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聽到那聲音,我驚然回身,赫然看到一團黑墨一般的人形黑氣,正從土山坡底下一點點地爬了上來。

那黑氣爬上來之後,就一點點地向我沖了過來。

這時候,我想跑,但是卻發現全身都陷入了冰寒的狀態,動都動不了了。

那黑影撲面而來,還沒有靠近,森寒的氣息已經傳遞了過來。

我哆嗦著,拚命地提氣,想要讓自己的四肢恢復一點知覺,可是卻都是白費力氣,到了最後,也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那黑影撲了過來。

「八嘎,八格牙路——」

那黑影一邊往我身前爬,一邊還不停地發出一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低沉叫聲。

我一聽那聲音,立刻認了出來。

不錯,我方才在屋子裡,聽到的就是這個聲音!

這,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當下,我被那黑森森的東西嚇得大腦直接短路了,想不明白這玩意到底是什麼。

但是,雖然不知道它到底是什麼,可是,我憑藉經驗,也知道,如果讓這玩意撲到我身上的話,估計我這條小命,基本上就要交待了。

可是,我當時又動不了,該怎麼辦呢?

「救命啊,姥爺,救命啊——」

這時候,我唯一還能動的地方,就剩下嘴巴了,於是我很倉惶地大聲叫喚了起來。

我這麼一叫喚,沒能把姥爺叫出來,但是卻也起到了作用。

這時候,就看到,突然一道淡金色的光芒從山上的一座小院的房門上沖了出來,罩到了那黑影的身上。

「八嘎——」

被那金光罩住之後,那黑影一聲嚎叫,瞬間消失了。

黑影消失了之後,我也猛然恢復了知覺,回頭四下一看,發現我又回到了姥爺的小院子門口了,四周的景緻一切如舊,樹木林立,竹林茂盛。

「大同,怎麼了?」這時候,院子里傳來了姥爺的呼聲,接著我就看到姥爺拄著一根拐杖,從院子大門走了出來。

「姥爺,我剛才看到了日本鬼子了,」我見到姥爺出來,就跑上去,把剛才看到的東西和姥爺說了。

小時候,我們看得最多的就是抗日電影,所以,聽到那黑影嘴裡:「八嘎,八嘎」地叫喚著,我就本能地就把它當成日本鬼子了。

「恩,」姥爺聽了我的話,沉吟著點了點頭,側首向山下看了看,咂咂嘴道:「果然是個煞,是個很兇的黑煞,大同,以後你多小心點,晚上別往外亂跑,我們這房子正好處在黑白交界處,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衝撞到。」

我聽到姥爺的話,點頭答應了一下,扶著姥爺往回走,同時好奇地問姥爺:「剛才那金光是什麼?」

「恩,明天你自己去那邊看看不就知道了么?姥爺看不到了,不能事事都說明白的。」姥爺拍了拍我的手,又給我留了一個謎題。 然而就在雙方準備動手之際,一聲猿啼突然傳來,打亂了雙方的計劃。

老白猿的厲害那是人盡皆知,除了于飛一行人沒有正面遇上外,其餘修士全都遭遇過老白猿的襲擊,還有不少修士死在它的手裡,它已然成為了所有人心目中的公敵。

如今,徐天陽和于飛雙方即將開戰,老白猿若是參合進來,誰也不敢肯定它會幫誰?

說白了,老白猿不會故意幫誰,可它對誰下手,就等於是間接幫了另一方,誰也猜不透它會挑上誰。

這是一個變數,誰也把握不準。

徐天陽外傷未愈,薛貴和心傷未平,雙方一商量,頓時心生去意。

「于飛,今天暫且饒你狗命,下次親手送你歸西。」

徐天陽丟下一句話,駕著飛天虎快速遠去,薛貴和與林三沖都緊隨其後,不一會就消失。

于飛有些惋惜,當機立斷道:「走,我們追上去,不能讓老白猿靠近。」

花夢舞道:「逃避不是辦法,我們必須剷除威脅。」

于飛道:「老白猿是一個變數,可以暫時牽制徐天陽等人。我們若是出手殺它,只會自討苦吃。」

花夢舞沉默了幾秒,採納了于飛的建議。

這時候,賀一帆已死,九人快速離去,遠遠保持與老白猿之間的距離,始終不讓它靠近。

老白猿怒吼震天緊追不捨,在這環形地帶里奮起直追。

前方,徐天陽等四人一虎不可避免的遇上了少林鐵拳大師,為了那塊石碑,薛貴和、林三沖發起了攻擊。

徐天陽作為盟友。為了鞏固這個暫時的利益團體,只能參與進去。

如此一來,少林派遭遇了毀滅性的重創,只能全力逃亡。

第四防線外,一頭老白猿追得一群修士倉惶逃竄,這一幕說出去都有點丟人。

可是眾修士為了各自的利益,誰也不願浪費力氣去斗那老白猿,因此這滑稽的一幕就這樣一直持續下去。

許楓覺得憋屈,罵道:「被死猴子追得倉惶逃竄。真是丟人現眼啊。」

秋雨不悅道:「閉上你的嘴,沒人說你是啞巴。」

于飛一直在密切留意徐天陽等人與少林派的情況,花夢舞拉著師姐莫寒香的手,西門瑞雪帶著南宮筱雨,後方的老白猿正在快速逼近。

前行上百里。少林派且戰且走,最終被徐天陽、薛貴和、林三沖攔下,為了那塊石碑而展開了殊死搏鬥。

當于飛一行人趕到時,鐵拳大師已經身負重傷,一木和尚更是奄奄一息,其餘兩位少林高手已先後死去。

石碑落在了林三沖手裡,他想帶著石碑獨自離去。可惜于飛等人已逼近,只得繼續與徐天陽、薛貴和保持聯手關係。

于飛和花夢舞雙雙射出,協助少林鐵拳大師,展開了一場新的爭奪戰。

黑狗帶著大家避開交戰中心。從旁邊快速通過,後方的老白猿一逼近五百米內。

這一刻,雙方混戰,已經顧不上老白猿。

而老白猿追了大半天。早已是怒火中燒,此刻終於追上。哪裡還管其他,直接沖入戰場,見人就攻。

于飛暗中與花夢舞保持著聯繫,叮囑她務必閃躲老白猿,將其引向徐天陽。

此刻,徐天陽正在同鐵拳大師交手,于飛攔下了林三沖,花夢舞截住了薛貴和。

古寒英站在飛天虎背上,密切留意全局,見老白猿沖向徐天陽,連忙下令讓飛天虎出擊。

六重天的巨獸那是可怕無比,老白猿雖然厲害,但在體型上不佔優勢,對飛天虎也是忌憚無比。

于飛釋放九道緣的氣息,將徐天陽體內的鬼王七夜驚走,這讓他戰力大減,鐵拳大師等來了反擊的機會。

飛天虎體型巨大,戰力驚人。

老白猿被逼的連連後退,口中怒吼咆哮,所有攻擊全都落在飛天虎身體,卻傷不了它。

老白猿很憋屈,差點氣瘋了,卻也奈何不得。

于飛一直留意著老白猿和飛天虎之間的交戰,心裡盤算著一個毒計。

見老白猿被飛天虎壓制,閃電鳥落在了花夢舞肩上,張口吐出一道閃電,差一點擊中薛貴和,大大助長了花夢舞的氣勢。

于飛暗中傳音黑狗,讓它請黑貓出馬,協助自己擊殺林三沖。

此刻,林三沖一手提著石碑,單手迎戰于飛顯得頗為吃力。

且於飛的攻擊很刁鑽,竟然多次以利劍攻向石碑,逼得林三沖全力防禦。

于飛自然不會想毀掉石碑,但林三沖卻投鼠忌器,不得不和于飛展開硬碰硬的攻擊。

力大無窮的于飛在這方面佔據著先天優勢,他就是要以己之長攻敵之短,璀璨的劍芒蘊含萬鈞之力,如一根發光的鐵棍,一次次轟殺林三沖的頭頂,打得他手臂發麻,六重天境界的實力也抵擋不住于飛四重天境界的蠻力。

這時候,黑貓悄然而至展開偷襲,鋒利的貓爪落在林三沖背上,差點將他五臟六腑都給抓碎。

躁動的青春 凄厲的慘叫突然從林三衝口中響起,好似一道喪鐘震驚著徐天陽和薛貴和,就連古寒英也勃然色變,一股極度不祥的感覺湧上心底。

突如其來的偷襲讓林三沖重傷吐血,整個背部幾乎被黑貓抓爛,提著石碑的左手被迫放棄了石碑,反手一掌朝黑貓攻去。

于飛一劍揮落,劍嘯如雷,恐怖的劍芒震動虛空,夾著開天闢地之力,讓虛空都突然凝固。

林三沖駭然失色,顧不得身體重傷,強行斜沖而出,不該硬接。

黑貓如幽靈般追了上去,貓爪凌空揮舞,鋒利的爪痕像光刀一般,朝著林三沖劈去。

徐天陽覺察到形勢不妙,大叫道:「撤退!」

薛貴和全力反擊,想要逼退花夢舞,然後逃離。

花夢舞冷笑一聲,加大了攻擊,閃電鳥更是盤旋在薛貴和頭頂,一道道的閃電從天而降,完全封死了他的退路。

林三沖狂吼大叫,聲音充滿了不甘與怒氣,極力想要擺脫黑貓的糾纏,避開于飛的劍芒,可惜卻力所不及。

飛天虎聽到徐天陽撤退的命令,虎爪凌空朝老白猿抓去,兩道可怕的青色風刀破空呼嘯,直射老白猿胸前,逼得它怒吼暴退。

低吼一聲,飛天虎霸氣無比,似乎在對老白猿說,老子你還惹不起。

調轉虎頭,飛天虎準備朝徐天陽飛去。

而就在此時,一直密切留意戰況的于飛突然拋下林三沖不顧,施展出光陰似箭,化為一道比閃電還要快的光芒,瞬間洞穿了飛天虎的肚子。

那一刻,古寒英似有所覺,只覺得眼前一花,一股極度不安的恐懼在心中升起。

「小心!」

古寒英的吼叫想要提醒飛天虎,但似乎已經太遲了一些。

黑貓身法靈活,攻擊凌厲,逼得林三沖連連敗退。

花夢舞全力轟殺薛貴和,打得他毫無招架之力。

徐天陽聽到古寒英的驚呼,第一時間覺察到了飛天虎的情況,整個人都快氣瘋了。

「于飛,我要殺了你!」

鐵拳大師喝道:「想走,沒那麼容易!」

鐵拳揮舞,霸氣驚雲,徐天陽一時間脫不了身,這讓他又氣又急。

飛天虎大吼一聲,巨大的身軀從半空落地,砸得巨響一聲。

老白猿見狀,突然彈射而起,朝著飛天虎衝去,想落井下石。

花夢舞有所察覺,命令閃電鳥攔截,一道銀色的閃電阻斷了老白猿的攻擊。

古寒英氣得臉色鐵青,她很想幫助飛天虎,可于飛在飛天虎肚子里,她根本無計可施。

飛天虎的可怕不言而喻,若是正面攻擊,于飛沒有絲毫勝算,更別提殺它了。

這一次,于飛是算好了時機,趁著飛天虎回頭,警神鬆懈的那一刻,施展出了最可怕的攻擊——光陰似箭。

結合桃紅千葉劍的鋒利,在飛天虎大意之際,一劍洞穿了它的肚皮,鑽入了它的體內。

于飛心知飛天虎不同於五重天巨獸,為了萬無一失,為了儘快將其殺掉,于飛剛鑽入飛天虎體內,就用長劍一陣亂劈,直接絞碎了飛天虎的五臟六腑,把它逼上了絕路。

同時,于飛氣海之中的萬獸精元珠開始瘋狂的轉動,比起以往任何一次都來得猛烈。

這是于飛第一次斬殺六重天境界的巨獸,他能明顯體會到,六重天巨獸所蘊含的生命精元遠遠超過五重天巨獸,對萬獸精元珠的吸引力也至少強大數十倍。

飛天虎的血液噴射在於飛身上,蘊含無盡生命力的獸血好似一種寶血,滋潤著于飛的身體。

地上,飛天虎痛得打滾,口中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叫聲,看得古寒英焦急無比。

遠處,秋雨、西門瑞雪、許楓、莫寒香、南宮筱雨、卓華、木清雪都獃獃的看著這一幕,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許楓咽了咽口水,感慨道:「于飛這小子真是太鬼了,明明在攻擊林三沖,結果卻暗算飛天虎,這一招簡直太漂亮了。」

南宮筱雨擔憂道:「他能殺死飛天虎嗎?」

西門瑞雪笑道:「于飛只要鑽進巨獸肚子里,那巨獸就必死無疑。」

徐天陽氣得狂嘯,吼道:「殺了他!殺了他!」 天亮了,我很早就起床了,趕在吃早飯之前,特地跑去昨晚那金光出現的山頭上看了一下。

那山頭在我和姥爺住著的小院上方大約一百米的距離,也是掩映在一片竹林之中的,環境很是幽靜,聽說裡面住的是一位退休的老將軍,小院裡面有衛兵,還有醫生和護士長期照顧他。

我和姥爺剛來這裡沒多久,所以和四周的鄰居都還不是很熟悉,我也不認識那個院子里的人。

早晨的山風清涼,太陽還沒升起來,空氣裡面還掛著薄薄的霧氣。

我沿著一條曲折的林蔭山路,一路爬到了那小院的門口。

蔣先生的小嬌妻 到了那小院的門口,我首先就看到那院子門口立著一尊石頭的雕像。

等到走進了,才發現那雕像是主席像。

雕像的高度比真人的高度還高一點,造型是主席抬起一隻手,滿臉微笑,在和大家打招呼,讓人一見之下,就感到一股特有的親切和溫暖。

雕像的底座是青色的大石頭,有一大塊虛出來,可以當凳子坐,一位白髮蒼蒼,身上穿著黃色的舊軍裝的老人,正坐在石頭上,仰首望著主席像,同時手裡拿著乾淨的抹布,正在細心地幫主席像擦拭上面的灰塵。

老人擦了一會,站起身來,我這才發現,他很高大,雖然年紀很大了,但是身板還是很厚實,正面看去,那種常年軍旅生涯所養成的特有堅韌之氣,顯露無餘,讓人一見之下,禁不住肅然起敬。

老人看到我,有些疑惑地咋了咋嘴,接著對我一招手,笑著喊道:「小鬼,過來爺爺這邊,你是哪家的孩子?」

我聽到老人的話,就跑了過去,指了指山下姥爺的院子對他說:「我和姥爺住在那裡。」

「噢,就是前天搬來的那對爺孫是吧?」老人聽到我的話,恍然地笑了一下,左右看了看我,點了點頭,有些感嘆地說道:「恩,小鬼杆子不錯,要是當兵的話,是個好兵。」

老人說完,彎腰很慈祥地笑著問我:「小鬼,幫爺爺一個忙,可以嗎?」

「恩,好,你說,」我見到老人很和藹,給人感覺很親切,而且他眉宇間有一種很強的氣場,讓人與他接觸之後,自然而然地服從他,知道他可能也是大官,於是就對他點了點頭,答應了他的要求。

老人見到我挺乖巧的,更加開心了,就把手裡的抹布遞給我,然後指了指主席像抬起的那支手臂,對我說道:「小鬼,去,幫咱們主席把手臂上的灰塵擦一下,怎麼樣,能爬上去么?」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