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污妖王聽後點點頭,隨後起身離開了房間。

結果沒過多久,屋外就傳來一陣嘈雜之聲。先是摔門聲響起,緊接着腳步聲也隨之出現。

“誰啊,這到底是誰發的短信誰搞得鬼!居然想破壞我們好不容易想出來的計劃,究竟是誰給我站出來啊!”

一陣怒吼聲響起,白髮皺眉向門口看去,不由得直搖頭。

那是棒球帽的聲音,很顯然,這個傢伙現在已經喪失了部分理智。在這種壓力下,人們可能連平常一半的智力都發揮不出來,這就是例子。

隨後越來越多的腳步聲出現,漸漸的所有人都聚集在走廊裏。白髮覺得時候差不多了,也起身開門來到走廊。

“我絕不答應,那個狙擊手不可能時刻盯着我們,也不可能懲罰每個人。只要我們都不聽他的,他就毫無辦法。”棒球帽一直在說話,他情緒激動眼神飄忽,顯然處於很不理智的狀態。

周圍其他人也有些激動,但還沒到棒球帽的程度。但看得出他們也有些躍躍欲試,想附和棒球帽的意見。

“很明顯啊,這些人還沒有想明白其中的關鍵。”白髮心想。

他看了一眼污妖王,後者也無奈的搖搖頭。白髮輕輕嘆氣,看來只能把事情說明白了。

於是白髮清了清嗓子,開口打斷了棒球帽的滔滔不絕。

“大家先冷靜一下,我想狙擊手肯定也不是傻子,既然他這麼說了,肯定就有能限制大家的手段。”白髮說。

“啊?什麼手段,他能有什麼手段逼我們聽他的?!”棒球帽聽後盯着白髮問。

白髮沒搭理棒球帽,而是看着周圍再次開口。

“大家仔細想一想,大家的錄像計劃一旦泡湯,誰最高興?誰是最直接的受益者?”白髮問到。

這個問題並不難,衆人稍微一想就都得到了答案。

“殺手,最高興的莫過於殺手了。”女特工開口回答。

“是的,殺手應該是最贊成狙擊手這麼做的人。”白髮點頭說,“那是不是可以這麼說,至少在這件事情上,狙擊手和殺手是一致的,是處於同一陣營的?”

衆人聽後都是一愣,但又找不出毛病來。確實,若只是考慮這一件事,殺手和狙擊手確實很一致。

長久以來,大家都沒有從殺手的角度去思考問題,所以很多人都忽略了這一點。

“殺手方面其實很好理解了,一旦大家開始錄像,他們就無法殺人,這等於直接廢掉了他們的能力。 總裁的天價前妻 同時按人數算,他們在投票中獲勝都機率也幾乎爲零。”白髮又開口說。

“而狙擊手這邊也不難理解,按照一般情況,狙擊手完全可以等到情況明朗之後再選擇站隊哪一邊。

但如果大家一錄像,我們在晚上就無法獲得足夠的證據判斷殺手。這樣一來狙擊手被失誤投死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

對於狙擊手來說,這顯然是不能接受的。所以狙擊手絕對不會讓大家成功拍到錄像,這一點大家也要清楚纔可以。”白髮又說。

“從沒有風險到有可能被投死,確實,換做是誰都無法接受。”衆人心底同時想到。 經過白髮的分析,大家逐漸明白,從狙擊手的立場來看,他絕不會讓衆人成功進行錄像計劃。

這一點已經十分明確,且幾乎不可改變。

“但那又怎麼樣呢?狙擊手不接受,難道我們就不能錄像了嗎?”這時大熊突然開口說,“只要狙擊手無法阻止我們,那我們就可以繼續錄像啊。”

周圍人聽了不少都在點頭,顯然十分贊同大熊的想法。但也有少部分人一言不發,似乎有不同意見。

“確實,狙擊手可能真的無法阻止大家錄像。但不知道大家發現沒有,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性質就已經發生了變化。”白髮卻開口說。

“變化,什麼變化?”棒球帽問。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錄像不錄像的問題,也不是狙擊手能不能阻止大家的問題。

既然狙擊手和殺手都不想讓大家錄像,而大家又非要錄像。那我是不是可以這麼認爲,大家這麼做等於是在把狙擊手往殺手那邊推?”白髮看着衆人問到。

衆人猛然驚醒過來,是啊,既然狙擊手和殺手在這件事上處於同一立場,那他們爲什麼不能聯合?

“在這種情況下,爲了應對大家的錄像計劃,狙擊手和殺手就只能聯合。

現在警察還剩兩人,這樣他們就可以無視大家的錄像,分工各殺一人,直接在今晚鎖定勝局。

到時候大家的錄像就將變得毫無意義,因爲警察一死光,大家也都要死。

所以我才說這件事的性質已經發聲根本改變,這已經直接關係到這場遊戲的勝敗,而不是某個人的安危。”白髮仔細向衆人解釋說。

衆人聽後臉色一陣蒼白,逼迫狙擊手居然會發聲這種事?

“這等於是用另一種方式在要挾我們,要麼讓狙擊手處於絕對安全狀態,要麼大家就拼個魚死網破……”女特工沉着臉說。

“就算狙擊手和殺手聯合了,也不一定就能勝利啊。警察的身份哪有這麼好查,之前三晚上都沒有搞清楚的事情,憑什麼現在一晚上就能知道!”廚娘激動的說,顯然有些無法接受這個局面。

“我倒覺得他們勝利的機會很大呢,別忘了那個胖子是怎麼死的。”冰塊臉突然說。

衆人聽後一震,臉上都露出恐懼的神色。

是啊,胖子既然已經死亡,那肯定是泄露了警察的名字。天知道胖子是不是已經將剩下的兩名警察全部出賣,如果是的話,那局面就糟糕了。

白髮聽得滿頭冷汗,他之前也一直在擔心這件事,這也是他爲什麼覺得,狙擊手不用擔心假信息的原因之一。

“所以說,我們就只有按照狙擊手所說的,讓警察和殺手競爭了嗎?”陳老頭無奈的問。

“恐怕就只有這一種選擇了!”白髮點頭說。

“好算計啊,真是絲毫迴旋的餘地都不給我們,讓我們全都按他的計劃走!”小鬍子生氣的吼道,“這是在拿所有人的性命相威脅!”

“但也只有這樣了,這樣警察還有一定機會獲勝,否則豈不是連勝利的希望都沒有。”女特工嘆氣說。

此時情況已經擺在眼前,衆人全都沉默的站在原地。蜜蛇看着眼前的情況,心中疑惑連連。

其實早在胖子被殺死的時候,蜜蛇心中就有疑問。毫無疑問,能在白天殺死胖子的只有殺手,因爲只有殺手才能讓胖子泄密。

但殺胖子的並不是蜜蛇,所以動手的就只能是藍海辰。

那麼問題來了,藍海辰不是站在江雨煙那邊嗎?爲什麼要殺胖子?

既然藍海辰站在江雨煙那邊,就等同於站在警察那邊。那警察應該是藍海辰的盟友纔對啊,藍海辰不可能對胖子動手。

“難道他們產生了矛盾,藍海辰是在用殺人來威脅警察?或是因爲什麼別的原因?”蜜蛇看着藍海辰,心中在不斷思索。

但問題是無論她如何想,就是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她做出的那些假設,也沒有足夠的證據去支撐,因此也只能是假設而已。

“但無論如何,我都要做最壞的打算。假設藍海辰現在跟警察之間還沒有翻臉,那在狙擊手的規則逼迫下,藍海辰很可能已經將我的身份泄露給警察!

也就是說,現在我已經處於絕對劣勢之中!如果警察白天就將我的身份告知狙擊手的話,那麼很可能一到晚上,我就會被狙擊手幹掉!”

蜜蛇越想越覺得可怕,她覺得自己的設想很有可能,所以她必須想個辦法行動起來,盡最大努力避免這種可能!

“怎麼辦,我究竟該怎麼辦!”蜜蛇咬牙看着藍海辰,心中焦急無比。

與此同時,藍海辰也在暗中注意着蜜蛇。他已經知道,因爲自己殺死了胖子,所以蜜蛇已經注意到這其中的不尋常。

當然,在殺胖子之前,藍海辰就已經想到這一點。所以藍海辰還特別爲此準備了一套計劃,用來打消蜜蛇的疑慮。

不過隨着狙擊手的出現,藍海辰覺得這個計劃已經沒必要進行。他有更簡單的方法,讓蜜蛇往另一個方向去思考……

接下來衆人開始散夥,大家全都低着頭一言不發的回到自己的房間。

藍海辰這時突然向江雨煙走去,他輕輕碰了一下江雨煙的胳膊,並用眼神暗示江雨煙,似乎想跟她溝通什麼事情。

但誰知江雨煙卻一把將藍海辰推開,並滿臉厭惡的看了藍海辰一眼。

這一系列動作雖然做的很小心,但對於一直暗中觀察的蜜蛇來說卻十分明顯。

“啊?這是什麼發展,怎麼還會有這種情況?”蜜蛇又是一陣迷茫,根本搞不懂這兩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江雨煙居然不理會藍海辰?看着藍海辰那一臉無奈的樣子,蜜蛇簡直困惑到不能再困惑。

她努力思考,想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突然,蜜蛇腦中靈光一閃,一個念頭出現在腦海中。

“是這樣呀,如果是這樣的話,一切就都解釋的通了!包括藍海辰爲什麼要殺胖子,以及江雨煙的反應,就都有合理解釋了!”

蜜蛇在心中不斷重複,感覺自己似乎抓到了重點。 從藍海辰殺死胖子,到江雨煙對藍海辰的態度改變,這一系列看似毫無根據的事情,其實裏面都有他內在的合理邏輯。

蜜蛇是這麼認爲的,她也相信,憑藉目前自己得到的線索,能夠得出事情的真相。

“如果把這些事情,與現在的狙擊手事件聯繫起來的話,再看看藍海辰的反應,其實答案已經呼之欲出。”蜜蛇看着藍海辰心想。

“胖子肯定是藍海辰殺死的無疑,只有他能辦到這一點。但這是不是他的本意,就有待商榷了。

根據現在的情況來看,藍海辰其實並不想殺死胖子。畢竟胖子的死其實對他沒有什麼好處,相反還會令江雨煙懷疑他,與他產生矛盾。

從剛纔他們的反應來看,這種情況很可能已經發生了。原因就在藍海辰殺死了胖子。”蜜蛇在心裏分析。

但問題是,明知如此,藍海辰爲什麼還要殺死胖子呢?其實關於這一點,只要聯繫後面發生的事就可以解釋了。

“胖子的死對誰最有利呢?”蜜蛇這麼問自己。

“首先肯定是我,但問題是這並不是我做的。如此一來,第二人選肯定就是狙擊手!

因爲胖子的死,狙擊手現在的計劃才更好實施。雙方都剩兩人,兩邊都可以在一晚上快速解決對方,而不會出現多餘的人。

在狙擊手看來,胖子很可能就是那個多餘的人! 嬌憨寶妹俏公子 所以狙擊手是很想將胖子除掉的。

於是狙擊手便利用藍海辰,設計將胖子除掉。雖然不知道其中的過程是怎樣的,但這很有可能!

狙擊手不知從哪裏得知了藍海辰的殺手身份,而胖子的警察身份也並不難知曉。

在得知這一切後,狙擊手便想到方法,讓藍海辰無意中將胖子殺死。如此一來目前的情況便誕生了,狙擊手獲得了他想要的人數和狀態。”

蜜蛇覺得自己的解釋很正確,至少在目前看來,這是最說的過去的解釋。

想到這裏蜜蛇冷冷一笑,輕輕走到藍海辰身邊,用幸災樂禍的聲音對藍海辰說:

“被陷害的滋味不錯呢,不知道現在你在那些江雨煙心中的地位是怎麼樣的呢?”

藍海辰聽後眉頭一皺,臉色瞬間變得極爲難看。他怨毒的盯着蜜蛇,彷彿要將蜜蛇抽筋剝皮一樣。

“用不着你在這裏冷嘲熱諷,你還是想想自己的處境吧,你覺得你還能活過今晚嗎?”藍海辰狠狠地開口說。

“那你呢,你這麼做難道就能活過今晚?不知道你的小情人再把你殺死的時候,心裏會不會有愧疚呢?”蜜蛇繼續冷笑道,“我怎麼覺得她會很解恨呢。”

“你要是再在這裏胡說八道,我不介意捅你幾刀。反正我也要死了,你知道我這種人通常都不怎麼有下限的。”

藍海辰說完手往衣服裏伸去,很明顯裏面藏着什麼。

蜜蛇向後微微一退,嘲笑般的看着藍海辰。

“咱們走着瞧!”

說完蜜蛇便回到自己的房間,不再理會藍海辰。

藍海辰看着蜜蛇離開,臉上稍微輕鬆了一些。正如他預料的,蜜蛇果然往狙擊手那方面想了。

於是藍海辰回到自己房間,拿出手機給江雨煙發出一條信息。

“計劃順利,蜜蛇暫時被矇混過去了。只要不出什麼大偏差,她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想到什麼真正有用的信息。”

過了一會兒,江雨煙的回覆發來。

“明白,那個女人十分狡猾,你一定要小心。”

藍海辰看後關上手機,有些疲倦的坐在牀上。

剛纔那一幕當然是他跟江雨煙演的戲,爲的就是將蜜蛇往狙擊手那方面去帶。

面對蜜蛇這種對手,你不能將答案明擺着給她,而是要通過種種線索給她暗示,讓她自己分析出答案。

爲了做到這一點,藍海辰可謂是用盡全力。但即便是這樣,他也不敢保證一定能騙過蜜蛇,也不能保證整個計劃完美無缺。

“太難對付了,越是這種時候,這種敵人就越難對付。任何失誤都會被她抓住,成爲她看破真相的依據。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即使我現在成功將她的注意力引開,也不能保證就一定能最終成功。所以一定要快,趁她還沒反應過來,快點將她消滅!”

藍海辰躺在牀上,分析着目前的情況。

現如今藍海辰最大的優勢,就是信息方面的不對等。這種不對等不只是表現在情侶這個身份上,更是在所有人的身份上。

現在蜜蛇認爲,警察已經獲得了她的身份,這是因爲蜜蛇覺得藍海辰跟警察是一夥的。

而警察則也認爲殺手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這是因爲胖子的死因,在死前他一定透露出了什麼。

但這都是他們的錯覺,徹徹底底的錯誤。因爲藍海辰的情侶身份,藍海辰既沒有將蜜蛇的身份透露,蜜蛇也不會知曉警察的身份。

這也就是衆人在認知上的最大不同。尤其是因爲這點,蜜蛇和警察都以爲,狙擊手會很快獲知他們的身份,殊不知這也是一種錯覺。

“只要我不透露,狙擊手暫時就無法獲得多少有用的情報。如果沿着這條線索再仔細往下想,就會得出另一條結論。

而這條結論,就是我取勝的關鍵!只要利用好這一點,就能基本鎖定勝局!”

藍海辰想到這裏又拿出手機,回想起之前神祕號碼給他發來的信息。

“那個神祕的看守所至今還未出現,神祕號碼給我的鑰匙也還沒有用到。因此我還不能讓遊戲這麼早結束,而是必須等到我得到想要的信息後才行!”

藍海辰沒有忘記神祕號碼答應自己的,會在那個看守所裏,將所有的祕密告訴他。到時候如果真的能獲知這一切的答案,說不動就能讓自己擺脫這個可怕的遊戲。

就這樣時間慢慢過去,等太陽開始落山,時間到達下午6點鐘時,玩家們紛紛背上行囊開始出發。

大家分批進入森林,互相謹慎點對望着,不想讓任何人掌握自己的行蹤。

藍海辰看着江雨煙先行離開的身影,過了片刻才起身行動。

蜜蛇從窗口看着這一切,在心中又將自己的計劃梳理一遍。

今晚,就是決定她命運的一晚。 由於此次路程相對較長,又有狙擊手從中搞事,大家生怕中途發生意外,無法按時到達終點。

也因爲如此,幾乎所有人都收拾好行李提前出發,爭取儘快趕到

所以從下午6點到午夜零點這段時間,所有人都在拼命趕路,生怕意外波及到自己。

如今依靠錄像限制殺手已經不可能,大家只能寄希望於警察,希望警察能夠儘快找出殺手,讓狙擊手站在平民一方。

只不過想到胖子的死,所有人心裏都不是太樂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