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你們忘了,在第一次做滅蟲人的時候,你們跟着一個小隊一起出去做了一次輔導任務?”瑤姨說道

這個這麼能忘了?

還是因爲那個任務小白他們才結識到巖峯,然後能帶回來這麼強的一個戰力!當初帶自己的是那個十八小隊,小白到現在還記得那個又矮又胖的叫劍生的隊長!只不過最近有很長段時間沒有看見他們了。

“瑤姨的意思是?”

“對,這次輪到你們帶新人隊伍了,出任務了!不過總部現在缺人你們也是知道,所以你們第五小隊只能帶出四個人和新的第24號小隊出去執行任務,其他人留在基地準備待命其他任務。”

“您的意思是我們第五小隊現在拆開用?”小白問道

“是的,不過你放心,帶新人的任務會很簡單,你們也只要看着他們這麼去做就行,不用插手!”

“這個我明白,不過瑤姨新小隊的出勤任務是什麼?還有新小隊的隊長是誰?”

就在小白問着問題的時候,那一邊控制室內大門又一次打開了,進來一名男子,這男子氣息沉着,雙眼內斂。到有幾分科學家的氣息。

“他叫周恆,以前是名生物學家,現在

是第二十四小隊的隊長,”瑤姨介紹到,而那周恆也伸出手示意和小白握起手來。

“你們這一次去的任務要對付的一種蟲子是一種能短時間控制人類思想蠱蟲,所以你們必須去一次張家界!”

“蠱蟲?就是說這次對付的不是異蟲而是人咯?”小白一下就覺得這個任務也不是這麼簡單,只要是異蟲和人類在一起的任務就沒簡單過。

“是的,但並不如此,你們要調查的就是是這蟲子自己有意識的去催眠其他人還是說被人下了蠱。”

蠱這東西原處於南方地帶,不過苗疆特別盛行,而且說蠱的版本也有很多有一種是說那苗族裏一些女孩子爲了對付自己的心上人,不讓他背叛,或者是懲罰他人所用的一種毒蟲,這些毒蟲都是那些女孩子從野外採集而來的,然後每天給他餵養人血等惡毒之物,然後隨身攜帶在自己的囊包,可以隨時隨地下蠱。

而說法之二呢,也差不多,蠱這字拆開了就是蟲和皿,所意思就是把各種毒蟲養在像罈子、罐子一樣的器皿中,然後不給它們食物,而讓它們自己在器皿中自相殘殺直到最後一隻,那隻就是蠱,然後施蠱者就可以控制蠱,去給他人帶了疾病、痛苦甚至死亡!

而蠱字中的皿字也有乘飯喝水的碗的解釋,所以下蠱多半是下在別人吃的東西或是喝的水之中。

這是小白自己所理解的,當然以前他也做過相關的研究,所以能這麼清楚。

“好了!不多說,你們兩位去準備一下吧!”

隨後兩位隊長走出了控制室,然後一路上閒聊了幾句,事實上小白被整個基地的人都稱爲最和善的隊長,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這名新小隊的隊長才敢和小白這麼說話,換做其他人都不可能這樣。

“娜娜、雨伊、天源、還有我這次我們四個人行動,記住這一次是帶領新人小隊,所以一切由新人小隊爲主,還有雨伊和天源,你們兩個也需要多磨練,所以這一次也要多學習,明白了嗎?”

“明白!”

小白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簡單的開了一個作戰會議,然後把第五小隊留守的力量全部交給袁園來管理,自己帶着三人就離開了!

很快在直升機平臺上第五小隊的四人就看見了對面已經等了一會的新第二十四小隊的人了,看這五個人,小白和娜娜有一股特別的味道,這第二十四小隊可是以前自己的出名隊伍。

“白隊長,我們第二十四小隊全部五人到齊,請問能出發嗎?”周恆問道

“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那麼走吧!”

(本章完) 第4254章

滅神淵在神界,知道的人已經很少了,慕容盈盈和尹哲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滅神淵內死氣沉沉,魔氣和靈氣還有死氣混合其中,直接將那一處區域封印起來,就算是慕容盈盈和尹哲有著虛空神的實力,也無法進入的……

「滅神淵既然被封印,你們七個是如何被帶出來的?」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其實,滅神淵被封印數萬年,裡面老祖宗們和他們主人的靈魂,早就消散的差不多了,滅神淵內還活著的獸族,不足一千,只要我們想要出來,全力一拼的話,也是有可能衝破封印出來的,但是我們不想……」

「滅神淵內的氣息,我們都習慣了,在裡面生活不覺得有什麼不好的,而且我們從未在外界生活過,就算出來了,怕是也是九死一生,那怕活著出來了,我們又能夠去那裡呢?」

「回歸神界的獸族嗎?我們從未想過,獸族和你們人族差不多,一樣是弱肉強食,強者為尊,我們並不想回到陌生的獸族被同族殺掉,所以我們並沒有打算離開滅神淵……」

「可是,雖然大部分滅神淵的獸族都是如此想的,但是它們依舊是不甘願被封印的,如果可以不受傷,輕鬆離開滅神淵的話,我們自然願意嘗試的,所以才會和慕容盈盈做交易的……」龍玉解釋道。

墨九狸聞言知道他們說的交易物品,就是自己想要的紫玉!

墨九狸本來想著問問龍玉,到底憑什麼說紫玉是開啟滅神淵的東西,但是最後想想還是算了!

「你的那些陣盤從何處來的?」墨九狸再次問道。

「是我們龍族老祖宗留下的,據說當時它的主人就是一個厲害的陣法師,這些年我被分配到這裡看守第七境,這個第七境來的都是神殿長老以上的人物,因此不能都殺掉,但是他們來這裡也是歷練,自然是有傷亡的……」

「開始的時候,我是誰都不救的,能夠闖過陣法的就活著出去,闖不過去的就死在這裡,後來慕容盈盈命令我救他們,我才會遇到壞事做的少的,出手救一把,不然慕容盈盈就讓我修改陣法,這些都是陣盤,我哪裡會改啊,只能按照慕容盈盈的話,不然進來的神殿長老都死掉……」龍玉說道。

「你剛才用陣盤攻擊我的速度,我可不覺得還有什麼人能夠在攻擊下活下去呢!」墨九狸看著龍玉意有所指的說道。

龍玉微微一愣,隨即說道:「你和他們不一樣,你進來先是利用第七境幫你擋了煉器的雷劫,然後一路上的幻陣竟然都對你沒用,如果不是看你走在迷陣內沒發現,我都要以為自己的陣盤壞掉了……」

「而且,別人進來半年都不一定發現自己在陣法內,你竟然只用了半個月的時間就察覺到自己被困在迷陣內了,我才會……」

龍玉沒說的是,她覺得墨九狸這樣厲害的必須殺掉,否則以後她進來,豈不是自己的陣盤都沒用了! 看來新小隊的人一進來都是一副自然而然的樣子,沒有錯呢!小白和娜娜看見後就想到了自己以前也是這麼一副樣子,倒是什麼都不怕。還以爲加入了滅蟲人以後生活不會改變多少,但沒有想到的是,這一路走下來所遇到的事情徹底的讓他們明白了,想要在滅蟲人這一行裏走下去是很困難的。

不過小白和娜娜現在也不準備和他們說這麼多,畢竟他們只是二十四小隊,沒有必要知道這麼多,如果真的需要的話就讓他們自己慢慢體會吧,這種事只有體會過了纔會明白!

“好了,別的不多說,這次任務就全看你們的,還有我只提出兩個要求!”小白看着那五人一路上有說有笑好像真的想要去旅遊一般,就稍微提醒一下。

“第一下了直升機,先把自己的滅蟲人衣服換成普通的衣服,休閒的、運動的都沒問題。”

第一個要求說出,頓時那五個人就是一陣放鬆,好像真的覺得是要旅遊一般,說實話誰會在旅遊勝地還穿成像軍人一樣的服飾?

“第二個要求,在沒有我的允許下絕對不能使用武器!”

這一條也很快被大家認可了,的確這一次想要用武器的機會很小,而且小白也檢查過了那五個人的裝備,他們帶的都是一些輕型武器,他們兩名近身格鬥者,就帶了兩把匕首,一名遠程帶的是一把手槍,還有一名技術支持和隊長本人都是什麼都沒帶。

同意了這兩條條件後,這一飛機的人很快在張家界內的一個飛機場降落了,剛纔在飛機上所有人就看見這裏美麗的風景,那青山白霧,真是一片仙境一樣。

這一下飛機,所有人早就已經換好便裝,然後四處觀望起來,這飛機場四周圍山,看那一座座秀美的山壁豎立在白色的雲霧,而云霧在羣山間微微的翻騰,這可謂一抹亮麗的景色啊。

這一望和飛機上俯瞰的效果完全不一樣,飛機上能遠望羣山美景,而地面上面前可看青山綠意。加上一抹陽光時不時通過雲霧照出別一般的色彩,真是讓人賞心悅目!

“來,來,要導遊嗎?便宜一天一百…..”

“酒店,張家界四星級酒店,牀位充裕,風景優美……”

一出飛機場,像小白這樣的一看就知道是獨自沒有旅遊團的遊客,對於像小白這樣的人,上來推銷多的是,什麼包車的、包導遊的、包住宿的….應有盡有。

“我們是不是也要包一位導遊?”那名周恆隊長看向小白。

“你隨意,我們只是輔助!”小白一笑道

那位隊長一點頭,然後轉身就向一邊幾個吆喝這的導遊走去。

而那些導遊也一個個是人精,一看有人向他們走來,兩雙眼睛還望着他們,就知道有生意了。

“這位先生,是第一次來吧?我們這裏羣山綠水,要一位導遊吧!我比他們便宜九十一天!”周恆才走幾步,一名穿着西裝的小夥就上來熱情的問到。

“恩,我是要一名導遊,但是我們不是旅遊的那種。”

“嗯?不旅遊?那不可惜了,我們這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可是一美景勝地啊!還有天門山、黃龍洞、鳳凰古城、都是敢稱一絕的地方啊!您真不去看看?來我這有一張景點介紹,上面還有我的名片,你們也許沒有考慮好,沒關係!就到我們的張家界四星級酒店先住上一晚,然後想要去玩了在打我電話也行啊,包接送!”

周恆一下頭大了,這麼熱情的導遊他還是第一次遇上,也不知道要這麼對付。不過現在天色是有點晚了接近晚飯時間,這導遊說的倒是沒錯。

一邊的小白也是一樂,笑看這導遊。

“好了,好了。賓館我們先住着,可導遊師傅,我們這一次真不是看風景的,我們是來研究蠱數這個東西的!”小白走了過來,開口就直奔主題。

“噢!這沒問題啊!其實每年都有很多人都是來看我們這裏的蠱術的,這可是苗家三絕迷啊,蠱術、趕屍、和上刀山下火海!我們有這種詭異遊路線,包你們滿意!”

沒有想到,在外界一直都是談虎色變的蠱術,在這裏居然還有專門的旅遊路線?

晚上幾個人倒是住下了,這四星級的酒店倒是真不錯,還別說,在夜間看那羣山又是一股別的感覺,小白他們住在最頂層,算是豪華套間,反正現在小白不缺錢,在新人師弟師妹面前這麼能丟這個人?

“這個景色!嘖嘖~”

剛洗完了澡的小白一身浴袍站在足有五米寬的落地玻璃窗前,手中拿着一杯酒店送的飲料。

“有錢的感覺真是好!”

他們的酒店前面有一個人工湖,夜晚無雲,漫天星斗,一輪滿月,倒影在湖面上,遠處羣山黑影若以若現….

轉身在那豪華的大圓牀上還有一本關於張家界的各個名勝古蹟,美景照片和介紹。小白拿起那張導遊的名片,一個電話就打了過去,他不是想要預約什麼服務項目,而是詢問一些關於蠱術、趕屍哪類的詭異遊。

“喂,你好我是白天的那位易小白,請問有空嗎?”

那導遊現在也算是下班了,本來不想接電話,但是習慣的還是接了起來,一陣不耐煩中但是聽見易小白這個名字後,腦袋一轉突然幾個詞出現在他腦裏,9個人、9間豪華套間、有錢人!

“啊!易先生,想不到這麼晚了,您還能給我打電話我有點受寵若驚啊!請說吧什麼事,我一定爲你服務好!”

這個導遊就是一個人精,一想到小白是個有錢人,他的態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了。

“噢,是這樣的,我還是想問一下關於那詭異遊的事。”

電話那邊先是一陣沉默,然後一個比剛纔謹慎的聲音傳了過來。

“易先生,這麼說吧,其實呢我們這裏也又規矩,白天不說人,晚上不談鬼!在我們這裏巫術詛咒什麼的都是有點邪乎的東西。如果易先生你真的想了解的話,不如這樣,明天早上我們回來酒店的迎賓廳等你們,到時候詳細談。”

“好吧!”

看來小白也只能相信這些事了,雖然他從來不怕這個所謂的巫術,但是自己不信也不能隨意改變別人的信仰。

“對了!易先生,我還是提醒您一下吧,其實現在很少人想要參加這個詭異遊了,因爲前不久,這個詭異游出過大事。所以我請您爲了自身的安全考慮還是選擇一下我們這裏其他的旅遊景點,不過我這只是建議,當然決定權還在您的手裏,呵呵!”

這一番說的倒是很忠懇,誰來聽都能聽得出是這人善意的勸阻,不過小白這次就是爲這事來的,不出大事,他還不能來旅遊呢。

“好的,謝謝你!我會考慮的。”

掛上了電話小白一下躺在牀上,打開那超大的不知道多少寸的電視機準備先休息一下,而那導遊掛上電話,笑着搖了一下頭。

“有錢人就是固執!”

身爲一名人精,小白的最後一句他聽出來這人沒有打消去詭異遊的意思!

(本章完) 第4255章

墨九狸聞言也沒在意,只是微微一笑!

「你的師父真的是北冥?」龍玉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是的,這又沒什麼好騙你的,我來神殿可是經過考核的,所有人都知道的!」墨九狸笑著說道。

然後還拿出一些糕點和靈茶,吃了起來,龍玉愣了一下,也拿起來吃了幾口發現很好吃。

「不可能,北冥雖然會一點陣法,但是絕對沒有利害,神殿陣法最厲害的就是西護法西延,而他本身的陣法造詣也沒有你利害,他身上也有和我一樣的陣盤,所以才會讓他顯得很厲害!所以,你的陣法絕對不是和北冥學的……」龍玉邊吃邊說道。

「確實,畢竟神殿也不招收什麼都不會的弟子啊,我沒來之前是有師父的,後來師父隕落後我才加入神殿的,我的本事大部分都是跟我前師父學的……」墨九狸解釋道。

「你師父是佛宗的人嗎?」龍玉看著墨九狸光溜溜的頭頂問道。

「不是,你們怎麼都覺得我是佛宗的人呢?」墨九狸無語的問道。

「只有佛宗的人才都是和尚,你不是佛宗的人,卻還頂著個光頭,自然都覺得你是佛宗的人了!」龍玉看著墨九狸道。

「哎……好吧,我只是覺得這樣比較利落而已!」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如果你真的是來神殿藏寶庫找你的傳家寶的話,我倒是覺得你不如對外就說自己是佛宗的人,那樣到時候如果你活著離開了神殿,神殿顧及你佛宗的身份,也不會明著把你如何的……」龍玉看著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為什麼?佛宗那麼強悍嗎?我聽說慕容盈盈夫妻可是虛空神的強者,難道她還會懼怕佛宗的人嗎?」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當然怕了,雖然慕容盈盈虛空神的實力確實很強,但是佛宗也有虛空神強者啊,而且據說還不少,反正神殿什麼的,我是遇到慕容盈盈等人的時候才知道有這個勢力的,但是佛宗我出生后就聽族人說起過,那是一個神秘又強悍的實力,連我們住在滅神淵的老祖宗靈魂提起佛宗都很忌憚,你想佛宗有多強啊!」龍玉說起佛宗的時候,都有一種崇拜的感覺。

墨九狸微微挑眉,這已經是她第N次從別人口中聽到佛宗兩個字了,看起來這個佛宗真的如同白未央說的不簡單啊!

看龍玉的模樣,怕是尹哲和慕容盈盈也對佛宗忌憚不已啊!

看起來,佛宗應該是聖地之巔的勢力啊!

只是,自己幾世的記憶中,都對佛宗沒有什麼印象呢!

看起來以後要對這個佛宗小心提防著些了……

龍玉又想吃烤肉,墨九狸也沒拒絕,又做了很多烤肉和龍玉邊吃邊聊,龍玉對墨九狸也越來印象越好,畢竟一個人在這裡孤單一個人待了很多年了……

而且墨九狸也不會問一些讓她不想說的話,和墨九狸相處起來十分的融洽,龍玉似乎能夠理解火山為何會跟墨九狸說起自己的事情了…… “什麼,導遊死了?”

小白一下衝了過來,一把拉住那個傳來信息的人的衣領。“這麼可能?昨天晚上我們還通過電話的!他是這麼死的?”

這第二天早上,新小隊五人加上小白他們一共九個人,在用完早飯後就在這四星級的賓館的迎賓廳,等着導遊來接他們。不過突發的情況就是,來的一人竟然不是昨天那導遊,而是另外一人,他所帶來的消息就是導遊昨天晚上去世了!死於心臟病突發,但是這死的很蹊蹺,這導遊以前從來沒有心臟之類的毛病,而且驗屍報告上只是說導遊的右側肋骨下有一排小紅點。

這裏的導遊都是什麼人?各個都是人精,可以說在這裏什麼事都明白!所以他們看見這一排紅點就明白了,被下蠱了。

那名年輕人一把震開小白的雙手喊道:“我還要問你們呢?你們昨天到底和他說了什麼,害的他被人家下蠱,這幾個月已經沒人在提出要去參觀那什麼詭異遊了,就怕出事。你們倒是好,一來就說這個。晚上導遊就死了!是你們害死他的知道嗎?”

說着那年輕人一拳頭就像小白飛來,一點也不客氣。看來這年輕人和那導遊之間關係不淺啊!

這一拳被娜娜直接擋了下來,只見娜娜一手就抓住那飛來的拳頭,然後一轉手,那個年輕人就被反關節制服了。

“有話好好說!”娜娜說了一句。

“放開我!”

“你不冷靜的話我無法放開你。”

說着娜娜又加重了手下的力氣,頓時那個年輕人疼的整個人蹲在地上。

“噢、噢!放、放開!我冷靜! 傾世獨寵:凰後難求 我冷靜!”

娜娜這時才放手,那個人身體一鬆看着眼前幾個人,然後沉默了。

“那個,是在不好意思,我想問一下,那詭異游出了什麼大事,纔會變成現在這樣的?”小白一看這人冷靜下來後就問了起來。

“在三個月前,有一個導遊也是帶隊去詭異遊,當然想看詭異遊的無非都是想看蠱術,趕屍什麼的,所以那名導遊就把隊伍帶到了鳳凰城靠着西邊的真正的有生苗居住的寨子的地方…”

“等等,生苗是什麼?”幾個人都問了起來。

苗族分‘生

苗’和‘熟苗’,也就是說離開漢人文化很遠的人,他們叫生苗,這些人只是住在自己的寨子裏從不和外界來往,保持這自己的生活獨有的方式。 認準你任你七十二變 而熟苗就是融合了漢族文化,他們只是保留了自己的服飾,其他的幾乎和一般的漢人相同了。生苗一般在越往西和往南越是多。

解釋了一下後那名年輕人繼續說道:“當時那導遊,帶着很多遊客來到古寨子裏,帶着他們遊覽當地的風景,可是當地的苗族人並不喜歡這一羣人來參觀,起初只是兩三天一小波人流,也就算了。但是到後來人越來越多,這些寨子裏的人就覺得這些人是想侵佔自己的領地,所以開始極力的反抗,當然反抗也是有結果的,後來雙方達成了協議,所有的遊客進寨子游覽,每個星期只能來一次,而且是制定日,還有遊客不能隨意拍照和喧譁!”

說道這裏,小白又問道了,“那爲什麼當初會放遊客進來?一開始就回絕不久行了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