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又是問自己叫什麼名字,就是想確認一下自己是不是壞人,問自己要去哪裏去,就是看,能不能順便帶她一下,但是,看她的樣子,她應該身上有錢纔對啊,不會自己坐車,不可能吧,看她的樣子,也有十七、八了吧。

難道還不會坐車,果然,李肅心裏面想的,跟朱倩心裏面想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李肅只以爲,別人是迷路了,卻不知道,如今這時代,根本就已經沒有迷路這一說了,小朋友可能會迷路,但十多歲的大朋友,絕對不會了。

張美華在這段時間裏,一直沒有說過話,她在想,眼前的這個女生,她是怎麼認識自己的表弟的,表弟不怎麼愛說話,剛纔也只不過是去上了一下廁所,應該沒有再多做別的了,那麼,這個女生她是。

張美華還好只是在想,可能是表弟長得還不錯,這個女生,她是犯花癡了,應該是這樣,完全的沒有聯想到鬼的方面去,要不然,張美華她一定會問李肅,剛纔在廁所的時候,是不是遇到什麼了。

比如說,那些東西,既然張美華她沒有問起,李肅自然也是沒有說了,而朱倩她,根本就沒有想到那方面去,因爲她知道,自己的依依姐姐,應該不會殺人的,不,她壓根就沒有往這方面去想過。 “你要跟我們一起回去,你是我表弟的什麼,同學,還是,朋友”,張美華也搞不懂,表弟怎麼在自己這邊,一來就遇到熟人,但是說是熟人,又感覺好像是剛剛認識的,但是,表弟只不過就是去上了個廁所而已。

要認識,也應該是認識男的吧,怎麼可能認識女生,難不成,進的是女廁所,不會吧,張美華在心裏,連李肅可能進女廁所這種事情,都已經想到了,但是,她沒有說出來,心想還是不可能的,上面寫着有字。

表弟不可能會進錯,除非是故意,那就更加不可能了,表弟不是那種人,別的男的也不可能隨隨便便進女廁所吧。

“我不是他的同學”,朱倩回答說,“那是朋友”,張美華接着問,“嗯,算是吧”,朱倩小聲說着,一旁的李肅,倒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就聽張美華和朱倩她們二人說,這個時候,李肅他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表弟,這是你朋友,你怎麼都不跟表姐說一聲,那一起回去就好了”,張美華看朱倩也不像是壞人,所以,才答應讓她跟着自己和表弟一起回去,要不然,張美華明明知道家裏面,可能現在還有屍體在。

是不可能帶陌生人回去的,“不行,家裏面還有”,張美華這時也突然想起了,不可以帶朱倩回去。

“那個,我突然想起,家裏比較亂,要不下次你再到我家來玩”,張美華主要是看在李肅的面子上,要不然,根本就不會搭理朱倩,自己死了丈夫,心情本來就不是很好,所以,還是不要在這個時候到自己家爲好。

“怎麼啦,沒事啊,大不了我幫你一起收拾”,朱倩也是確實想和李肅一起回去,所以,心裏肯定不會這麼容易就放棄,更何況,剛纔張美華她都已經答應自己了,只是不知道,爲什麼她突然又要這麼說。

家裏亂,應該不僅僅是這樣,肯定還有其他的事情,只是她不願意說,朱倩在心裏想着,女生是最懂女生心了,所以,她一定是在撒謊,可能家裏面根本就沒有亂,而是其他的原因,但她之前答應了又是爲什麼。

真的只是她之前沒有想起,剛剛突然想起的,也有可能,朱倩在心裏覺得,不排除這個可能,但是自己就是真的很想和李肅一起回去嘛,聽到表姐突然這麼說,李肅一時也想起了,可能姐夫的屍體還在家裏面。

沒辦法,這次是絕對不能帶朱倩回去了,因爲李肅他也覺得不合適,要是下次有機會,就再說吧,這次是真的不可能了,“要不下次可以嗎,這次我表姐家確實是”,李肅也不知道這樣說,到底好不好。

所以,話沒有全部的說完,見李肅也這樣說了,朱倩一時雖然心裏面有點不情願,但是,也沒辦法了,看來這次是真的不行了,那下次好了,不過,一定要,要到電話號碼,然後纔好聯繫,不然下次,鬼知道是什麼時候。

李肅還是心裏面有點緊張的,表姐剛剛死了老公,現在也是,要自己陪她,也不知道他丈夫如果知道了,會不會生氣,總覺得還是有點不好,李肅一時間已經在心裏想了很多個不好了,但張美華卻全然不知。

她不知道李肅竟然會想那麼多,不就是陪自己一下嘛,又不是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更何況,張美華她還是女生,李肅他還是男生,人家女生都沒有說什麼,你一個男生,還在乎啥,又沒有女朋友什麼的。

就算那個朱倩,她喜歡李肅,但是現在,她也還不是李肅的女朋友,所以,真的是不用考慮這裏,考慮那裏的,不用擔心這裏、那裏的,再說,又不是睡在一起,有什麼好怕的,張美華她又不吃人。

晚上,張美華帶李肅去大街上吃了晚餐,接着便帶李肅去買了一些衣服,然後又開車回去了,李肅心裏面挺高興的,表姐給自己買了很多衣服,又還都是挺好看的,自己還從來沒有穿過這麼漂亮的衣服。

“謝謝表姐”,這一聲謝謝表姐,不知道是李肅他這一路回來,說的第幾十聲了,“表弟啊,不用說謝謝,你看你,都說多少聲了”,聽見張美華這麼說,李肅一時臉倒紅了起來,好像很不好意思一樣。

表姐是真的有錢,李肅他已經很深刻的瞭解了,表姐給自己買的這些衣服,一共加起來,都超過一萬多塊了,表姐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自己卻是看呆了,看到上面標的價,都好貴,自己肯定是買不起的。

“今晚你和表姐一起睡哈”,不知道張美華她是不是有點害怕,因爲丈夫的屍體已經不見了,她怕今天晚上,那隻女鬼會來,所以,弄一個純陽之身的李肅在自己身邊,一定是沒有錯的,再說,自己的丈夫都已經死了。

自己就算改嫁,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自己還這麼年輕,不可能一直守寡,在心裏想着,覺得沒有問題,但是,這時,李肅他有問題了,“表姐,你說我們睡在一起,我覺得有點不好吧”,李肅小心翼翼的說着。

張美華知道,李肅不僅僅是純陽之身,同時道法也高深,要是今晚那隻女鬼,它敢來的話,一定會被打得魂飛魄散,但是,如果不睡一起的話,那到時候要是表弟他睡着了,那該怎麼辦,豈不是會很危險。

所以,張美華就是想到了這一點,然後才叫李肅跟自己一起睡,這樣一來,就算到時候,李肅真的睡着了,那起碼他也是純陽之身,厲鬼多少會有點害怕,也擔心自己到時候會睡着,鬼殺人,速度很快。

豪門邪少:老婆給我生個娃 有時候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張美華她很清楚的明白,因爲她看到自己的丈夫,一下就被厲鬼給殺死了,之後厲鬼有時間還可以再吃掉屍體,恐怖得很,張美華就是想到這裏,害怕得不行,爲了萬無一失。 “你們醒來多久了”,李肅見幾個女生都沒有金手指,於是打算先了解一下現在的情況,以及之前發生的事情,之前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李肅他只是順便問了下,最主要的是,現在要弄清楚會不會有危險。

大家都沒有金手指,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還遇到危險的話,那死掉的可能性很大,無限流小說,李肅可沒少看,有的參與者剛進入位面沒多久就死了,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可能,所以李肅他想問清楚。

“我是第一個醒來的,大概醒過來十幾分鍾,應該不會超過二十分鐘,然後她們三個和我差不多時候醒過來”,蘇芯琪是第一個醒過來的,接着是南宮梓夕,再就是楊雅錦,然後是宮澤鈴子,最後纔是李肅。

“十多分鐘,那在這十多分鐘裏,你們有沒有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李肅一邊問着幾個女生,心裏面一邊想着自己到底遇上的是哪一種情況,也就是,哪一種位面、或是穿越,又或者是最恐怖驚悚的無限流小說世界。

“我是沒有看見,你們看見了沒”,蘇芯琪說她沒有看見任何奇怪的東西,接着又向其他女生問着,“沒”,“沒有”,南宮梓夕和楊雅錦二人也聲稱自己沒有看見什麼奇怪的東西。

“那這就奇怪了,十多分鐘竟然都沒有出現危險和詭異的現象”,李肅開始分析,自己這到底是屬於什麼類型的情況,人爲肯定不是人爲的,沒誰膽子這麼大,敢在白天抓人,就說那種手段也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

李肅現在已經徹徹底底的將人爲這種可能排除掉了,那麼,剩下的就是,要麼進入位面世界,要麼穿越了,要麼就是真的進入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了,當然,李肅他最希望的還是穿越了。

再不濟就是進入那種可以讓自己變強變牛逼的位面世界,不過,可惜了,好像都不是的,而是進入了最後一個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了,“那你們醒過來之後有沒有聽到什麼詭異奇怪的聲音,像是那種。”

“像是那種玩遊戲有人給你提示的聲音,打個比方說,就是有沒有聽到新任務發佈時出現的任務提示聲”,李肅怕幾個女生聽不明白,刻意又強調了一遍,像小說裏說的那樣,首先,參與者們要先弄明白自己所處的是個什麼環境。

也就是處境,先把自己的處境弄明白了,接着就是弄清楚看有沒有危險,再就是,如何回去,一般情況下,如何回去纔是最重要的,小說裏說的參與者們,他們其實本也不想得到什麼特殊的能力。

只想好好的能夠回去就行了,尤其是那種需要用性命去換取能力的情況,但沒辦法,主角一旦被選中了,就不得不參與恐怖任務,不過好在,主角如果沒死的話,完成任務是有獎勵的。

像是一些異能或者寶物什麼的,當然,這些東西,李肅他也想得到,只是,如果需要他有自己的性命去換得的話,那麼,他還是不願意的,不過現在,也由不得他不願意了,因爲,他和幾個女生已經被選中了。

“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宮澤鈴子、楊雅錦、李肅,五人現在立刻離開所在的小房子”,本來蘇芯琪她想回答李肅問的問題,結果沒想到,在這個時候,一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衆人的腦海中。

在李肅等人全部走出去之後,門它自己又關上了,只是這次,它是把李肅等人關在了外面,“門自己關了”,蘇芯琪很快就發現了這個問題,“我好害怕”,不知道爲什麼,南宮梓夕她一看到那口井。

也馬上的和李肅一樣,感覺到非常的陰森恐怖,難不成那口井裏面有鬼,這不是廢話,要是沒鬼才奇了怪了。

李肅知道,那口井裏面一定會有鬼,而且還是非常恐怖厲害的怨鬼貞子,“看來,是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了”,李肅在心裏暗自說道,同時也在心裏說了很多遍嗎賣批,“運氣也太黴了吧”。

此時,在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的天,還是下午時分,應該還要得兩個小時左右,天才會黑,李肅他現在擔心的是,一旦天全部黑了,那麼貞子勢必會從井裏面出來,到時候自己等人就危險了。

由於暫時還沒有得到其它的任務提示,李肅這時又走到門邊,伸手去開了開門,發現門竟然打不開了,“門打不開了,大家接下來小心一點,儘量不要單獨走開”,事情已經開始有點不對勁了。

李肅心想,應該是任務遊戲開始了,估計這次任務和貞子有關,要不然不可能會莫名其妙的出現一口井在大家的面前,李肅在心裏想着,但不知道會是什麼情況,腦海中快速的回想着午夜兇鈴這部電影。

就當李肅在腦海中想劇情的時候,突然,之前那個詭異恐怖的任務提示聲又來了,“《怨鬼考卷》第一題:貞子死的那一天,身上穿的內褲是什麼顏色的,甲:粉紅色,乙:白色,丙:黑色,丁:沒穿,任務參與者請作答。”

“我操,這麼色情的嗎,看來這個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有點不正經啊”,看到問題和答案的同時,李肅在心裏暗暗說道,“啊,什麼啊,竟然是這樣的問題”,南宮梓夕感到太不可思議了。

其他幾個女生則是沒有做聲,她們心裏可能在想,答錯會怎樣,還有,應該選哪個纔是對的,李肅也是一樣,之後便開始在想,答錯的話,會不會有什麼懲罰之類的,或是,直接抹殺。

有的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裏面的龍套連一章都沒有活過,不是因爲受到懲罰直接抹殺,就是死得很冤枉的那一種。

李肅怕自己也是那種情況,因爲畢竟自己沒有金手指,那麼肯定就不會是主角了,說不定就是一個龍套,“那麼這個答案一定要選對”,李肅一個人在心裏暗自想道,“選哪一個好,沒穿,不會吧。” “算了,也不能怪他,要怪只怪我們爲什麼來到這裏了”,蘇芯琪說完這句話之後,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對了,也認識差不多半個小時了,還不知道你們大家叫什麼名字,我叫蘇芯琪,你們好。”

“你好,我叫南宮梓夕”,“我叫楊雅錦”,“那個,我叫李肅”,見大家都各位說了自己的名字,這時,那個外國女生也開口說:“你們好,我叫宮澤鈴子”,一聽見這個名字,李肅和其他三位女生。

一時感到有點驚訝,“外國人,竟然是外國人,在一起這麼久了,到現在才知道原來她是外國人”,李肅暗暗說道,其實,認識也纔不到半個小時,硬是被李肅說得好像認識半年了一樣,甚至更久。

“對了,她和貞子是一個國家的,那麼問她應該是最合適的,也許她知道正確答案”,李肅上下仔細打量着宮澤鈴子,發現她年齡應該和貞子差不多大,也許還是學生,那麼,她應該瞭解平時學生妹都喜歡穿什麼樣顏色的內褲。

“好像也不對,它說的是,貞子死的那天穿什麼顏色的內褲,關鍵是在那一天,關平時也沒什麼事吧”,想了想,李肅接着便沒去問那個外國女生了,“甲乙丙丁,你們大家覺得哪個纔是對的。”

之後李肅還是決定把問題拋給大家,這個問題它又沒說,是要指定哪一個人回答的,那麼大家一起想,總比自己一個人想要好一些吧,儘管大家都不知道正確答案是什麼,“我不知道,你還是別問我了”。

“你們有沒有什麼好的提議”,知道李肅不好開口問,這時蘇芯琪她把李肅想問的,又再問了一次,五個人誰都可以回答,那麼,也應該一起思考一下,別看現在好像什麼事都沒有,但蘇芯琪她感覺危險就在這附近。

看不見的危險,其實才是最危險的危險,能夠看見的,至少還知道對付是什麼,該如何逃跑,看不見的,就是想逃都不知道該往哪兒逃,“我也覺得應該是乙和丙之間的一個,只是,我不知道會是哪一個。”

楊雅錦這時也終於將自己心裏想的說了出來,南宮梓夕她是真的不知道,之前她就說了,所以,蘇芯琪、李肅還有楊雅錦,三人也沒打算要靠她了,剩下還有一個人,剛好她又是和貞子是一個國家的。

只要她提供一下參考的話,那麼正確答案應該就可以知道了,一般情況下,貞子它那國家的女生,喜歡穿什麼樣顏色的內褲,當然,主要是針對學生妹,結婚的自然不能去參考了。

“宮澤鈴子你好,我能不能問你一下”,蘇芯琪想了想,還是決定向宮澤鈴子問一下,畢竟她應該對學生妹很熟悉,她自己就是學生妹,只是,不知道她會不會告訴蘇芯琪,“我知道你想問什麼。”

宮澤鈴子的這個回答,倒是讓蘇芯琪和李肅二人吃了一驚,沒想到她竟然這麼爽快,看樣子好像馬上就要把答案說出來了也,“我覺得應該是白色”,在衆人期待的眼神下,宮澤鈴子她把應該是正確答案的答案說出來了。

“那就是乙,對了,那個宮澤鈴子美女,你真的確定是白色嗎”,儘管心裏已經有十分的相信了,但是李肅還是想再確認一下,因爲,看似簡單沒有任何風險的考卷問題,李肅他總覺得背後一定隱藏着什麼。

弄不好自己等人都會有危險,這是一次團體性生存任務,原因就是它沒有指明每道題是由哪一個參與者來回答,那麼也就是說,要死大家都得死,要麼就都安全,畢竟是看過很多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的人啊。

已經開始將自己所處的環境對號入座了,李肅當自己就是進入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了,然後現在自己和其他女生都被選中了,這次是自己的第一次任務,不過看其他人的表現,李肅他推斷出。

她們也應該都是第一次,這一點,相信蘇芯琪她也已經看出來了,只是她沒有說而已,就是不知道她平時有沒有看過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了,不過,她估計推理方面的小說應該沒少看。

像名偵探柯南,她就應該看過,李肅是看了幾百集的名偵探柯南,感覺還挺好看的,柯南里面的一些推理,李肅他是最喜歡了,有時候也幻想要是他自己能有柯南那般的推理能力,該多牛逼。

“我想應該是的”,宮澤鈴子也知道李肅他只是想確認一下而已,所以,也沒多想,直接又補充了一句,衆人看到宮澤鈴子好像很有把握的樣子,一時也覺得答案應該就是乙了,是白色,絕對不會有錯了。

“那我們就選乙”,李肅在這時還是徵求一下大家的意見,“選乙吧,我看應該也是乙”,“乙的可能性最大,選乙吧”,看到大家都決定選乙了,之後李肅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

“你們有沒有覺得這第二題和之前的第一題反差很大”,李肅把心裏的疑惑說了出來,確實,之前第一題李肅還說這麼色情來着,結果這第二題就直接要衆人去回憶貞子到底是被幾個人害死的。

猜內褲的顏色倒還比較的輕鬆,但是現在,要去猜貞子是被幾個人害死的,就有點緊張起來了,衆人心裏面都有點緊張,這下,氣氛似乎也跟着緊張了起來,彷彿就是爲了附和李肅等人現在的心理情況一樣。

“是有點大”,蘇芯琪絲毫沒有掩飾的將自己內心所想的說了出來,因爲她覺得,現在大家都是命連着命,心也應該連着心,所以,不能再去有什麼內鬥了,像大多數恐怖片,裏面的主角、配角。

就是因爲在已經發生詭異事件之後,還起內訌,結果大家都死得很快,要不是因爲主角有主角光環的話,只怕也會一樣死掉,不過,有的恐怖片,主角到最後都是死了的,蘇芯琪她不認爲自己會是主角。 印象中,記得是不止兩個人的樣子,但是,到底是三個人,還是四個人,或者是五個人呢,這個,誰還記得清楚,都那麼長時間沒去看了,看那部電影的時候,李肅他還是在五、六年前。

五、六年這麼長的時間了,誰還能清清楚楚的記得會是多少個人,大概的記得就已經不錯了,印象中,確實是不止兩個人,但是,三個人好像也不是的,答案應該在四個人和五個人之間,李肅在心裏想着。

“我覺得正確答案應該在四個人和五個人之間,但到底是哪一個,我就記不清了”,李肅提供正確答案是在丙與丁之中,那麼現在的正確率是百分之五十,一半的機率,“我記得好像也是四個還是五個的樣子。”

“但我也記不太清了”,蘇芯琪她和李肅差不多,只記得大概的,不過,聽她這麼說,那她應該也是看過那部電影了,看樣子,那部電影,大家都還是看過的,就連女生都敢去看,但估計,南宮梓夕她一定沒看過。

不要問爲什麼,因爲她膽小唄,膽小的女生,估計她真的沒有看過,之前第一題的時候,李肅問她,她就說她不知道,應該是的,她並沒有看過午夜兇鈴那部電影,所以,可能她對貞子是什麼都不太瞭解吧。

說不準還真的不知道貞子是啥,儘管大部分年輕人都知道,但也不排除有人會不知道,楊雅錦她沒有出聲,她可能又是在心裏想問題,相對來說,她的話算是比較少的了,宮澤鈴子話少還可以理解。

畢竟她是外國人嘛,但楊雅錦作爲大家族的長女,應該能言會道纔對啊,怎麼會像現在這樣,難不成她是覺得自己身份不一樣,高高在上,不屑與李肅等人交流,也不對,之前她是說過話,又不是一直沒有說過話。

很複雜,不知道楊雅錦她的心裏到底在想什麼,李肅猜不透這個女生,爲什麼話這麼少,不過,看她的樣子,應該也是一個聽話乖巧的女生,可能只是很少出來玩吧,又是和陌生人在一起。

所以,話才這麼少的吧,應該是這樣,最後,李肅沒再把注意力放在楊雅錦她的身上了,而是把精力都集中在思考問題的正確答案上面,“到底是四個人,還是五個人”,李肅在心裏猶豫不決。

不知應該選哪一個,雖然暫時它沒有說,選錯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或是可能沒有懲罰,但李肅還是覺得,不能選錯,儘量不要選錯,選對了就一定是安全的,選錯的話,鬼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情況發生。

“會是丁嗎”,李肅在心裏想着,但更多的是,李肅他在想,要是回答錯了,會不會死掉,這種可能,也不是說沒有,有的無限流恐怖驚悚,裏面的龍套死得就是很冤枉,要是自己也。

如果是因爲回答一道題錯了,然後就死掉的話,那也挺冤的,一想到這裏,李肅再次向那口井看了看,井裏面會真的有貞子嗎,如果真的有,那就慘了,這時,就連李肅都開始有點害怕起來了。

他覺得,井裏面是一定有東西的,很可能就是貞子,但在沒看到貞子之前,李肅心裏面還是希望,井裏面不要有貞子纔好啊,畢竟貞子那樣貌也是不敢恭維的,先不說那死氣沉沉的眼睛,就是那身衣服。

都讓人馬上想跑,膽小一點的,估計會直接腿軟,到時候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當然,膽大一點的,也不是說,就一定可以逃掉,如果貞子它不想放過你的話,那麼,逃也是沒有用的,就是這麼的驚悚。

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都已經將答案鎖定在了丁上面,說不定,正確答案還真的就是丁,死的人數不是四人,不是七人,也不是十人,可能是在五人、六人和八人、九人之中,十一人應該是沒有那麼多的。

就算是十一人或者更多,那李肅等人他們也只要選丁就對了,因爲,甲、乙、丙三個選項都沒有超過十一人的,所以,這樣看來,答案還真的有可能會是丁,甲乙丙三個選項都不對。

但怕的就是,剛好是七個人,那麼,乙就對了,丁則是錯的,李肅和蘇芯琪二人,他們現在怕的就是這個,萬一要是剛好七人,那就錯過了選項乙了,在做選擇題的時候,其實,也是最不公平的。

四個選項,只有一個是對的,只有一個是可以選擇的,而其他三個都是錯的,儘管某個選項看似可能性不大,可以排除掉,但剩下的選項,絕對也會有兩個到三個會像正確答案,兩個的時候倒還好。

要是當三個,或者是四個選項都像是正確答案的時候,那纔是最無語的,根本不曉得該如果去排除了,感覺這個也有可能是對的,那個也有可能是對的,怕排除掉這個了,又把正確答案早早給排除了。

到頭來,選擇的也一定不會是正確的,因爲,恰好那個正確答案,之前就已經用排除法排除掉了,那麼剩下的幾個選項,自然是沒有一個正確的,道理就是這個道理,相信李肅他們都懂。

只是,運氣這東西,還真不好說,主角也不是一定就有主角光環的,就像李肅他現在這樣,彷彿和一個龍套沒有一絲的區別,就算推理能力強一些,那也是他平時看名偵探柯南看來的。

不是這個無限流恐怖驚悚世界給他的,再說了,好像現在他的推理能力也沒多大的作用,幸虧李肅他還不知道他其實就是主角,要不然的話,估計他會想說一萬次嗎賣批,甚至更多吧。

“要不然我們就選丁好了,感覺丁的可能性最大,因爲,要是萬一貞子它殺了十幾、二十多個人呢,要麼選丁我們也是對的,你們覺得怎麼樣”,本來,蘇芯琪她還猶豫不決,不知道到底是選乙好還是選丁好。

“那就選丁吧”,蘇芯琪想了想,心裏還是認爲丁是最有可能是正確答案的。 “我想問你們一下,你們覺得會是多大”,李肅心裏是這樣想的,他心想,蘇芯琪、南宮梓夕還有楊雅錦她們,她們都是女生,應該會比較瞭解一些,畢竟李肅他是男生,他對這方面還是有點不太懂。

甚至就是,根本不懂,而蘇芯琪她們,她們可是每天都要穿在身上的,那麼自然是要很懂纔對,就算不是很懂,也應該會比李肅懂得多,所以,李肅還是決定先問問她們,儘管接下來可能會遭到鄙視。

但還是不得不問,也許問她們,馬上就能知道答案了,但是,她們會回答嗎,果然,就連稍微成熟一點的蘇芯琪,這時也是顯得有點扭扭捏捏的了,她臉開始紅了,可能是因爲李肅問得太直接了。

一時有點緊張和害羞,南宮梓夕和楊雅錦她們倆,她們倆就更加不用說了,兩個人都是一副不想開口說話的表情,甚至,南宮梓夕她還有一點鄙視李肅的意思,不過,她沒有說出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們會這樣,哎,算了算了,還是不問你們了,免得你們一個個都不好意思”,李肅看到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和宮澤鈴子她們四個女生的表情,就知道她們肯定是不會說的了。

那麼,再問又有什麼意思呢,乾脆還是不問了,自己一個人想,“這樣,你看行嗎,我給你說一下,我穿的是多大,然後你再去猜測貞子它穿的是多大,你看,這樣行不行”,就在李肅已經準備放棄的時候。

蘇芯琪她突然這樣說道,“太好了,其實是太好了”,有真人在面前作對比,那麼,自然是容易想象一點,也容易猜到貞子它到底穿多大,不過,聽到李肅他說太好了,南宮梓夕一時又鄙視了李肅一眼。

但李肅已經不放在心上了,畢竟南宮梓夕她可能是對這種話題反感,並不是對自己反感,那麼,有什麼好去生氣的,李肅他不喜歡生氣,所以,他也不會生氣,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趕緊把正確答案猜出來。

蘇芯琪她都已經答應幫忙了,應該會有個具體的答案,“我的是色,你看看,感覺貞子會是多大”,蘇芯琪已經把自己的那裏稍微明顯的給李肅看了,然後也告訴他,自己穿的是色,那麼接下來。

就看李肅他的回憶了,當然,過了這麼久,李肅他必須得好好的回憶一下,不然,還是不能準確的猜到,電影裏,貞子出現的鏡頭也不算很少了,但是,對它身體的細微播放,還是不多。

好在,蘇芯琪她大人有大量,她也沒怎麼去生李肅的氣,因爲她知道,現在也不是生氣的時候,應該快點答題,蘇芯琪她眼睛不時的看向那口井,雖然貞子一直還沒有出來,但是,她知道。

貞子是絕對會出來的,《怨鬼考卷》裏都說了它會在二十分鐘之後出來,那麼就一定是會出來的,現在時間越來越少,如果再不快點回答完剩下的五題,那麼,一旦貞子它出來之後,大家的下場就只會是死路一條。

“要不然,我們就選乙好了,你們覺得怎麼樣”,李肅還是習慣性的喜歡在最後的時候,問一下大家的意見,也許,這是李肅他有禮貌,也有可能是,李肅他一個人真的拿不定主意,還是多幾個人一起要好一點。

“好,我沒有意見,就選乙吧,時間也不多了”,蘇芯琪她表示,實在不能把時間浪費太多在這道題身上了,“嗯,那就選乙吧”,南宮梓夕她每次一看到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都選一樣的。

她就自己也跟着說一樣的,她應該是沒有太多的主見,畢竟還是剛剛出來的,以前,估計在家族裏,也是大小姐的日子過慣了,現在,要她自己一個人來思考某個嚴肅的問題,那她自然是不如李肅和蘇芯琪他們二人。

總裁,養女成妻 李肅和蘇芯琪他們二人,一個是經常看無限流推理燒腦小說和名偵探柯南動漫,自然對推理這方面要比較的熟悉,甚至就是,李肅他的推理能力已經比常人要高出那麼一點點了,再就是。

這次剛好的又是進入到了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來,那麼,剛好正對上李肅他的意,不對,李肅他還是希望能夠進入到那種主角有金手指的裝逼小說裏,那樣的話,自己不但不會像現在這樣窩囊。

還可以去裝逼打別人的臉,也更加不用擔心,會死在小說世界裏,不巧的是,李肅他現在並沒有進入到那種小說世界裏去,所以,還是苦逼的繼續答題吧,悲催不,早知道進入到裝逼打臉小說裏也好啊。

當然,這不是李肅他可以決定的,他只是一個小說裏的主角罷了,至於他能活成什麼樣,那都是要靠他自己的,沒有人能夠幫助他,當然,蘇芯琪她還是一直在幫助李肅,如果沒有她的話。

李肅只怕也沒有現在這麼好,南宮梓夕可是一個任性的女孩子,她不會考慮別人開不開心,她只要她自己開心就好了,管別人死活,要不是現在不能回去,不然她早就走了,再加上,她現在也有點害怕。

不敢一個人,她也想待在人多的地方,至少,要踏實一點,雖然並沒有什麼暖用,貞子一旦出來了,那麼誰也跑不掉,李肅他知道,時間真的不多了,剩下還有四題,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變態題目。

所以,他馬上對着天空說道:“我們選乙”,“回答正確,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將繼續回答怨鬼考卷第七題”,竟然選對了,李肅等人的運氣還真是好。

懵都懵對了,就是不知道接下來他們還會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怨鬼考卷》第七題:貞子生前哪門功課最好,甲:語文,乙:數學,丙:外語,丁:甲乙丙都不對,任務參與者請作答。” 要不然等下貞子它出來了,大家就都完了,祈求貞子它放過自己,估計是不可能的,李肅他想都不用想,絕對就是,貞子它出來之後,就會殺人,至於誰先死,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也會死。

死,其實是很可怕的,對於年輕人來說,沒有誰很想死,除非是遇到想不通的事情,不然絕不會輕易的放棄掉自己的生命,這一點,李肅他也是一樣,他不過也只是一個年輕人而已,他又不是什麼神一樣的存在。

要說神,估計“它”可能會是,但它是一個邪惡的神,是一個草菅人命的神,所以,它不配稱神,它應該是魔纔對,一個大魔頭,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相信,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死的人已經不止三位數了吧。

神豪從簽到打卡開始 “好,就選丁吧”,蘇芯琪還是一如既往的相信李肅,不過,李肅一直以來也沒有讓她失望過,一直都答對了,或者說是,都猜對了,果然,李肅他還是有主角光環的,要不然,爲什麼他每次都能夠答對。

“碟仙,碟仙,你是我的前生,我是你的今世,你我若是有緣,請在紙上畫圈。”

“還是不行,這碟仙也太難請了”,“喂,你們怎麼都不說話,是不是啞巴了,要是碟仙沒有召喚出來,我肅哥有任何閃失,唯你們是問”,“喂,你們說話啊,我們接下來到底應該怎麼辦纔好,晚了我怕肅哥支撐不了那麼久。”

“什麼情況”,當李肅他剛剛說完“選丁”,結果一些人的說話聲就突然出現在了李肅的腦海中,是一個女生的聲音,李肅他隱隱約約可以聽清,但聽得不是很清楚,不知道是不是幻聽,畢竟在場的女生也不少。

“別摸了,有同學在”,又是一個女生在說話,“怕什麼,又沒有別人”,這次是一個男的聲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幻聽不可能女聲聽成男聲吧,所以,這應該不是幻聽了,而是真的有聲音在自己的腦海中。

“還是不好吧,同學都在”,“她們,她們如果敢說什麼的話,我連她們也一起上了,放心,她們不敢說什麼的”,“可,可是”,“李天,你個混蛋,你在說什麼”,“李天,什麼鬼”,李肅在心裏想着。

看來,這是幾個人在對話,李肅他已經可以清楚的知道,確實是有聲音在自己的腦海中,並且,還是幾個人,不止一個人,“好吧,我倒要聽聽,你們和這《怨鬼考卷》有什麼關係”,一時,李肅也來了興趣。

“什麼,我說什麼了,我有點不太記得了,薛美美你可不可以提示我一下呢”,“你,你,你想找打了是不是”,“你有病,你是不是有病,我就開開玩笑而已,你有必要這麼動氣嗎”,“薛美美,算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