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藍衣男生也不敢含糊,拚命地給病人吹氣。他心裡苦,可看唐宋那手速,真擔心惹惱了他一不小心就朝著自己的脖子飛過來。

「再來一個人!」唐宋忽然再次大喊,「力氣大,最高的那個,過來,別讓我抽你。」

被交到的那個學生一機靈,趕緊往前走,生怕晚了一步就跟藍衣男生一樣被踢跪了。

走到跟前,兩眼直突突的咽下口水:「我……我要做什麼?」

「把他的鞋子襪子脫了,然後用力踢他的腳掌正中央。只要骨頭每段,有多大力氣用多大力。」

「啊?」

「別啊,動作快點。 游移混沌 左右兩邊都踢,先從左邊開始。」

從頭到尾,唐宋都沒有抬頭,目光尤為專註的凝視病人的胸口。

是死是活,他也沒把握,只能豁出去了…… 操場上尤為安靜,唐宋三人不停的忙活,四周圍一大群人圍觀。 姜醫生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可是,地上躺著的男生一點動靜都沒有,感覺都已經要涼了。

這讓藍衣男生兩人很心慌,總想撒手不管。可是看到唐宋神色凝重的繼續忙活,他們又不敢走,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幹活。

密密麻麻,病人的胸口扎滿了銀針,還有好幾個手術刀刺破的傷口,鮮血格外火紅。只是病人的臉色尤為蒼白,已經跟死人差不多了。

唐宋忽然停下所有動作,死死盯著病人。看他那樣子,人群頗為失望,看樣子還是沒救過來,死了……

然而,正當眾人絕望之際,卻見唐宋的雙手快速扣住病人的腦袋,順勢將藍衣男生撞開,然後用力按壓病人的太陽穴。

「用力踢,別猶豫!」

下邊的高大男生趕緊加大力度,病人的腳丫都快被踢爆了。

為了掩蓋自己的掌心,唐宋刻意將雙掌護住病人的太陽穴,實際上就是給病人輸送天象之氣。

明明是心臟驟停,為什麼反而刺激太陽穴?

如果是一般人,或許會第一時間搶救心臟。可唐宋不會,因為他很清楚,單純的刺激心臟反而沒什麼效果,還不如從大腦出發,然後通過經脈和穴位刺激心臟,這樣才能事半功倍!

也就半分鐘不到,那病人猛地顫抖,藍衣男生不禁驚呼:「他沒死!」

唐宋停下輸送天象之氣,翻轉到病人的心臟位置,有條不紊的開始旋轉銀針,然後一根一根大拔出來。

「活了,活了!」藍衣男生驚喜的大叫,完全忘記是自己惹下的禍根,「有呼吸了,他眼皮在跳!」

周圍人群很快騷動起來,議論紛紛。

唐宋沒理會,專註的繼續拔出銀針,懸著的心也算落了下來。總算是救活了,而且心臟復甦速度非常快,應該不會有太大影響。

不過,這個人心臟先天性薄弱,算是一種先天性心臟病。能活過來,也真是不容易……

過了一會,唐宋終於將銀針全部拔出來。病人慘白的臉色終於稍稍好轉,呼吸雖然還混亂,但心跳已經恢復了。

吐了口氣,唐宋抬頭掃視,目光鎖定在興奮地藍衣男生身上,冷哼道:「背著他去中京醫院,跟醫生說,他有先天性心律不齊。」

藍衣男生這才想起是自己惹的禍,僵硬的搖頭:「我不去,他自己撞我,我……」

話沒說完,唐宋豁然站起來,嚇得他往後退了兩步,小心肝瞬間蹦到嗓子眼上。

又是冷得讓人發毛的眼神,完全聽不到四周圍其他人的聲音,整個空間好像瞬間被封鎖。藍衣男生甚至感覺,自己進了另一個次元!

唐宋鏗鏘有力的大聲怒喝:「背著他去醫院,這是命令!」

聲音尤為洪亮,吼得四周圍觀的一幫學生都嚇得趕緊後退。此時的唐宋,真的很像是發飆的獅子。

藍衣男生面色慘白,身子都有點發軟,眼淚差點就出來了。

沉了口氣,唐宋的語氣稍稍好轉一些,聲音依舊洪亮:「我允許你的熱血,人不熱血枉少年。但既然惹了禍,就該負責到底,這是一個男人該有的姿態!去,背著他去醫院。在他沒醒過來之前,你不許回來。」

恰在此時,一個青年從人群後邊趕過來,正是體育老師。走到唐宋身旁,尷尬的低聲道:「那個,我是體育老師,要不我送去醫院……」

「與你無關!」唐宋冷冷的打斷,目光越發陰冷的盯著藍衣男生,「我最後說一次,背著他去醫院,然後守在那一直到他醒過來為止。如果他父母過來想打人,你不許還手!馬上!」

又是大聲嘶吼,嚇得藍衣男生哆嗦了一下,趕緊咬著牙走上前,身子卻瑟瑟發抖,都快哭出來了。

體育老師很沒面子,可他又不敢插過話。畢竟剛才搶救的時候,他還躲在人群後邊看,都不敢上來插手……

唐宋轉過頭沖著高大男生輕聲道:「你幫他一下,有什麼事給我電話。」

高大男生點點頭,跟唐宋一塊扶著病人起來,放到藍衣男生後背上,兩人趕緊跑向校門口。體育老師猶豫了一下,也跟著跑過去。

人群再次沸騰起來,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驚嘆唐宋醫術高明的同時,對他剛才的憤怒也是心驚膽戰。這個新來的校醫,真不是一般的吊!

掃視人群,唐宋氣沉丹田的再次大喊:「都給我聽清楚了!我,唐宋,從今往後是這裡的校醫。只要在這所學校里,你們的生死由我掌控!」

控,控……

回聲一陣接著一陣,騷動的人群安靜下來,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聲音,比學校廣播不知道強大多少倍。而且,太震撼,太霸氣了!

全然不顧眾人的懵逼,唐宋繼續喊著:「回去跟認識的人傳達,我的規矩:一,別裝逼;二,做了事就要負責到底;三,不服隨時來打死我!」

卧槽,這麼囂張?

眾人驚呆了,居然有人敢當著這麼多學生的面放出這種話,這不是找死嗎?

雲華高中跟別的學校可不同,這裡這麼多富二代,隨時都可能會爆炸!

唐宋指著天空,擲地有聲的大吼:「不服來干,不幹就給我安分點!」

又是悠揚的聲音,回聲陣陣,校園每一個角落都聽得到。

人群傻了,整個學校就好像忽然被屏蔽,所有聲音全都沒了,安靜得讓人窒息……

唐宋卻很滿意,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反正以後跟這些學生和老師的衝突肯定不會少,倒不如先把他們給征服。

他不會扼殺年輕人的熱血,有矛盾有衝突才是正常。但敢做就要敢當,這是最基本的原則。做錯事就跑,回頭讓爸媽來承擔,他瞧不起這種人……

眾目睽睽之下,唐宋抖了抖衣服,然後大搖大擺的朝著校醫院走去。那螃蟹步,走得可真是霸氣側漏。

一直等到他走遠,人群終於反應過來,瞬間炸開了鍋。

「卧槽,這逼裝得,衝出銀河系!」

「嘶,聽說他今天還在高二抽了好多人,這個校醫不簡單啊。看來,我們學校要變天了……」

「好帥好硬哦,人家好喜歡這樣的男人……」 話音未落馬晶田和羅慶兩人大步走來,劉白雲看到羅慶頓時脾氣就沒了,指着我道:“馬隊,是這小子先動手的,把李琴腿弄殘了。”

“是他突然襲擊我,自己弄斷的。”我假裝“怕怕”道。

馬晶田盯着我看了會兒,說不好表情是啥意思,過了一會兒他淡淡道:“我的話沒聽明白?安排李琴和聞天際的戰鬥。”

“可是馬隊,李琴的腿……”

“他的腿是自己打人時弄斷的,我看的清清楚楚,有什麼問題?”馬晶田說了一句非常出乎我意料的話,他這是擺明了要護短嗎?

“大隊長,求求您爲我做主,真是他暗中使壞,掰斷了我的腿。”

“操,你的腿是玉米棒子說掰斷就掰斷?我只看他聞天際從洞裏一出來你就搞突然襲擊,自己弄了個劈叉,壓斷了腿,這可怪不到旁人。”

“大隊長,您不能這樣偏袒他。”

“你說我偏袒人?”馬晶田從來沒有表露過憤怒表情臉第一次出現了惱火的神情道:“我掌管禁區好歹十四五年了,你可是第一個說我偏袒人的。”

“我、我……”李琴徹底沒話了。

“我一直告誡你們,能留一條命就是天大的福分,千萬不要亂搞是非,聞天際之前鬧事在水牢裏關了八天,但出來李琴又打擊報復,甚至連教官都牽扯期間,這件事必須做個了結,否則我不能天天爲這點破事勞心傷神的,你們兩自求多福吧。”說罷使了個手勢,上來幾個士兵生生將斷了腿的李琴拖進鐵籠,馬晶田對我道:“要麼你死、要麼他死、要麼你兩一起死,明白了?”

給苟長青報仇的時刻終於來到了,一瞬間我熱血涌上腦袋,恨不能拿把刀就把李琴砍成肉醬,咬着牙道:“明白。”隨即轉身進了鐵籠,有人放了兩根鐵管便關上鐵門,周圍頓時聚滿了士兵和死囚,不過這一次的氛圍有些古怪,靜悄悄的沒人說話,不像之前一旦到了打鬥時那熱鬧的,就像村裏開了大戲場。

我將鐵棍丟到倚靠鐵籠坐着,萎頓不堪的李琴面前冷冷道:“把棍子撿起來。”

“我、我腿斷了。”

“是嗎?爲此我感到遺憾。”我儘量讓自己顯得冷酷,正如他打死苟長青時滿臉得意、炫耀的笑容。

“兄弟,我知道你以爲那事兒恨我,但咱們在這種地方,能左右自己的行爲嗎?”

“至少你應該尊重自己的對手,但是你沒有,當你殺人時我只能感受到酷和快樂,你從中獲得樂趣,所以現在不要和我說是你被逼無奈,殺了這麼多人你應該想到報應遲早臨頭。”

“我知道錯了,所以求求你放過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女王嫁到 我做夢也想不到李琴居然捂着臉哇哇大哭起來。

真是不怕硬就怕軟,到這份上我反而不知該如何是好了,之前那種強烈的殺戮慾望驟然簡單了不少,或許就如他所言在這種地方大家都是身不由己的苦命人,即便是心態扭曲了,都屬於正常範疇,我真的有權利處死他?

一念至此忽然一股細如遊絲的聲音在我耳朵邊道:“李琴說過下一場任務結束他第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強姦苟長青的女兒,你一念糊塗就會傷害一個無辜的人,難道這就是你的善良?”

“誰?”我四下望去,只見鐵籠周圍除了我和李琴再無第三人,可剛纔那個聲音說的話我聽得清清楚楚,肯定不會是幻覺,難道鬧鬼了?

細若遊絲的聲音再度響起道:“李琴說了,即便是他強姦了苟長青的女兒,回來犯了錯大不了再和人打一場,不但在牀上操了女人,在地下又操了男人,這樣的人生堪稱極品。”

我就是修養再好聽了這些話也不禁怒向膽邊生,咬牙切齒的問道:“你想當個極品是嗎?”

“你說什麼意思?”李琴不太明白。

“牀上操女人、牀下操男人是不是你說的?”

“你、你……你怎麼會知道?”他大驚失色道。

看來那個神祕人並沒有騙我,這個禽獸,確實不值得原諒,我握住棍子道:“下地獄去吧,你個混蛋。”不等他反應,我揮動棍子,嗡的一聲,他腦袋頓時被敲得粉粉碎。我鄙夷的衝他啐了口痰,將棍子丟在屍體上。

可剛剛說話的人到底是誰?

鐵門打開我走了出來,羅慶走到我面前道:“馬隊讓你過去。”

當我進了他的辦公室裏面只有他一人,坐在電腦前點了支菸道:“把門關上,我和你嘮嘮。”

我有些莫名其妙,堂堂禁區頭領,和我一個死囚有啥好聊的,於是按照他的吩咐關上門走到辦公桌前,他指着對面的椅子道:“別客氣,坐下說話。”

“我把你關進水牢的行爲你能理解嗎?”

“能,因爲我犯了錯誤。”

“嗯,其實關你禁區的目的只有一個,你知道嗎?”

“我、我不知道。”暗中道:難道他就是爲了把我送給黃天仇學本領的?

“我知道你身上有獸王之心的存在,所以讓你去那個洞裏修煉,這座山洞是元力修煉最好的場所,不過還是有一點我不太明白,雖然你成功突入重元境,又是如何學到暴風門玄天指的?”

看來沒他不知道的祕密,我只能老老實實道:“是我師父黃天仇所授。”

“哦……”他若有所思點點頭,接着問了一句讓我瞠目結舌的話道:“但是你知道黃天仇其實已經死了很久嗎?”

臥槽!難不成老子遇鬼了?可仔細一想洞裏那些天和黃天仇的朝日相處,實在不像是鬼魂啊?

或許是看出了我的不解,馬晶田招了招手道:“那種地方還能不設監控嗎?我可從來都是用事實說話的人。”

我懷着巨大的疑惑走到他身後只見電腦屏幕中的我對這一團隆起的黑色巨石念念自語,接着便修煉打坐,正是黃天仇傳授我元力心法的時候。

難道這些天在我眼裏看的清清楚楚、活蹦亂跳的黃天仇根本就是個鬼魂?而我和一個鬼魂共同生活了八天,並且還學習了他身上的本領?想到這兒我瞬間覺得渾身一陣陣發冷,似乎連骨頭關節都被凍了起來。

馬晶田卻笑了,起身拍着我肩膀道:“別害怕,我得恭喜你。”

豪門小辣妻 “馬隊,您別和我們這種小人物開玩笑,我差點被嚇死。”

“水牢又叫鬼洞,你看到的一切都不屬於陽世,但這卻是孝龍尉的聖地,你看到的石頭墳墓其實是一座封印,孝龍尉中龍庭尉以上級別的元力修煉者死後靈魂都被封印在此,這些亡者之魂千百年來一直替孝龍尉挑選合適的人選,所以你看到的確實是鬼魂,禁區的人已經有很長時間未通過考覈了,沒想到你居然過了,而且遇到的人居然會是黃天仇。”

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幾乎將我震傻了,馬晶田卻擺擺手道:“我知道你肯定非常吃驚,當年我和你一樣也覺得無法想象,之後和羅慶、黃天仇同拜於羅成山門下,當然羅成山也是一個亡魂。”

“所以不得不說禁區的死囚和暴風門有緣,接連幾個都被羅老收入門下,黃天仇對你說了什麼?”

“他……他讓我一定要光大門楣。”我隱瞞了最重要的一點。

“嗯。所以你的機會將要來了,七天之後孝龍尉遺老團將會來挑選虎廷尉,和往常一樣共有兩個名額,所以你得抓住這個機會。”

“我能問問有多少人競爭嗎?”

“二十幾個,除了八名死囚,還有十幾個遺老團的後人,對了這其中有一對孿生兄弟,是雁雲閣閣老駱天海的親孫子,他們是近十年來毫無爭議的最具天賦元力修煉者,你的目標就是從他兩手上搶一個名額。” 儘管是上課時間,可整個雲華高中都熱鬧起來了。這可就苦了正在上課的老師,根本壓不住。

實在是剛才唐宋的聲音太大,全校師生都聽得到,惹了不少人的不滿……

然而,作為肇事者,唐宋可沒管這麼多。走到校醫院門口,卻見門是開著的,讓他頗為驚奇。

陳英好歹是校長,聽到聲音居然沒有趕過去查看情況?

走進門,唐宋正要打招呼,忽然看到裡邊的人兒,嘴角不自然抽搐。

除了陳英,還有她的女兒周玉婷也在。問題是,陳英正在給周玉婷綁頭髮,一臉疼愛的笑容,哪裡有半點擔憂?

卧槽,那邊都快死人了,這個女校長也太淡定了點吧?

抬頭見到他進來,陳英才收起笑容,又恢復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女校長模樣,低沉問道:「怎麼回事?」

唐宋滿是怪異的打量著母女倆,陳英打電話給自己說身體不舒服,卻帶著女兒在這裡等著,難免讓人有點想法。「沒什麼,有個學生休克,我已經搶救過來,讓人送醫院了。」

陳英細眉微挑,正好將周玉婷的頭髮綁好,面色更是陰沉:「你吼這麼大聲,就是為了這個?」

周玉婷鼓著可愛的小嘴插過話:「說話那麼大聲幹什麼咧,吵死了。喂,壞人,我媽咪說,你幫她看病,是真的嗎?」

唐宋一怔,略帶迷糊的看著陳英。幾個意思,帶著女兒來看病?

卻見陳英面頰微微發紅,表面卻依舊很高貴的樣子:「她不相信我有病,所以,你當著她的面給我做檢查。」

卧槽!

唐宋差點沒叫出來,心臟都快跳出來了。這尼瑪什麼套路,要自己當著她女兒的面,給她做那種檢查?

日天啊,她那身體要做檢查的話,可是需要看某些地方。當著她女兒的面,他怎麼好施展?

周玉婷站起來,挺著小胸膛傲氣十足:「要不然你對我媽咪做不該做的事,對不起我爸怎麼辦?哼,要是我媽咪沒病,你就是小白臉,害人精,臭混蛋,神經病……」

「停!」唐宋聽不下去了,喉嚨乾澀的打斷,兩眼直勾勾盯著陳英,「你確定,要當著她的面?我提醒你,你的身體你該清楚……」

「我知道!」陳英故作淡定,面頰卻忍不住發紅,「她不信,你讓她看著就是了。」

其實,她也很無奈啊。怎麼說周玉婷都不相信自己被周海坑害,周玉婷始終堅信爸爸不是那樣的人。為了說服女兒,陳英只能這麼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