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就算找到吡屍鬼的下落又如何?憑藉着吡屍鬼的能力,根本不會與李長生等人纏鬥,要想將他收入法器之中,只怕是難上加難。

李長生似是看懂黑白無常心中所想,微微一笑,說道:“剛纔在洞穴之中的時候,我靈光一閃,倒是想要了對付吡屍鬼的辦法。”

“噢?”黑白無常一聽,頓時大喜。 回到了南城,依舊是猛烈的暴風雨。

這風颳了整整一夜,卻都沒有絲毫變小的跡象,雨也是不停地下着。

整座南城,已經徹底淪爲了一座水城。

慶幸經過了一整夜的時間,許多救援隊都已經趕到了,開始對南城之中的民衆進行撤離。

畢竟這詭異的風雨,出了南城之後,便好像消失了一樣。

李長生幾人,將黃源安頓好之後,便開始準備一切,去找吡屍鬼。

“李道長……你說的……對付吡屍鬼的辦法,是什麼?”白無常範無救開口問道。

只見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當然是搬救兵。”

“搬救兵?”黑白無常聽了,怔了一下。

黑無常範無救一攤手,說道:“我們現如今,還能去哪裏搬救兵?整個地獄之中都是一片混亂,根本都還沒有收拾好,又怎麼能騰出人手來對付吡屍鬼?”

李長生說道:“既然地獄之中搬不來救兵,那就上天。”

“上天?”黑白無常一聽,瞪大了眼睛。

鳳臨天下之禍國妖后 天上的神仙受天道所限制,更不可能下到人世之間,如何上天搬救兵?這怕不是在天方夜譚吧!

只看見李長生卻是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不試一試,又怎麼知道沒有機會?”

話一說完,只看見他邁步走進了一間小屋子裏。

黑白無常眉頭緊皺,帶着深深的疑惑,也跟了進去。

李長生從自己的衣袋之中,取出了幾張還未作畫好的符紙,還有一個青瓷碗,幾炷香。

見他小心翼翼地將碗擺放在了地面之上,右手的指尖,在自己左手的手腕上輕輕一劃。

一瞬間,只看見手腕被劃破,鮮血立即涌了出來。

“李道長……你這是做什麼?”黑白無常嚇了一跳。

李長生撇嘴一笑,說道:“既然要搬救兵,就得找個厲害的,要不然……豈不是白跑一趟?我用我的鮮血作引,只希望能夠成功……”

說話之間,只看見他手腕上的鮮血,一滴滴地滴落在了青瓷碗當中。

李長生卻是絲毫面不改色,心意已決的樣子。

吡屍鬼還在南城肆虐,整座南城都已經快要崩塌成爲廢墟了,若是再拖下去,毀了一座南城不說,只怕是吡屍鬼真正成了魔,到時……就更加無人能夠壓制他了。

沒一會兒的時間,小半碗的鮮血已經盛滿。

李長生微微一笑,一手拿起符咒,一手指尖蘸起了碗中的鮮血。

只看見他凝神聚氣,一時之間,雙目大亮,如同燭火一般,炯炯有神,指尖同時落在了符紙之上,開始畫符。

“六天有命,掌握萬神。三臺蓋體,五斗藏形。钁天斧鉞,護衛我真。弟子李長生,三請中央北極紫薇大帝,急急如律令……”

話音落下,符紙彈指一動,“蹭”的一下,無火自燃,李長生連忙拿起三柱香火,隨之點燃之後,插在了身前地上。

青瓷碗之中的鮮血,灑在香火四周,圍成了一個圈。

李長生整個人恭恭敬敬,朝着三炷香行了個禮,之後閉目盤坐。

只看見他的頭頂之上,嫋嫋冒起一陣輕煙,如夢如幻,如迷霧般。

黑白無常看在眼裏,面面相覷,大吃一驚。

北極紫薇大帝,爲道門四御之一,擁有無上地位,被譽爲“衆星之主,萬象宗師”,據傳,紫薇大帝乃是元始天尊的化身之一,統帥三界星神和山川諸神,是一切現象的宗主,能呼風喚雨,役使雷電鬼神,受衆生頂禮膜拜。

而在人間界,紫薇大帝也代表了皇室的最高象徵,古代有帝皇降生,天上便會有紫薇星顯現,凡有聖人之處,則有紫氣東來之異象。

李長生說要請一個“厲害的救兵”,沒想到竟然找的是北極紫薇大帝,這……這……還真是夠厲害的。

……

騰騰的仙霧繚繞着,像是瀰漫着整個世界。

一座金碧輝煌的神殿,卻是大得了無邊際,一眼看不到頭。

神殿當中的頂樑柱子,一根根紅漆雕花,鑲着九龍出海,百鳥朝鳳的圖案,看上去威武霸氣,神聖無比。

整個神殿裏,似是有一股莊嚴的威勢,讓人心懷敬畏。

只看見李長生的整個人飄飄蕩蕩,身形如同魂魄一般,輕飄飄就進了神殿。

李長生四顧看了看,卻是隻看到空蕩蕩的神殿,空無一人。

“弟子李長生……前來拜見紫薇大帝……”

李長生放聲說道。

整個神殿迴音震響,發出了“嗡嗡”的聲音,卻似是根本空無一人,沒有任何的迴應。

九天最強贅婿 “弟子李長生……前來拜見紫薇大帝……”

李長生又喊了一聲,依舊是沒人迴應。

神殿之中的仙氣繚繞,似是將他的身形都要完全淹沒一般。

在這樣的神殿之中,李長生顯得無比渺小。

李長生雖然心懷敬畏,但是此時此刻,也禁不住眉頭一皺。

“弟子李長生……前來拜見紫薇大帝……”

這一次,他的聲音喊出,卻不像之前那樣,縈繞在神殿的上空,話一說完,聲音就消失了,像是被什麼奇怪的東西給吞沒了一樣。

李長生靜靜地站在哪裏,沒有說話。

良久之後,冥冥之中,似是有人,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頓了頓,只聽見一個低沉的聲音,在神殿之中響起:“李長生……你來我神殿……所爲何事?”

聲音如同黃鐘大呂,震徹在整個神殿之中,久久不散。

李長生臉上露出了一絲欣喜,連忙行了一個禮,說道:“人世之間,出現惡鬼,有人利用詭異的召喚術,將地獄三大惡鬼之一的吡屍鬼召喚出來,如今吡屍鬼正在人世間肆意妄爲,殘害衆生,弟子懇求紫薇大帝降下一縷神氣,伏魔降妖。”

“李長生……你可知受天道所限,仙神不可隨意干預人世間之事?”這低沉的聲音,似是有些疑惑,開口問道。

李長生一聽,連忙恭敬地再行了一個禮,震聲說道:“弟子知道……只是如今這吡屍鬼妄圖修煉魔道,已隱隱有大成之象……若不加以阻止,只怕衆生血流成河,死傷不計其數……”

李長生說完,這神殿之中卻是沒了聲音,似是陷入了沉沉的思索。 良久之後,紫薇大帝的聲音再度響起。

只聽見他緩緩說道:“李長生……你天資聰穎,本該飛昇,成就仙位……於你來說,有助修行,可你卻太過執迷於人世,需知……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衆生之命,冥冥之中自有定數,你又何須干預?”

李長生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或許是弟子愚昧,未有大徹大悟,還需歷練……所以配不得成就仙位……紫薇大帝,你高高在上,成仙位,築仙果……本是大道,但弟子卻做不到……只求紫薇大帝幫弟子一回……”

話一說完,李長生再次行了個禮。

對於北極紫薇大帝,如此通天的人物,李長生自是敬畏萬分,講話也是小心翼翼,生怕觸怒大帝。

“也罷也罷……”低沉的聲音響起,微微地嘆了口氣,說道:“你要我降下一縷神氣,幫你伏魔降妖,雖是善意,但我出手……卻是等同於干預了人世之事,難免會被天道所責罰……不過……”

說到這裏,聲音卻是頓了一下。

李長生內心激動,擡頭仰視,雖看不到紫薇大帝的身影,卻似是冥冥之中,感受到一股莊嚴威武的氣勢。

“不過……我卻是可以降下一縷神氣……幫你困住吡屍鬼一個時辰……讓你有機會結陣伏魔降妖……只是……這一個時辰之內,你若不能收服這吡屍鬼,那這一切……就是自有註定,不可強求……你看我所說的,可行?”

一句“可行?”看似詢問李長生的意見,但實則已下了定論,不可更改。

李長生聽完,心頭一震。

一個時辰?

這吡屍鬼的修爲強大無比,自己要是憑藉着道門術法神通與他纏鬥,莫說是一個時辰了,恐怕就是一天一夜也未必能夠降服他,但是若是能結出道門陣法,利用陣法的威勢,強行引動天地之勢的力量,興許可以將這吡屍鬼降服。即便是不能滅了他,將他重創,黑白無常也可憑藉着法器將他收服,帶回地獄鎮壓。

想到這裏,李長生精神一震,連忙行禮,說道:“多謝大帝……”

“嗯……你去吧……念在你第一次開口求我,這一次,我當是破例……你若有一天能夠開悟,飛昇成仙,可再來我神殿之中找我……到時……我必定與你飲茶……如若不能,那還是別再來了……”

紫薇大帝的聲音聽上去雖然低沉,卻似是十分威嚴,不容反駁。

而且,他所說的意思,自然是清楚明白得很,李長生若不能飛昇成仙,那以後若是再遇上這樣的事情,就不要來找他出手相助了。

“弟子明白……謹遵大帝教誨……”

李長生恭敬地行了個禮,緩緩地後退。

只看見他的身形,剎那間越來越模糊,最後化作一縷輕煙,消散在神殿之中。

寬敞恢宏的神殿裏,發出了一聲幽幽的嘆息……

……

這一頭,房間的小屋裏,只看見煙霧也是繚繞着。

香火氣息倒是十足得很。

李長生的身子微微一顫,黑白無常一見,臉上頓時一喜。

在黑白無常眼中,紫薇大帝可是高不可攀的人物,莫說是與之對話了,就是遠遠地仰望,恐怕都沒有這樣的機會。

但李長生竟然能夠做到神魂出竅去找紫薇大帝,這一點上,倒是讓黑白無常都有些震撼。

只看見盤坐着的李長生,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黑無常範無救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連忙開口問道:“李道長,如何?”

李長生微微頷首,說道:“紫薇大帝已經答應,到時候我們與吡屍鬼相鬥之時,他從天降下一縷神氣,幫我們困住吡屍鬼,不過……這一縷神氣,僅有一個時辰的時間,所以我們要在一個時辰之內,將吡屍鬼降服。”

“一個時辰?”黑白無常聽了,眉頭一皺。

李長生站起身來,深吸了一口氣,看向黑白無常兩人,說道:“你們放心……我會佈下道門陣法,以陣法的威勢,與吡屍鬼拼上一拼,即便是殺不死他,只要能夠將他之重創,你們到時候再借用法器的威力將他降服。”

黑白無常見李長生信心十足的樣子,頓時臉上一喜,說道:“那就依李道長所說。”

話一說完,只看見黑無常謝必安念動鬼語,召喚這南城之中的死神。

咒語響起,只感覺似是有一股幽幽的氣息,瀰漫在三人的周身。

不一會兒的時間,只看見有三名死神,出現在李長生等人面前。

黑無常範無救連忙開口說道:“我讓你們查吡屍鬼的下落,可有消息?”

一名死神恭敬地行了個禮,開口說道:“已經有下落。”

“快說……”

死神說道:“這吡屍鬼實力強大,我們一衆死神,不敢太過靠近他,生怕被他察覺,於是遠遠跟着……發現這吡屍鬼每當出去肆虐吸食完人命之後,就會跑到一間廢棄的大樓之中調息修養,想來應該是在修煉成魔的神通術法。”

“好,好……”黑無常大喜,說道:“快帶我們去尋他……”

“是……”三名死神連忙說道。

外頭,風雨席捲,破敗不堪。

天空之上,依舊縈繞着濃濃的黑氣,遮天蔽日。

整個南城陰陰暗暗,如沉迷在一片煙霧之中,透着沉沉死寂的氣息,猶如鬼城一般。

許多人,在救援隊的幫助下,都已經安全撤離了南城,丁盈盈也在昨夜就離開了南城,這倒是讓李長生放心了許多。

不過,這整個南城之中,傷亡人數太多,導致了街道之上,卻是不時看見有浮屍,在風雨之中發散着一股惡臭。

李長生等人,卯足了勁,邁步走在風雨之中,狂風襲來,拂動了他們的衣裳。

只看見他們的臉上,冷峻的神情,眸子當中,閃着凌厲的光。

這一戰,若不能降服吡屍鬼……怕是今後,再無更好的機會。

大雨傾覆了整座南城,似是也傾覆了這個世界。

“轟隆”一聲。

蒼穹之上,電光撕裂天際而落,一聲雷鳴炸響,如同天龍怒吼一般,震徹天地。 電光劃破蒼穹,黑氣之中,似是虹光掠過,耀眼璀璨。

在一棟已經廢棄的大樓之內,吡屍鬼盤身臥睡,只看見一團如同迷霧一般的黑氣,將他的身子籠罩住。

陰暗之中,似是有深邃的光芒,在不斷的閃耀着。

李長生等人一靠近這棟大樓,立時就感受到了吡屍鬼那股騰騰的邪氣。

換做是其他的妖魔鬼怪,恐怕想掩飾自己身上的氣息都來不及,但吡屍鬼卻是自恃甚高,他在這南城肆虐了一天一夜,渾然沒有任何敵手能夠讓他畏懼,自然是邪氣外放,絲毫不做任何的隱藏。

“這個鬼物,簡直張狂……”李長生面色一冷,冷冷地說着。

幾人邁步走入了大樓之中。

那臥睡的吡屍鬼,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有人進入他的地盤,卻是懶洋洋的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腰,輕蔑地撇了李長生和黑白無常一眼,隨後又繼續躺下。

何止張狂,簡直無法無天,目空一切。

“殺……”李長生厲聲說道。

黑白無常還沒反應過來,只看見銀白色的短劍一閃,瞬間出現在了李長生的手上。

李長生朝着吡屍鬼直接就衝了上去。

感受到李長生凜冽的殺意,吡屍鬼似是有些怒意,頭一擡,大吼一聲:“滾……”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