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趁著兩人去按住牛大年,唐宋擋住李麗珠,右手涌動力量按在她的胸口。可是很快唐宋又發現,根本沒辦法修復。

人咬人可是有毒的,對傷口損害非常大。尤其是這種深度撕咬,就跟動物之間的撕咬一樣,會咬死!

李麗珠的生機正在快速流逝,唐宋也管不了那麼多,氣沉丹田的加大力量,再次壓在李麗珠胸口。

臉色蒼白得跟死人一樣,李麗珠的嘴角都開始滲透鮮血,身子不受控制抽搐著,嘴裡居然還含糊的罵著:「牛大年,我,草……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啵!

力量忽然反彈回來,唐宋猛地一抽,不自主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差點沒憋住跳起來罵娘。

居然是違背天道,這都什麼鬼!

其實唐宋也知道,按照常規操作,李麗珠已經沒得救,她的心臟也被扯得爆裂。想要救命,只能是通過他的力量強行修復。但是,天道有天道的規矩,她的生機其實已經消散。

很快唐宋又發現不對,李麗珠的體內很快形成一股力量,正好覆蓋在她的身體里。

這力量,好像是,鬼!

沒等多想,李麗珠猛地一僵,直接斷氣了。她體內的力量並沒有釋放出來,鎖死在細胞之內。

「哈哈,哈哈……」後邊傳來狂笑,唐宋皺眉的將李麗珠放開。死得很快,而且她體內的這股力量很奇怪,他竟然牽引不出來。

回頭看著後邊,此時兩個男子按著牛大年,牛大年跟發了瘋一樣狂笑,嘴裡都是鮮血。

眼見那兩個男子發毛的看著自己,唐宋苦笑嘆道:「死了。心臟大出血,直接就過去了。」

這話一出,兩個男子臉色頓時發白。趁著機會,牛大年忽然掙開兩人站起來,肆無忌憚大笑:「哈哈,賤活,敢給老子戴綠帽,找死,哈哈……」

看他那瘋癲的樣子,唐宋不由站起。剛要走過去,忽然感應到李麗珠體內的那股力量迸發,迅速朝著牛大年衝去。

唐宋一驚,抬起手想要牽引那一股力量,可是根本控制不住。

那力量進入牛大年的身體,牛大年猛地哆嗦一下,然後朝著樓邊飛奔,嘴裡依舊大笑著:「哈哈,哈哈……」

唐宋撒腿跑過去擋在牛大年跟前,抬起右手狠狠拍在他的肩膀上。

啵!

沃日,這也算是違背天道?

力量打在牛大年肩膀上,竟然直接潰散,一點效果都沒有。這特么都什麼鬼情況,怎麼這次回來,各種天道制約? 離開車站之後,陳柏帶着我來到了一家街上的小飯館等着,沒一會就看到一個滿臉冷冰冰的男人走了進來。男人看上去很瘦弱,但卻給人一種很精壯的感覺。

他抱着一個木盒子,在飯館裏掃了一眼,見到我和陳柏之後,走了過來。

“我兩在這呢。”陳柏和他打了聲招呼,那個一臉冷冰冰的男人就走了過來。

坐下來之後,他把木盒放到了桌上,然後看着我和陳柏說道:“陳老,我已經調查清楚了,張前輩他就在蒲山裏。”

“那行,那就麻煩你跟我倆一起去了。”陳柏點了點頭說道。那男人說沒關係,既然是陳柏親自拜託的,他必定會盡全力幫助我們。看樣子他真的很尊敬陳柏。

陳柏沒告訴我他是誰,他也沒告訴我自己的名字,所以我只能暫時給他取個外號。看他冷冰冰的臉,所以我給他取了個形象的外號叫冰窟窿。

我們三個在小店裏吃了點東西,就開始徒步往蒲山走去。因爲蒲山經常有人失蹤,基本上不會有人去,所以根本不能坐車到那裏。

等我們三個走到蒲山外圍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四周黑漆漆的,連個鬼影也沒有。

樹林裏更是黑得可怕,而且水汽很足,還很陰冷,所以樹林裏一直籠罩着一層淡淡的濃霧。我們三個緊緊挨在一起走,就怕走散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樹林裏的濃霧越來越重,現在連幾米外都開始看不清楚了。四周時不時傳來一陣不知名的鳥叫聲,聽起來挺瘮人,我累得實在是走不動了就和他倆說了聲,隨即坐在地上休息。

他兩個也跟着停了下來,我剛坐下就覺得屁股下面似乎有什麼硬邦邦的東西,摸了一下,感覺形狀很奇怪,拿起來一看竟然是個骷髏頭,立馬把我嚇個半死。

“媽呀!”我趕緊把它扔了出去,站起來一看,才發現自己剛好坐在了一個死人的骨骸上。

“怎麼了?”陳柏急忙問道,冰窟窿也走了過來。

我指着地上的骨骸說真是晦氣,怎麼坐到這東西上面了。

我剛開口說晦氣,一旁的冰窟窿突然一刀往我頭上平砍過去,我嚇得跌坐到地上,捂着頭驚愕的看着他。

“你幹什麼?”我心有餘悸,憤怒的吼道。

剛剛那一刀的力度要是落到我頭上,我估計我的腦袋已經被削平了。

誰知道他只是冷冷掃了我一眼,沒有解釋,也沒有說話。陳柏走過來把我從地上拉了起來,奇怪的是陳柏他竟然也對剛剛的事情沒什麼表示。

“沒事吧?”他問了一句。

這下我更是納悶了,“師父,他剛剛……”

話還沒說完,陳柏就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解釋道。“你不要生氣,他剛纔那是在救你。”

我錯愕,問他到底怎麼回事。他說剛剛有隻野鬼就趴在我的頭上,想要附身到我身上,冰窟窿那一刀其實是在砍那隻鬼。我大驚,趕緊往四周看了看問他那野鬼呢?

“已經被他一刀砍成兩半,死了。”

回憶了一下,的確那時候我感覺自己頭上有股陰沉的冷氣,原來是有隻野鬼。在腦海裏想了一下當時野鬼趴在我頭上的畫面,頓時嚇得打了個冷顫。

我尷尬的和冰窟窿說了聲抱歉,然後感謝他,只不過他依舊面無表情,也沒回我話。

不過我很疑惑,爲什麼會突然有隻野鬼跑出來,想要附身在我身上。陳柏指着地上的骨骸說還不是因爲我剛剛坐了那野鬼的骨骸,他心裏不爽,肯定要找我算賬。

這下我有些內疚了,畢竟是我坐在他骨骸上不對在先的。於是我挖了個坑,把骨骸埋了進去,至少不再讓他暴屍荒野。

弄好了之後,我們三個繼續往前走。走了沒一會,就感覺四周的霧氣越來越濃,用來辨別方向的指南針,也在這時候失去了作用。

修仙高手混花都 四周好像很強的磁場在影響指南針,指針一直轉個不停,完全用不了。

現在樹林的霧很濃,在沒有指南針的情況下想要繼續往前走很危險,就在我們商量要怎麼辦的時候,一旁突然傳來聲響。

“誰?”我們三個立刻警惕起來,謹慎的盯着聲音傳來的方向。

“劉天,是你們嗎?”一個人影從不遠處的大樹後面走了出來,聲音是一個女生的。她問了一句,語氣裏充滿了恐慌。

果然,等她走近了發現是一個瘦弱的年輕女生,我們微微鬆了口氣,但還是保持着警惕。

她停了下來,有些緊張的看着我們三個,等她看到冰窟窿手上拿着的砍刀之後,更是嚇得後退了幾步。“你們是誰?”她的聲音聽上去十分緊張。

觀察了一會,發現她似乎就是個普通人,應該沒什麼威脅。我趕緊上前讓她不要害怕,騙他說我們三個是來山裏冒險的。

聽了我的話,那女孩放鬆了不少,才說自己和同伴走散迷路了。剛纔因爲霧很大沒看清楚,所以以爲我們三個是她的那些同伴。

陳柏和冰窟窿走過來。“姑娘,你們來這裏幹什麼,蒲山可是出了名的兇山,你們該不會也是來冒險的吧。”陳柏給她遞了瓶水,問道。

喝過水之後,這女生的情緒也穩定了下來。她說自己叫葉寧,是大學生。因爲學的是植物研究專業的,就跟着導師連同另外三個同學來蒲山做調查。

本來剛進山的時候還好好的,她因爲內急去上了個廁所,沒想到迷路了。找了好久,都沒找到老師和同學,最後天黑了,山裏還起了霧。因爲害怕,就躲在這裏等其他人來找,沒想到會遇到我們三個。

穿書後我成了傲嬌王爺的心尖寵 心想這些人還真是膽子大,明知道蒲山很兇險,還要爲了搞研究來這冒險,真是讓我無語。

“能不能先讓我跟着你們,我一個人在這裏很害怕。”她雙手捏着瓶子,帶着哭腔問。

她一個人大晚上在這山裏是挺可憐的,而且這裏本來就不太平,她隨時都可能有危險。但是我們三個又不是真的來冒險,讓她跟着我們走怕是更危險。

看了陳柏一眼,想問他的意思。

“那就先讓她跟我們,她一個在這裏實在是太危險了。”陳柏想了想,說道。然後問一旁的冰窟窿,冰窟窿面無表情冷冷回了句無所謂。

就這樣,我們就帶着葉寧繼續往前走,想在這附近找一下能搭帳篷地方。現在霧那麼大,指南針又不能用了,我們只能休息等天亮再繼續趕路。

走了沒一會,就發現前面有塊大空地,而且好像還有火光。

我們幾個趕緊走了過去,發現在空地上搭着兩個帳篷,帳篷前有幾個人正圍着篝火坐着。還沒等我們走近,葉寧就已經跑了上去,嘴裏還興奮的喊着。

“劉天,李老師……”

“葉寧!”那幾個圍着火坐的人,站起身跑了過來。

沒想到這麼巧,我們竟然會在這裏遇到葉寧的同伴。我們三個走了過去,此時那幾個人正圍着葉寧問話,葉寧抹着眼淚,和他們說了一下情況。

他們一共五人,除了葉寧之外,還有兩個女生,一個高大的短髮男生,另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應該就是他們幾個的導師。

這時,那個高大的男生和那個老頭走到我們面前。“事情我們都聽葉寧說了,非常感謝你們。”那高個男生感謝道。他們的導師也感謝我們,說要是學生出了問題,那他可就慘了。

葉寧也拉着另外兩個女生過來和我們打招呼,然後向我們一一介紹起那幾個人。他們導師叫李明生,高大男生叫劉天,是葉寧的男朋友,另外兩個女生長髮的叫孫夢飛,短髮的叫佩佩。

本來葉寧走散了之後他們就在山裏找了很久,但都沒找到。很快天黑了下來,山裏又起了大霧,繼續找下去怕會發生意外。 英雄聯盟之無限超神 所以李老師讓他們先在這紮營,等天亮了再去找人。原本想要自己去找葉寧的劉天,最後還是被他們的勸說住了。

“真是十分感謝你們,多虧了你們,不然還不知道葉寧能不能撐到明天早上。”李老師不停的感謝我們三個,畢竟學生是他帶來的,要是出了問題,那他可吃不了兜着走。

陳柏這時候.一臉嚴肅的對那李老師說。“這裏很危險,看你們也沒什麼在野外的經驗,你們還是儘快離開吧。”

他點頭說,本來就決定明天找到葉寧之後就走的,現在更好了,等天亮了他們就直接出去。

又和他們聊了一會,我們纔開始搭起帳篷,準備休息。有他們幾個的幫忙,帳篷很快就搭好了。

李老師和劉天住一個帳篷,三個女生住一起,我和陳柏住一個,冰窟窿自己一個人住一個。 異世之萬界召喚系統 就這樣,大家相互到了晚安之後,就各自回帳篷睡覺了。

剛躺下就覺得不太舒服,地上好像不是很平坦,有些地方是凸起來的,而且還不只一個地方是這樣。我有些奇怪,就和陳柏說了一下,誰知道他不理我,讓我趕緊休息。

沒辦法,我只能挪了挪身子,睡在還算比較平的位置。

走了那麼久的路,我早就累得不行了,沒一會就睡着了。本來睡得挺好的,誰知道到了半夜的時候,我感覺自己越來越冷,就像是睡在冰堆裏一樣。

最後實在是受不了了,剛想起來加件衣服,卻突然被人一把拉了起來。

“趕緊出去。”陳柏拉着我,面色凝重很是着急,拉着我就往帳篷外走。

等出去的時候,四周的濃霧已經散開了,視線清晰了不少。冰窟窿也已經從帳篷裏出來,而且手裏握着長刀,不停的往四周看,心裏疑惑不知道他倆這是想幹什麼。

陳柏沒和我解釋,而是也把葉寧他們全都喊了起來。

他們幾個睡眼朦朧,一臉疑惑的從帳篷裏出來,問我們發生了什麼。 來不及多想,牛大年一把將唐宋推開。力道不是一般的大,感覺他體內的那一股力量徹底迸發,而且還潰散到空中。

唐宋被推得往旁邊讓了半步,伸手先要抓住牛大年已經來不及。呼的一下,牛大年就衝到樓邊,竟然直接跳下去了。

沃日……

唐宋頭皮發麻,快步衝過去。低下頭一看,牛大年已經在空中掙扎,一轉眼就落到地面,還是腦袋先朝下。

噗通!

低沉的悶響,慘烈的畫面,讓唐宋瞳孔不由緊縮。靜靜地凝視下方,眉頭緊鎖。

奇怪,這次回來到底怎麼回事,方才竟然有兩次提示是,違背天道。

而且剛才李麗珠死的時候體內形成的力量又是怎麼回事,居然能跟他的力量進行對抗。之後又為什麼會進入牛大年的身體,控制牛大年跳樓自殺?

看著自己的手,唐宋又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頓時茫然了。實力提升,反而被束縛了?

「握草,完了完了,都死了……這,這可咋辦啊?」兩個男子跑過來,看到下邊血腥的畫面,嚇得臉色發青。

回了神,唐宋輕聲道:「報警,最好別跑,要不然更麻煩。這裡沒有攝像頭,如果等下說法不一致,後果很嚴重。」

這話說得兩人臉色更是難看,顫抖的掏出手機,趕緊報警。明明是陪著來抓女干,怎麼現在反而變成兩個人都死了?

唐宋沒再說什麼,走回到已經死去的李麗珠身旁,蹲下靜靜地凝望著。

說來這女人也是悲劇,被咬一口竟然咬死了。胸太小,牛大年也是發狠,骨頭都快咬下來。而且很不巧,剛好牽動她的心臟動脈破裂。

只是,唐宋真的很納悶,怎麼會沒辦法搶救?

換做是以前,這種還沒死透的,應該還可以搶救一下,為什麼這次不行?

違背天道,到底是什麼意思?

想不通,唐宋頭疼的甩著思緒。總感覺這次任務有點,怪異。奇奇怪怪的開始,然後匆匆忙忙結束。

組建勢力的任務都沒完成,直接就被帶回來,搞得他都是有點不爽……

兩個男子打了電話,湊過來看著已經死透的李麗珠,一個男子略帶責怪:「你說你幹啥不好,得要給老牛戴綠帽。大兄弟你也是,找這麼一個出軌女人,你都不嫌棄。」

唐宋哭笑不得:「我真不認識她,我一個人在這,是你們衝上來非說我給他戴綠帽……呵,搞不好那個人還躲在他家裡。」

忽然想到什麼,跑到樓邊低頭一看,差點沒哭瞎。

一個光溜的男子坐在空調外機上,正瑟瑟發抖的看著下邊血紅的牛大年。兩個男子也跑過去看了一眼,頓時就懵逼了。

這就尷尬了,搞了半天,根本不是這個年輕人出軌,而是一個接近五十歲的禿頂男……

嘆了口氣,唐宋輕聲喊著:「上來吧,你跑不掉,要麼你也腦袋朝下跳下去。」

禿頂男瑟瑟發抖的抬頭,臉綠得跟大草原似的,帶著哭腔:「我,我沒殺人,是她先引誘我,我……嗚嗚……」語無倫次的哭起來,空調外機滴水相當嚴重。

警車的呼嘯聲很快傳來,幾人又緊張起來了……

半個小時后,警局內。

唐宋已經交代清楚身份,正等著上面有人過來接應。拿了個手機,正給方怡打電話。

說來也是神奇,這次出去的時間明明很長,可按照方怡說,才兩天不到。

看來,實力等級越高的世界,時間走得越快……

他現在在南部一個城市,距離N市也不算很遠,飛機兩個小時就解決。所以唐宋也不著急,畢竟才兩天,家裡也沒發生什麼。

交涉清楚,不多會唐宋便拿了身份證跟一張銀行卡從警局出來。

剛到門口,正好一個少年飛快的跑出去,後邊一個民警跟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太焦急跟著。那少年跑起來的姿勢很怪,雙手微微張開搖擺,像是鴨子。不過他跑得賊快,一溜煙就跑到大門口了。

「寶兒,寶兒……」老太焦急的喊著,民警則是咬著牙死命追上去,愣是沒追上。

唐宋皺著眉頭,不由加快步伐跟上。等他走到大門口,那少年已經停下來,在外邊繞著路燈轉圈。老太跟民警氣喘吁吁地靠在旁邊,累得都快吐血。

那少年不停的繞著路燈轉圈,嘴裡鼓勵著什麼。表情很不自然,舉止也很不正常。

唐宋困惑的走過去,沖著民警輕聲道:「需要幫忙嗎?」

民警抬頭看了一眼,喘著氣:「沒事,沒事。這小子,太快了。一溜煙就跑出來,嚇死我。」

老太喘了口氣,走過去拉住轉圈的少年:「寶兒,我們回去簽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