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秦羿又問劉宏文兄弟。

“二爺尊貴無比,宏文不敢比。”劉宏文也老實了,收起傲氣,點頭哈腰道。

“姐夫,以前多有得罪,咱們是一家人,你大人別記小人過!”

“實在不行,你就打我一頓吧,嘿嘿!”

劉宏武更是把臉伸了過來,近乎令人作嘔的討好道。

“好,看來你們對我這個二叔都挺滿意的!”

“這樣,我親自做媒,許秦、劉兩家聯姻,劉副市長你們沒意見吧?”

秦羿笑問。

“哪裏哪裏,二爺能看上我家劉嫣,那是我們老劉家祖墳上冒青煙的大好事,求之不得啊!”

劉正光激動的拍掌大喜。

谷秋萍等人也是一個個興奮不已。

“恭喜秦大師、侯爺,恭喜劉市長!”

“老劉啊,你家這女兒有福嘍!”

範仲明等人頓時紛紛道喜。

“那也是我家丫頭有眼光,一眼就相中了二爺這等人傑啊!”

谷秋萍美滋滋道,此刻,是怎麼瞧秦文義都是順眼。

“妹妹,我的親妹妹,你可真是咱們秦家的大福星啊。”

劉宏文哥倆左右拉着劉嫣,那叫一個熱乎。

誰都知道攀上了秦二爺,那等於就是與老秦家結了親家,與侯爺、宋夫人!

此後,無論是政商兩界,他們劉家可不僅僅只是雲州稱雄這麼簡單了,就是在江東省也有一席之地。

任何人敢動劉家,那就是動秦幫、宋氏集團了。

這女兒嫁的,簡直就是一飛沖天啊! 在場之人無不羨慕的牙根癢癢!

尤其是一些雲州本地的大佬,只恨自家閨女咋沒跟這賣畫的瘸子好上,攀上這根高枝呢?

秦羿叔侄相視,唯有淡淡苦笑。

劉家人的行爲無疑讓他們作嘔。

但那又如何,他們畢竟是劉嫣的至親,總不能趕盡殺絕吧?

“文義,文義,我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我們成功了!”

劉嫣撲入秦文義的懷裏,兩人抱頭痛哭了起來。

這三年,他們經歷了無數考驗,無數次殘酷打擊下,都選擇了不離不棄,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熬到了幸福時刻!

……

秦文義迎來了人生中最輝煌的一刻。

三天後,在秦幫的操辦下,秦文義與劉嫣的婚禮隆重舉行。

除了有來自兩江的政商要員,還有無數民衆圍觀!

秦文義與劉嫣上演了現實世界的愛情大片,雲州人街頭巷尾都在遍傳。

最得意的自然還是劉家!

這一次不僅僅沒挨罪,還榮耀了門庭!

不過,秦羿還是暗中狠狠的敲打了這些傢伙一番,令劉家人收斂、反省!

完婚後,秦文義夫婦一同隨秦羿回江東省親。

老哥倆相別了幾十年,終於再次相逢,秦羿也算是光榮完成了父親交代的使命。

然而,他卻無心沉浸在喜悅之中,龍虎山大會在即,能否一統武道界大業,此一戰至關重要。

躁動的青春 若能勝,南方大定!

若不能,只怕秦幫的地位也會動搖!

秦羿回到了東州,於聽雨軒閉關苦修!

他必須全力以待,甚至比對付洪昭理,還要全神貫注。

因爲他的對手,是狡詐、陰險,無所不用其極的白少陽!

“侯爺!”

“龍虎山來人了!”

張大靈走進地煞靈場,拱手送上請帖。

“來的這麼快,也夠急的。”

秦羿笑了笑,與張大靈一同返回大廳。

剛進門,一個盤着髮髻的黃袍年青道人,長身而起,上前相拜:“龍虎山掌法長老麾下弟子張夜楓拜見侯爺!”

“不用客氣,你與張夜庭只一字之差,想必是張家本家弟子吧。”

秦羿笑道。

“是,我與夜庭是本家兄弟,同宗同族,張天師後人!”張夜楓道。

“送信派出了本家弟子,看來龍虎山局勢不妙啊。”張大靈撫須驚歎道。

“真人好見識,確實!如今龍虎山上,夜庭與白少陽的爭鬥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

“龍虎山的形勢,似乎對夜庭不妙!”

“夜庭想請侯爺立即上山,助他一臂之力!”

張夜楓拱手拜道。

“好,你我即刻出發!”

秦羿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秦羿對張夜庭還是比較信任的,他親自派人來請,料想龍虎山大勢有變數!

此戰,不僅僅是張夜庭少掌之位的爭奪,更事關秦羿大業。

掌控的信息越多,對他而言,也就越有利。

……

龍虎山!

龍虎山歷來被視爲武道界聖地!

歷代以來,出過無數耳熟能詳的大天師!

雖然到了如今,隨着華夏四絕、武神燕九天的崛起,龍虎山名頭不如從前。

但道冠天下,依然有着不可小覷的實力,對武道界的走向有着至關重要的導向。

尤其是,秦羿執掌兩江,威震南廣,又滅了白家以後。

龍虎山的局勢就更顯得微妙了。

誰都知道白少陽與秦羿是死敵,這次大會,明眼人都知道,是秦侯與白少陽最重要的一次角逐。

誰勝誰負,將影響整個南方的局勢。

離大會尚有三天,山上便已經安排好了座次,以及比試的風雷臺,甚至臨時從其他友宗抽調了不少人過來幫場,幹些端茶倒水的活。

當然,四大殿的弟子也是嚴陣以待,以防發生變故。

夜已深沉!

掌法大殿!

殿內外高手林立,便是那殿頂之上,也有靈貓時刻巡邏戒備!

張夜庭劍眉緊蹙,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來來回回的走着,顯得很是焦躁不安。

離大會越來越近,他心裏卻是越沒了着落。

他的父親,掌法天師,爲了防止白少陽暗下毒手,更是重衛相守,這更令他心煩意亂。

吱嘎!

大殿的偏門洞開,一個弟子走了進來。

“來了沒?”

張夜庭迫不及待的催問道。

“來了,來了,夜楓已經過了劍石,掌典、掌印、掌劍三大殿的人正在盤查。”

“如果問題不大,一個時辰後,必定能上山!”弟子喜答。

“太好了,他要來了,咱們定能破了白賊的陰謀!”張夜庭大喜道。

龍虎山有五大天師,四大殿!

共分爲掌法、掌典、掌印、掌劍四大殿,四大殿分別由四大天師統領!

而掌教天師,則位列四大殿天師之上,爲龍虎山至尊!

每年掌教天師的青雲閣都會在四大殿中挑選最優秀的弟子,白少陽正是青雲閣的首席弟子!

其中,掌法、掌印兩殿是張夜庭的後盾,掌典天師、掌劍天師則支持的是白少陽!

當然最終的抉擇權,仍是在掌教手中!

這次大會,雙方不僅僅門面上劍拔弩張,暗中也是水火不容!

白少陽怕秦侯祕密上山,破壞大局,特派兩殿弟子把守了山口要道。

這也是張夜庭爲什麼要派心腹前去迎接秦羿的原因。

不到半個時辰,偏門大開,張夜楓與一個面如冠玉的龍虎山弟子,一同並肩走了進來。

“夜楓,侯爺人呢?”

張夜庭焦急問道。

“這不就是嗎?”

張夜楓指了指旁邊的小道士。

“夜庭,連你都瞞過去了,看來我這張臉還挺好使啊!”

秦羿欣然大笑。

張夜庭這才注意到旁邊的小道士。

若非是秦羿的聲音,張夜庭絕不敢相信這個面如冠玉,帥氣非凡的傢伙,就會是他。

“太,太不可思議了,侯爺的易容術,簡直就是一絕啊。”

鬼夫大人太生勐 “別說我,就是恨你入骨的白少陽,也未必能認出侯爺來啊!”

張夜庭感嘆道。

秦羿淡淡一笑,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只要白少陽吃不透他的身份,他便可以如同一支暗箭,隨時插入敵人的心臟,置之死地。

“走,裏邊說話!”

張夜庭大喜,與秦羿並肩步入了密室。

“夜庭,修爲進展不錯,已經達到了天師!”秦羿邊走邊道。

“甭說了,掌法、掌印兩殿的丹藥被我吃了個精光,我父親與師叔甚至不惜耗費了自己的法氣,生生給我提上來的!”

“我清楚地很,就這點本事,還遠遠鬥不過白少陽!”

張夜庭苦笑道。

到了內室,張夜庭點了根香菸,吸了兩口,滿臉的愁雲。

“侯爺,大勢不妙啊!”

張夜庭幽幽嘆了口氣道。

“說說!”秦羿道。

“龍虎山最重要的兩個人消失了,一個月前就消失了!”

張夜庭道。

BOSS兇勐:乖妻領證吧 “一個月前?”

秦羿想起來了,當時他與白少陽、掌典天師在烏衣河血戰了一場,難道這其中有什麼貓膩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