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可,後來沒想到,牆壁裏真的有鬼出來了,還是非常恐怖的鬼,於是,我和美美兩個人都被嚇到了,後來電視機裏也爬了出來一個鬼,看樣子也是很恐怖的鬼。”

“這時,我就想找門,想馬上逃命,但一直都沒有發現門到底在哪裏,最後,眼睜睜的看到那兩隻恐怖的鬼慢慢的向我們爬來,對,就是這個樣子。”

聽到張美華說“對,就是這個樣子”,李肅突然感覺到了極度的恐懼,隨後向張美華說的那個方向看去。

“這個李肅好像比之前的那些還要厲害一點”,一邊緊張的看着畫面,李肅在心裏一邊分析着。

“大家別愣着了,趕緊往門外跑啊,它們現在的速度很慢,我們可以跑出去的”,聽到李肅的這一嗓子,大家二話不說,趕緊往門外跑。

“美美,我們跑了這麼遠了,怎麼還沒看到我表弟過來啊”,一直沒有看到李肅過來的張美華,這時對薛美美說道。

“不知道,按理說,肅哥他應該早就該過來了啊”,薛美美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然後對張美華說道。

“表弟”,“肅哥”,“表弟”,“肅哥”,“表弟,你沒事吧,你別嚇姐姐啊”,“肅哥,肅哥,你怎麼了”,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一直在李肅身旁喊着李肅,可惜,此時李肅根本聽不見,也沒法回答她們。

這時,陳婷也走到了李肅的身旁,然後看到李肅的一條腿沒了,於是,心裏也感到很難受。

“大家不要怕,接下來不管是看到什麼什麼,聽到什麼,大家就當作是什麼也沒有看見,什麼也沒有聽見,如果大家實在是怕的話,那麼,大家就把眼睛閉起來吧,耳朵也可以堵上。”

“什麼情況,你小子竟然連我都敢騙,鬼呢,他嗎的鬼呢”,“現在過了這麼久了,怎麼連一隻鬼影子都沒有看見”,“李肅,你不會是真的在騙我們吧。”

“小哥哥,我倒希望你是真的在騙我們大家,我其實並不想看見鬼的,我害怕鬼,我討厭看見鬼,但我又不敢告訴它們,我討厭它們。”

“李肅,我也希望你是在騙我們大家,但我知道,你說的都是真的,這棟房屋是真的有鬼,只是現在還沒有出現而已,等它真的出現了,有的人就又該後悔了。”

“我感覺鬼應該快要來了,李肅兄弟,等下就全靠你了,能不能活着回去,也要靠你了”,“是啊,我也感覺到了有點不對,氣氛比之前還要讓人感到壓迫了,彷彿有非常恐怖的存在馬上就要出來了,你們有沒有這種感覺。”

“你不說還好,你一說,好像還真的是有一點”,“啊,鬼是要出來了嗎”,“小哥哥,我好害怕”,“李哥,小弟把命就交給你了,你等下一定要保護好我啊”,“李肅,接下來我們怎麼辦,就一直站在原地不動,還是。”

“嗯,我們就一直站在原地不動,大家放心,它傷害不了我們”,“萬法自然,天地乾坤,爾等冤魂怨鬼速速現身”,“好,既然你執迷不悟,到時候魂飛魄散就不要怪我了”,“什麼情況”,李肅再次懵逼。

“李肅,表姐知道你一直在家裏幹活,沒有出來過大城市,表姐這裏有一些錢,你拿去用”,“怎麼了,你看到什麼”,“你很怕嗎”,“嗯,我好怕”,“那好吧,那你繼續抱着我。”

“嗯,謝謝小哥哥”,“你先鬆開我一下”,“怎麼,它是不是不能動了,這麼久都沒見它動一下”,“好像是,這麼久都沒見它動一下了”,“那就好啊,不過,看它的樣子還是挺嚇人的。”

“嗎的,之前真的是快要嚇死老子了”,“左屬陰,右屬陽,陰陽合併,天下無敵,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沒看見了。”

“大家小心,這房屋裏的怨氣陰氣還在,大家千萬不要離開我”,“鬼呢,鬼到哪裏去了,怎麼現在看不到它了,之前看到它的時候還沒有現在的這麼害怕,現在感到還害怕一下了。”

“大家不用怕了,鬼魂已經不在我們身邊了”,“不在了嗎,那就好,那就好。”

“小哥哥,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李肅,謝謝你,你這次又救我一命了”,“哎,也不知道朱倩她現在和她的父親過得怎麼樣了”,“我好害怕,你能不能走慢一點”,“倩倩,你身上的陰氣,都已經消失了,我們回去吧。”

“趕緊走,不用管我”,“嗎的,老子都出了一身的汗,也鬱悶死了,等下老子唱歌,你們別說老子唱得不好啊”,“哎,終於到時間了,真的是磨人。”

“老弟,現在不用再怕了,管它來什麼,反正我們有李肅老弟在,還怕什麼”,“大家,我們現在立刻前往下一棟房屋吧”,“大家進去之後小心一點,千萬不要離開我太遠。”

“要我看,李肅老弟啊,你突然不能使用道術了,也不是說,我們就真的危險了,你之前和我們說過,任務它是相對的,它是有限制的,它既然禁止你使用道術,那也就是說,鬼應該也不能亂殺人。” “它說是十五公里,差不多走了十分之一左右”,李肅把真相告訴了南宮梓夕,雖然有點殘忍,但是,李肅他還是選擇告訴南宮梓夕,三十里路,現在才走了三里路左右,南宮梓夕她就有點快不行了。

那麼,剩下的那二十七里路,對於南宮梓夕她來說,就比較的殘忍了,這是真的,像之前我們也看到,蘇姍她體力也不是很好,但估計,南宮梓夕她比蘇姍還要嬌貴,才三里路就開始抱怨了。

之前蘇姍應該走了十來裏纔開始有點抱怨的,一對比起來,蘇姍還是要好多了,聽到李肅說,才走了十分之一左右,南宮梓夕瞬間就有點不開心了,她可能心裏面在想,人家都走了那麼遠了,怎麼才走十分之一啊。

沒辦法,事實和真相就是這樣,真的才走了三里路左右,現在應該是三里路多一點了,任務參與者果然還是要多加鍛鍊,不然,遇到危險了,走都走別人不贏,遇到厲鬼,有時候也是要講速度的。

不代表厲鬼它可以無限制的殺人,它們多多少少還是要受到一些限制,只是,任務參與者有時候會“幫忙”它們將限制解除掉,不過,那是屬於作死的行爲,李肅他好像十次任務還從來沒有過。

不太記得了,也許有過,但好像又沒有過,記得他還是有幾次找出了生路,但是,最終還是沒能救到幾個任務參與者,像狂蟒之災那裏,李肅他雖然想到了生路,但是其他的任務參與者都不在他的身邊。

之後,也就死了一大半,能夠活下來的,也算是運氣好了,任務世界哪有不死人的,但是,李肅他就是想,一個人都不要死,任務看似很難,但其實只要膽子大一點,認真的去觀察,去把生路找出來。

也就不會死人了,不會有任務參與者犧牲,關鍵還是在於是先把生路找出來,還是先被恐怖存在給殺死,這個纔是重點,生路它當然是越快找出來就越好,早點找出來,也許就可以多救幾個任務參與者了。

豪門之莫少的掌上妻 蘇芯琪看出南宮梓夕此時有點不開心,於是,立刻說道:“梓夕,有我們大家陪着你一起走,你不用害怕,也不用擔心,李肅他一定可以保護好我們的”,蘇芯琪說着,順便還扯上了李肅,當然。

在這個時候,男生還是能夠比女生帶來的安全感強一些,多一些,所以,蘇芯琪她才這樣說道,不過,她說的也是真的,這個李肅,好像是和之前的那個李肅不一樣了,不同了,他給人一種放心的感覺。

李肅的表姐張美華,也是一個有錢人,雖然比起朱有爲,要稍微的差一點,但是,也絕對是一個真正的富婆,丈夫也被厲鬼殺死了,現在是單身,年齡還不是很大,三十歲都沒有,二十七、八的樣子。

比李肅大一些,薛美美是一個警察,錢不是很多,但是她的身材,真的是沒有話說,相信大家之前也都知道了,不瞭解的同學,可以去看看鬼眼道士,相信大家都看過吧,有沒有沒看過的。

兩者之間,一個是結了婚之後被人殺死的,一個是沒結婚之前被人殺死的,所以,這個孤宅裏,不止一隻怨鬼,還有一個小孩子,它有時可能不會害人,但有時候它也非常的可怕、恐怖,殺人速度很快。

重生之農家商 初看咒怨時,沒有發現它的恐怖之處,但是,看了一些它其他的影片,發現它也是很恐怖的,所以,在此,還是決定用其後者,李肅揹着南宮梓夕,儘管揹着已經走了好幾里路了,但李肅他也沒有說累。

不是不累,而是李肅他不想說,背一個人,走幾裏遠,就算南宮梓夕她不是很重,但是也絕對不輕鬆,也許是南宮梓夕她良心發現,她竟然自己主動開口說:“李肅,你累了嗎,要不我自己下來走走好了。”

南宮梓夕能這樣說,李肅他心裏面就已經感到很開心了,至少,自己背上的這個女孩子,她也不是那種蠻不講理的大小姐嘛,還是有點人性的,雖然這麼說,好像是有點不太好,但是,說了就說了算了。

“我沒事,不累”,李肅回答南宮梓夕說着,其實,哪有不累的,南宮梓夕雖然說,是個女孩子,沒有多重,但是,一百斤左右還是有的,南宮梓夕她又不是很瘦,屬於那種還是有點肉肉的女生。

見李肅說不累,南宮梓夕即使是知道李肅他有點累的,但也不好再說什麼了,既然人家都不嫌累,自己還有什麼好說的,當然是,選擇繼續讓人揹着啊,這樣舒服得多,南宮梓夕她挺享受的,在李肅的背上。

李肅一行五人,此時,差不多走了將近一半的路程,它沒有說,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到達孤宅,但是,李肅等人也不想在天黑之後纔到,大家都想在天黑之前趕到孤宅,畢竟白天比黑夜要安全些。

也不會感到那麼的害怕,“李肅,你平時在家,喜歡做些什麼啊”,南宮梓夕見有點無聊,又知道李肅他話不多,於是只好主動開口和他聊天了,“幹活”,李肅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倒是把南宮梓夕弄懵了。

幹活,是啥意思嘛,南宮梓夕在心裏想着,是指哪方面的幹活,難道是做家務,南宮梓夕在心裏一瞬間就想到了很多,和幹活有關的事情,但,李肅他說的幹活,其實就是真的幹活,在大山裏幹農活。

下地種東西,李肅說的幹活,不僅僅是把南宮梓夕她弄懵了,還把其他三個女生也弄懵了,一時,大家都紛紛在腦海中想着,宮澤鈴子她雖然是外國人,但是她也能聽得懂李肅說的話,她這時也在心裏面想着。

也許是大家想的太多了,真的是想的太多了,李肅他的意思就是,平時在家裏也沒多少時間去玩別的,小時候可能時間還比較多,長大了就幫着家裏一起做事,沒出大山的時候,李肅過的很辛苦。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可以告訴我嗎”,朱倩一臉笑容的看着李肅,李肅則是,一臉懵逼的回看朱倩,倒是弄得張美華一時之間不知所措了,因爲張美華她不知道之前在廁所裏發生的事情,怎麼突然一下子。

就有人認識表弟了,不,她不認識,如果認識,就不會問李肅叫什麼了,“我,我叫,李肅”,李肅看到朱倩也不像是壞人的樣子,所以,便把自己的真實姓名告訴了她,也不知道她問自己叫什麼,到底是要幹嘛。

“那你們這是要去哪裏啊”,見張美華好像認識李肅,所以,朱倩她猜到張美華一定是和李肅一起的,李肅心裏面不知道朱倩幹嘛問這個,自己不過就是去幫表姐捉鬼而已,可能不久就又要回去了。

李肅沒有多想,隨後回答:“我去我表姐家,這是我表姐”,朱倩看張美華的樣子,不過也就比自己大一、兩歲而已,她竟然還是李肅的表姐,那李肅多大,不會比自己還小吧,朱倩在心裏這麼想着。

朱倩在想什麼,李肅他自然是不知道的,像他情商爲零的男生,怎麼可能知道朱倩心裏面在想些什麼,無非就是,以爲朱倩迷路了,然後問自己去哪裏,可能還會要自己順便帶她先去家裏,李肅在心裏是這麼想的。

又是問自己叫什麼名字,就是想確認一下自己是不是壞人,問自己要去哪裏去,就是看,能不能順便帶她一下,但是,看她的樣子,她應該身上有錢纔對啊,不會自己坐車,不可能吧,看她的樣子,也有十七、八了吧。

難道還不會坐車,果然,李肅心裏面想的,跟朱倩心裏面想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李肅只以爲,別人是迷路了,卻不知道,如今這時代,根本就已經沒有迷路這一說了,小朋友可能會迷路,但十多歲的大朋友,絕對不會了。

張美華在這段時間裏,一直沒有說過話,她在想,眼前的這個女生,她是怎麼認識自己的表弟的,表弟不怎麼愛說話,剛纔也只不過是去上了一下廁所,應該沒有再多做別的了,那麼,這個女生她是。

張美華還好只是在想,可能是表弟長得還不錯,這個女生,她是犯花癡了,應該是這樣,完全的沒有聯想到鬼的方面去,要不然,張美華她一定會問李肅,剛纔在廁所的時候,是不是遇到什麼了。

比如說,那些東西,既然張美華她沒有問起,李肅自然也是沒有說了,而朱倩她,根本就沒有想到那方面去,因爲她知道,自己的依依姐姐,應該不會殺人的,不,她壓根就沒有往這方面去想過。

李肅還是心裏面有點緊張的,表姐剛剛死了老公,現在也是,要自己陪她,也不知道他丈夫如果知道了,會不會生氣,總覺得還是有點不好,李肅一時間已經在心裏想了很多個不好了,但張美華卻全然不知。

她不知道李肅竟然會想那麼多,不就是陪自己一下嘛,又不是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更何況,張美華她還是女生,李肅他還是男生,人家女生都沒有說什麼,你一個男生,還在乎啥,又沒有女朋友什麼的。

就算那個朱倩,她喜歡李肅,但是現在,她也還不是李肅的女朋友,所以,真的是不用考慮這裏,考慮那裏的,不用擔心這裏、那裏的,再說,又不是睡在一起,有什麼好怕的,張美華她又不吃人。

晚上,張美華帶李肅去大街上吃了晚餐,接着便帶李肅去買了一些衣服,然後又開車回去了,李肅心裏面挺高興的,表姐給自己買了很多衣服,又還都是挺好看的,自己還從來沒有穿過這麼漂亮的衣服。

“謝謝表姐”,這一聲謝謝表姐,不知道是李肅他這一路回來,說的第幾十聲了,“表弟啊,不用說謝謝,你看你,都說多少聲了”,聽見張美華這麼說,李肅一時臉倒紅了起來,好像很不好意思一樣。

表姐是真的有錢,李肅他已經很深刻的瞭解了,表姐給自己買的這些衣服,一共加起來,都超過一萬多塊了,表姐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自己卻是看呆了,看到上面標的價,都好貴,自己肯定是買不起的。

“今晚你和表姐一起睡哈”,不知道張美華她是不是有點害怕,因爲丈夫的屍體已經不見了,她怕今天晚上,那隻女鬼會來,所以,弄一個純陽之身的李肅在自己身邊,一定是沒有錯的,再說,自己的丈夫都已經死了。

自己就算改嫁,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自己還這麼年輕,不可能一直守寡,在心裏想着,覺得沒有問題,但是,這時,李肅他有問題了,“表姐,你說我們睡在一起,我覺得有點不好吧”,李肅小心翼翼的說着。

張美華知道,李肅不僅僅是純陽之身,同時道法也高深,要是今晚那隻女鬼,它敢來的話,一定會被打得魂飛魄散,但是,如果不睡一起的話,那到時候要是表弟他睡着了,那該怎麼辦,豈不是會很危險。

所以,張美華就是想到了這一點,然後才叫李肅跟自己一起睡,這樣一來,就算到時候,李肅真的睡着了,那起碼他也是純陽之身,厲鬼多少會有點害怕,也擔心自己到時候會睡着,鬼殺人,速度很快。

有時候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張美華她很清楚的明白,因爲她看到自己的丈夫,一下就被厲鬼給殺死了,之後厲鬼有時間還可以再吃掉屍體,恐怖得很,張美華就是想到這裏,害怕得不行,爲了萬無一失。

必須得讓表弟跟自己一起睡,“表弟,你看在表姐給你買了這麼多衣服的份上,你就答應表姐好不好”,一聽見表姐說起這個,李肅一時,也只好答應張美華了,沒辦法,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

張美華想了想,還是睡另一個房間,那個房間,她是不想再去睡了,畢竟死過人,還有鬼在裏面待過,想想都嚇人,不是說張美華她膽子小,而是。 “肅肅,我好看嗎”,一大清早的,張美華她突然這樣對李肅說,李肅一聽,一時又懵逼了,“表姐這是,在幹嘛,表姐當然好看啊,可是,爲什麼要問我呢,奇怪”,李肅在心裏一時沒想明白,所以,遲遲沒有回答。

“表弟,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表姐不好看啊”,張美華見李肅一直不出聲,心裏面有點無奈,只好又問一聲,“沒,沒有,表姐,你很好看,很漂亮”,李肅說的倒也是真心話,只是,他沒想到。

他這麼一說,張美華心裏面覺得美滋滋的,真搞不懂張美華她心裏面到底在想些什麼,這一大早上的,突然問那麼奇怪的問題,表姐好像還是第一次,李肅想了想,覺得,現在自己是在表姐家,儘量都聽表姐的話。

“肅肅,那你想不想抱姐姐一下”,張美華慢慢的伸出了舌頭,的確,張美華她的身材是很好,但是,李肅是一個傻不拉幾的男生,“表姐,你肚子餓了嗎,我去給你買些早餐回來”,昨晚李肅已經知道哪裏有早餐賣了。

“表姐不餓,來,你抱抱表姐”,張美華還是想讓李肅抱抱她,可是,“表姐,那我們再睡一會,等下去吃早餐吧”,不知道李肅他是真餓了,還是假的餓,只見他,一直提這個早餐的事情,弄得張美華還以爲。

以爲李肅他是真的餓了,心裏面想,不能讓肅肅他餓着,“肅肅,那我們先起牀去吃早餐吧”,張美華沒有再要李肅抱她了,而是自己提出要去吃早餐,畢竟李肅剛來,有的事情,還是自己去做比較好。

“好啊,表姐那我們就先起牀吧”,李肅裏面還穿了保險褲,不至於把內褲露在外面,張美華則是穿着睡衣、睡褲,二人暫時也還算正常,沒有發生什麼不雅的事情,但是之後,這種事情就不好說了。

也許李肅他突然忍不住了,然後睡了張美華,那也不能怪李肅他,畢竟,誘惑太大,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頂住的,李肅他也是男生,張美華又是那種尤物般的女人,但願李肅他能早點出去住纔好啊。

住張美華這裏,張美華一定會要李肅跟她一起睡的,那麼,久而久之,就很危險了,不知道會不會哪天夜裏,兩個人就,就,就那樣了,這種事情,羞死人的,還是最好不要發生啦。

起牀,洗漱完畢,張美華就帶着李肅一起去早餐店吃早餐了,“表弟,等下表姐帶你去見一個人”,一邊吃東西,張美華一邊和李肅說着,“見人,什麼人啊”,李肅心想,自己在這邊,一沒有朋友,二,自己也不認識別人啊。

在心裏想着,不過這個表弟真的好帥,儘管口裏不承認李肅他很帥,但是薛美美她的內心還是很誠實的,“還行吧,對了美華姐,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不會就只是帶我看你表弟吧”,女警察畢竟也是警察。

說話自然有點不像普通的人,哪怕李肅他就是帥得不行,薛美美她也不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說李肅他很帥。

“第一呢,給你介紹我的表弟,第二,我想帶你們兩個去旅遊”,張美華在這個時候突然想去旅遊,不知道她心裏到底是怎樣想的,難道真的只是旅遊這麼簡單,目前,張美華還沒有把丈夫死了的消息告訴薛美美。

因爲,畢竟是張美華她的丈夫,又是死在張美華的家裏,那麼,多少和張美華應該有些關係,就算不是張美華她殺的,但是,警方會相信嗎,所以,張美華她纔想到來找這個警察朋友,或者說警察閨蜜。

“旅遊,好啊,不過我又得請幾天假了”,薛美美一聽去旅遊,心裏面還是蠻高興的,只是一想到又要請假,心裏面就有點不開心了,她這個月都請了五天假了,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有時候想去買東西。

“沒事,請就請吧,這個月的工資,美華姐發紅包給你”,有錢人就是不一樣,說話都比別人大氣,動不動就發一個月的工資給薛美美,這下薛美美她自然是開心了,請假就請假唄,反正現在也天下太平了。

想成女英雄,也是不可能的了,雖然不是說,這輩子都不可能,但是,暫時的還真不可能,現在連偷東西的小偷都沒怎麼見了,電瓶車少了,小偷估計也都改行了,知道做小偷這個職業是沒有什麼前途的了。

不如早早去幹點什麼別的,比如偷屍體,一、兩千公里外的一個小山村裏,此時,“強子,那就這樣說好了,今晚我們兩個人就一起去,出了事,你負責”,一個猥瑣的男子偷偷摸摸的躲在無人的地方,這時正打着電話。

“行,出事了我擔着,你放心好了,不會出事的,那墳都多少年了,你也知道,沒有人去管的,我們今晚就去挖挖看,還有附近的那幾個”,電話這頭的強子,說話很硬扎,好像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就連別人的墳,聽他這麼說,都敢去挖,要不是太窮了,估計也不敢去吧,都是窮讓人產生了邪念,二人又嘮嘮叨叨的說了幾句,電話就掛斷了,“好了,那我們什麼時候去”,薛美美假了,出來之後向張美華問着。

“今天吧,今天就走”,張美華可能是想快點離開這個城市,錢和卡,她都已經帶在身上了,公司裏也都安排好了,現在就只管走了,今晚能不在這裏睡,就不在這裏睡,張美華她總感覺,那隻女鬼它還會來找自己。

反正要走,不如就早點走好了,在心裏面張美華已經都想好了,走了之後,就不回這裏了,不過,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自己帶的錢足夠讓表弟和美美以及自己三人過上好日子了,所以,該放棄的有時候也得放棄了。

上網訂了三張臥鋪票,是今天下午的,那麼也就是說,今天中午,還可以在這裏吃最後一頓飯,就當是送別。

到了大城市,一切都聽表姐的就好了,也只有都聽表姐的,畢竟自己人生地不熟的,索性就陪表姐去玩幾天好了。 “美華姐,今天咋悶悶不樂的啊,都不見你說話了”,薛美美她很好奇,今天的張美華給她的感覺是,有點不對勁,好像是換了個人似的,但具體,薛美美她也說不出來,“是啊,你美華姐有點不開心咯。”

張美華表現得很自然,她不想在沒上火車之前,讓薛美美覺得自己有點異樣,但其實,現在薛美美她已經覺得張美華有點不對勁了,但她怎麼也不會想到,張美華的丈夫已經死了,張美華這是去逃避。

沒有主動報案,張美華她就已經,至少嫌疑是越來越大,終於,時間到了,張美華、李肅、薛美美三人此時上了火車,“表弟,你肚子餓了嗎”,上車之後,張美華向李肅問着,“表姐,我還好,你餓了嗎。”

見薛美美離開的這一會,張美華又和李肅說了一些話,二十個小時左右的火車,張美華她只爲能離開的遠一點,暫時就不回來了,不過,丈夫的死,總會被人知道的,張美華現在想,要是有一個什麼其他的世界。

像裏寫的那種異世界或者是什麼主神空間,自己或許也會想進去吧,對這個世界,張美華她現在是比較排斥的,她不知道如果自己報案,後果會怎麼樣,算了,不去想了,一路上,張美華心裏想了很多。

“殭屍叔叔世界開啓,任務參與者李肅、張美華、薛美美立刻進入任務世界”,本來還坐在火車上的李肅三人,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坐在了棺材板上面,“啊”,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同時發出尖叫聲,李肅他還好忍住了。

怎麼突然到這裏來了,李肅他很好奇,剛纔自己不是還在坐火車嗎,“表姐,你剛纔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三人中,也就李肅稍微還冷靜一些,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現在心裏面害怕極了。

真搞不懂自己怎麼就到這裏來了,這下面,難道是,張美華不敢去想象,萬一真是殭屍,那就完了,希望只是普通的棺材吧,“啊,表弟,你也聽到了”,“還有我,我也聽見了”,薛美美在張美華說完之後趕緊也說着。

李肅知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緊離開這裏,這裏看上去好像有點像是以前的那種義莊,專門用來擺放棺材的地方,不過,現在這年代,應該沒有這義莊了纔對啊,那這是,這會是在哪裏。

“表姐和那個女警察,她們兩都聽見了,自己也聽見了,那麼,應該是真的,自己等人現在是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什麼殭屍叔叔的世界”,李肅在心裏仔細的想了一下,覺得大千世界,真的是無奇不有。

竟然還能進入到別的世界裏去,坐火車還能遇到這種事情,“表姐,我們現在先趕緊離開這裏,我剛纔看了看,沒有發現有鬼,但是這裏好像有其它的邪物,可能真的會有殭屍”,李肅真的是不怕嚇到張美華她們兩個女生。

“表姐,你們倆趕緊下來啊”,聽見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都說下面有東西好像要出來,李肅連忙着急的向她們說着,這個時候,只有快點離開這裏纔是正確的,儘管不知道外面會有什麼,但是這裏是絕對不安全的。

也是絕對會有殭屍的,不用想,接下來馬上殭屍就會從棺材裏出來,再之後,李肅他不敢去想,對付殭屍,最好是有傢伙,可是現在自己手上是什麼傢伙都沒有,等下要對付起來,一隻還好辦。

要是多來幾隻,李肅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道術當然是有對付殭屍的,但是,需要一些東西,要不然的話,咬破手指也沒有用,殭屍見到血,只會更加的兇猛,李肅他知道,今天的日子不是很好。

不然好端端的坐個火車怎麼就遇到這樣的事情了,自己還有父親要照顧,自己不能死,自己也要保護好表姐,要不然自己會恨自己一輩子,一時間,李肅在心裏想了很多,不過幸好的是,殭屍還沒有出來。

“表弟,我腳軟了,你來揹我下來”,張美華這時竟然是嚇到腳軟了,那估計旁邊的薛美美也好不到哪裏去,不然爲什麼,也不肯下來,不是她不肯下來,而是她,自己不能夠下來了,於是。

李肅把張美華背了下來之後,接着又把薛美美給背了下來,“表弟啊,你說這是什麼地方啊”,下來之後,張美華趕緊向李肅問着,她彷彿覺得這個地方很陰森,甚至很恐怖,接着還沒等李肅他回答張美華。

衆多棺材中的一口棺材,棺材板突然就掀開了,這下,把李肅三人都嚇到了,這是,殭屍要出來了嗎,三人在心中紛紛這麼想着,難不成真是殭屍要來了,李肅還好,心裏面不是很怕,但張美華和薛美美她們二人。

她們二人嚇得渾身都發抖了,張美華這時都已經握着李肅的手了,李肅沒有反抗,任由張美華她握着自己的手,要是換作平時,那李肅他一定會把手縮回去,但是現在,他不會這樣,因爲他知道,表姐現在很害怕。

握着自己的手,表姐她就沒那麼害怕了,自己雖然說,不是很害怕,但是這個時候,也想握着一點溫度,不過,奇怪的是,怎麼表姐的手,那麼冷呢,想到這裏,李肅連忙看了一眼張美華,“沒錯,是表姐,還好。”

看到是張美華,李肅的心放下來了,但是接着,從棺材裏出來的東西,又讓李肅重新回到提心吊膽的階段,現在,自己要保護兩個人,同時也不能讓自己受傷,還得對付一隻殭屍,李肅他想了想,還是先閉氣吧。

“表姐,你們兩個趕緊閉氣,不要呼吸,我引它到外面,然後你們也慢慢的出來”,李肅話剛說完,那隻殭屍就發現李肅了,立刻就向着李肅跳了過來,見殭屍動了,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趕緊像李肅說的那樣去做。 “怎麼啦,沒事啊,大不了我幫你一起收拾”,朱倩也是確實想和李肅一起回去,所以,心裏肯定不會這麼容易就放棄,更何況,剛纔張美華她都已經答應自己了,只是不知道,爲什麼她突然又要這麼說。

家裏亂,應該不僅僅是這樣,肯定還有其他的事情,只是她不願意說,朱倩在心裏想着,女生是最懂女生心了,所以,她一定是在撒謊,可能家裏面根本就沒有亂,而是其他的原因,但她之前答應了又是爲什麼。

真的只是她之前沒有想起,剛剛突然想起的,也有可能,朱倩在心裏覺得,不排除這個可能,但是自己就是真的很想和李肅一起回去嘛,聽到表姐突然這麼說,李肅一時也想起了,可能姐夫的屍體還在家裏面。

沒辦法,這次是絕對不能帶朱倩回去了,因爲李肅他也覺得不合適,要是下次有機會,就再說吧,這次是真的不可能了,“要不下次可以嗎,這次我表姐家確實是”,李肅也不知道這樣說,到底好不好。

所以,話沒有全部的說完,見李肅也這樣說了,朱倩一時雖然心裏面有點不情願,但是,也沒辦法了,看來這次是真的不行了,那下次好了,不過,一定要,要到電話號碼,然後纔好聯繫,不然下次,鬼知道是什麼時候。

要到了李肅的電話號碼,於是朱倩便離開了,接着張美華和李肅二人也坐車走了,終於,馬上就要到張美華家了,李肅還是第一次到張美華家,對於有錢人住的房子,李肅他雖然說,不是很在意,但是,好奇還是有的。

張美華家,此時去,真的能看到不一樣的風景,因爲,那隻女鬼,正在幫張美華家清理屍體,很快就會清理完了,其實,這樣一來,倒是省去了張美華和李肅二人接下來的清理工作,可殺人的現場,李肅他則是不能感受到了。

這就是爲什麼,那隻女鬼又要跑回來處理乾淨的原因,它不想李肅看到當時的那個場景,要不然,恐怕這個小道士,他真的會因爲憤怒而將自己打得魂飛魄散,女鬼已經開始忌憚李肅的道法了。

李肅還是心裏面有點緊張的,表姐剛剛死了老公,現在也是,要自己陪她,也不知道他丈夫如果知道了,會不會生氣,總覺得還是有點不好,李肅一時間已經在心裏想了很多個不好了,但張美華卻全然不知。

她不知道李肅竟然會想那麼多,不就是陪自己一下嘛,又不是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更何況,張美華她還是女生,李肅他還是男生,人家女生都沒有說什麼,你一個男生,還在乎啥,又沒有女朋友什麼的。

就算那個朱倩,她喜歡李肅,但是現在,她也還不是李肅的女朋友,所以,真的是不用考慮這裏,考慮那裏的,不用擔心這裏、那裏的,再說,又不是睡在一起,有什麼好怕的,張美華她又不吃人。

晚上,張美華帶李肅去大街上吃了晚餐,接着便帶李肅去買了一些衣服,然後又開車回去了,李肅心裏面挺高興的,表姐給自己買了很多衣服,又還都是挺好看的,自己還從來沒有穿過這麼漂亮的衣服。

“謝謝表姐”,這一聲謝謝表姐,不知道是李肅他這一路回來,說的第幾十聲了,“表弟啊,不用說謝謝,你看你,都說多少聲了”,聽見張美華這麼說,李肅一時臉倒紅了起來,好像很不好意思一樣。

表姐是真的有錢,李肅他已經很深刻的瞭解了,表姐給自己買的這些衣服,一共加起來,都超過一萬多塊了,表姐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自己卻是看呆了,看到上面標的價,都好貴,自己肯定是買不起的。

“今晚你和表姐一起睡哈”,不知道張美華她是不是有點害怕,因爲丈夫的屍體已經不見了,她怕今天晚上,那隻女鬼會來,所以,弄一個純陽之身的李肅在自己身邊,一定是沒有錯的,再說,自己的丈夫都已經死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