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至於?呵呵!哪怕是五品天師在這,不熟悉這陣法,也得靜心凝神才行!”王家家主鄙夷了陳老六一眼,旋即扭頭看向正彎腰布置陣法的白小鳳。

這一刻,他的神情無比驚恐,宛若見了鬼魂一般。

他臣服白小鳳,是因爲白小鳳實力碾壓了他,且讓他看到了將來白小鳳的潛力。

但現在,一個地階下品的陣法,這已然不足以用碾壓來形容了。

這純粹就是天塹鴻溝,不可逾越!

說完,王家家主走到天台邊緣,雙手背在身後,仰望着昏暗的天穹。

昏暗的天穹上,此時一朵朵雲團被夜色渲染的漆黑,緩緩地朝着這邊匯聚過來。

“老王,你特娘突然裝什麼深沉?”

陳老六顯然沒料到王家家主會有這反應,一臉鄙夷地呵斥道。

呵呵!大家都是當奴僕的,還能讓你在額面前裝比了?

王家家主嗤笑了一聲,目光深邃的仰望着蒼穹:“你懂個錘子!這天,在變了!”

什麼?!

陳老六下意識地擡頭看向天穹,一臉茫然。

晚上七點的時候,白小鳳終於將“天星困龍陣”佈置完成。

他起身伸了個懶腰,仔細掃了一眼樓頂,幾百平的樓頂,愣是被一面面令旗佔據。

夜風襲來,吹得一面面令旗“噗噗”作響,迎風飛舞。

下意識地,白小鳳擡頭看向西方,昏黃的太陽終於堅持不住,沉了下去。

而四面八方的高樓大廈,此時也亮起了絢麗的霓虹燈。

喧鬧的城市,此刻,漸漸地平靜下去。

夜幕……降臨。 “陳老六,下去幫我把華娘娘叫上來。”

白小鳳席地盤坐在“天星困龍陣”的中心處,一聲大喊。

夜幕已經降臨。

那意味着,鬼王封印已經開始進入衰弱的階段,而身體裏的鬼王,隨時都可能開始衝擊封印。

他不敢託大,只能從這一刻開始,小心戒備着。

正和王家家主並肩站立的陳老六應了一聲,然後拍了拍王家家主的肩膀:“老王,好好看着天氣,要是快下雨了,記得打電話讓你媳婦兒收衣服,別讓她跑老宋家去了。”

王家家主虎軀一震:“mmp喲!”

陳老六登時哈哈大笑起來,轉身就往樓下走去。

一想到當年跪在地上求王家家主幫他解屍毒的畫面,再看現在的處境,陳老六激動地揉搓着褲襠,這感覺,簡直倍爽啊!

好享受這種你看不慣額,卻不敢打額的感覺嘞。

這時,白小鳳又喊道:“王老頭,去把上次你那七個晚輩叫上來護法,另外,其餘人圍繞下方大樓,不得任何人上來,他們也不能上來,包括陳老六。”

“明白了!”

王家家主一抱拳,嘴角勾勒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扭頭鄙夷地了一眼陳老六的背影,心道:瞧瞧,這就是奴僕和狗腿子的差別,奴僕有資格上來爲主人護法,你們這些狗腿子就只能在下邊圍守,差距,這就是差距!

等王家家主和陳老六下了樓後。

白小鳳盤坐在“天星困龍陣”的中心,閉上了眼睛,仔細感應起來。

三秒後,他睜開眼睛,神情恐懼且忌憚,呢喃道:“已經開始衰弱了。”

說着,又仰頭看向蒼穹。

此時,夜空中繁星點點,一輪朦朧的皎月在雲層中若隱若現。

在城裏想看到星空是件很困難的事情,但今晚,星月卻無比的清晰耀眼。

“一定能扛過去的,本大爺還從來沒失敗過!”白小鳳神情堅毅起來,握緊了雙拳,雙目中精芒爆閃。

……

與此同時,遙遠的三亞海灘。

傲世丹神 僻靜黑暗的海灘上,一頂帳篷屹立着,被海風吹得“呼呼”作響。

一個人影坐在帳篷外,手裏拎着瓶二鍋頭,仰望着燦爛的星空。

這時,帳篷掀開,一個豐腴嬌媚的婦人鑽了出來,看了看人影,道:“在擔心小鳳嗎?”

“嗯吶。”這人影點點頭,狠狠地灌了一口酒,“月亮又圓了,不知道這次貧僧沒在身邊,那臭小子能不能扛過去。”

“既然這樣,爲啥不回去叻?”婦人疑惑地問道。

“人終究要長大的,雛鷹展翅,真龍沖霄,爲師能護得了他多久?”

人影嘆息了一聲,仰頭將酒喝的一乾二淨,然後丟掉酒瓶,轉身,嘿嘿一笑:“時間不早了,舉高高吧。”

“……”柳寡婦。

……

很快,華青月和王家衆人便回到了樓頂。

華青月絕美的臉蛋上泛着紅暈,一到樓頂,看到滿樓的陣法令旗後,登時臉色大變,驚呼道:“這陣法,至少也是地階下品了!你今晚的事情到底要搞多大?”

話音剛落,一旁的王家家主便是露出了駭然之色。

差距!

這就是差距啊!

他僅僅是能分辨出白小鳳佈置出這陣法是要引天星之力,而華青月卻是一口道出了陣法品階。

這妖豔的小哥,不簡單吶!

白小鳳回過神,扭頭看向華青月:“你管本大爺搞多大的事?《青囊十三針》學會幾針了?”

半島酒館 華青月猶豫了一下,貝齒緊咬着紅脣,緩緩豎起右手:“五,五針。”

“果然垃圾。”白小鳳毫不客氣地說道,“就你這領悟速度,以後別在本大爺面前稱天才。”

華青月嬌軀一顫,美目裏一下噙着淚光,又來了,這傢伙又來了。

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爲什麼非要把人家按在地上摩擦,這樣很舒服嗎?

悲憤的同時,他擡頭張望了一下陣法,有些擔心地道:“有這地階下品的陣法護着,我,我學會五針,應該能行了吧?”

白小鳳沉默下來,到底能不能行,他自己也不確定。

畢竟,以前在山裏的時候,每年八月十五都有無良師父在身邊守着,且無風無險的度過了一夜。

但,他跟着無良師父十八年,對師父的實力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毫不客氣地說,把華青月王家陳家他們所有人綁在一起,都不夠師父一巴掌拍的!

抵擋鬼王衝擊這事他以前也沒參與過,所以對這事到底需要多大的力量和手段,還是有些摸不清。

“但願能夠吧。”

白小鳳咬了咬牙,呢喃道。

十月便是美棉花開時 然後,他又看了一眼王家家主和王家的七個中年人。

感受着白小鳳的目光,王家家主哪怕年紀老邁,也依舊努力讓自己的腰背挺直,堅定道:“放心吧主人,我等一定誓死守護主人,不讓任何人傷害主人。”

沒辦法啊!

雖然不知道到底會出什麼事。

但王家家主還是察覺到等下事情一定非同小可,魂血在白小鳳手裏,不拼命也不行呢。

一旦白小鳳有任何危險,他和王家七個後輩也得遭殃,都是綁在一條繩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然而。

白小鳳翻了個白眼,道:“誰說讓你們護法是不讓人傷害我了?我是讓你們護法,不要讓我傷到別人。”

王家家主老臉一陣漲紅,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比,裝的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啊?

七個王家中年人也是一陣懵比。

主人就是主人啊,一言不合分分鐘讓人無話可說啊!

呼!

就在這時,突然,一陣夜風吹來。

風很大。

吹得滿樓頂的令旗“噗噗”作響。

白小鳳激靈了一下,擡眼看向蒼穹,隨着夜風吹拂,夜空上的雲層涌動,原本隱藏在雲層中若隱若現的皎月,此時緩緩地展露了出來。

森白的月光灑落下來,卻讓白小鳳感覺到有些恐怖。

他急忙閉眼感應了一下鬼王封印,下一秒,雙目猛然睜開:“時間差不多了。”

同時,他快速地拿起面前的兩面令旗,磅礴的陰力轟然洶涌向兩面令旗,隨之,雙手快速地揮動起令旗,宛若兩片殘影一般。

“啓陣了嗎?”

華青月柳眉一擰,深吸了一口氣,從兜裏掏出了針包,也開始了自己的準備。

冷血總裁倒貼山寨辣媽 “天道有綱常,三清定陰陽,星宿隨意動,乾坤自成牢,雙旗執吾手,揮手真龍困,啓!”

轟!

隨着白小鳳宛若驚雷般的聲音炸響,磅礴漆黑的陰力轟然從他雙手令旗中爆發出來。

以他爲中心,形成一股漆黑狂暴的巨浪漣漪,轟然席捲向四面八方。

隨之,樓頂的時空仿若靜止了一般。

一面面迎風飛揚的令旗,在這一刻,全都停了下來,旗幟撐展,定在空中。

彷彿一隻無形大手,泰山壓頂一般,悍然鎮壓在了整個樓頂之上。

“噗!”

幾乎同時,白小鳳就感覺到丹田深處一股雄渾狂暴的陰力波動如同遠古洪荒巨獸一般,轟然衝出,肆虐向四肢百骸。

他身體一晃,一大口鮮血噴灑了出來。

“主人!”

“白小鳳!”

突然的一幕,嚇得王家衆人和華青月同時一聲驚呼。

白小鳳擡手抹掉了嘴角鮮血,神情冰冷下來,眼中精芒迸射,冷冷一笑:“來的正是時候,十八年了,讓本大爺看看,你的力量,到底有多強!” 說話間,白小鳳再次揮動雙手令旗。

“大道乾坤,運轉綱常,星宿當空,接引天星,急急如律令!”

嗡!

話音剛落,距離白小鳳最近的一面令旗猛地綻放起一團瑩瑩白光。

這白光朦朦朧朧,像是蒙着一層霧氣一般。

緊跟着,一面面插在地上的令旗,相繼綻放起瑩瑩白光。

剎那間,整個樓頂的令旗,盡皆綻放出朦朧白光,一團團的,宛若星辰落地,光芒四射,美輪美奐。

站在角落中的華青月還有王家衆人盡皆目瞪口呆地看着這一幕。

然而。

幾乎同時,白小鳳的身軀再次一晃。

他清晰地感應到,丹田封印處的力量正在瘋狂宣泄出來,越來越強。

宛若決堤江水,狂暴的肆虐向四肢百骸。

娘希匹的!

要不要這麼強?

以前見師父穩固封印,壓制鬼王之力的時候,也沒這麼恐怖的感覺啊!

饒是以他的實力,此時也感覺身體有些控制不住了,就感到一口鮮血順着食道洶涌向了嘴裏。

旋即,他狠狠地一咬牙強行將這口鮮血嚥了回去。

咚!

www •тt kΛn •¢ Ο

突兀的,一聲巨響在樓頂炸響。

宛若擂鼓一般。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