和目的地……”

“霍東方,應該是去疆省了吧?”李靈兒一邊說着,一邊冷笑了起來,“恐怕,也只有疆省,才能吸引到霍東方的注意了!”

“簡單的說,吸引霍東方的並不是疆省,而是埋藏在疆省某處的大虞王朝的寶藏!”我緊緊的握住了拳頭。

其實,我又何嘗不向往疆省呢?

那裏,不僅又生死不明的二叔,還有解開楚家祕密的關鍵線索!

可是,我知道,現在,還不是前往疆省的時機……

不知不覺間,商務車已經駛離了快速路,進入了廢棄的廠院之中。

李靈兒將車停進廠房之後,我們四人便陸續走下了車,然而,就在這時候,祕密基地的鐵門,卻自動開啓了……

只見羅藝快步從祕密基地內部走了出來,那張冷若冰霜的俏臉上,竟然還露出了一抹焦急的神色…… 羅藝這位冰山美人,俏臉上幾乎不會出現除了冷漠之外的任何表情,除非是關鍵時刻或者是非常時期……

而如今,羅藝的俏臉上,卻偏偏就出現了這種焦急的神色,看來,應該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

“楚風!”還不待我發問,羅藝便直接沉聲的向我說道:“一組剛剛傳回消息,港島十大雙花紅棍,已經放出了風聲,要挑戰你!”

“正月十五元宵節,夜色酒吧,十大雙花紅棍,要與你打一場拳賽,十對十,生死不論!”羅藝頗爲急切的說道:“而且,那羣雙花紅棍還說,這是一場公平的拳賽,所以禁止使用道術,如果你怕死,或者對你的身手不自信,可以不去,但是,要滾出港島!”

港島十大雙花紅棍挑戰我?

聽了羅藝的話,我們四人的臉上並沒有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因爲,我們早就知道了這件事,只不過,我們沒想到,十大雙花紅棍的挑戰,竟然來的如此快!

“這算是十大雙花紅棍對我正式宣戰的戰書嗎?”我微微的揚了揚嘴角,露出了一抹冷冽的殺意,與此同時,隱藏在我體內的殺氣,彷彿不受控制那般,澎湃的宣泄而出!

羅藝見我如此模樣,目光不由變得狐疑了起來,片刻之後,羅藝這纔出言道:“你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