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諸如此類的故事,阻退了強大的土耳其軍隊使得諸基督教國家免於******教國家的侵略,同時德古拉見血發狂之名不脛而走,因此“吸血鬼”的稱號傳遍歐洲。

他最後死於布加勒斯特近郊戰場,一四七六年冬,以己身微小軍力在無外援之情形下與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大軍戰至最後一兵一卒,土耳其軍隊後來將德古拉的形體四分五裂,首級被遠送至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爾),在羅馬尼亞境內的“斯那可夫”修道院中所供奉的只是德古拉的靈魂。它守護着羅馬尼亞。

而這些德古拉的故事卻也有,但那也只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現在德古拉和那些吸血鬼幾乎都在暗黑帝國這邊。

德古拉伯爵晝伏夜出,長生不老,他陰險的面色永遠蒼白,美麗的嘴角永遠藏着獠牙和犧牲者的鮮血;可是他又衣着考究,彬彬有禮,散發出女人無法抗拒的魅力。

德古拉伯爵其實確有其人。據記載,在他生活在公元15世紀的中歐羅馬尼亞,是位驍勇的戰士,但脾氣暴戾,其領地上的百姓不堪其苦。

他那癡情的眼神曾經迷倒了許多歐洲美麗少婦的芳心!

德古拉伯爵爲了教會免受外族的侵略,向上帝發誓保衛教會!

他在新婚之夜出城與敵人撕殺!用長長的矛把敵人貫胸穿透,樹立在戰場之上,向那些狼狽逃跑的敵人示威!

他的愛人在城堡裏興奮雀躍!拂曉時分。

敵人派出奸細,向城堡散佈謠言,說德古拉伯爵在追擊殘餘敵人的時候,不幸中了埋伏,戰死在沙場了!

他的愛人聽到後,悲慟欲絕!縱身跳下城堡的護城河內,德古拉凱旋而歸的時候!

驚聞噩耗!呆立當場!清醒以後,他沒有流淚,眼神裏透出無邊的憎恨!

因爲基督教有規定,自殺而死的教徒,是不可以上天堂的!他質問教會人員,爲何他這麼效忠教會,爲教會捨命相拼,愛人死後卻上不了天堂。

教會的人說這是上帝的旨意,德古拉拔出長劍對天悔誓:決不再保衛教會。

他也不再相信上帝,他把長劍穿在教會大殿的石像上面,石像留出了殷紅的眼淚。德古拉伯爵端起石碗,接下銀紅的血水一飲而盡,仰天痛哭,他面對上帝的石像發出重誓:“我死後可以重生!要以血爲食!用盡邪惡的力量來與你抗爭!哪怕永不超生!”

上帝的石像也流下了殷紅的眼淚,上帝接受他的誓言,把他變成了吸血鬼!變成了一個從陰森墓穴返回陽間吸食活人鮮血的死神!墮入地獄卻逃避末日審判的附身怪物。

竊取無辜男女生命泉源的無情獵人。高貴優美蒼白孤獨的暗夜詩人。

滿腔憤懣不願安息的復仇怨靈。此人死後留下很多傳說,而19世紀愛爾蘭作家布拉姆?斯托克以此爲題材,在整理大量故事的基礎上,終於創造出德古拉伯爵這一經典形象。

特徵:嗜血,不是一般的嗜血。他的怕光已經不是祕密了,他可能還怕大蒜和十字架,但他決不同於一般的吸血鬼,他的愛情堅持了幾百年。

但是終究到了現在,連我這剛知道身份的吸血鬼都不懼怕陽光,那麼德古拉更不害怕光,十字架,聖水,早已經扔在歷史的長河中。 德古拉是可怕的,就在我們走到二樓階梯的時候突然就看到一長長的斗篷拖拽在樓梯上一直延伸至上面。

“恩~恩……啊啊~啊~恩~”

當我們上去的時候,畫面不堪入目,剛剛上來的那些女人全都在牀上服侍着一個長相英俊,身強力壯的男人,他們沒有穿任何衣服,尷尬的我想要轉頭就走。

“你……過來……”德古拉指了指冷笑話勾了勾手指一臉的奸笑。

“我是消花,你可曾記得?”

當我不自覺的轉頭去看時卻已經發現冷笑話身上穿的東西沒有了,還是那個帥氣的小夥子。

“削花?真的是你?”德古拉猛的從牀上站了起來衣服也自然全都回歸在他的身上。

那穿衣速度令我咂舌,好像這個地方處處都有魔法一般。

德古拉來到我們面前身後的那些女人也乖巧的坐在牀上。

“我還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德古拉拍拍冷笑話的肩膀。

“怎麼可能老兄,我這幾年一直在找進來的方法,這不,進來見你了,不過想要打開通道鏈接還是有難處的。”

“恩,不說這個了,既然你來了不知道水晶帶了沒有?”德古拉好像不太在意冷笑話鏈接,伸手就要東西。

“你可答應過我的,我把水晶給你,你必須給我打開通道的鑰匙和黑巫師的精髓!”冷笑話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黑巫師精髓?這,當初沒有這個條件啊!”德古拉說話時看着我。

他知道我是吸血鬼,因爲我們中間已經有了聯繫。

“嘿嘿,當然是要給你的後人了,我覺得就算我不說你也會給的。”冷笑話懷中逃出一塊綁着繩子的水晶扔給德古拉。

那塊水晶很小,就像一個吊墜一般。

德古拉湊近那水晶聞了聞後拿出一把金色的鑰匙給了冷笑話隨後雙手伸開出現一股的黑色氣息,那股黑色氣息盤旋我的頭頂,那一刻我彷彿看到一個渾身盤旋着黑氣的骷髏在我的面1,他有着一張骨翅,看起來十分霸氣,他的手中抓着一把鐮刀,一把蔓延着黑氣的鐮刀。

我伸手要去觸碰它的一瞬間他突然竄進我的身體,我的雙眼爆發出一股黑色的氣息,我的身體不自覺的騰空而起,我的雙手上的黑氣在全身蔓延,它不斷在我身上攀爬,好像不知疲倦一般。

我心中的那把青龍偃月刀消失慢慢被黑氣改造爲一個巨大的鐮刀。

“咳咳咳……”我跪在地上猛的咳出幾口黑氣,此時此刻我感覺自己身上的力量爆增,好像每一個動作都非常有力。

“哈哈哈,伯爵,合作愉快,那麼,我們就要離開咯。”冷笑話帶着我要趕快離開這個地方。

我不解,等來到樓下我問:“怎麼了?”

“我們來的時候是通過猛烈的氣流進來的,那麼既然這樣肯定有收割者也進來了,維護帝國裂縫的那些人也會來把我們殺死,這裏容不下異類!”冷笑話一臉凝重,到了外面只見到面前站着一整支軍隊,他們個個穿着黑色盔甲,手中拿着長矛。

前面站着一個拿着長劍的人,他騎車一匹渾身燃燒着藍色火焰的馬。

不知怎麼回事,我總是會感覺到我的身上那股黑氣抑制不住想出來,想殺了面前這些人。

“殺!”帶頭的人只有一句話,手中的長劍揚起就要砍過來,冷笑話要上去阻攔我一隻手攔住他我的渾身冒着黑氣,冷笑話點點頭退後一步,我一個極速接住他的劍,就在此時後面那些長矛忽然刺向我。

我另一隻手抓住那將軍的頭盔把他的頭給活生生的扭斷,鮮血噴灑出來,我退後一步手中出現一把鐮刀來,那把鐮刀上面透露着一股子邪氣。

我衝上前挑開一根長矛旋轉着手中的鐮刀送在空中狂風暴雨一般,鮮血淋漓。

伯爵宮前面的守衛見到這一幕紛紛後退把門關的死死的。

此時我感覺我的身體好像不是我的,總是莫名的感覺自己身體裏面有一個冒着黑氣的骷髏在掌控着我的身體。

手中的鐮刀收回地上已經躺了一大片死屍,屍塊和鮮血攪在一起,血腥味散開,冷笑話看到我後退了好幾步靠在牆上。

穿成惡毒女配后我成功洗白 我張開左手立馬變出一隻骷髏一般的烏鴉,我把它扔了出去,他身上帶着黑氣竟然飛了起來。

“哈哈哈哈,小子我沒看錯你,你的骨髓有暗黑元首的氣息,不錯。”冷笑話突然笑了起來,笑的特別沒有良心。

“暗黑元首?我身體裏面這個骷髏?”我問,確實讓我有些震驚,這些是我沒有聽說過的,而且這種力量非常的強大。

當我來到那馬身邊的時候猛的坐上去,那戰馬被我身上的黑氣包裹起來,不過三秒,黑氣所過,戰馬身上的藍色火焰中帶着黑色火焰,身上除了鎧甲就是白的的骷髏,很顯然,不管我摸什麼都能變成我自己的東西,這黑氣簡直太好用了。

“好了,我們必須快走了,時間不多了……”

“好吧,上馬!”我伸出手來抓住冷笑話讓他爬上馬背。

我的鐮刀一揚一手抓着繩子,馬就快速的跑動起來,剛剛放出去的那隻老鷹一直在我的頭頂前面探路,它就像我的眼睛,一旦有什麼情況立馬就能察覺到,這樣能避免很多危險情況發生。

“啊……這是什麼……”

“快看,帥哥哎……”

“帥哥,留着電話號碼唄……”

一路上圍觀的人七嘴八舌的議論叫嚷着。

平常的話我肯定會停下來裝個逼,畢竟現在咱有‘寶馬’和顏值唄,帝國妹子咱還沒有試過呢,也不知道‘功夫’咋樣。

“哎,冷笑話,這樣跑下去不是辦法,估計有人一會就來,我們必須趕快離開帝國。”我正說着,頭頂的鷹狂叫兩聲飛向前方,看來前面是有情況了。

我拉住馬拐彎朝着一棟大樓奔跑過去,冷笑話抓住我的衣服哭喊道:“大哥呀,你這是要把我帶哪裏啊,我們這條路能到達時空之門,我們就可以離開了!”

我一甩流川楓似的頭髮微微一笑道:“開挖掘機的,今天,老司機帶你飛。” 當快要撞在大樓上面的時候我連忙拉住馬的脖子,他前蹄猛的翹起踏在牆上,我一個大吼踢了它一腳,他的整個身體都踩在牆上,我和冷笑話差點摔了下去,但仍然牢牢抓住。

“抱緊我,前面有人我們也出不去,你說的時空之門在哪裏?趕緊讓我們先出去!”

“啊,哥哥,現在這個情況,你讓我怎麼……哎呀……在前面…………就是你那烏鴉……不對……老鷹……飛的那個地方……中間有藍色煉獄……”冷笑話幾乎快要瘋了,臉上盡是眼淚和鼻涕。

待我們上到樓頂的時候他的後面已經落滿了不明液體。

我看到樓下幾乎都是士兵。

而且這次帶頭那個不太一樣,他的身形巨大好像有兩米高,就跟姚明似的,不過身上絕對有夠粗壯的,他的上身裸露着,幾乎全都是肌肉,那傢伙絕對不輸於黑熊。

我本想着逃跑但是看到那人的一瞬間我身上的黑氣突然爆發,好像馬上就要撲上去殺了他一樣。

我去瘋狂的抑制着,但是鐮刀已經出現我的手中。

黑氣不斷從身上蔓延出來,冷笑話倒在地上好一會不敢看我。

因爲他的眼睛剛剛被突然冒出的黑氣給薰陶到了。

“啊,出來吧……咆哮吧,憤怒吧!”我再也忍不住身上的力量猛的一下爆裂出來。

我感覺那把鐮刀再也忍不住飛了出去,我的身體也跟着鐮刀帶着藍色的火焰飛出去,我的戰馬突然原地消失化爲灰燼。

而那一刻我感覺我和那個將軍的距離突然拉近到一米。

而鐮刀已經砍在了那個將軍身上,他突然揚起刀,這也讓我看清楚了他的面貌。

他的臉上沒有一絲完整的血肉,幾乎和我身體裏面一樣是骷髏。

他的反應非常的快,手中的刀已經和我的鐮刀對在了一起,我也不輸他,鐮刀翻轉的那一刻一隻手抓住他的刀,黑氣不斷的蔓延上去,但奇怪的是,他的那把刀我不論怎樣攻擊都不會變成我的東西。

替嫁嬌妻,老公太甜寵 “哈哈哈,意外吧,黑巫師,早就應該死在這個世界上!”他的刀猛的往上提起,刀上帶着烈焰就掃了上來,我兩腳踩在牆上一個翻轉帶動着鐮刀的旋轉把他的刀打向一邊紮根在地上。

但下一秒我就驚呆了,因爲我看到他的那把刀插在地上後突然把那塊地給裂開縮了進去,沒錯,那把刀鑽進了地裏。

“哦喲,我的小寶寶馬上要出來了啊!”將軍笑說,我拽着鐮刀再次要殺上去,卻沒想到掃到了他後面的士兵。

我拋棄鐮刀一拳懟了上去那將軍的氣勢也不輸我,他也直直的一拳打過來,我的黑氣猛的蔓延上來一把鎖住他的胳膊又聽見啪的一聲,他的骨頭被我的黑氣給捏碎了兩根。

接着排山倒海又是一頓的踢,當場將軍就躺在地上不能動彈。

旁邊的士兵看到這個情況沒有一個敢上的,旁邊的路人看到這一幕嚇的跑很遠,生怕我殺了他們。

我拿起鐮刀渾身沾滿着鮮血,還沒站穩腳跟旁邊就突然爆發出一股子的衝擊力,我來不及反應,拿着鐮刀要阻擋,哪裏知道從剛剛進入地裏出來不是一把劍,而是一隻渾身長滿刺的怪物,他很像異性,只不過身形巨大,身上的血脈噴張蔓延着紅色的鮮血。

它已經撲了上來,而我已經來不及,我的雙手擋住它的尖牙身體已經穩不住躺在地上,它再次撲上來我的鐮刀已經到了極限。

正在這危機關頭我的戰馬突然從地上浮現出來,此時我的戰馬前蹄掛着兩把尖刀猛的踩在那野獸身上。

野獸嗷的一聲大叫,那將軍居然又站了起來,我知道這不是好收拾的,咬咬牙拿着鐮刀快速打轉在野獸身下。

那速度堪比絞肉機剃刀,鮮血噴灑了我一身但我依然在瘋狂的打轉,我一隻手揚起,武神出現在我的身邊,他拿着青龍偃月刀猛的把野獸的頭給斬了下來。

野獸躺在地上不能動彈,但那將軍卻已經不見人影。

“這莫非就是全然無影,刀劍如獸,全身銅牆鐵壁的烈焰將軍啊,嘖嘖,早就想會會他了,不必了,你退後,我上去會會他。”

冷笑話從我身後走出揚手讓我後退一臉的輕鬆模樣。

我有些不相信,畢竟我這麼六的人都打不過烈焰將軍,他一個普通人怎麼可以打的過。

但是看到他堅定的眼神我還是後退了兩步停頓住。

“喲,是你啊,笑話,你把順序打破來到這裏是爲了什麼?”烈焰將軍停在原地看起來並沒有要攻擊的意思。

“少說什麼廢話,我最煩別人磨磨唧唧的,要打就打,不打送你個奶嘴回家吧。”冷笑話說着話就要出手,我不知道他要拿出什麼東西。

邢州籃球志 “哈哈哈哈,來呀。”烈焰將軍手中出現一把大刀,和剛剛的一模一樣。

“這是要和我互相傷害麼?”冷笑話吃了一片炫邁手中拿出一瓶加多寶猛的向前噴灑去。

“你個死仆街,我潑你硫酸,我毀你容!”冷笑話手中的加多寶飛在空中灑在烈焰將軍身上,他也沒有閃躲,那些水在空中並沒有停留,當灑在烈焰將軍身上的時候呲的長長一聲隨後開始冒煙起來。

“這是什麼!”烈焰將軍不斷用手揮舞着前面的白煙。

“極品老乾媽!”冷笑話的老乾媽繼續扔出去,烈焰將軍一個巴掌把它打碎,哪裏知道瞬間手上就着火了。

“立爽,立馬讓你爽,冰火兩重天!”冷笑話從衣服裏拿出一根AK47來朝着烈焰將軍掃射着,打出來的不是子彈,並沒有彈殼,而是我小學的時候吃過的炫邁。

一顆又一顆的炫邁粒子打上去烈焰將軍身上半個身都已經麻木起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打架?科學家的偉大?”就連武神都愣住了,傻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麼。

“最後給你一板磚!”冷笑話大喝一聲手中出現一個磚塊,趁着烈焰將軍還未恢復猛的跳躍起來一個轉頭砸在它頭上。 烈焰將軍應聲倒下,想來那板磚的力量夠大。

冷笑話不以爲然的踩在他的胸膛上看着他道:“哎呀呀呀,真沒意思,我的大技能還未用呢!”

“咳咳……我……我敗了……”烈焰將軍躺在地上看着面前這個玉樹臨風的少年,內心中有一種深深的尊敬。

自己一個技能還沒有放出來被人家連招給打成了這個逼樣。

“我告訴你,讓你的軍隊回去,我今天來這裏只是坐坐,以後我們有的是機會見面,還有,你告訴暗黑統領,帝國的大帝選舉已經差不多到了,我代表上面給你們發送消息,讓他準備好。”冷笑話說罷轉過身,我召喚出戰馬,我們兩個人坐上去朝着時空之門衝去。

“爲什麼要留他的性命?”我問,此時我也不再小看冷笑話是凡人,我和烈焰將軍打了那麼半天也不能將他打服,冷笑話上去一頓的暴打如同雨滴一般就把烈焰將軍征服,一個凡人,能做到這個已經是非常強悍了。

“這個你也不必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要帶着人間的血族回來把帝國的大帝位置搶過來就行!”冷笑話表情非常認真,好像不容置疑一般。

“哎呀呀,不過剛剛我那個帥爆了,帥的我自己都迷上自己了。”

我也是真的受不了冷笑話這種自戀了,身上的黑氣慢慢收回,我看到就在前方不遠路的盡頭有一個巨大的圓盤,那發出光源,蔚藍色的,看起來非常祥和。

當我們來到那的時候冷笑話伸手拿出鑰匙來那鑰匙居然憑空飛了起來。

它發出黑色的光芒,只一秒就和那大圓盤發出共鳴,冷笑話拿上鑰匙微微一笑走了進來。

“咳咳咳,跟上!”冷笑話說出這句話後消失在我的面前,我也連忙騎着馬走進去。

那一瞬間我的眼前彷彿過去了一張張照片,人間的情景,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醫院裏面。

而我旁邊還有冷笑話,一切都是白色的。

“醒了,醒了……”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立馬走進來幾個穿着白大褂的醫生,他們後面跟了許多拿着相機拍照的記着。

“這不是鼎鼎大名的棱家子弟麼,怎麼?墜機生還?這天氣可不適合墜機喲。”一個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走進來,一臉的威嚴。

“啊?”我和冷笑話都是一臉懵逼,這纔是想起來冷笑話把飛機炸掉的事情,但是現在我們怎麼能這樣說出來,要是這樣說了豈不是說我們就是兇手,聽到剛剛的話我想這個飛機只有我們倖存吧。

“這不是特拉夫警長呢?”冷笑話看起來非常的自然,好像這件事跟他沒有關係一樣。

“我也很意外,你們在那麼高的地方居然掉在了離事發地點幾百米的地方,而且居然兩個只是擦傷,奇怪的倒多了,不如你們和我走吧。”特拉夫後面兩個警員就要上來的時候我連忙從牀上站起身來,哪裏知道他們速度特別的快,兩支槍立馬對着我,看起來像是經過特殊訓練過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