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哈哈哈..”



江燕帶頭起鬨,卻發現身邊的杜生始終沒有表態,並且眼神飄忽,一個勁的喝酒。

“杜生哥,你怎麼了?看你臉色不太好啊。”她輕聲問道。

“啊?是嗎,我只是在想張恆怎麼尿了半天還沒回來。”杜生乾笑兩聲,眼角餘光卻是有一茬沒一茬的看向老六離去的方向。

如果換做平時,獨眼多半是自己不小心摔倒了。可現在不同,他是清清楚楚知道這棟爛尾樓存在不乾淨的東西,所以獨眼到底是不是摔倒還真不好說。

說實話,杜生心裏慌得要死,不知道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大家,然後想辦法離開這裏。可出於對家中長輩的信任,最終還是沉默下來。

“張恆?怕不是害怕拼酒,躲在外面不敢進來了吧,哈哈。”一旁有人笑道,“來來來,繼續喝酒。”

“來。”

衆人回以一笑,還沒來得及坐回原位,便聽見樓上有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很亂,就像在上面亂跑。

之後,便沒有任何動靜了。

“老六,你搞什麼啊,找到獨眼哥沒有?”一名聲音粗獷的男子大喊一聲。

然而,無人迴應,空氣中只有他們各自的呼吸聲若有似無的響起。

“老六,說話!”又是一人扯着嗓子吼道,旋即站起身來,目光凝重。

不光是他,此刻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

“走,上去看看。”一個肥頭大耳的男子抄起啤酒瓶,對着衆人招呼一聲。

其他人沒有意見,紛紛跟上。

“喂,你們兩個現在還坐得住?”帶頭的肥胖男子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卻發現杜生與江燕根本沒動,不禁神色微怒。

在他看來,即便大家再如何討厭獨眼,這個時候也應該放下隔閡,一起上去查看情況,否則日後擡頭不見低頭見,誰也說不過去。

“算了算了,我們三個人夠了。”另外兩人搖了搖頭,推着肥胖男就走,不想耽誤時間。

“杜生哥,會不會不太好。”衆人離開後,江燕擔憂的說道。她本來是想跟着一起去的,但杜生沒動,她也只能照做。

“你懂什麼。”杜生指着不遠處那兩個模樣悽慘的青年,“所有人都上去,萬一那兩個傢伙趁機跑了怎麼辦?”

“對啊,都差點兒忘記這兩個傢伙了。”

江燕乾笑兩聲,心裏卻是不以爲然。先不說那兩個傢伙被打得有多慘,光是綁着他們的繩子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解開的。再說了,外面不是還有張恆麼,他難道能放任這人兩個傢伙逃走?

無論如何,她覺得杜生的這個說法有些牽強。

……

“王雄心,你還好吧。”黑暗的角落中,周飛艱難的朝一旁的王雄心靠了靠,但手腳被繩子綁着,很難挪動身體。

“放心,扛得住。”

王雄心強行露出一抹難看的笑容,那臉上的血跡半乾不幹,就像結了一層厚厚的血痂一樣,看着極爲瘮人。

“你一會兒不要再逞強了,否則永遠是吃虧的一方。”周飛嘴脣發白,額頭虛汗連連,一副病怏怏的狀態。

從下午到現在,他們不光是被打,而且連飯都沒吃一口,此刻估計是低血糖犯了。

王雄心自然也沒好到哪裏去,要不是身體強壯,怕是剛纔被李彪暴打那會兒就直接昏死過去了。

“周飛,咱們不可能真死在這裏吧。”他將腦袋平放在地面,儘量讓自己舒服些。

“不會的,最多明天晚上,就會有警察來了。”

“你這麼肯定?”

“嗯,下午剛進大門的時候我就察覺不對勁了,所以給甜甜發了個定位。”

“難怪,那個時候我還以爲你是不敢見‘老丈人’,故意玩手機分散注意力呢。”王雄心苦笑連連。

“去你的老丈人,那‘老丈人’現在和‘女兒’滾在一起呢。”周飛下意識就想踢前者一腳,但最終放棄了。

“哈哈哈..”王雄心嘿嘿一笑,識趣的轉了個話題,“不過,你怎麼能確定明晚一定能得救?”

“你想啊,明天我們沒有出現在學校,手機也打不通,甜甜他們肯定會察覺到不對勁,再結合定位,一定能聯想到什麼,到時候肯定會報警的。”周飛胸有成竹。

“但是..但是那個傢伙今晚怕是用我們的名義把甜甜他們徹底得罪了,怕是明天根本不會過問我們。”一想到李彪猥瑣的樣子,王雄心就氣得捏緊了拳頭,恨不得將對方打得滿地找牙。

“的確可能將她們得最,但那只是一時,只要冷靜一晚,還是會消氣的。”周飛搖了搖頭,“而且,就算她們生氣,不是還有陳老闆麼?”

“陳老闆?”王雄心不解。

“對啊,我們只讓甜甜她們幫忙頂一天的工作,那第二天該怎麼辦?到時候陳老闆忙不過來,肯定會主動詢問我們的消息。只要他和甜甜等人一交流,照樣能察覺到異常。”

“周飛呀周飛,你可真夠讓人吃驚的。”王雄心徹底服氣。

“我這都是小聰明罷了。”周飛嘆了口氣,“否則也不可能傻乎乎的跑來見網友了。”

“色字頭上一把刀。”王雄心隨口接了一句。

“滾粗,你才色,我看那個時候你比我這個正主還猴急。”周飛翻了個白眼。

“我這不是想幫你麼,不然..”

王雄心話還沒說完,樓梯間突然響起雜亂而急促的腳步聲。 寵物嬌妻要逆襲 緊接着,之前上去的三名男子出現在一樓,快步朝着中間走去。

與上去時不同的是,其中一人身後揹着一名人事不省的青年,另外兩個人則合理擡費力擡着一名壯漢。

這兩人,正是那個獨眼龍和叫做老六的傢伙。

“好像出事了。”王雄心幸災樂禍的揚了揚嘴角,完全不在意自己更加悽慘的模樣。

周飛沒有接話,目光看向場地中間低聲交談的幾人,眉頭逐漸皺起。

“王雄心,小心點,我感覺不太好。”他小聲提醒一句。

……

“怎麼會這樣?”江燕捂着嘴巴,滿臉的不可置信。

“不知道。”肥胖男眼神凝重,指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兩人,“發現獨眼的時候,他昏倒在二樓的樓梯口,應該是從三樓樓梯上摔下來的。倒是老六有些奇怪,明明是去找獨眼,卻偏偏躺在一個很偏僻的房間裏,而且身上沒有任何外傷,完全猜不出發生了什麼。”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趕緊去通知斌哥!”肥胖男咆哮一句。

“行,我這就去。”

話音落下,立刻就有一人朝着活動板房的方向跑去,眨眼就消失在視線範圍內。

“會不會是被人襲擊了?”江燕繼續追問。

“有可能,但又不確定。” 太古劍尊 回答她的是另外一個去過二樓的男子。

“爲什麼這麼說?”始終沒有說話的杜生突然開口問道。

“我們把二樓翻了個遍,確定藏不了人。”男子遙遙頭,“而且二樓上三樓的樓梯表面也沒有多餘的腳印。”

換句話說,如果真是人爲,在二樓藏不住的情況下,一定會往樓上跑,那麼就會在樓梯上留下腳印。

“可如果不是人爲,那他們怎麼會莫名其妙的陷入昏迷..”江燕搓了搓肩旁,突然對這棟爛尾樓產生一絲恐懼。

“糟了,李彪已經下去很久了,不會也出事了吧?”肥胖男的臉頰狠狠一抖,“這樣,江燕在上面守着獨眼和老六,我們三個下去看看情況。”

杜生張了張口,還來不及拒絕,就被前者強行拽走了。

見狀,江燕只能照做,剛舉起手機照明查看四周的時候,卻發現早該逃走的黑貓正一步步走了進來。

它的步伐很詭異,像極了流氓! 江燕被這一幕嚇了一跳,直接是抓起桌上的酒瓶橫在身前,如臨大敵的模樣。

曾幾何時,人類竟然被一隻貓鎮住了?

她艱難的嚥了口口水,用手機照明死死照着黑貓,生怕一個走神,它會突然消失或者發起攻擊。

若是換做平時,江燕肯定不會對一隻貓產生害怕的情緒。但現在不同,獨眼與老六的突然昏迷,修理發電機的李彪毫無音訊,甚至..就連去上廁所的張恆也遲遲未歸。不尋常的事情接連發生,就算膽子再大的人,也會產生不好的情緒。

當然了,有可能獨眼與老六真的是不小心摔暈,發電機是真的很難維修,張恆也只是爲了躲避喝酒。

通常情況下,恐懼大多源自人們內心的自我暗示,實際上並沒有絕對。

江燕也明白這個道理,但她就是控制不住,尤其這隻黑貓在強光的照射下,瞳孔近乎縮成了一個小點,晃眼一看,就像沒有瞳孔一樣,滲人至極。

而且不知爲何,她總感覺黑貓的眼神有些奇怪,時而盯着自己,時而又會稍稍偏移,看向自己身後。那模樣,就像身後有什麼東西在不斷吸引它的注意力。

察覺到這一情況,江燕激靈靈打了個冷顫,渾身上下的雞皮疙瘩層層浮現,臉頰毫無血色。

午夜凌晨,廢棄大樓,人煙荒蕪,雜草叢生..

這一切的一切,無疑她將內心的‘恐怖種子’迅速催化,以無可阻擋之勢,瞬間充斥全身各個角落。以至於她彷彿真的感到有什麼東西在身後,並且貼得很近!可恨的是,她根本沒有回頭查看的勇氣!

毫不誇張的說,江燕現在就是一個人行炸藥桶,稍有刺激,必將爆炸!

黑貓在她身前三米遠的位置停了下來,貓眼之中閃過一絲極其人性化的鄙夷。

與那個隨時都在玩弄菜刀的黑炭主人相比,這女人的膽量實在是不值一提,那張毫無血色的臉頰上,彷彿寫滿了‘害怕’兩字。

江燕自然不知道黑貓的心裏活動,但她注意到了後者突然轉變的眼神。與之前不同的是,那眼神少了些攻擊性,多了些耐人尋味的意思。

“難道它是被燒烤的香味吸引而來的?是了,能半夜三更出現在人多的環境之中,這貓肯定是餓瘋了!”

想到這裏,江燕悄悄鬆了口氣,正想拿些吃剩的骨頭扔給黑貓時,一陣夜風從後方吹來,緊接着,彷彿有什麼東西被吹到了脖子上,很細,很軟,很癢。

她聳了聳肩膀順手一摸,整個人頓時如遭雷擊原地不動!若是沒有感覺錯的話,脖子上的東西,分明就是一大把冷冰冰的頭髮!

咚..咚咚..咚咚咚咚..

心臟越跳越快的同時,她不由自主的稍稍偏了一下脖子,眼角頓時看見一個長髮遮面的女人!她和自己是如此的近,近得就差臉貼着臉!

咚!

江燕的精神徹底崩潰,連聲音都沒發出,直接兩眼一黑,什麼也不知道了。



“這是..什麼..情況..”

黑暗的角落裏,王雄心與周飛同時喃喃一聲。就在前一秒,他們眼睜睜看着場地中間手持電話的女人莫名其妙的癱倒下去,期間什麼聲音都沒發出!

“不對,她拿手機照射的方向好像有東西。”周飛朝着王雄心擠了擠,用低不可聞的聲音說道。

他們所在的位置處於房間的西面,也就是江燕倒下去之前的左手邊。而在他們現在的左邊則是一堵牆,剛好擋住了北面的視野,完全不清楚江燕看見了什麼。

“周飛,我也體會到你說的那種感覺了。”

望着前方躺在地上的兩男一女,王雄心下意識縮了縮脖子。若是沒記錯的話,自從房間裏斷電之後,整個氣氛就變得詭異起來。尤其在那個女人倒下之前,他清楚看見對方那張滿是驚恐的臉!

她到底看見了什麼?

“噓,別說話,好像有東西在靠近。”周飛一邊說一邊瞪大眼睛看着牆壁轉角的位置,隱約能看見一抹比周圍昏暗環境更純粹的黑影在逼近。

王雄心屏住呼吸,被縛在身後的雙手緩緩握拳,掌心有冷汗泌出。他和周飛是親眼見證了江燕倒下的過程。因此,對於製造這一切的‘幕後黑手’,說不害怕,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對方的手段太詭異,詭異得令人頭皮發麻。

他現在唯一能夠祈禱的是,對方千萬不要發現自己二人所在的這麼個犄角旮旯。

黑影的面積越來越大,從拐角處一直向着女人癱倒的地方延伸,直至進入地上掉落的那部開着閃光燈的手機照射範圍後,才消失。

緊接着,一個黑不溜秋東西緩緩出現,徑直朝女人走了過去。

毫無疑問,這所謂的‘幕後黑手’其實是隻動物,但由於手機照射範圍有限,完全看不清具體樣子。

這到底是什麼動物..竟然可以在不接觸身體的情況令人暈厥?

不,也許它已經超出了動物的範疇,而是某種從未見過的變異的生物,擁有可怕的類似攝魂一樣的奇特能力!

這一刻,王雄心與周飛完全屏住了呼吸,生怕引起對方的注意,旋即相互對視,皆看到對方眼中的疑惑與驚恐。

難不成這怪物將人類當成食物,而他們即將目睹一場生撕活剝的血腥畫面?!

那被活活痛醒的女人看見自己正被怪物蠶食,又會發出怎麼淒厲至極的慘叫?!

這種事情,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慄。



看不見我們..看不見我們..看不見我們..

王雄心與周飛正在心裏默唸時,那‘怪物’終於走進了光線的覆蓋範圍,旋即二人呼吸一窒,緩緩張開下巴的同時,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這怪物..居然是一隻黑貓?等等..這黑貓極盡囂張的走路姿勢與發胖的體型怎麼那般像陳老闆養的那隻小黑?

不過,更讓他們愕然的還在後面。

只見黑貓走到女人的腦袋位置後,小心翼翼的擡起一隻前爪,既嫌棄又害怕地拍了兩下對方的臉頰。

當它發現女人沒有絲毫轉醒的跡象後,先是朝着某個方向張牙舞爪一番,然後前爪在半空一頓,下一秒,如梨花暴雨般拍打一股腦全部傾斜在女人的腦門上,前爪揮動間,帶出一道道殘影,

這..

王雄心嚥了口口水,好在黑貓力量不大,每一次拍打都如蜻蜓點水,點到即止。否則的話,這麼一套連招下去,那女人的腦袋絕對稀巴爛了!

但問題是,越是觀察,便越覺得這胖黑貓無比親切!

雖然平時在餐館幫忙時很少看見黑貓的蹤影,但它只要出現,總會給人一種充滿靈性的感覺,而那半耷不耷的眼皮下,則藏着睥睨天下的王霸之氣,彷彿它就是那個大隱於林的終極大佬。

“小黑!”

雖然不知道陳沖的黑貓爲什麼會在此時此刻出現在這裏,但王雄心還是沒有忍住,輕輕喚了一聲。 全球影帝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