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但我卻不能不作聲了,因爲花和尚的鍋,還是要砸的,這是東北陰人的規矩。

我止住了花和尚的話語,說:光頭強,你且慢,話不能說太滿,花叔,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小李,你直說。”花叔似乎發現事情不對勁了,連忙擡手,讓我接着說。

我把花和尚通過“盜天機”陰術,盜取了一些類似於賭徒的運氣來賺錢的事情,告訴了花叔。

花叔聽得臉直抽抽。

他肯定是生氣花和尚竟然會做下這樣的事情來,但礙於三年來頭回和兒子見面,所以……不太好罵兒子。

他連連咳嗽了起來,過了好一陣子,才喘通了氣,一字一頓的說:小李,你是招陰人,是東北陰人的領袖,也是東北陰人的監督者,這次的事情……你能不能……。

“別,花叔,我向來就敬重你,砸花和尚鍋這件事,我從來不是針對誰,也絕對不會刻意針對你們花家。”我說道。

花叔連忙說:那是,那是,說句老實話,,在你爸爸的手裏,差點走向了末路,都是你小李,短短几年之間,又把招陰人的名聲擴大,而且你特別會做生意,把生意做到了娛樂圈,解決了不少陰人的吃飯問題,這一點,我敬佩你,除此之外,我還敬重你小李的一碗水端平,有原則……但……小李啊,我們花家實在是特別,就五十年的壽命……能不能網開一面。

“網開一面,絕無可能,規矩不容任何人踐踏,哪怕是我……也不行。”我擲地有聲的說。

Wшw•ttkan•℃o

“要不然這樣。”花叔又說:我呢,剛纔也聽你說了,我兒子每個月收那些盜了天機的租客十萬塊錢,他一共收了多少錢,我都給補上,償還給那些租客,你看怎麼樣?我手上有些錢,老宅子也值得了不少銅子,怎麼樣?

我搖搖頭,說:花叔,這錢好還,可那些被騙了運氣的租客怎麼辦?他們從此的人生了無希望了。

“小李,你看啊,每個人的運氣都是恆定的,我兒子只是把這些人的運氣提前了而已,他們賺了錢還要繼續砸,揮霍了運氣,其實是他們本身的性格問題,太過於好賭,這樣的人,就算運氣不是集中在同一個時間裏,以後他們運氣觸發的時候,依然會繼續揮霍運氣,繼續賭錢,你說對不對?這事……本身的問題,也不光是出在我兒子一個人身上。”花叔開始講理的。

他說的也有些道理,但我還是過不去這個坎,因爲運氣雖然是那些人自己揮霍的,可怎麼說花和尚也有欺騙的行爲在這兒。

這時,花和尚又說:小李爺,這樣行不行,我這次把卡里面所有的錢全部拿出來償還,以後我賺了錢,還會繼續償還,每一分錢,我留點自己用的,其餘的都給那些受害者匯過去,你看如何?只求你饒了我這一次。

大金牙又幫腔了,說:小李爺,我覺得靠譜,你說咱們砸了他的鍋,於事無補!但是,你看光頭強又有悔改的意思了,又想着把錢全部給散出去,也算將功補過了,好歹讓那些受害者,能夠有經濟方面的補償啊!

我還在想着是不是饒了花和尚一次。

這時,視頻裏花叔哀求起來:小李,你就饒了花和尚一次吧,你花叔,給你跪下了!

說着,他顫悠悠的起身,我連忙擺手:別,別,別,花叔,你給我下跪,那是折了我的壽啊!事情就這麼說了,花和尚從此以後,賺到的所有錢,全部得匯給那些受害者,至於花叔,可能最近這幾年,花和尚也不會徹底歸隱江湖的,因爲我會給他多介紹幾份活兒,讓他多賺點,多對受害者有一點補償!至於砸鍋,這次就不砸了,但如果花和尚以後還犯!再無任何情面可講!

“謝謝小李爺。”花和尚連忙跟我拱手。

花叔也給我豎了一個大拇指:小李講究,以後我兒子再犯事,用不上小李爺砸鍋,我自己也得砸了他的鍋!

事情聊到這兒,算是告一段落了。

花和尚告別了父母,我給關了手機,讓風影開了八卦陣,把花和尚給放了出來。

花和尚直接給了我和大金牙一個大大的擁抱。

這就是兄弟的情誼,雖然有誤會,說通了,一切都好。

一旁的風影卻有些猶豫,他問花和尚:光頭強是吧?我有個問題沒想明白啊,藍秀爲什麼要選擇讓你父親用盜天機的方式殺死呢?爲何不去自殺,這樣也造不成你和你父親的隔閡吧?

這個問題其實不用花和尚來回答,我直接就可以回答,我對風影說:人自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不是每個人都有膽量選擇自殺的,盜天機實際上是把現在的生命挪到了未來,中間橫了一道坎,死亡不太會有痛苦。

花和尚則說:小李爺說的是一個道理,但其實還有另外一個道理,我看完信就明白了,盜天機只是將性命挪到了未來,所以因盜天機而死的人,其實陽壽未盡,聽說這樣的人,閻王爺是不會發配投胎的,而是會關在地府裏,一直到陽壽盡了的那一天,再重新發配投胎。

他說藍秀可能會在地府裏面待上三四十年,這樣,藍秀有足夠的時間,在地府,和他花和尚的鬼魂相遇!

畢竟花和尚的壽命,只有二十一年了,三年前的他,陽壽也只有二十四年的壽命,花家的紅花詛咒,從來沒有一個人逃得過!五十歲必死!

藍秀鬼魂苦等二十四年,也就爲了見花和尚最後一面。

“唉,你要爲了藍秀,好好的活着,儘量把盜天機的陰術,傳下去啊。”我拍着花和尚的肩膀說。

花和尚點點頭,說一定會的。

大金牙這時有發話了:唉!光頭強,你特麼剛纔說我和小李爺都得死在北京城,這又是什麼說道?來,講講唄。

他的模樣有些惶恐,事實上,我第一次聽到那黑衣孕婦被汽油燒個半死,猙獰的說出“你們五個都得死”的時候,我內心也很惶恐,有一種對未知的恐懼。

“哎喲!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走,咱們哥兒幾個喝上一盅,酒桌上,我跟你們好好聊。”花和尚摸了摸自己閃亮的光頭,舔了舔嘴脣。

“少特麼放屁,我還不知道你?你就是欠酒喝。”大金牙罵花和尚。

花和尚是個酒鬼,一餐酒先上兩瓶老白乾漱口的貨,論酒癮,真是沒幾個比他大。

我們幾個在小區邊上找了個小餐廳,點了幾盤下酒的菜和一鍋羊蠍子,喝了起來。

花和尚兩杯酒下肚,說:小李爺,大金爺,其實我吧,早就知道你們來了北京了,而且,我還知道,你們是爲了故宮裏的一件東西去的。

“你怎麼知道的?”我連忙問道。

花和尚笑了笑:不光是我知道,整個北京城,江湖九門的人,沒有一個不知道!江湖九門已經先下了通牒–只要敢來奪寶,那就得來個下馬威!殺殺咱們東北人的氣勢!

“什麼?”我聽了有點坐不住了,連忙站了起來,問:北京城江湖九門的人,都知道了?怎麼會?到底是誰走漏的風聲?

花和尚搖搖頭說不知道,他也是在北京城這邊混了三年,交了一些江湖朋友,有一次喝酒,聽那些朋友說起的。

我和大金牙對視了一眼,我從大金牙的眼睛裏,瞧到了恐懼。

奶奶的,怪不得我們幾個一來北京,就遭遇到了各種怪事,先是地鐵上,我們被人盯住了,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誰盯上了我們,接着我又在天安門口,遇見了那個惡毒詛咒我們的黑衣孕婦,敢情,我們來故宮的消息,早就被江湖人得知的。

到底是誰?走漏的風聲?

風影湊我耳邊,說道:只有一個人!

“誰!”我問風影。

“密十三!”風影鏗鏘有力的說道。

我也覺得風影說得有道理,我們來北京,是密十三發起的,非要我們幫他找到他的爺爺和父親的鬼魂,討一件祖傳的祕密。

然後我們幾個人才趁着來北京訂做能去西藏大雪山的車子,幫密十三去一趟故宮盜祕,如果有人泄露風聲–只可能是密十三。

黃馨不會泄露祕密的,他壓根不認識那些江湖中人,更別提北京城的老九門了。

我、風影、大金牙,咱們三個都是過了命的交情,自然也不會動這種下三濫的手了。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密十三!

“密十三這個畜生,他到底要幹什麼?”大金牙一拍桌子:他是不是想把我們的命,全部送在北京城?北京九門,多大的勢力?是我們幾個小嘍囉搞得定的嗎?

“不管那麼多,既來之,則安之。”我咬牙切齒的–密十三……你真的是一個外表是大俠,內心是小人的僞君子嗎? 正如修羅所說的那樣,唐易對於吸收這個像極了棉花糖的東西沒有壓力。就是調控它按照合適唐易的速度來蛻變靈魂花了自己不少功夫才調節完畢,這大概花了她幾周的時間。

這期間唐易也感受過修羅所說的副作用——嗜睡。剛開始的一段時間可以說唐易都是在床上度過的,或者飯來張口的生活。隨便一提這貨只吃飯不換衣服,所以沒有衣來伸手一說。

「看來在完成蛻變前是不能在調整了,這個棉花糖帶動蛻變我的整個靈魂也開始加快速度。讓這個蛻變的速度已經越來越不被我控制了。」唐易可以現在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給唐三他們的小球的位置,自己應該是可以根據這個來傳送到附近。

這樣想著唐易下地穿衣準備吃飯:「也不知道唐晨怎麼想的,每天給我吃的都是漱口湯。一天三頓湯簡直了~」這樣自言自語地說著唐易推開了房間門。

映入眼帘的就是唐晨的大臉:「你已經下地了?可以正常活動了?」

看著唐晨深深的眼圈,唐易知道自己一出門就見到他不是偶然。這個男人大概在自己開始吸收棉花糖的時候就一直守在這裡了。此時唐易很想跟他說明自己並對他有太多感情,但是看到唐晨變得花白的頭髮還有那帶有皺紋的眼睛自己的話就是說不出口。

算了,索性等唐三過來獲得殺神領域然後成為傳承者解放唐晨,然後讓唐晨去找波塞西啪啪啪出一個孩子就好了。肯定讓唐晨感覺到生活充滿希望。

再不濟就把他的曾孫和曾孫媳婦介紹給他,可惜至於唐昊也是個悶瓶子不然作為孫子的唐昊陪著唐晨應該效果最好了,不過也可以把孫媳婦阿銀介紹給他。

嗯,這個計劃簡直完美!保證唐晨天天纏著唐三他們喊著要抱玄孫。

「嗯,已經是完成調節可以正常活動了。」說著就往餐廳的方向走去:「哦,對了今天的早飯是什麼?」

「早飯,我早上不是讓侍女給你端過去了嗎?」唐晨疑惑道。

唐易聽了后驚訝道:「蛤?你說那漱口湯就是早飯?」

平時一直是嚴肅的唐晨表情突然變得有點無奈:「漱……漱口湯?你不覺得它跟像是羹嗎?那是我讓下人專門做的燕窩牛奶羹,聽說外面的大小姐早飯就流行吃這個的。還讓他們做的稀一點,讓你躺在床上更好消化。」

父親對女兒總是沒有辦法的,雖然唐易一開始就和他說明白沒有將他當成自己的父親。但是唐晨卻想照顧她,尤其像這種時候的日常小拌嘴唐晨讓唐晨在殺戮之都中還能找到自己再世為人的感覺。也讓唐晨明白自己不再是一個人,所以他很珍惜和唐易的獨處時光。

「蛤?你為什麼會以為我和這個什麼羹的,還三餐都吃這個真是……唉!」唐易嘆了口氣跺了跺腳繼續道:「算了,反正現在吃也一樣,要把之前份都吃會來!」唐易眼中閃爍著「戰意」。

「那……那你想吃什麼?我讓他們去做。」

「嗯,肉!就先來兩大盤烤肉吧,然後邊吃邊點。」唐易閉眼思考了一會兒后回答道。

「兩大盤,你吃得完嗎?」唐晨表示不相信唐易的食量。

「吃不完一起吃唄,順便和你說一說你的其他親人。也就是我之前和你說的鐵匠背後的隱情。」後半句唐易難得嚴肅地看著唐晨說道。

「隱情?」唐晨聽后感覺輕鬆了很多,原本聽到擁有昊天錘的人去做了小村莊的鐵匠。唐晨是徹夜難眠,唐晨都腦補出昊天宗沒落到給人打鐵,然後後人都是二哈的地步了。現在在聽唐易的話后終於放下了心中的石頭。

「來,小易,走一個!」女兒說要和他吃頓飯,唐晨是把好酒拿出來助興了。

現在的唐晨已經不是從前的陸地無敵了,更像是一個留守老人。

「唉!」嘆了口氣後唐易開始將唐昊的事簡單地告訴了唐晨:「你的孫子唐昊喜歡上了十萬年化形的魂獸,而上屆武魂殿教皇為了獵殺十萬年魂獸在你孫媳婦分娩之際圍殺兩人。最後孫媳婦獻祭給唐昊,而唐昊終於成為封號斗羅大殺四方那教皇逃回武魂殿後最終也一命嗚呼……」

就在唐易要繼續往下說的時候唐晨卻是開懷大笑,大口喝了口酒後道:「我這孫子也是有眼光能讓十萬年魂獸給他獻祭也有手段!我喜歡哈哈……」只不過眼中散發這的凶光和手中酒杯的裂紋表示這他此刻的憤怒。

「你也不用說昊天宗的事了,我能猜到,大概就是怕事了縮到哪裡去了。這幫傢伙,人都欺負到頭上了還不敢還手?呵呵呵~我出去之後可要和這些後輩好好地談談心。還有千道流的武魂殿~不知道我過去將他的那些封號斗羅殺掉那麼七八個會不會心疼啊……」

看著唐晨目前的眼神,唐易感覺以前的那個陸地無敵的唐晨又回來了。這傢伙跟唐昊一樣護犢子呀!

「你不去看看你的孫媳婦他們?」唐易覺得現在氣氛有點沉重了,準備將阿銀可以復活的事告訴他。

「孫媳婦,她不是獻祭了嗎?再說我老唐家的長輩從來不會去管晚輩媳婦的事,那是她丈夫應該做的。」唐晨聽到孫媳婦的三個字后情緒明顯低落了很多,開始一口一口地喝著悶酒。

「我能夠救她,讓她恢復如初!」看著唐晨情緒低落唐易也不買關子直接說道。

「噗——你能救她!你……」話到嘴邊唐晨又咽下去了,然後自言自語地說道:「也對,畢竟修羅神大人都親自找你……」

「哦,對了!差不多要回去了,在這裡耽擱了好久。」

「這……這就要回去了嗎?在多住幾天吧!你看這裡的東西多好吃……」唐晨想要挽留唐易,唐易一說走自己心裡就空嘮嘮的。

「你別擔心無聊,我這次出去一是要復活你的孫媳婦;二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想將你的玄孫唐三送到這裡來培養成修羅傳承者。他的天賦可是整個大陸數一數二的;最後,你的玄孫可是從小和他的小媳婦培養感情,也是十萬年化形的魂獸,我可答應唐昊在唐三還不能獨當一面之前保護她。」

「這樣啊……」

「你也別這樣子了,與其這麼難受不如現在好好想想。等唐三成為傳承者后你也出去要怎麼編謊話哄住你的老相好才是。」

此時唐晨老臉一紅:「大人的事怎麼能是編呢……編謊話!……老相好的事,怎麼能算是編呢?」

「你臉紅的點怎麼跟平常人不一樣呢?老相好怎麼聽都更加羞恥啊!」唐易扶額。

…………

最後應唐晨的要求,兩個人痛痛快快地打了一場結束了這一天,也讓唐易看到唐晨的恐怖實力。

唐易給唐晨留下了治療小球后就起身離開。她感受到唐三的小球開始工作了,這表明唐三走了一定程度的威脅得趕快去看看。

此時唐晨睜開眼睛,看著唐易原本站著的地方,良久道:「肥水不流外人田。我這個父親真的做的太爛了,不過幸好易兒對唐家還是有點歸屬的嘛!這樣就很好了……」 大金牙問我:小李爺,密十三陰我們,怎麼辦?你是招陰人,你出主意。

我看了風影和花和尚一眼後,說:咱得冷靜,按兵不動!

“按兵不動?爲啥?這密十三明顯是個內奸啊?”風影的脾氣比較暴躁:如果小李你怕了密十三的那口刀,那我就去給你搞定,我在他睡覺的房間裏,布上一個七門絕戶陣,保證一晚上要了他的小命!

他說得火起,七門絕戶陣都弄出來了。

我搖搖頭,說:按兵不動的意思是……我得徹底抓住密十三的小辮子……如果他真的是內奸的話。當然,現在咱們只是猜測,並沒有證據拿他如何,所以,我們按兵不動,慢慢跟着密十三,看看這小子到底搞什麼鬼!

“行!我支持小李爺的。”大金牙一時間緩過勁來了,對風影說:老風,你也彆着急,密十三怎麼說也是和我們並肩戰鬥過的兄弟,雖然人比較高冷,但我總感覺他心思不壞,如果因爲一個猜測,就對他動手,那咱們東北老爺們,和小人有什麼分別。

我們三人都達成了一致後,花和尚繼續說:我不知道你們說的密十三是誰啊?但我得說一句,最近一段時間,故宮裏頭都不算太平,所有的風水陣,殺氣全開!

“什麼?殺氣全開?”風影問花和尚。

花和尚說:這個是真的,白天的故宮,一如往常,但只要夜幕降臨,我就能看到故宮的上頭,瑩瑩冒出一團紫氣!紫氣東來,是福相,但在故宮裏面,是凶兆!

他的陰術是“盜天機”,盜天機本來就是和“觀星”這門風水算術有很深的淵源,所以我並不懷疑花和尚說的是假話。

風影問花和尚:紫氣何方飄過?

“東方往西,在故宮中央聚首!”花和尚說。

“那紫氣何時才散?”風影又問。

“你是……。”花和尚發現不對勁了,連忙請教風影身份。

風影直接介紹:尋龍天師,風影!

“哦!哦,你就是尋龍天師啊,久仰久仰,我花和尚這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了。”花和尚連忙擡頭幹了一杯酒。

風影也幹了一杯:早就聽說花家人觀星厲害,今天見了,也是非同凡響。

“少互相吹了,說正事。”我真是有些無語。

風影咳嗽一聲,說:小李,我這是問正經事呢,那紫氣可不是紫氣,那是殺氣,殺氣有一個走向,暗合一個陣法,絕對不會沒有絲毫破綻的,只要我們順殺氣的勢,好好走走,應該能夠破開!

“恩,相信尋龍天師的實力。”花和尚拱手說道。

我卻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我問花和尚:既然北京九門的人,都知道我們要去故宮奪寶,爲什麼他們不去偷寶貝呢?

我知道他們說的寶貝是密十三家的一個祖傳祕密,可竟然被北京老九門的人,誤認爲是一件絕世寶貝?

花和尚拎着酒瓶子,又倒了一杯酒,說:小李爺,你真以爲他們沒去嗎?土狗子進去過,結果什麼也沒摸着,第二天出來就死了!

土狗子是一種盜賊的稱呼。

這種盜賊,從小就用鮮血灌溉自己的右腳,把自己的腳,煉成了自己的法身,他們可以突然變小,變成一個腳掌大小,類似於縮骨術,盜竊的本事,極其高明。

土狗子雖然是個盜賊,但還不屬於北京老九門中——盜門的人,他們往往都是單槍匹馬做事。

聽到故宮裏有寶貝,那土狗子自然是要進去瞧上一瞧的了,想不到,還丟了自己的性命。

“土狗子死了之後,九門的人都不敢貿然進去,現在九門的那些大佬,還經常商量,怎麼去找故宮裏的寶貝呢,我們東北陰人過來插一腳,北京九門的人自然不樂意了。”花和尚知道的也不多,但是很有用。

我點點頭,對風影說:今天晚上,咱們幾個就得去故宮,越快越好,幫助密十三得了手,儘快跑路,別被九門的人攔住了!

“行!就這麼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