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林沐曦鬆了口氣,“那就好,我還擔心你做什麼傻事呢。”

“那你把他怎麼樣了?”孔萱追問道。

肖遙輕描淡寫地說:“我就砍下了他一隻手而已。”

“什麼!?”

孔萱與林沐曦幾乎異口同聲喊道。

“別大驚小怪的,當時他拿槍要崩我,我只是正當防衛而已。”

肖遙說到這,話鋒一轉,“孔老師,我想請幾天假。”

沒等孔萱問,林沐曦搶先問道:“你請假幹嘛?”

“這你也要管?”

林沐曦嘴脣微微一翹,“當然了!誰叫你欠我的,你的事我就得管!”

瑪了個蛋!

看來我是被這女魔頭纏上了。

肖遙正在心裏暗歎,孔萱說道:“肖遙,你要請假,也得有正當理由啊!跟我說說,請假幹嘛?”

面對兩個女人的逼問,肖遙只得說道:“實話跟你倆說吧,我在追查害你倆的幕後黑手。”

林沐曦與孔萱聽了,面面相覷。

“等等!你說,當初製造車禍撞我的,和下鬼蠱害孔老師的,是同一夥人?”

肖遙點了點頭。

“怎麼會這樣呢!?那幫傢伙爲什麼要對付孔老師啊?”

“那幫傢伙也許衝我來的。他們對孔老師下鬼蠱,無非是想控制她,然後利用孔老師來對付我。”

“哼!我就說嘛,誰會無緣無故對孔老師這麼一個柔弱女子下手呢,原來都是你惹出來的禍。看來我以後得離你這傢伙遠點兒才行!”

肖遙正求之不得,連忙說:“你說的極是,所以我這不專門請幾天假嘛,這樣,我倆就能暫時分開幾天了。”

誰知他話音剛落,林沐曦立刻嚷道:

“你想得美!我可以離你遠點!但你必須跟我保持足夠近的距離!”

瑪了個蛋!

這是什麼奇葩歪理?

總裁的小萌妻 “那個……,足夠近是多近?”

“我一伸手,能夠打到你的距離就剛剛好。”

肖遙一臉黑線,

一旁的孔萱咯咯笑了起來,她很是好奇地問道:

“我說,你倆是在談戀愛嗎?”

“沒有!” 妙手回春 肖遙急忙表示。

林沐曦白了肖遙一眼,

“追我的男生那麼多,就算我要談戀愛,也不會找他這種人啊!”

“哎!我說林沐曦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我這種人怎麼了?”

“哼!流氓加無賴,而且還專門惹麻煩!”

“我……”

肖遙還想說什麼,孔萱笑着打斷了他倆:

“好啦!別在我面前打情罵俏了,我都快聽不下去了。你要是真要請假,回頭寫一張請假條交給我。”

“嘿嘿,謝謝孔老師!”

肖遙推着林沐曦離開了孔萱辦公室,

在返回教室的路上,林沐曦換了語氣衝肖遙問道:

“那個……,你真是要去找那幕後黑手啊?”

“是啊!不然誰知道那傢伙什麼時候又找上門來,我得把這事徹底解決了。”

“那你有什麼線索嗎?”

“暫時還沒有,所以我得花點時間。要不幹嘛請幾天假呢。”

林沐曦沉吟片刻,說:“要不今天放學後,你去一趟我家吧。”

肖遙一臉茫然,

“去……去你家幹嘛?”

“去見我爸啊!”

什麼情況?

這難道是要見家長的節奏了麼?

雖然我是無所謂,可這幸福來得也太突然了吧?何況我還沒跟我的大小老婆說這事呢……

肖遙腦子裏正胡亂飛轉,林沐曦又道:“雖然我爸從來沒跟我說,但我知道,他其實一直在調查我出車禍的事情,我想,也許他已經掌握了一些線索。”

聽她這麼一說,肖遙心頭一怔,

還別說,林全說不定真掌握了一些線索,找他問問未嘗不可。

想到這,肖遙咧嘴一笑,

“嘿嘿,那行!待會放學後,我蹭你家的車,去一趟你家。”

林沐曦忽然擡起頭來看着肖遙,很是嚴肅地說:

“但無論如何,你自己都得小心點兒,不準有事,明白嗎!”

聽了林沐曦這一番話,肖遙心裏不免有些感動,不過他還沒感動三秒,林沐曦又道:

“你可別忘了,你欠我的還沒還呢!”

尼瑪……

一定要在說完感人的話之後立馬潑一盆涼水嘛!還讓不讓人好好感動了。

……

放學後,林家司機準時在學校門口出現,一臺加長版的勞斯萊斯。

這臺勞斯萊斯可不是一般的車,車身及車窗均具有防彈功能,衝鋒槍都打不穿,而且車重近3噸,全鋁合金車身結構,安全係數極高,即使是懟上大卡車,車體也不會輕易變形。

不但如此,林全還安排了兩名保鏢,其中一人兼司機。兩人都是特種兵出身,一個能打十個那種。

林全之所以這麼做,也是擔心林沐曦路上再出什麼岔子。

肖遙跟着林沐曦來到了林家,車直接開進別墅內,在別墅大廳門口停下,車門打開,好幾名女傭立刻上前,將腿腳不便的林沐曦抱下了車。

見此情形,肖遙不禁在心裏暗歎:哎!這可真是公主般的生活啊!

林全很快從別墅大廳內迎出來,笑着對肖遙說:“肖大師,你可來了,真是稀客,快請進!”

他說着,做出一個往裏請的手勢,

林沐曦見狀,沒好氣地說:“爸,你不用跟他這麼客氣。”

肖遙忙說:“是啊,林叔叔,您跟我太客氣了,我反倒覺得不自在,您就像對待自家人一樣對我好了。”

“哈哈!好,好!那就像對待自家人一樣,進屋吧。”

肖遙跟着林全走進了別墅大廳。

落座後,林全衝肖遙問道:“肖兄弟,我聽沐曦說……”

他話剛說到一半,一旁的林沐曦打斷了他:“等等!爸你剛纔叫他什麼?”

“肖兄弟啊。”

“爸你搞錯輩分了吧!他是我同學,你怎麼能叫他兄弟呢。”

“呵呵,他跟九爺是兄弟,我稱呼他一句兄弟,也在情理之中嘛。”

林沐曦嘟撅了撅小嘴,雖然很不樂意,但沒再多說什麼。

林全又笑着問肖遙:“肖兄弟,沐曦說你有事問我?”

肖遙點了點頭,坦言道:“我正在追查傷害林沐曦的真兇,聽她說,您手裏可能掌握了一些線索。” 超級模板抽獎系統 聽了肖遙所說,林全有些驚訝,轉頭看着林沐曦,

“沐曦,你怎麼知道我手裏掌握了車禍的線索?”

“爸!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一直在偷偷調查那樁車禍,只是沒讓我知道而已。”

“唉,你這丫頭,看來什麼都瞞不過你。”

肖遙立刻追問道:“林叔叔,那您查到了些什麼?我記得您說過,M市松柏集團的董事長沈懷柏跟您有仇,這事跟他到底有沒有關係?”

林全嘆了口氣,說:“從目前我所查到的線索來看,確實跟他有關。”

“真是他乾的!”

林全點了點頭,神情凝重地說:

“自從子琪死後,沈老爺子就像是變了一個人,每日裏深居簡出,公司的事也不過問,據我調查,他好像是在修煉什麼邪術。他的現任老婆蘭靜美認爲他是中了邪,於是四處找人爲他驅邪,甚至還來S市找過玄學會的人。但並沒什麼作用,就在不久前,沈老爺子忽然放火,差點把他家的宅子點着了。”

聽了林全所說,肖遙立刻想起來,就在十天前,他潛入玄學會打探消息,正好碰到沈太太去請馬慶芝幫沈老爺子看病。

由此看來,這位沈老爺子確實是中邪了,可他究竟是中了什麼邪呢?

肖遙思索了片刻,忽然腦子裏一激靈,

想到冷若冰曾經說過,血魔老祖專門和人做靈魂買賣,難道說,沈懷柏是將自己的靈魂出賣給了血魔老祖!?

要不然的話,血魔老祖怎麼會派殘狼來殺林沐曦呢?

而之後這幫傢伙又把矛頭對準了我,難道是因爲我破壞了他們的殺人計劃,救了林沐曦的緣故?

一連串的疑問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

他越想越覺得,從沈懷柏的身上,或許能夠查到血魔老祖的線索。

“林叔叔,你能確定殘狼是沈老爺子請來的?”

林全點了點頭,

“我已經查得很清楚,在事情發生之前,有人曾看到一個身形像極了殘狼,戴着面具的男子去過沈府。不是他又會是誰呢!”

他說到這,眼中閃過一絲憤怒的神色。

林沐曦立刻衝他問道:“爸,那你打算怎麼做?”

“本來我以爲他只是說說而已,沒把他太放在心上,沒想到差點害了你。現在既然他沈懷柏不仁,那就別怪我不義了。”

肖遙一聽,忙說:“林叔叔,這件事,還是交給我來處理吧。”

林全微微一怔:“你打算怎麼處理?”

“我去找一趟沈懷柏,希望能夠化解你們之間的恩怨,總之林叔叔你放心,我不會再讓他做出傷害沐曦的事。”

林全點了點頭,“這樣也好,那就拜託肖兄弟了。”

……

當晚回到家,肖遙告訴張咪與冷若冰,他要去一趟阿祁所說的伏龍谷。

不過這伏龍谷究竟在什麼地方,他並不知道,阿祁雖然對那地方熟悉,但坐車該坐到哪兒下,它卻說不清楚。

它描述了一番伏龍谷附近的地形特徵:

伏龍谷四面環山,只有一條狹窄的夾峙山縫進入山谷,前山形似元寶。

聽它說到這,一旁的冷若冰立刻說道:

“我知道伏龍谷在哪兒!”

肖遙頓時來了精神,忙問:“小老婆,在哪?”

“在S市北面的文興縣,有一處山,因爲形似元寶,被稱爲元寶山,元寶山後山就有一座山谷,不過不叫伏龍谷,當地人將其稱爲尋龍谷。”

“尋龍谷?伏龍谷?只差一個字,難道真是這地方?”

“反正那地方的地形特徵,跟阿祁說的十分吻合。我覺得應該就是那兒。”

“小老婆你是怎麼知道那地方的?”

“三年前我曾經去過那兒。”

肖遙微微一怔,

“你跑那大山溝子裏做什麼?”

“尋找龍鱗。”

“龍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