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看來你的同伴處境很不妙。」索多瑪架住艾比的雙劍說道,此時的索多瑪看著離自己不過20公分距離的艾比的臉,發現對方真的相當年輕。

「應該還沒有我兒子大?不過可惜了,你要死在這兒!」索多瑪想到。

艾比感受到對方呼出的熱氣,沖索多瑪說道:「你的同伴看樣子也不行嘛!這都能射偏!」

不等索多瑪開口,艾比一腳斷子絕孫腿踢向索多瑪的胯下,索多瑪手上一用力盪開艾比的雙劍,順勢往後退開,成功避開了艾比這記陰損的招數。

「真不知道你這招是跟誰學的。」索多瑪在往艾比手上添上一道傷口之後說道。

艾比看著自己右手那把來自恩比德的長劍上崩裂的缺口嘆了一口氣,終究是一把普通的長劍,在經過長時間的戰鬥之後已經快要徹底的斷裂。

索多瑪繼續向著艾比發動猛攻,而艾比只能慌亂的進行反擊,場面上艾比陷入了巨大的劣勢。

愛德華好幾次想要運用魔法幫助場上的羅蘭和艾比緩解壓力,但是亞爾博總會在愛德華施法的時候發動過攻擊,迫不得已的愛德華只好放棄施法。

場上除了一開始就在準備的骨牢術和那次羅蘭吸引亞爾博注意力那次釋放的蛛網術之外,愛德華竟然在亞爾博的逼迫下沒有進行一次有效的施法。

眼看給骨牢術困住的皮拉修就要破壞掉骨牢出來,到時候羅蘭就會面對三個人的圍攻。

艾比一行人陷入了危機。

「還不出手嗎?」亞爾博注視著周圍,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隱藏起來的伊絲身上,如果他是用全力出手的話,德克或者是愛德華早就有人受傷了。

「不能再拖了!」艾比有些急躁,跟自己當初想的不一樣。沒想到亞爾博實力這麼強,即使有著德克的保護,亞爾博也能輕易的干擾到愛德華,而愛德華說過他的失明詛咒需要4秒的吟唱時間。

「必須為愛德華創造4秒的空擋!」艾比一咬牙,將左手的短劍扔向索多瑪,後者僅僅一個側身就躲開了這把短劍,索多瑪甚至能看清楚這把短劍的劍身上在鍛造過程中產生的層層紋路。

索多瑪剛剛想要嘲諷兩句,但是索多瑪轉過頭看見的卻是一片夾雜著樹葉的新鮮泥土。

原來在剛才索多瑪在躲開艾比的短劍的時候,艾比已經一腳撩起地上的泥土向索多瑪臉上撲去。

「這還是跟著德克學的!」艾比衝刺的時候想到,這一招的靈感來自於德克,當初在面對地精的時候德克正是使用這一招干擾了對方的視線,然後一個衝鋒盾擊幹掉了那隻可憐的地精。

自己的視線被泥土和樹葉所遮擋,不少泥土還跑進了索多瑪的眼睛和鼻子,索多瑪的鼻腔里充斥著泥土的腥味。

「天真!」索多瑪不知道自己已經是經歷過多少次這種情況了,作為曾經的「血荊棘騎士團」的一員,索多瑪經歷的要比艾比見過的都要多。

索多瑪估算著自己和艾比之間的距離,反手對著前方就是一個重斬。

然而索多瑪的劍並沒有砍中肉體的感覺,索多瑪這全力一擊只是在地上斬出一條深深的裂隙。

感覺不對勁的索多瑪立馬放棄拔出陷入地里的大劍的想法,當即鬆開握住劍柄的雙手,往自己的左側躲避。

然而當索多瑪清理掉自己臉上的雜物雜物之後也沒有等到艾比的攻擊。

索多瑪吐出了口中的一隻小蚯蚓,才發現艾比遮蓋住自己的視野之後根本就沒有攻擊自己的打算。

在索多瑪的視野所及,看到的是艾比沖向亞爾博的背影,剛才艾比那一下為的就是防止索多瑪在背後攻擊自己。

艾比一行人的計劃被亞爾博的實力所打亂,但是他們的目的始終沒有改變,那就是一定要殺掉擅長追蹤的亞爾博!

看到艾比的動作,愛德華開始準備自己的失明詛咒,這次的成敗就在這於一次的施法。

亞爾博看著艾比向著自己衝過來,同時也注意到了愛德華的施法動作,心中盤衡了一番后,還是準備攻擊沖向自己的艾比。弓箭手最討厭的就是被戰士近身,哪怕他是白銀下階的弓箭,他也不覺得自己能在近戰上和艾比一較高下。

剛才艾比和索多瑪的纏鬥,亞爾博也注意到,雖然艾比處於絕對的劣勢,但是也沒有如索多瑪說的那樣被一照面就給擊殺!

要知道索多瑪可是白銀下階的戰士,而艾比不過是青銅下階。不過他們當然不知道艾比與戰士協會的職業等級考核官的故事。

而且艾比之所以能堅持一段時間,還是因為自己那枚長劍戒指的緣故,索多瑪雖然是白銀下階的戰士,但是在力量上是輸給了有著魔法裝備加持的艾比。

艾比正是靠著力量的壓制才與索多瑪糾纏那麼久,不然艾比為什麼總是喜歡將武器架在索多瑪的劍上,讓兩人比拼力量,還不是艾比知道比戰鬥技巧和劍術的話,自己要不了多久就會被索多瑪割下頭顱。

亞爾博拉弓準備給艾比來上一箭,他有自信將直愣愣地沖向自己的艾比的腦袋給射爆。

但是亞爾博剛剛拉開弓耳邊就傳來一聲大喝。

原來是德克舉著盾向亞爾博飛奔過來,盾面上的尖刺對準了亞爾博,而亞爾博並不懷疑德克這個衝鋒的威脅,地上沉重的腳印顯示出德克這次衝鋒的決心。

而看著失去德克保護的愛德華,圍攻著羅蘭的兩名戰士便放棄了與羅蘭糾纏的打算,除了一人繼續與羅蘭戰鬥之外,剩下一人轉身撲向愛德華。

愛德華繼續著自己的施法,他知道羅蘭一定會阻止這個敵人的,因為他記得當初艾比在殺掉多里安之後對羅蘭說的話。

「羅蘭啊!你還是去保護愛德華吧!「

而當時羅蘭對此的回應就是一個簡單的「嗯」字!

這是對自己夥伴的信任!

果然羅蘭拼著自己背上挨上一劍,也要將自己的雙手劍向著沖向愛德華的戰士揮舞過去。

還好羅蘭吸取上次塔洛爾猞猁的經驗,在內里穿了一件細小鎖子甲,對方破開鎖子甲后羅蘭背上也只不過是傷到了一點皮肉。

亞爾博面對德克和艾比攻勢有些慌亂的將箭對準了德克,就在這時候,空中不斷的有東西掉落、

「賓尼!」

從上方樹冠是掉落的不是別的,真是賓尼這些亡靈小動物,原來愛德華在施法之前就向賓尼下達了阻擾亞爾博的命令。

評判一個弓箭手最重要的指標是什麼?既不是速度也不是破壞力。

而是準確度!

無論你的箭的傷害有多高,只要無法命中敵人,那麼一切都是無用功。

即便是亞爾博這位白銀下階的弓箭手,面對艾比和德克的夾擊,面對從上空掉到自己身上還啃咬著自己的小動物骷髏,他也無法保持專註。

最終亞爾博這一箭還是歪了,諷刺的是,這還是亞爾博本場戰鬥第一次用全力拉弓。

精鐵箭擦過德克的外側大腿,帶走護腿上的一連串鱗狀鐵片,最後在德克的腿上留下一條撕裂傷口。

這支精鐵箭沒入德克後方的泥土,只剩下一丁點兒尾羽露在外面。

德克身體一歪跪倒在地,已經受傷的腿無法支持他沉重的身軀。

而眼看艾比已經衝到了近處的時候,亞爾博迅速地又是一箭射向艾比。

「二連射!」

弓箭手的進階技巧,以犧牲破壞力和準確度為代價,快速地射出第二箭。

這支扎入艾比左肩的箭讓艾比撲倒在地,但是艾比倒在地上的臉上卻帶著一絲笑容。

亞爾博正在考慮給德克還是艾比補上最後一箭,突然感覺世界彷彿天黑一般,不對!比天黑還要暗淡,宛如瞎掉一般。

愛德華的失明詛咒終於降臨在亞爾博身上,此時亞爾博放棄拉弓的打算,向著索多瑪的方向跑去,跑動過程中不斷地做著規避動作,他知道暗中那名精靈弓箭手一定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亞爾博心中沒有慌亂,對弓箭手來說很多時候都是依靠感覺和聲音來判斷敵人的位置。

亞爾博有信心光是憑藉伊絲射來的箭矢的聲音就躲開這一箭。

「你可是中了我的毒的!我就不信你沒有絲毫的影響!」亞爾博想到。

如亞爾博所猜測的一樣,伊絲的實力因為中毒的關係下降很多,而且她也不像妹妹芙蘭一樣以巨大的力量射出別人躲不開的箭矢,伊絲擅長的是連續快速的射擊,依靠數量來壓制對手。

而現在伊絲只能射出這支對她來說有些輕飄飄的箭。

「果然來了!」亞爾博聽到了後方穿來箭矢的破空聲。

「能躲開!」亞爾博想到。

但是當亞爾博剛剛綳起腿部肌肉準備往兩側躲避時,就感覺到背後有什麼東西穿過自己的心臟,從胸前透了出來。

「為什麼剛剛聽到聲音的時候箭就射到了我身上,這個距離不應該啊!」亞爾博懷著這樣的疑惑閉上了眼,這下他的眼前真的是一片黑暗了。

艾比看著倒在自己面前的亞爾博,嘿嘿一笑爬了起來,只見艾比前方的一顆樹的樹冠上有一把灰撲撲的長劍被丟了過來,同時伊絲的聲音也傳到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里。

「這個靜音術還蠻好用的,可惜作用範圍只有五米,不然這個弓箭手到死都不會知道我是什麼時候射出的這一箭。」

艾比拔起插在自己面前的這把「黯淡月光」,右手持劍指著一臉不可思議的索多瑪,露出被自己口中鮮血染紅的牙齒笑著說道:

「嘿!你說你還能不能堅持五分鐘!」 「通緝:殺人犯亞爾博·霍爾

描述:17歲人類男性,左臂有著貫通傷疤,身背長弓。

賞金:500金幣(死活不論)

———————————————————————《洛基城治安局》大陸歷3232年7月14日」

索多瑪張大嘴看著倒在地上的亞爾博。

「就這樣死了?」索多瑪第一時間想要笑,一名白銀下階的弓箭手就這樣在幾個青銅級敵人的配合下死掉了?而且還沒有殺掉對方任何一個人?

索多瑪覺得自己一時有些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連艾比對他的嘲諷他都沒有理會。

「嘩啦!」困住皮拉修的骨牢終究是被破壞掉了,不過愛德華這次魔法的目的也已經達到,成功的爭取到了擊殺亞爾博的時間。

艾比此時心裡也在犯嘀咕,本來只是絕境下一次大膽的嘗試,沒想到還真的殺掉了這個對眾人威脅最大的弓箭手。

沒有理會還在原地發愣的索多瑪,拿回自己趁手武器的艾比開始了反擊,「黯淡月光」在空氣中劃出一片灰濛濛的劍光。

艾比的進攻讓索多瑪回過神來,不過心靈受到巨大打擊的索多瑪面對艾比的進攻只能被動防禦著。

感受到比之前更加迅速、狠辣的攻擊,索多瑪驚訝於艾比在換了一把劍之後竟然有如此大的變化,加上索多瑪還要考慮那名射殺索多瑪的弓箭手的存在,在出劍的時候往往留了一些餘力,這就導致原本實力高出艾比許多的索多瑪現在竟然只是和艾比打了個平手。

果然亞爾博是這次戰鬥的關鍵,少了亞爾博之後,伊絲和愛德華都能被解放出來。

伴隨著愛德華的吟唱,羅蘭和那兩名圍攻他的戰士都被從天而降的蛛網所覆蓋,那兩名戰士想要掙脫蛛網的束縛,但是三人腳下突然出現了一片油脂.

「油膩術「!通過地上的厚厚的油脂使敵人滑倒的魔法,作為一級魔法,是法師們面對成群敵人最常用的魔法,搭配上火球術,送給敵人的將是一場烤肉盛宴。

可惜因為這是森林,腳下柔軟的土壤並沒有讓那兩名戰士滑到,但是他們還是停下來掙扎的舉動,因為坐在地上的羅蘭掏出了一塊打火石,靠在自己的大劍旁說道:「要不咱們三個休息一會兒?」

受傷的德克配合愛德華面對剩餘的一個皮拉修糾纏著,場面上盾劍冒險團和這群追兵暫時陷入了僵持的狀態。

…..

打破僵局的是從旁邊樹林中射出的一隻箭,來自精靈族綠杉部落手工打造的箭矢,將正準備給躺在地上的德克致命一擊的皮拉修給射穿,巨大的力量帶動皮拉修整個人往旁邊飛倒,這隻箭在穿透皮拉修之後釘入後面的大樹,尾羽在不住的顫動著。

「援兵來了!」艾比精神一震,不顧自己身上的傷口想要留下索多瑪,然而對面的索多瑪已經看穿了艾比的意圖。

胸口挨了一劍的索多瑪在往後跳的時候,他那臉上露出一副猙獰的表情,在將艾比的身影牢牢的記在心裡之後他頭也不回的向來時的方向逃去,在逃走的過程中還不停的做著規避動作,這讓剛剛才從背後抽出一支箭的芙蘭放棄了對索多瑪攻擊的想法。

兩聲「噗呲」響起,羅蘭身邊兩個想要引燃地上油脂的戰士同時被箭矢射中,一支箭將其中一人帶的倒向旁邊,另一支來自樹冠上的箭矢射入剩下一人的喉嚨,那人捂著喉嚨慢慢地倒在地上。

伊絲與芙蘭,精靈族的雙胞胎弓箭手。

「讓我下來吧!「

樹冠上傳來一個聲音,德克聞言背靠著那個大樹站直了,接著德克就感到自己右肩上有一隻腳踩在了上面。德克眼角的餘光看見了伊絲那白皙的腳踝,德克心中突然莫名的有些躁動,接著德克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好在伊絲的腳只是在德克肩上輕輕一點,便跳到了地上,但是還處於中毒狀態的伊絲雙腳一軟就要跌倒在地,好在德克及時的一把拉住了伊絲的手。

冰涼柔軟。

這就是德克此時的感受。

而已經站好的伊絲觸電般地抽回了自己的雙手,伊絲的臉上也布滿了紅暈。她還沒來得及同德克道謝,就被自己的妹妹給抱在了懷裡。

「姐姐!你嚇死我了!」芙蘭的聲音帶著哭腔,在一開始芙蘭趕到的時候沒有發現自己姐姐伊絲的身影,而艾比等人一身的傷讓芙蘭以為自己的姐姐已經遇害了!

伊絲抱著自己的妹妹輕聲的說著安慰的話語,隨即看向德克點頭感謝。

「艾比你沒事吧?」莫雷姍姍來遲,身披板甲的他每一步都顯得很沉重。

此時的艾比已經坐在了地上,他的身上布滿了縱橫交錯的傷口,索性絕大多數傷口都比較淺,唯一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就是艾比和索多瑪第一次交手時留下的。

在艾比取回自己的「黯淡月光」之後戰鬥力居然突飛猛進,能勉強招架索多瑪的攻擊。

當莫雷聽到伊絲介紹說與艾比對戰的是一名白銀下階的戰士之後,莫雷看向艾比的眼神都變了,要知道艾比胸口掛著的可是青銅下階的戰士徽章。

「艾比當初是得罪了考核官嗎?」莫雷懷著這樣的疑問將艾比扶了起來,莫雷本想攙扶著艾比離開,但是艾比沖莫雷擺了擺手之後將自己的劍丟給了愛德華。

「接好!」艾比說出這話之後掏出之前購買的速效止血膏擦拭到自己胸口的傷口上。

「嘶!」艾比倒吸一口冷氣,剛碰到傷口的時候艾比覺得自己的胸口彷彿是在燃燒一般,不過隨後而來的一陣清涼讓艾比舒服的「噢~」了一聲。

「好東西!以後多買一點!」艾比看著手上所剩無幾的速效止血膏說道。

一旁的德克和羅蘭在處理好自己身上的傷勢之後也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看來我以後得在自己身上背一塊鐵板!」羅蘭說道,他對自己每次都是後背受傷有些耿耿於懷。

在拒絕了黑曜石冒險團其餘人的幫忙之後,艾比、德克、羅蘭三人靠在一起互相攙扶著往回走,他們背後的愛德華抱著一把灰撲撲的長劍跟在後面。

「嘿!我們回去啦!下次你可真堅持不了五分鐘了!」艾比轉頭向索多瑪逃跑的方向大聲吼道。

而在森林中快速移動的索多瑪一個踉蹌撲倒在地,在回頭狠狠地看了一眼艾比的方向之後繼續自己的逃亡。

「我們會再見的!」索多瑪從牙縫中擠出這一句話,他對艾比等人的恨意已經到達了極點,不單是自己這次任務失敗,更重要的是亞爾博他們都被殺掉了,本來五人的追擊小隊到最後只有他一人逃了回去,等待他的將是查爾斯的懲罰,哪怕他是查爾斯的副手也不例外。

就在索多瑪慌忙地逃跑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眼中的世界顛倒了過來,之後他看到了一具無頭的軀體,這具軀體的脖頸間正在噴湧出無數的鮮血。索多瑪覺得那具身軀很是眼熟,直到他的視線看到那把背在身後的大劍他才想起來。

「這是我?我怎麼死了?」隨即他眼前一黑,再無感覺。

這時候路邊的草叢這次傳出一個聲音。

「呸!這就是白銀下階的實力?」隨著一陣窸窸窣窣的動靜,一個身穿黑色皮甲的人從草叢中鑽了出來,正是暗中保護羅蘭安全的「夜幕」。

過了一會索頓四人來到了這個身影的身邊,索頓對著這個身影說道:「達卡!我不是讓你阻攔對方等我們來嗎?怎麼現在他就死了?你還沒有受一點傷?」

達卡攤手說道:「我就只不過是在兩顆樹上綁了一根鐵絲罷了,沒想到他那麼粗心,直接撞了上來,結果就如你們所見,他把自己的腦袋切了下來。」

索頓等人有點無語,本來安排達卡阻擾對方逃跑,接著由自己四人趕上配合擊殺這個白銀下階的戰士,沒想到對方居然死的這麼戲劇性。

「算了!把屍體處理之後就回去吧!這人一死,對面暫時就不會派出更多的追兵了。羅蘭少爺他們也就會安全一些。」索頓指著地上索多瑪的屍體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