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秦老頭,你在嗎?我劉辰來看你了!”

還沒進這大殿之外,隔着老遠,我就大聲嚷嚷了起來。在各殿閻羅的面前,只有我敢這麼嚷嚷,也只有我敢直呼他們爲老頭。

殿門外,牛頭馬面見來的是我,像是害怕我似的,皆是渾身打了一個哆嗦。要知道平常日子裏,這哥倆可沒少被我所禍害,我在他們的眼裏那就是一個小煞星。

“哎喲喲!十一王,你就小點聲吧!秦廣王大人還在那休息呢!要是他被吵醒了,我們哥倆可就倒了大黴了!”牛頭晃着他那滑稽可笑的牛角,拱手對我哀求道。

“睡覺?他貴爲十殿之首,怎麼可以這麼清閒?不行,我必須要叫醒他!”說完這話,我可不管他牛頭馬面的阻攔,就這麼大步堂而皇之的硬闖了進去。

“呼哧——”

“呼哧——”

……

震耳欲聾的打鼾聲是響徹了整座秦王殿,看樣子,秦廣王這會可正酣睡如泥呢!

“秦老頭!快起來!有人要大鬧地府了!再不醒來,地府就被人家連鍋端了!”我衝着秦廣王大聲喊道。

……

我這話果然奏效,那本來睡得死死的秦廣王一聽有人要大鬧地府,猛的一個激靈,連忙慌慌張張的坐了起來,嘴裏還胡言胡語道

“誰誰誰?是不是那隻猴子又打進來了?!”

劉辰看着秦廣王那滑稽的樣子,我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秦老頭,猴子倒是一隻沒有,不過我劉辰倒是有一隻。”挺着胸脯,我得意洋洋的朗聲說着。

秦廣王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發現來人居然是我,便站起身來,故作生氣的伸出他那黝黑的大手

,指着我罵道

“小兔崽子!你是不是想要讓我把你關起來,接受萬蟲嗜心之苦?怎麼好好的沒事又跑來擾我清夢?我睡個覺容易麼我!”

聽秦廣王這麼說我,我連忙笑着搖了搖頭道:“錯錯錯!我這次找你可是真有要緊的事哦!你瞧!”

說着,我便從懷裏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書冊,雙手遞交給了秦廣王。

致摯愛:給你一生的戀愛 “這是啥?”

秦廣王聲如洪鐘的問向了我,雙手也不急不忙的接過了書冊。

“這是我近十年來,做滿的三萬件事情啊!我將所有我所做的事情都記錄在這書冊中,你可不準抵賴哦!”我笑呵呵的看着秦廣王。

“無聊,你做不做完三萬件事,給我看幹什麼?難道想讓我表揚你?”秦廣王瞪着那雙銅鈴大眼,直愣愣的看着我。

“這……”

“呃……”

“難道…難道秦爺爺忘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我面色一沉,心裏也是一緊,此時我也不在跟他嬉笑了,恭恭敬敬的對秦廣王問道。

“約定?我跟你這個毛小子會有什麼約定?走開走開!玩你的去,別打擾爺爺我休息!”

說着,秦廣王就隨手將我遞給他的書冊隨意一丟,然後伸了個懶腰,準備繼續睡覺。

書冊被丟到了地上,卻不知爲何,讓我的心一瞬間疼痛的忘記了呼吸……

“你怎麼可以這樣!十年前,你不是答應我的,只要我做滿三萬件事情,你就會放了那個小姐姐,免去對她的懲戒,讓她投身於一個好人家,怎麼這會兒給忘記了?還是你堂堂秦廣王說話不算話!”我顯然是有些生氣,臉色也變的有些微紅。

“笑話,我秦廣王什麼時候會說話不算話?你等等,容我先想想。”秦廣王迴應道。

“當日崔府君判官也在場,不信你問問他。”我突然想到了崔府君這一證人。

“是嗎?哦……好像有那麼點印象,不過記不得了,我都忘得差不多了。”秦廣王縷着自己的鬍鬚,做出思考的樣子。

“當日,你把她送往孽鏡臺,查出了她毒殺自己母親的罪過,然後說是要將他發往都市王殿,受以極刑,再將她改頭換面,投入畜生道,這些你都忘記了嗎?”我開始質問起了秦廣王來。在地府,沒有任何人敢質疑秦廣王,因爲他就是地府的主宰,我也算頭一號了。

“毒殺自己的母親?”

聽到這樣的話,似乎秦廣王一瞬間便來了精神。

“小崽子,爺爺我告訴你,別說我想不起來,就算我想起來了,我還是會該怎麼做就怎麼做的!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作爲子女,毒殺自己的母親,這本身就是逆天行事,這等畜生,必須加以重罰,不可姑息!”

“可是那個時候,她還不過是一個八歲的孩童而已。再者說,生前,她的母親不守婦道,不尊本分,做的都是男女苟且之事。還常常打罵她,這樣的

母親要她作何?難道就沒有過失嗎?你如此果決的判定,難道就沒有一點同情心嗎?”我顯然是越說越氣,到最後感覺身體裏憋的火氣都快要把我給撐炸了。

“同情心?她的命是她的母親給予的,你沒有母親,自然不能體會到作爲母親的心酸與不易!再說地府之內,我都是依照天條之法行事,錯的就是錯的,我絕不姑息!”秦廣王斬釘截鐵的迴應道。

“誰說我沒有母……”

我一激動,差點想要說出自己本有母親。可是話到了嘴邊,又忙被自己收了回去。定了定心神,我繼續問道

“可是你當初明明答應我的,只要我做成三萬件事,你就會……”

“行了!”

還沒等我把話說完,秦廣王就打斷了我的話

“本王要休息了,你休要跟我理論這個問題!我累了!牛頭馬面,將劉辰給我帶走!”

秦廣王話音剛落,牛頭馬面便連忙架起了我,強制將他拖出了秦王殿……

當你轉身,我已別戀 出了秦王殿,我想了想覺得還是不死心。

“怎麼可以這樣?我們明明說好的啊!姐姐……”

……

“秦老頭,你給我出來!你不可以說話不算話的!”

……

我越想越覺得窩火,越想越憋氣,想到最後更是感覺到痛心疾首,於是我想試圖在闖進那秦王殿,問秦廣王一個明白。

“十一王,你的心情我們理解。不過我覺得這事沒你想的那麼的悲觀。說不準,秦廣王大人早就送你那個什麼的小姐姐投做人胎去了。要不然你去都市王大人那去問問不就結了,看他有沒有將你的小姐姐改頭換面?”一邊的馬面在一邊提醒劉辰道。

“就是啊!誰不知道你十一王可是最受十殿閻羅的寵愛的,我哥倆終日守着秦廣王,秦廣王他老人家怎麼可能會忘記答應過你的事情呢?要我說,你只要記得那女孩的姓名和生辰八字,然後去轉輪王那裏,查看一下墮落生冊,不就知道她有沒有投入人家了嗎?要是她被投入了畜生道,你在找秦廣王鬧也爲時不晚啊!”牛頭也在一邊幫腔說道。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迴轉輪王爺爺那裏找找十年來的墮落生冊不就知道了嗎?”

被牛頭馬面一經提醒,我立刻清明的許多。隨後,跟牛頭馬面告別之後,我施展了什麼特殊的飛身法門,一轉眼就在牛頭馬面的眼前消失了。

但我不知道的是,等我這麼一走,秦廣王竟從殿內走了出來。在他的手中,赫然拿着就是劉辰做滿三萬件事情的書冊。

“這個小崽子,還真是肯拼命,說做三萬事,還真被他做了下來。不過犯下的錯,終歸是要受到懲罰的,再則說,我不會縱容你跟一個犯下弒母過錯的女魂產生感情的,這是絕對不容許的!罷了!等你發現了真相,可別怪我這個秦老頭啊……”

……

(本章完) 在一間偌大的石室裏,有着幾排灰濛濛的書架。書架上,擺着統一規格的書冊。在其中兩排書架的中間,我正不停的在這些書冊中翻閱尋找着什麼。我知道,這些書架上,擺放着的都是近十多年來,各路鬼魂所投放六道記錄的‘墮落生冊’。

六道,指的是天道、人道、阿修羅道、畜生道、餓鬼道和地獄道。指衆生輪迴的六大去處,即在這六道中輪迴生死。

“秋靈,六月初八誕辰。奇怪,怎麼這一排沒有呢?”

“這一排也沒有……”

“還是沒有……”

……

我翻閱了所有近五年來的墮落生冊,都沒見到寫有秋靈派投六道的記錄。這會兒,忍不住的,我也暗自向着不好的方向想去。

“難道說…秦老頭早在十年前,就已經做好決定,將她給……”

“不會的,不會的!我要保持鎮定!”

我是越想越不敢想,索性繼續在墮落生冊上尋找下去。

終於,在九年前的墮落生冊中,我終於找到了秋靈這個名字。

“秋靈,六月初八誕辰,享年八年零三月,限令派投人道……”

派投人道,這句話的出現,讓壓得我喘不上來氣的這塊大石總算是落了下來。

“哈哈哈!秦老頭果然還是個好人,總算有點人情味,派投人道,那就沒有進入畜生道,怎樣都是好的。”我心裏暗自慶幸着,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見到上面寫着派頭人道,我機會已經能幻想道秋靈以後的生活了。

我相信她必然生活在一個富足的家庭,可能父親是英俊瀟灑的富商,母親是漂亮端正的貴婦人,她就是那個千金小姐。

相信在那裏,會有很多人喜歡她,追求她吧,也不知道我還能和她見面嗎?也許再也見不到了吧……

一想到再也見不到秋靈,我的心裏是莫名的一酸。我承認,從我認識的她那天開始,我就喜歡了這個小姐姐,我親眼看到她在十八小地獄受苦刑卻忍住不叫,倔強的小嘴高高朝上,不想受到衆多鬼差的嘲笑。也親眼看到在她一個人被孤零零的關在鎖魂牢裏的時候,一個人的無助,一個人的痛哭流涕。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知道,我要窮盡我的一生,要保護這個女孩。

現在,我可能是做到了,但是女孩或許從此離開了我,再也見不到了。說實話,我心裏難受,很難受。但是我明白,這是秋靈最好的歸宿了。

還有,我明白一個道理,喜歡一個女孩,不是爲了貪圖擁有她,把她留在自己的身邊。喜歡一個女孩,應該是看着她幸福,看着她永遠過着開心的生活,這纔算是真正的喜歡,這個道理,我是明白的。

可是……

等我回過神來再往下看,我是越看越心驚,直到看到另一行字,我整個臉色都爲之一暗,豆大的淚水從我的眼眶中緩緩…溢出

……

“代母受過,懺悔罪孽,令其三世爲娼,六世爲畜……”

“令其三世爲娼,六世爲畜……”

“令其三世爲娼,六世爲畜……”

…….

“怎麼可能,怎麼可以這樣!不!我不相信!”

這一刻,我的心在滴血,我怎麼也沒想到,投胎爲人的秋靈姐姐,會被秦廣王點爲三世爲娼,六世爲畜!

陷入崩潰的我直接背倒在了書架上。

“轟!咔嚓——”

隨着我倒在書架上的重力,一排排書架頃刻間排山倒海般傾倒了下來,形成了連鎖反應。而我…則是徹底倒在了背後的書架之上,被書架上的墮落生冊給活活的淹沒……

曾經,我是如此信誓旦旦的偷跑去到秋靈小姐姐的身邊,認認真真的告訴過她:“小姐姐,你放心,我會跟爺爺替你求情的,讓你降生一戶好人家,從此再也不會有那樣的母親。”

我還記的,當初,秋靈姐姐曾告訴過我,最最痛恨的便是像母親這種不守婦道,爲人不齒的女人。我也是盲目的輕信,母親都是這樣的……

現如今,由於自己的干涉,秋靈雖沒有改頭換面,淪爲畜生。但是可悲的是卻要忍受前三世爲娼婦,後六世爲畜生的生涯,忍受她最憎恨,最痛恨的,最可悲的事情。

“三世爲娼,六世爲畜?我這是幫了你還是害了你?哈哈哈!可笑,真是可笑啊!哈哈哈….”

不知爲何,我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只是我這笑聲聽上去卻顯得是那麼的淒涼…悲傷……

秦老頭,你這個騙子,你騙了我十年,你竟然讓一個小女孩,去忍受三世爲娼的苦命!我…我…要…殺…了….你!”

“啊!!!”

此時的我更像是一隻發瘋了的惡鬼,混着淚的臉龐看上去顯得格外的猙獰。

“嘭!”

壓在我身上那所有的墮落生冊突然猛的全部被彈飛了開去。一本本墮落生冊書頁全部被扯開,漫天的書頁在石室的上空飛舞着,看上去蔚爲的壯觀。

“轟!”

石室外的幽門被從我的身體向外傳出來的一股怪力猛烈的撞碎,我此刻長髮飛舞,雙目泛着血色的紅芒,手持着一把變大了的黑色鐵尺,鐵尺拖着地面,劃出了一道如黑血一般的痕跡。

我慢慢的向着石室外走去,每走一步,周圍也就跟着冷上了一分。本就陰森的地府,因爲我的步子,顯得更下的森寒……

……

秦王殿外,我懸置漂浮於上空,手舉那把黑色鐵尺,眼神冰冷的仇視着秦廣王的大殿。

“秦老頭,你給我出來!說!你說!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我歇斯底里的喊聲好似被放大了無數倍,整個地府,都被我

的聲音震懾到。其他九殿閻羅紛紛被驚擾,皆是縱身向着秦王殿處趕來。

似乎早就知道我會來一般,秦廣王慢慢的推開大殿之門,身着帝王樣式的官袍,慢悠悠的走了出來,而後仰天看着那幾乎快要發瘋了的我。

“哦!想必你應該都知道了吧?那有如何?她的前三世我沒有將她改頭換面,已經是對她仁至義盡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秦廣王慢悠悠的說道,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可是你爲何要讓她三世爲娼,更要她看、六世爲畜?你明明知道,因爲她的母親,她討厭做那種娼婦之人,甚至於極度憎恨,可是你爲何還要那麼做?你曾經答應過我,要讓她投身一戶好人家,過着幸福無憂的生活的!”我對着秦廣王瘋狂咆哮着。

“投身一戶好人家?你當他前世積下了什麼福澤了嗎?殺了自己的母親,我還恩准她前三世重返人道,已經是對你最大的讓步了。若不是看在你苦苦爲她哀求的份上,你覺得我堂堂十殿之首的秦廣王,會爲了這個破事跟你掙來辯去?劉辰,別做的有些過了!不要把我對你的驕縱當作是一種理所當然,再這樣下去,縱然是轉輪王,也保不住你!”秦廣王的聲音中,明顯透着幾絲怒意。

“我不管你怎麼想的,昔日,是你答應我讓她投身一處好人家。我費勁心力,早日達成三萬事情,只爲許諾換她投一個好的身份。你答應了我,卻欺騙了我,使得我讓她成爲了她最痛恨的那種人,我非但沒有幫助她,更是陷她於萬劫不復,你說!你說這是爲什麼!你說!”我依舊是發瘋般的狂吼着。

“我沒做過什麼不正確的事情,既然你想讓她投身人胎,那就自然受些責罰。三世爲娼外加六世爲畜已經是輕罰了。若要是把我惹急了,我將讓她永世爲娼或永世爲畜你信不信?忤逆我的意思?這地府上下還沒人敢跟我作對,你難道想死嗎?”

泥人也有三分火氣,況且還是秦廣王。雖然平日裏對我十分嬌寵,但是到了這個時候,秦廣王可不會對我留什麼情面,因爲在這個地府中,他秦廣王是說一不二的。而現在,我想如果他任由着我這樣頂撞自己,那他可能在地府的權威將受到挑戰,難以服衆!

“忤逆你的意思?我今天就忤逆你了怎麼樣?你這個只看鏡心不看人心的秦老頭,我今天就搗毀了你這個該死的孽鏡臺,我看你還怎麼總是仗着這個破臺子看那人心險惡!”

“啊!”

“給我破!”

氣急了的我被秦廣王的話徹底刺激到了,心頭的怒火無處發泄。大腦發熱,看那孽鏡臺就在自己的身下,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舉起黑色鐵尺,朝着孽鏡臺就轟了過去。

“你敢!你要造反嗎?”秦廣王怎麼也沒有想到我竟然會這麼胡來。

“轟!”

只聽憑空一聲巨響,整個地府都爲之震動,四方鬼差鬼魂都是大驚失色。

再見孽鏡臺處,煙塵瀰漫,石屑漫天……

(本章完) 我估計當時秦廣王應該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估計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我這個地府混小子竟然敢幹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舉動。見那漫天飛舞的石屑,秦廣王面色一沉,雙拳死死的攥緊,而後雙腳猛的一點,身子騰空躍起,向着那漫天石屑便疾馳而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