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女子安詳的懸空平躺在空中,神色中帶着一股欣慰,面容的確與我有幾分相似。

我想起祖龍曾經說過的話,始麒麟殺了他的妻子,而他的妻子,是隻盤鳳。

難道這就是始麒麟昊炎的妻子?

我正想着,猛然察覺到身後傳來了另一道氣息——是昊炎!

我立刻轉身,撞見他望着我稍又些出神的眸子。那雙眼睛裏,充滿了悲傷。

見我轉過身來,他面容上的悲慼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只有冷漠。那眼神,彷彿在看一個死人。

他掠過我,走到那女子身旁,輕柔的握住了女子交疊在身前的手:“輕語,你我馬上便能重逢了。”

我脖子上的寒毛不禁豎了起來,下意識的就往後退去。昊炎意識到,擡手朝我一指,我竟然被定住了!

這隻臭麒麟鐵定在拿我打主意!

“能給輕語做奪舍的肉身,是你的榮幸。”他冷聲道,小心翼翼的將盤鳳輕語的手放回原處,他慢慢走到了我身邊。

“凰傲晴一生沒做過什麼好事,臨了留下你,倒是成全了我。”

成全你妹!

“麒麟大哥……冷靜好嗎……”你老婆已經死了啊!我在心中怒吼,卻不敢讓昊炎知道,只能委婉提醒道:“據我所知,奪舍需要元神或魂魄,但是……”

但是你老婆是魂飛魄散,壓根兒奪舍不了!

誰知,昊炎的眼中卻對我的話不屑一顧:“凰傲晴的心頭血你能成就你的新魂,自然也能爲輕語再塑魂魄!”

我頭頂在頂了“絕佳爐鼎”、“極品大補”、“奪舍利器”等前綴之後,看來又可以增加一個“元神再造”點名頭了……

我的脖子驟然被他死死掐住,我忙用靈力去抵抗。這力度,跟墨寒第一次失控掐我時一模一樣。

見他心意已定,我又躲不開,橫豎都是死,倒不如搏一把!

“我見過祖龍了……”我艱難道。

“那又如何?”昊炎毫不關心。

“他告訴我,是你親手殺了你妻子。”我道。

昊炎冷峻的面容怔了一下,眉頭痛苦的皺起。我趁這着這一個空檔,立刻幻出長劍,掙扎着從他手裏逃了出去。

“休想逃跑!”他怒斥着追上來,我不是他對手,再次被他制住了。

這一回,他定住了我,直接開始抽取我體內的法力。

心口傳來隱隱作痛的感覺,我感覺體內的血液都隨着那些法力被抽出去了。

一團銀白色在聽的手上凝聚而成,那是凰傲晴的部分法力。

我掙扎着想要去搶回來,他搶先一步將那團法力打入了輕語體內。

輕語毫無血色的屍體之上浮現出正常的膚色來,昊炎見狀,欣喜一笑,加快了抽取我體內法力的力度與速度。

我感覺魂魄都隨着那些法力一起被抽出去了,驟然感覺渾身都沒有了力氣。

我拼死掙扎,可是與昊炎法力相差太大,怎麼做也無濟於事。

到了這個時候,我怒極反笑,拼盡最後全部的力氣,大聲喊道:“昊炎,你真虛僞!你殺了你妻子,現在還想用同族的命來複活她!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何必殺她!”

昊炎的神色浮現出痛苦的猙獰來,怒斥道:“你以爲我想殺她麼!”

他抽取我法力的動作因此一頓,我趁機搶回了自己的些許法力。

“可你就是殺了她!你想想她死時的畫面!”

昊炎聞言一頓,我掌心的水鏡碎片發出溫熱的觸感,一道畫面傳入了我的腦海。

“昊炎!夠了!你醒醒!別再被魔氣控制了!你是昊炎!怎麼能輸給那種東西!”是輕語與昊炎在交手,她處處防守,卻海說抵不過昊炎的全力以赴,已經全身是傷了。

我的心驟然很

疼,那是體內盤鳳血液和昊炎的心痛一起傳來的感覺。

終於,在法力乾涸之後,輕語放棄了掙扎。

“尊上已經帶着族人們離開九州。尊上說,九州不應該再有盤鳳的蹤跡。我爲了你,違抗命令留在了九州。如今,既然你想殺我,那便殺了吧。只是,希望我的血,能讓你重新找回理智……”

話音未落,黑色的利爪刺入她的胸膛,穿破了她的背。鮮紅色的血液順着麒麟漆黑的利爪汩汩流下,落在地上的聲音響亮的可怕。

輕語口中輕念着什麼,一道道火紅色的涅槃火在她的周身燃起。她的血液全部朝着昊炎的周身涌去,血海之中燃起悽絕的涅槃火焰。

輕語的身子緩緩倒下,涅槃火中,昊炎卻逐漸恢復了清醒。

“輕語!”他嘶聲,不敢相信是自己親手殺了輕語。他上前抱住她,輕語卻已經沒有了力氣。

她望着他,見他終於清醒過來,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便再也沒有睜開過眼。

涅槃火焰是鳳凰死而重生的火焰,以元神爲代價,另自己重生。

然而,輕語這次卻是以自己的元神爲代價,換的了昊炎的重生。

我聽到昊炎痛不欲生的哀嚎,被他強行拉出了記憶。

他瞪了我一眼,加快了對我法力的抽取。

我已經沒有力氣站着了,身子倒在地上,昊炎揪着我的手臂也不管我。

忽然,他的身子動了。

我的被他抓着手腕就要隨着他一起往前挪去,一柄長劍驟然劈斷了昊炎抓着我手挽的那隻手。

元神凝聚出來的手臂在空中消失,我的身子再次就要倒下去,卻落入了一個冰涼的懷抱。

“墨寒……”我的心一下子就安了。

“是我。”墨寒抱起我,往後躲開了昊炎的攻擊。

“多管閒事!”昊炎怒斥一聲。

墨寒將我輕放在一邊,渡了些許法力給我:“我馬上將你的法力奪回來!”

他提劍站起身來,對着昊炎的面容是說不出的惱怒:“動慕兒,你找死!”

他提劍上前,兩人纏鬥在一起,我卻感到自己的法力依舊在外泄。

法力源源不斷了流入了輕語體內!

我因爲墨寒渡了法力才能站起來的身子一下子又倒在了地上。同時,輕語的手指動了動。

墨寒怕摔着我,急忙退回到我身邊。昊炎原本想追,注意到輕語那裏的動靜,又忙轉了身飛向了她。

“輕語!”他歡喜的喊道,見輕語還不睜眼,擔心出現變故,手指在一旁點了幾處。

墨寒瞧見,皺眉暗罵了一聲“混蛋”,也做了相同的動作。

我這才意識到,昊炎在吸取我法力的同時,也給我下了一個法陣。

通過那個法陣,我體內的盤鳳法力可以直接流入輕語的體內。

墨寒正是在破除那法陣,卻又因爲強行破陣會傷到我,又爲難着。

而昊炎那邊完全與我們的愁雲慘淡相反。

“輕語你醒了!”他激動過的抱住身前睜眼的女子,我看到她的眼眸聲紫色的。

“輕語,我不會再被魔氣控制了!我是昊炎!你的昊炎!我不會讓你白白脫離盤鳳族的!”昊炎一貫冷漠的臉上,是前所未有的欣喜。

輕語的眼神卻落在了我的身上。

“尊上……”她震驚着呢喃,恐怕是把我誤認成了凰傲晴。

“她不是凰傲晴!”昊炎忙道。

輕語凝望着他,忽地,流出了兩行清淚。

她伸手捂住自己身上的那道陣法,居然將法力注入了其中!

頓時,我感覺自己被吸走的法力都回來了!

“輕語你……”昊炎震驚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想要阻止輕語,卻反被她握住了手。

“昊炎……”她低低開口,神情悲慼,“沒有任何一隻盤鳳,會用同族的命換自己重生……你是昊炎……卻不是我的昊炎了……”

“不!輕語!是我!我還是你的昊炎!”

“尊上待我視如己出,我已然背棄了她一次,又怎麼能有第二次,再傷她的孩子……”輕語的手艱難的擡起撫上了昊炎的臉,“我的昊炎,在尊上和族人們離開後,發過誓,不會再對我的同族下手。”

“我的昊炎,對魔氣從未畏懼,更不會……對魔氣低頭,清醒過來後,還任由魔氣支配……”

“輕語……”昊炎錯愕,整個人的身子都顫抖了一下。

輕語的身影在他身前消失,他高昂着的頭,深深的垂了下去。

我的法力回來了不少,墨寒夜解開了昊炎下在我身上的陣法,帶着我就要離開。

“誰都別想走!”昊炎驀然道,魔氣自他腳下蔓延而出,朝我們攻來。

互穿后不小心成了大佬 “既然輕語死了,你們都要去陪她!”他怒吼,化出黑麒麟的原型。

我還守着傷,魔氣紛紛想要入侵進我的身子。墨寒怕我出事,帶着我闖出了那片黑暗。

回到外面,衆人都守在原地。

太一的屍體卻驟然動了動。

“不好!” 重生之任意幸福 他臉色大變,只見一隻黑麒麟從燃燒着的金烏屍體之下飛起,與我們身後追來的昊炎元神化作的黑麒麟融爲一體。

“發生什麼事了?”太一忙問。

墨寒提劍上前攔住了那張暴走的黑麒麟,我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太一的臉色更菜了。

“我原本以爲,用我的太陽神火可以暫時壓制住昊天體內的魔氣,卻沒想到他的元神早就逃出去了。如今,他將魔氣化爲擊用的元神與被魔氣強化過後的肉身結合,更是棘手!”

二二聞言,一言不發,舉着火球跟墨寒一起迎戰了昊天。

我們所在的空間劇烈的晃動起來,太一說了聲不好,拋出東皇鍾,將我們全部籠罩在了裏面。

然而,在雙方激烈的戰鬥之下,東皇鍾也出現了一絲列哼。

太一的臉色更差了:“絕不能讓昊天離開這裏!他已經有了離開九州前往其他界面的能力,魔氣一旦逃出九州,後果不堪設想!”

墨寒的實力足夠對付元神狀態下的昊天,但此刻昊天元神與肉身相合,實力飛漲了好幾倍。

墨寒

他們聯手也有些困難。

我將無極玉簡幻做短笛,運用盤鳳的法力吹奏起靈安魂曲。

一瞬間,那隻狂暴的黑麒麟的動作頓了頓。然而,那被魔氣支配的肉身卻還是繼續要攻擊墨寒。

我忙加大了吹奏曲子的靈力。

昊天的元神被安魂曲影響,動作一再遲頓。而他的肉身,卻是隻知道殺戮,不會被安魂曲影響。

ωωω▲ttκan▲C〇

很快,黑麒麟的身上便出現了兩道重影。

墨寒一道凌厲的劍勢揮去,正好打中昊炎的元神,直接將他的元神打飛了出去,成功剝離了黑麒麟的元神和肉身。

墨寒飛身上前迎戰昊炎元神,二二和齊天則對上了黑麒麟的肉身。

雙方的壓力一下子少了不少。

墨寒與昊炎元神打了勢均力敵,心魔卻再次出現了。

“真可惜,只要你再強那麼一點點,哪怕是小拇指那麼一點點,你都可以打敗始麒麟了。”心魔嘲弄道。

她依舊頂着我的容貌,除了我和墨寒,誰都看不到她的存在。

墨寒沒空理她,她卻嘲弄個不停:“墨寒,你真的不考慮殺我嘛?墨寒,我可是會和黑麒麟一起攻擊你的呢!”

墨寒不理,心魔卻是狡黠的一笑。她幻出長劍,在墨寒背後就要偷襲他。

我急忙追上去攔住了她,與她纏鬥在一處。

因爲氣着她一再出言挑釁墨寒,我下手可一點都沒留情,心魔漸漸有些撐不住了。

“慕紫瞳,你可要想清楚了!我死了,你也別想全身而退!”

“可我現在只想你死!”心魔一死,墨寒的實力勢必還會再次上升一個檔次。

這樣,打敗那隻暴走的黑麒麟也就不是問題了。

我心中定了主意,對着心魔下手更是狠決。不知不覺中,我竟然已經能在這樣的關頭,都不再遲疑了。

墨淵說的沒錯,這樣不計後果的決絕,讓我和墨寒成了絕配。

險險的幾次受傷之後,我終於一劍刺入了心魔的心臟。與此同時,我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臟處傳來一道劇痛。

心魔不敢置信的望着我,怎麼也不相信我居然真的會冒着自己重傷的風險去殺她。

我忍着心口被撕裂的感覺,繼續往劍中注入靈力,心魔的身子在我面前散開,我的身影卻倒了下去。

墨寒第一時間注意到,在我從空中失去平衡落下的時候,飛到我身邊接住了我。

他將我帶回到安全地帶,迅速開始給我療傷。

“胡來!”他低低嗔了我一句,語氣中卻滿滿的都是對我的心疼與擔憂。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