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冷眼看向衆人,“哼”了一聲,說道:“好呀……好呀……你們這些螻蟻,拿着刀槍棍棒,就妄想與我們黑巫教對抗?”

老丁面色冷峻,“呸”了一聲,說道:“是你們黑巫教仗勢欺人……我們烏月村,原本每個月都向你們交糧納貢,可是你們還不知足……竟然還想抓我兒子去祭祀……說是什麼當聖童,別以爲我們不知道……”

說到這裏,老丁對着鄉親們大喊道:“鄉親們……他們黑巫教,今日能帶走我的兒子去祭祀,明日,就能夠將你們的孩子也帶走……難不成,你們都要忍氣吞聲,任人宰割嗎?”

“對啊……我們不能任人宰割……爲了孩子……跟這黑巫教的人拼了,也在所不惜……”

人羣之中,有人一聲高呼,迴應了老丁的話。

鄉親們倒是一時之間,慷慨激昂。

許多村民,心中雖然有膽怯之意,但一時之間被老丁的話所打動,也變得十分激動起來。

一些人自己覺得,黑巫教不管怎麼強勢,最多也就是對付大人而已,但是如果真的如同老丁所說的一樣,這黑巫教以後還有可能帶走村裏頭其他的孩子,那這天底下做父母的,誰會答應?

就算是再膽怯的人,也不想親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有一天被人帶走,拿去祭祀。

平日裏,要想反黑巫教,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衆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可如今,多了一個有本事的李長生,村民們也就等於有了靠山。

李長生昨夜大發神威,那本事,說是神仙也不爲過。

村民們看在眼裏,自然是對李長生有信心。

“好……好……”刑巫師面色一狠,說道:“既然你們要找死……我就送你們去死……”

話音落下,打了個手勢。

幾名隨從的黑衣巫師,怒喝一聲,朝着大牛等人衝了過去。

“跟你們拼了……”

大牛等人大喊一聲,抄起手中的傢伙,朝前方一擋。

“咣噹”一聲巨響。

那刀槍棍棒一下子朝着幾名黑衣巫師打來,幾名衝上前去黑衣巫師頓時也臉色一變,連忙後退。

鄉親們一時之間,都激動起來,老人,小孩,婦孺退到了後面,稍微有些力氣的青壯年,則拿起了武器,一下子將刑巫師等人圍在了中間。

“刑巫師……”幾名剛纔衝上前去,就被逼退回來的黑衣巫師面露一絲驚慌,看向了刑巫師。

“廢物……”刑巫師臉上露出了怒意,大喊道:“我親自動手。” 刑巫師要親自動手?

在場衆人,都吃了一驚。

這刑巫師,在黑巫教的法壇之中,地位不低,能力自然也是不能小覷。

只見刑巫師面帶怒意,朝着大牛和老丁等人緩步走去。

大牛和老丁等人,頓時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臉上露出了緊張的神色,拿着刀槍棍棒,小心翼翼。

刑巫師冷冷地說道:“無知小兒,今日……我就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話音落下,一聲怒吼。

一時之間,狂風大作而起,揚起漫天的煙塵。

衆人一驚,連忙紛紛向後退去。

只看見刑巫師整個人的衣衫,像是被風舞動一般,飄飄蕩蕩,一股磅礴的氣勢,像是從他的身體之中發散出來,簡直可怕。

老丁面色一厲,大喊道:“大家不要怕……我們這麼多人,手中還有武器……難不成還怕他一人不成?”

大牛等人聽了,頓時也覺得有道理,一時之間,士氣也強了幾分,面對刑巫師,也渾然少了幾分恐懼之意。

刑巫師冷冷一笑,驟然身子一動。

衆人只看見眼前黑影一晃,在這一刻,刑巫師的身形卻是已經完全看不清,只看見無數的虛影,像是帶着強大的勁風,直衝大牛和老丁等人而來。

大牛和老丁等人大喝一聲,將手中的武器向前一擋,想要擋住衝過來的刑巫師。

就在此時,一股威勢,爆發而出,那強大的力量,像是一股風浪,瞬間震盪在了大牛和老丁等人的身上。

村民們完全都還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便聽見“哎喲”幾聲慘叫。

再一看,大牛和老丁等人,猶如被人重重的摔了出去,跌倒在了地上。

幾人摔得暈頭轉向,頓時都疼痛萬分,倒在地上,一時之間都沒能爬起。

此時此刻,只見刑巫師,整個人的身影一晃,又回到了原地,彷彿一直沒有行動過一般,臉上掛着冷冷的笑意。

不可能,這不可能……

在場衆人,除去摔倒在地的老丁、大牛等人之外,其餘的村民,臉色都驟然一變。

刑巫師的速度,簡直快得驚人,出手更是在瞬息之間,猶如雷霆一擊而來,即便是大牛和老丁等人手中拿着武器,卻是根本傷不到他分毫。

這樣驚人的威勢,早已經超脫了人的想象。

大牛緩緩從地上爬起,哭喪着臉,對着一旁的老丁說道:“他……他是怎麼做到的?”

老丁臉上也露出了吃驚的神色,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回答大牛。

刑巫師冷冷一笑,說道:“你以爲就憑你們幾個普通人,拿着武器,就能反我們黑巫教不成? 夏日的 對於我來說……想要你們死,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村民們平日裏受黑巫教欺壓,素來已久,本身就已經對黑巫教產生了懼意。要不是昨日見李長生大發神威,驚爲天人,也不敢像今日這般,明目張膽與黑巫教作對。

但此時此刻,村民們卻發現,原來刑巫師的能力,也非常人所能想象,所以一時之間,各個都被驚詫住,心中再次涌現出了恐懼之意。

仙御 現在看來,刑巫師若想殺人,當真如他所說的那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殺幾個村民,對於他來說,簡直比踩死幾隻螞蟻還要來得容易。

大牛扶了老丁一把,幾人再次爬起,戰戰兢兢,拿着武器對着刑巫師,卻是少了剛纔的那份勇氣。

刑巫師冷冷一笑,說道:“怎麼?還想來試試……”

說完,臉上的笑意漸漸消退,頓時眸子之中,閃出了殺機,再次說道:“那我就先殺幾個人,讓你們見識一下……”

話音落下,整個人再次緩步朝着大牛等人走去。

此時此刻,驚人的一幕,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只看見刑巫師的腳下,大地仿若有了生命一般,他每邁出一步,身子兩旁的塵土,就向兩側緩緩移動而開,一股漫天的威勢,仿若從他的身軀之中爆發出來,飄蕩在空氣之中。

在場的衆人,只感覺到像是有一塊巨石,沉沉地壓在自己的心口,壓得每一個人,都差一點喘不過氣來。

跟隨着刑巫師來此的黑衣巫師,禁不住得意地冷笑起來,看着四周的村民,說道:“得罪了我們黑巫教……莫說是一個李長生,就是十個李長生,也救不了你們……”

人羣裏頭,孫婆婆早已經急得團團轉。

這黑巫教的人一進村子,她就放出了信號通知李長生,可是到現在李長生還沒趕回來。

李長生若再不回來,恐怕這烏月村的村民,當真要被刑巫師所殺。

只看見渾渾的煙塵,從刑巫師的腳下瀰漫而起,卻又像是繞着他整個身子,不斷打轉一般,滾滾的威勢,凝聚在他的身子周圍,彷彿在這一刻,他與腳下的這片土地,融爲了一體。

所有的人,這一刻都已經看呆了,這一切,完全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黑巫教的巫術修煉,主要就是勾連天地萬物之中的靈意,而這一刻,刑巫師勾連了腳下這片大地的靈意,使得這片大地,和他的身軀,融爲一體一般,這種力量,確實已經是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巨大的威能,騰騰而起。

只見刑巫師,面帶嚴厲之色,盯着大牛和老丁等人。

幾人被刑巫師這麼看着,感覺刑巫師的目光,似是都能看穿他們身體裏的一切,整個人仿若被刑巫師一覽無遺,心中涌起了無限的恐懼,冷汗已經不停地從額頭上流下來……

“去死吧……”

刑巫師一聲怒吼,一隻手的手臂,輕輕一擡。

剎那之間,漫天的煙塵,滾滾席捲而出,像是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帶着無匹的力量,朝着老丁和大牛等人飛去。

村民們見狀,都禁不住發出了驚恐的叫喊聲。

就在這一刻,天地之間,像是響起了一聲“嗡”鳴,直震得在場所有人頭皮發麻,只看見遙遠處,一道寒光,直射而來,眨眼之間,便已經到了這裏。

光芒在這一瞬間,破開了滾滾的煙塵,“叮”的一聲,插在了大地之上。 看到來人的那一刻,在場的所有人,心中都頓時一喜。

大牛和老丁等人,更是瞪大了眼睛。

“李兄弟……”

幾人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色,在看到李長生的那一瞬間,彷彿看到了希望一般。

刑巫師的面色,有些嚴肅,目光從老丁、大牛等人的身上收回,緩緩地朝李長生看去。

這一刻,凌厲的殺意,都像是蘊含在他的眼神之中。

“你終於來了……”刑巫師緩緩地開口說道。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反你們黑巫教,是我提議,我當然要來……”

刑巫師說道:“你倒是出現得挺及時……”

大牛和老丁幾人,連忙靠近了李長生的身旁。

只見大牛臉色有些嚴肅,盯着刑巫師,對一旁的李長生說道:“李兄弟……他好厲害,我們幾人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

李長生微微頷首,說道:“他修煉黑巫術,你們自然不是他的對手。”

刑巫師冷冷一笑,說道:“正好……你殺我數百妖鬼……今日,我就殺你……讓這些無知的村民們知道,跟我黑巫教作對,是如何下場……”

刑巫師話一說完,整個人再次一步邁出。

一步出,則天地勢變,滾滾的煙塵飛揚而起,像是凝聚起一層層的殺意,無限外露。

這無匹的氣勢,足以讓在場的所有人心驚。

老丁臉色一變,有些擔心,壓低了聲音,對李長生說道:“李兄弟……你多加小心……”

李長生微微點了點頭,示意讓大牛、老丁等人退後,他也隨之一步邁出。

一時之間,一股渾渾的力量,從李長生的身軀之中發散而出,只看見金黃色的光芒,像是迷霧一般,將李長生的周身都牢牢地保護住。

“這是……”

在場村民看在眼裏,禁不住大吃一驚。

刑巫師的臉色有些陰沉,說道:“我倒是想要看看,是你們道門的護體金光厲害,還是我黑巫教這勾連天地靈意的力量強大……”

磅礴的威勢,凝聚成強大的能量,滾滾而動。

這一刻,李長生和刑巫師身子同時動起。

衆人只感覺眼前一花,那速度,快得肉眼都分辨不出來。

一瞬之間,“轟隆”一聲巨響,大地像是要炸裂開來一般,只看見刑巫師像是攜帶着渾渾的大地之力,朝着李長生整個人包裹而去。

李長生的身形,快速飛退,整個人被金黃色的光芒給護住,無匹的意念,化作利刃,綻放出耀眼的光華,與刑巫師的力量交織在了一起。

“天啊……我滴乖乖……我不是在做夢吧……”

人羣之中,有人發出了一聲驚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感覺看到了兩個神仙一般。

隨同刑巫師前來的黑衣巫師冷冷一笑,說道:“刑巫師勾連天地萬物靈意的意念,早已經登峯造極,在法壇之中,除去田掌舵,無人能比刑巫師相比……這個李長生……看上去年紀輕輕,根本不可能是刑巫師的對手……”

“放你的狗屁……李兄弟是神仙下凡,來拯救我們烏月村的高人,你們黑巫教只是一個邪教,修煉的,都是不入流的邪術,又怎麼能跟李兄弟相比?”老丁聽到了黑衣巫師所說的話,一時不忿,反駁着說道。

黑衣巫師臉色一變,看向老丁,說道:“你這凡夫俗子,懂什麼?”

“我不懂?你懂? 硬核悍妻:楚少步步緊逼 怎麼?要打架不成?有本事來啊……”

有李長生在,老丁等人頓時氣勢又回來了,抄起了手中的武器,對着那幾名黑衣巫師。

大牛的臉上,也露出了狠意,完全不懼怕這幾名黑衣巫師。

剛纔這幾名黑衣巫師想衝上來,不也一樣被大牛和老丁等人用武器逼退?這足以說明,這黑衣巫師,雖然也有些道行,但終究還是懼怕武器的。

衆人齊心合力,對付這幾名黑衣巫師,還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至於刑巫師,交給李長生來對付,想來應該是沒有差錯。

幾名黑衣巫師臉色一沉,有些怒意,但見衆人一副要拼命的樣子,一時之間,他們心中也有些膽怯,只盼着刑巫師能將李長生殺死,給在場的村民們一個震懾。

就在這時,“轟”的一聲巨響,再次將衆人的視線吸引過去。

只見刑巫師掄起手臂,一股磅礴的威勢,如同千斤重錘一般,直朝李長生狠狠地砸下去。

李長生冷哼一聲,揚手輕輕一擋,那袖子拂過,看似輕飄飄,卻不知道蘊含了多大的力量,竟然一下子將刑巫師的攻勢給擋住,因而爆發出一聲巨響。

磅礴的力量震盪開來,一下子將刑巫師整個人震退幾步。

刑巫師雙眼微微一眯,說道:“好……好……果然有幾分本事,怪不得能殺我的妖鬼……”

話音落下,身子一震,一股力量渾渾而起。

剎那之間,只聽見一陣撕裂的聲音,刑巫師上身的衣服,全部四分五裂掉落在地,露出了他那一身結實的肌肉。

讓人驚訝的是,這刑巫師的上身,竟然紋着各種奇怪的符號和銘文圖案,看上去十分詭異。

李長生瞳孔驟然一縮。

這符號和銘文,他曾經也在孟天虎的身上看到過。

好像,那孟天虎,也是這黑巫教十八法壇之中的一個掌舵。

“讓你看看我們黑巫術勾連天地靈意的力量……”

刑巫師一聲怒吼,整個人臉上的神色,頓時變得猙獰起來,猶如惡魔一般。

這一刻,只看見他身軀之上的符號和銘文圖案,綻放出五彩的光芒,一個個虛影,從他的身上跳躍而出,就像是他身上的圖案,也一個個衝出他的身軀一般。

詭異的力量,在半空之中不斷旋轉,大地開始晃動起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