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不得不說,老者實力真是強悍,沒過一會兒,那些有毒的水晶石就被他刷刷刷吸收了個乾淨。

而夜冰依躲在後面看到這一幕,嘴角一直在抽蓄,要不是時機不對,她真的想抬頭仰天大笑。

如果這個大殿主知道帶晶魄石被調包,這是假的,還有毒。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

大殿主好像也發現了裝不對勁,他皺了皺眉,似乎有不滿意。

讓夜冰依的心也跟著跳了跳。 隨即鬆了一口氣,沾沾自喜,原來她的毒術,已經如此登峰造極,就連這麼大的高手,他都沒有察覺出來。

大殿主始終都沒有睜開眼睛看一眼。

如果他睜開眼睛看一眼的話,他就會發現他如今吸收的這些水晶石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樣。

突然,大殿主粗重的喘息了起來,額頭開始冒汗,大顆大顆的滾燙的汗水從他的額頭重重地砸落下來。

大殿主的一張臉也一會變紅,一會變綠,隱約有走火入魔的衝動。

不好。

夜冰依察覺到大事不好,隨即身形一閃,飛速的離開了這裡。

像大殿主這樣的高手,在夜冰依離去的時候,雖然動作極輕,但還是被他察覺到了。

然而此時此刻,大殿主卻沒有辦法再管夜冰依了。

因為他發現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他的身體里,為什麼會這麼痛?好熱!

渾身的真氣也不斷的串動,血脈噴張,血管好像要炸裂似的。

不過身體的疼痛也就算了,可更讓大殿主心驚的是,為什麼他感覺到自己的神識之中,被一片黑氣給污染?

這是什麼?!

大殿主心中驚駭,然而不等他明白過來,那片黑色的來源便越來越大。

似乎想要將他的整個身子都給覆蓋!

我的符文科技 大殿主內心崩潰,氣得嘔出一口老血。

這次他閉關,準備要突破幻夢境界的,要是這樣,他就可以和妖王媲美了,甚至可以超越妖王之上,在大陸爭雄爭霸!

然而這一切,都要成功了,就差那麼丁點兒,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啊?!

大殿主很清楚如果再這樣下去,他很有可能走火入魔。

大殿主瞪大了眼睛,額頭巨汗掉落,他不甘心,閉著眼睛,努力的和身體的毒素抗衡。

他就差那麼一丁點兒啊,大陸上幻夢之境的的高手一個手都能夠數的過來。

他可是即將要踏上巔峰的人!帶著他們紫陽殿強大,怎麼可能敗在這一層!

只是他萬萬想不到,會發出這樣的狀況。

然而大殿主只能看著自己的血液被一寸一寸的黑化!強忍著內心的憤怒和衝天的怒火,騰然睜大一雙如銅鈴般的眼睛。

但是這一睜開眼睛,大殿主頓時就不好了,差點氣得昏厥過去!

「什麼?!」他看到了什麼,他眼前剛用的這些水晶石,都他媽是黑色的!這是水晶石嗎!他怎麼不記得是這樣的!

再也忍不住,大殿主氣得哇哇吐出了幾口老血。

這是狗屁的水晶石,這些都是假的。

而當大殿主清楚的看到晶石上面黑色的東西之後,更是險些一頭栽倒,這是劇毒啊,究竟是誰要害他?!

「是誰!是誰!趕緊給老子滾出來!!」大殿主被氣的直搖頭,渾身不斷的亂顫。

大殿主可是一個幻夢之境的強者!他這一聲吼,頓時將整個紫陽殿都抖上幾抖,大地掀了起來,房屋晃動,好像地震了一樣。

有一些房屋,已經被震塌了。

幸虧夜冰依有先見之明,早早的逃跑了,否則她會直接被震的連渣都不剩。 信息處理中心裏,環顧了一遭到處都是蓄勢待發的現代熱能武器,大江錦川想起陳志凡所表現出來的超強實力,心生忌憚之下,遂沉聲問道:“還有沒有威力更大的強力武器了?那個傢伙,絕不能以常人視之!”

亞裔男子和金髮女對視了一眼後,由後者一臉嚴肅的確認道:“大江先生,你確定要用威力更大的武器?不計後果?”

大江錦川眼底閃過一片厚重殺機:“不計任何代價,只要能殺了那個該死的傢伙!”

他氣啊!本來今天晚上會是紫櫻花拍賣行一年一度精品拍賣會的完美開啓,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兩個該死傢伙的打鬥下,全都化爲了泡影。

至於那兩個東非巫師,如果不是知道兩人身後的巫師部落不好惹,而自己又只是黑龍會大江家族一個小小的執事長老,大江錦川怎麼可能會忍氣放他們離開!

不過他亦心中暗自發狠,等今晚事畢後,一定要去找那些巫師討一個說法,爲此哪怕是求上大江雄川那個老東西也甘願!

“喲,你們快看,目標停在第十層的拍品庫房不動了。”一旁非裔男瞪大雙眼,伸出一根黑乎乎的手指指着電腦屏幕說道,“見鬼了!難道是我們判斷錯誤,目標並不是我們這裏,而是衝着那些拍品去的?該死的,紅牙、白牙,你們怎麼還在六樓晃盪,黑牙都已經跑到你們頭上去了。”

身處十樓的陳志凡,在扭頭依次望過了房間四個角落一眼後,揮手一甩,四道精純屍氣好似四把小小的飛刀,嗖嗖刺破空氣,頃刻間就打破了隱藏其中的監控探頭。

十二樓的信息處理中心,看着畫面突然消失的電腦屏幕,非裔男伸手緊緊按住耳邊的通訊器,嘴裏咋咋呼呼用鳥語叫道:“趕緊都上來啊!目標正在十樓拍品倉庫,重複一遍,目標正在十樓拍品倉庫!這是要搶劫拍賣行的節奏啊!”

“rob?”

神念探知到那個非裔男語調尤其高亢的喊出這個單詞,陳志凡遂摸出手機上網查了一下。當看到那翻譯出來的華夏語之後,他差點氣得直接衝上去一巴掌把那傢伙給扇飛貼到牆上。

“搶劫?搶你妹啊!尼瑪老子只是想找一件裹體的衣服穿穿而已。”一臉忿忿的某青年嘴裏咕噥着,一腳就踢翻了腳邊上的一斗珍珠。

霸道總裁,嬌妻請入懷 顆顆飽滿圓潤的珍珠在地面上四處亂滾中,他繞過一個擺滿了瓷器的兩米高紫檀木架子,俯身從一個大實木箱子裏翻出了一整套具有明顯古風的男式長袍。

這套長袍是在神念不經意間發現的,現在親手拿在手上,陳志凡在仔細檢查了一番後,發現它只是一件製衣工藝非常高超的現代仿古漢袍而已。

“幸好是仿的,要不然古人的衣服我還真不想穿。”慶幸不已的他一把扯下褲頭,就着房間裏些許的微光,稍顯笨拙的穿了起來。

秋山家的別墅裏,藤田家的家主看着那個說可以尋求強大合作伙伴的青年男子,眼裏閃過一抹冷然的說道:“藤田直秀,是誰給你的膽子,敢說出這樣的話?”

青年男子藤田直秀梗着脖子大聲叫道:“家主大人,不要再學鴕鳥了!大家都知道,現在他大鄉家擺明了就是不準備放過我們,要不然爲什麼幾乎每個家族成員都發現有人在監視自己?”

坐在他身邊的那個年輕男子秋山田接口說道:“直秀說的沒錯!說不定他現在就在調集人手,準備一擊就滅掉我們兩家所有的人!”

秋山家的家主在緩緩掃過衆人臉上的神色後,忽地嘆了一口氣沉聲說道:“其實大鄉武夫已經開始動手了。今天發生的一些事情,我和藤田家主並沒有告訴你們,就是擔心你們聽了之後,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恐慌。”

一個頜下有一道指長疤痕的中年男子眼裏閃爍着精芒的凝聲問道:“家主,發生了什麼事情?大鄉武夫他做了什麼?”

“秋吉長老……”秋山家主看着中年男子深深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們兩家在幼龍社的所有資產,今天一早就被全部凍結了。”

一聽到資產被凍結,大廳裏的衆人瞬間羣情激憤。

藤田直秀揮舞着拳頭恨聲叫道:“家主,他大鄉武夫拼什麼凍結我們兩家的資產!幼龍社又不是隻屬於他大鄉家,也有我們兩家無數人的心血在裏面!”

秋山田一臉惡狠狠的說道:“家主,反了吧!秋山明和藤田貴吉肯定是被大鄉武夫給害了,要不然怎麼可能一直都聯繫不上!”

藤田家主環視衆人一圈,氣息暗淡的說道:“反?我們拿什麼反?別忘了大鄉武夫不僅是幼龍社的社長,更是大鄉家的家主,他的身邊,還有一個神祕的稻荷神。”

藤田直秀聞言,思慮片刻後,用胳膊輕輕拐了一下旁邊的秋山田。

後者腦袋輕點了一下後,忽地站起身來直視秋山、藤田兩家的家主凝聲說道:“兩位家主,其實藤田貴吉有一件事在瞞着你們。”

“什麼事情?”眼底閃過一抹精光的秋山家主,沉聲問了一句。秋山田微微低下頭回道:“藤田貴吉他一早就跟黑龍會聯手合作了。”

藤田家主俯身問道:“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的?”

“因爲……”藤田直秀昂然挺身站起說道,“跟黑龍會聯繫的人是我,負責談事情的是秋山田,具體和黑龍會一起做事的,就是藤田貴吉。”

“你們……你們簡直是……”藤田家主看着像是十分生氣的樣子高聲厲喝道,“簡直是膽大妄爲!你們這樣做,有把我們這些長輩放在眼裏嗎?”

“家主,現在已經不是以前了。”藤田直秀梗着脖子說道,“憑什麼我們一生下來,就要起誓效忠他大鄉家,我們的兄弟姐妹,難道真就天生矮他大鄉家的人一頭嗎?”

“直秀說得對!”秋山田緊握拳頭看着周圍的人振臂叫道,“我們是人,不是他大鄉家的奴隸!我們兩家的先祖爲他大鄉家流過血、淌過汗,但是他們的後輩,我們,卻一出生就要打上他大鄉家家臣的烙印,繼續一輩子爲他大鄉家流血流汗,而根本不會有人問我們是不是願意……”

仰天一聲怒吼後,他嘶聲大叫道:“我不服!藤田直秀不服!藤田貴吉也不服!所以我們三人決心打斷他大鄉家加諸在我們秋山、藤田兩家無數代人身上的鐵銬,我們要翻身做人,更要做那人上人!” 然而即便是如此,夜冰依也在逃跑的路上也遭到了震動。

震的她心中氣血一陣翻湧,險些忍不住吐出一口血。

而在紫陽殿這些低級的一些護衛,還有丫鬟們,直接被震的兩眼一翻,倒在地上,起不來了。

而那些中等修為的人,也是一個個流鼻血,耳目都出血,震得七竅流血,不一會兒,便都倒在了地上。

護衛們這才反應過來,發現不對勁,「快去稟報二殿主和大長老!大殿主不好了。」

看到大殿主所在閉關之處,護衛眼中閃過一抹驚恐,要是大殿主個什麼意外,那紫陽殿就都完了。

護衛一腳將身旁的小弟子飛踹了出去,遠離此地。

「快去找大長老!」

而他自己也被震暈了過去。

那名小弟子被踹的頭暈眼花,狠狠摔在地上,摔了個半死,但是他心中還是感激他們隊長,還好隊長把他給踢出來了,否則他可承受不住大殿主的威力。

想著,他也不敢再多耽擱,飛快的去找大長老。

護衛一邊跑一邊大喊大叫,「不好了,出事了。」

夜冰依此時一路向小院跑回,和千歌他們幾人會合。

當幾人聽聞夜冰依竟然膽大包天的盜了紫陽殿的藏寶閣,皆是一個個眼珠子瞪大,為她點贊!牛逼!

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夜冰依幾人當然要很快的逃跑。

離開之前,怕引人耳目,夜冰依幾人還故意製造一些混亂。

很簡單,就是繼續搞事情。

千歌歌皓月專門點火。

現在的紫陽殿整個就是烏煙瘴氣,狼藉一片。

在千歌和皓月兩人的努力下,護衛們大叫道,「不好了,著火了。」

「姬雪仙子的房間著火了!」

「不好了!小殿主的房間也著火了。」

很快,護衛就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這火,好像並不是自己著的。

而是有人故意為之!

正在千歌和皓月兩人氣憤地為夜冰依那兩碗血報仇,喜滋滋的放著火燒得正歡快之時,護衛們眼尖的發現了他們,大吼道,「你們兩個在幹什麼呢?」

「來人!快點抓住他們!」

千歌冷冷的笑了笑,「就憑你們還想抓住我們?把你們家的大殿主請來還差不多。」

他們這些護衛他是小人物級別的,千歌根本不放在眼裡。

千歌和皓月繼續手上的工作,完全沒有將他們的警告聽在耳中,反正他們也抓不到她們。

「你們在做什麼?!」突然一道暴喝聲傳來。

皓月和千歌心中暗道不好。

這聲音,聽著是那個小殿主的聲音。

紫陽殿這些做奴才的,他可以不放在眼裡,可是小殿主的實力可不低。甚至高出他那麼一點。

怎麼回事,他不是被關起來了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皓月和千歌疑惑。

小殿主確實是被關起來了,但是如今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他哪裡還坐得住,打暈了看守他的人便出來了,沒想到出來就看到這一幕。

頓時一個頭兩個大。

皓月和千歌並不是小殿主的對手,很快拉著千歌直接溜走。 小殿主實力是比皓月強上一些,但是之前他被自己的父親還有大長老給狠命的打了那幾下,現在傷還沒有養好,所以在速度之並沒有皓月跑得快。

但小殿主仗著自己修為高,速度也雖慢,卻也跟在離皓月和千歌不近不遠的地方。

只不過就是追不上他們。

於是三個人之間就變成了一場追逐大賽。

小殿主追不上皓月千歌他們倆,但是卻和他們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

皓月千歌也怎麼都甩不開他。

而夜冰依這邊,她和帝玄御分開行動,兩人約定了一個地點,準備匯合,只是兩人還沒有碰頭,夜冰依就先遇上了一個人。

夜冰依來到一間房間,突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她最討厭的姬雪。

姬雪這兩天被大長老他們囚禁在房間里,一直待在屋子不能出去,再加上她沒有晶核就是一個廢人,所以只能待在這裡。

聽到外面的動靜,她也想出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不過她還沒有來得及出門,就看到眼前突然多了一個人,還是一個女人。

呆愣了片刻,姬雪眼中立即閃過一抹惡毒光芒。

不知道為什麼,她看著這個霓曲思,總覺得很熟悉。

和夜冰依那個賤人一樣討厭!

被夜冰依突然的出現給嚇了一大跳,姬雪尖叫一聲。

夜冰依無語的撇了撇嘴,她有這麼可怕嗎?叫什麼叫。

心中卻暗叫不好,她怎麼遇到了這個賤人,不過……

夜冰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轉過身就離開,直接裝作沒看到她似的。

姬雪尖聲大叫住了她,「你給我站住!你還沒有說清楚,你怎麼會出現在本仙子的房間中,你在這裡幹什麼!」

夜冰依只是淡淡的挑了挑眉,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並沒有說話。

姬雪柳眉倒豎,「本仙子和你說話!你敢不吭聲?」聲音越發尖利,神情不可一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