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我能有什麼辦法?現在這個社會……古老的東西、古老的文化流失的太多了,別說是一個小小的巫術分支,其他的古文明都不知道消失了多少……」他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附和的點點頭,這話說的倒是沒什麼錯誤。

「你知道我惋惜的一種流失的古文化是什麼嗎?」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一愣,她搖搖頭。

「是三妻四妾啊!」樂天嘆了口氣。

蘇紫萱直勾勾的看著樂天,她長長的吐了口氣,強行壓下要暴揍這傢伙一頓的想法……

「怎麼了?是不是認為我說的不對?」樂天看了看蘇紫萱。

「當然不對了,你是不是以為現在的婚姻法是在保護女人?」蘇紫萱哼了一聲。

「那當然了。」樂天點點頭。

「錯!大錯特錯!現在的一夫一妻制不是為了保護女人的,而是為了保護男人!讓你們男人能多活幾天……精盡人亡你不會沒聽說過吧?」蘇紫萱說道。

樂天驚詫的看著蘇紫萱,慢慢的……他吸了口氣。

這個問題好像就沒有繼續說下去的必要了,而此時角落裡的那具姜丁的屍體依舊毫無動靜。

「如果那個人不來……我們是不是要一直等下去?」蘇紫萱問。

樂天搖搖頭。

「我們不是在等人來……」他說道。

蘇紫萱皺眉,她現在依舊是跟不上樂天的節奏,這讓她有一種非常大的緊迫感。

「嘩啦……嘩啦……」

一陣奇怪的聲音傳來。

蘇紫萱奇怪扭頭四下看去,沒有人出現啊……

「那邊……你看哪呢?」樂天指了指那個角落。

蘇紫萱急忙看過去,她用盡目力,依稀看到姜丁被扔的那個角落依稀站起來了一個人。

這個人搖搖晃晃,好像是喝醉了酒。

好一會,他慢慢的移動自己的腳步,居然離開了垃圾場。

「姜丁沒死?」蘇紫萱看著樂天,她的眼中都是驚詫。

「死了。」樂天回答。

「那……」

蘇紫萱指了指不遠處,姜丁還在搖搖晃晃的走著,他的速度很慢,就像是一個蝸牛。

「那什麼?我們等的就是他自己走過去。」

樂天拉住蘇紫萱,跟了上去。

「你一直知道姜丁會活過來?」蘇紫萱一邊走一邊問。

「我不知道,我是猜的。」樂天回答。

蘇紫萱不信。

不過現在沒時間問了,姜丁的速度突然越走越快,蘇紫萱發現一些黑色的蟲子屍體散落到了路上。

「這些蟲子沒什麼問題吧?」她問道。

「沒事,這都是些死蟲子……水滴蠱在宿主死亡之後就自己死亡的,現在姜丁體內的水滴蠱已經都死了。」樂天說道。

「這個蠱到底是什麼東西?和痋是一樣的嗎?」蘇紫萱好奇地問。

兩個人現在已經是一路小跑的狀態了。

「差不多,不過痋的危害更大,痋不分敵我,想要控制它們只能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將它們禁錮在某一個區域,可是蠱不同,蠱是由人體的精血培養出來的,是完全可控的,姜丁那樣的三腳貓都可以控制蠱蟲,可想而知……」樂天回答。

「那……蠱可以做什麼?」蘇紫萱抓住這難得的機會繼續問。

「可以控制人!這是蠱的最大的作用,不過蠱一樣可以殺人……」樂天回答。

蘇紫萱吸了口氣,巫門的這些手段無一不是極其陰毒的,這樣的手法都是何人發明的?

「你知道這些蠱術和痋術的來源嗎?」她問。

「你想問的是巫術?巫術的起源……那可就太久遠了,最初的巫術只是來源於人類對於大自然的畏懼,他們用同類的屍體來祭祀大自然的神明!慢慢的……屍體就變成了活體,然後又繼續演變出了一些更變態的術法!」樂天回答。

蘇紫萱點了點頭,對於巫術的認知她更清晰了一些。

姜丁突然停住了,他站在一家夜總會的面前。 “影子,你最近身體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我回過神來。儘量保持平靜的語氣。朝着潘曉瑩問道。

沒想到我這話問出來之後。潘曉瑩一下子臉就紅了,嗔怪的看了我一眼說道:“當然不舒服了。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你怎麼知道。”

聽到這話,我就知道潘曉瑩誤解了我的意思。趕緊解釋不是說這方面,而是問她有沒有感覺最近有不對勁兒的地方,或者身體有別的什麼不良反應。或者有沒有見過奇怪的人。

潘曉瑩這才明白我這是什麼意思,她仔細想了好一會兒,就說最近兩個月。自己的記性越來越差,有時候出去逛街都會忘記回家的路,不過也只是一陣陣的。半個多月有那麼一次吧。所以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繼續追問道。這可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所以必須得抓穩。

潘曉瑩也算是跟我一起經歷過生死的朋友了,我可不希望她出現任何的意外。

“高考前開始的吧,高考那天就有一次,要不是遇見你,我估計都找不見考場。”潘曉瑩說這話的時候,臉又紅了,估計想到高考時候我們見面時候的場景。

我可沒有想那些,而是仔細回想着潘曉瑩和之前有沒有別的什麼變化。

人還是那個人,而且從她的描述上來看,也沒有遇見什麼值得懷疑的人,每天都是兩點一線的生活。從學校到家裏,家裏到學校,路上也都是和同學在一起。那麼,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變化,導致潘曉瑩變成這樣的?

“影子,把你手伸出來,我幫你看看。”我轉過身來十分嚴肅的朝着潘曉瑩說道。

“幹嘛?”潘曉瑩連忙把手護在胸前,用一副看流氓的眼神看着我。

見到她這樣我真有些無語了,又不能說破,只好死皮賴臉的說幫她看看手相。潘曉瑩也知道我的本事,所以對於我會看手相這事兒深信不疑,這才把手伸了過來。其實我也不怎麼會看手相,關鍵是想通過她的手來感知一下她的“命”和三魂七魄到底還在不在。

潘曉瑩的三魂七魄和“命”都在,這讓我更加的疑惑了。

看到我很長時間都沒有放手,潘曉瑩用警告的語氣說道:“看完了沒有,看完了趕緊放開啊,別藉着看手相佔我的便宜。”

我放開了潘曉瑩的手,擡起頭來很認真的看着潘曉瑩的臉,還是看不出來個所以然來。

“影子,我忽然發現你長大還挺好看的,換了短髮更精神了。”我故意把話題岔開。

沒想到我這句話,竟然還真引出了一些線索來,潘曉瑩思考了一會兒朝着我說道:“我想起來了,就是那次去剪完頭髮之後,我的記憶力就開始不行了。”

“當時剪頭髮時候,有沒有什麼異常的情況?”聽到他的話之後我也是一愣,然後立刻朝着她問道。

她說也沒有多大的意外,就是當時在剪頭髮的過程中,好像被紮了一下,估計是理髮師沒有控制好手中的剪刀,當時就疼了那麼一下,之後也沒有什麼感覺。接下來看到剪出來的髮型很好看,連一起去的朋友都誇讚,所以也就沒有計較那些事情了。

不過當她指着自己的脖子,說當時就紮在那個地方的時候,立刻引起了我的警覺。

剛纔我去幫她放行李的時候,就看到她脖子的那個地方有蛆蟲爬出來,雖然現在看上去很光滑,但是剛纔那一下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你那個地方被紮了之後有沒有別的什麼反應?”我繼續朝着她問道。

潘曉瑩搖了搖頭,示意並沒有任何的反應,也就只是紮了那一下而已。到現在爲止,她都覺得自己記憶力下降,是因爲高考前那些高強度的學習導致自己精神方面出現了一些問題,現在高考結束也進入大學了,應該就會好很多。

看着她對接下來生活的無限嚮往,我也不想在現在就把這個事實說出來,只是轉過頭去看向窗外,窗戶的玻璃上潘曉瑩依舊沒有影子。

幾個小時候,火車到站了,我和潘曉瑩同時下車。

由於潘曉瑩她們學校開學比較早,所以外面已經有校車在這裏接了,而我是提前過來的,火車站外面還沒有車。所以我提議去潘曉瑩學校看看,順便幫她拿行李,潘曉瑩很開心的答應了下來。

上車之後,我的注意力就一直在潘曉瑩身上,希望能再多看出來一些東西,可是自始至終,她的表現都十分的正常。

剛進入學校,就看到一幫子人朝着校車這邊衝過來,只要是單身漂亮女孩兒,就搶着去幫忙拿行李。這種場景,把潘曉瑩也嚇了一跳,不過那些人看到我和潘曉瑩一起,有幾個想過來的最後把目標又集中在了下一輛校車上。

幫她把東西安置好之後,我並沒有多留,她同宿舍的幾個同學也過來了,跟她們簡單的打了個招呼之後,就離開了。在離開之前,讓她如果下次再迷路,就直接打電話給我。

出了宿舍門,隱隱約約聽到裏面開玩笑的質詢聲,問我是不是潘曉瑩的男朋友。

站在潘曉瑩她們學校門口,我有些傻眼了,原本過來之前查了路線圖,從火車站去我們學校該坐哪路車。可是在這兒,根本就沒有那路車,本來想去打聽一下,不過看着天色還早,索性就在附近轉轉。

反正我們學校還有幾天纔開學,大不了晚上就在附近找個賓館住下來。

沿着學校門前的那條路一直往前走,半個多小時看見了三四所學校的牌子,從想起來這裏是大學城,很多學校都在這邊。這也讓我來了精神,去找找我們學校,是不是也在附近。

整整繞了一圈,找到了十幾個學校之後,終於找到了我們學校的牌子。

看到牌子之後,我都被自己給傻笑了。我們學校離潘曉瑩的學校很近,剛纔如果反方向走,第一個就是。

還有幾天纔開學,所以顯得特別的蕭條,大門緊閉着,裏面只有幾個人。所以,我也沒有進去看,而是直接在附近找了個賓館住了下來。提前過來,就是想感受一下這邊的氣氛,所以住下來之後的第一件事兒就是去到處看看。

還沒有出發,潘曉瑩就打電話過來,說她們宿舍要聚餐,幾個室友強烈要求把我也一起帶過去。

我想了想,還是過去認識一下她們,潘曉瑩也是我的朋友,以後和她們在一起,難免要讓她們幫忙照顧一下。尤其是現在,潘曉瑩的情況讓我更加的擔心,如果沒有人在旁邊的話,隨時都有可能出現意外。

潘曉瑩她們宿舍一共有四個女孩兒,四個全部都來了。其中有個戴着眼鏡挺好看的名叫張倩,吃飯說話的時候都很優雅,應該是有着良好的家教,給人一種書卷氣息;還有個看上去十分女神範的女神經名叫林萌,本來以爲是淑女來着,見我之後就拿起啤酒瓶子和我對吹,這架勢也嚇到我了。

還有另外一個文弱的小女孩兒名叫顧子藝,剛滿十六歲,就已經上了大學,而且還是她們宿舍高考成績最好的,十足的學霸。

整個飯桌上,都在拿我跟潘曉瑩開玩笑。這樣的氣氛下,潘曉瑩也放的很開,要不是我堅持原則,估計晚上就得淪陷了。

到最後散場的時候,女神經林萌還拍着我的肩膀指着前面的潘曉瑩說,如果我需要幫忙的話,她隨時可以幫忙,做一架值得相信的僚機。

留下手機號碼之後,讓林萌隨時注意潘曉瑩的情況,如果有任何不對勁兒的地方,立刻聯繫我,哪怕是大半夜都行。

“還真癡情啊,行,這件事兒我幫了,如果你那邊有什麼好資源記得介紹給我啊。”林萌再次一巴掌拍在我的肩膀上,搖搖擺擺的朝着前面宿舍樓方向追了過去。

沒想到當天晚上,我就接到了兩個電話。

由於喝了不少酒,回到賓館裏躺在牀上就睡了,到了後半夜被手機鈴聲吵醒,竟然是剛剛留了號碼的林萌打過來的。

“葉子,潘曉瑩不見了,剛纔我看見她進了洗手間,可是迷瞪了一會兒醒來就找不到人了。”林萌打電話給我的時候,語氣特別着急,而且還能夠聽到爬樓梯的聲音和零星的叫罵聲。

估計林萌現在正在女生宿舍樓上躥下跳的到處找人,這事兒絕對是那個女神經能夠幹得出來的。

而林萌的電話剛掛斷,我還驚魂未定的時候,手機又響了,潘曉瑩打過來的。看到這個名字,我立刻接起電話。

“影子,你去哪兒了,你們宿舍人都在找你呢?”

我話音剛落,就聽到電話那邊傳來了哭聲:“葉子,我迷路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兒。”

“影子,你出了宿舍大門沒有?如果沒出的話,把手機的手電筒功能打開四處晃動。” 山海市是非常大的,即使張大炮佔據了城北的一些區域,可是依舊有很多其他富豪開設的夜總會,這些人的實力和張大炮也相差無幾……

這一家夜總會其實名氣還算不小,因為據說這裡有一家在山海市都算規模很大的地下賭場……

這家夜總會的老闆很神秘,警察三番五次的來抓賭都沒有抓到什麼東西,反倒是讓他們隱藏的更加隱蔽了。

樂天和蘇紫萱看著這傢伙夜總會。

「了解多少?」樂天問。

「不太多,這家夜總會的老闆據說是一個隱藏富豪,他本人不在山海市,是他的一個手下控制著這家夜總會,據說……這裡面有一個大型地下賭場,不過警方一直沒有找到證據。」蘇紫萱回答。

「姜丁說的百家賭場……會不會就是這裡?」樂天問。

蘇紫萱不太肯定的搖搖頭。

「我從沒聽說過百家賭場這個名字……我也不能確定。」

樂天咂了咂嘴,蘇紫萱肯定是沒聽過的,否則她早就拉著人過來抓賭了。

姜丁在外面站了片刻,他一動不動。

「這傢伙在幹嘛?」蘇紫萱疑惑的問。

樂天突然拉住了蘇紫萱,兩個人趴在地上,躲在一輛停在路邊的豪車後面。

「幹嘛?」蘇紫萱看著樂天。

「來人了……這個人不簡單。」樂天低聲說道。

蘇紫萱急忙扭頭看去,一個身穿黑袍的男人走了出來,這個男人看到一動不動的姜丁,他馬上走到姜丁的面前。

他伸出手,很滿意的摸了摸姜丁的臉,口中發出難聽的笑聲。

「好!很不錯……小子!你有福了,你可以成為我的一個收藏了……」他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看著這個傢伙的手指,借著路燈的光亮,她看到這個人的手指甲是黑色的,是巫門!

「不要動!不要說話……不要做任何事情……」樂天的聲音低得幾乎聽不到。

他發現這個黑袍人是一個真正的高手,比自己上次交手的莫小甜好像更加深不可測!

「跟我走吧……」

黑袍人淡淡的說了一聲,他帶著死去的姜丁走進了這家夜總會。

樂天這才和蘇紫萱站起身,樂天低頭沉思,蘇紫萱看著樂天。

「怎麼辦?」蘇紫萱問。

「你先回去,我自己進去……」樂天說道。

「不行!你想都別想,我不會讓上次的事情在發生。」蘇紫萱馬上拒絕。

樂天無語。

「上次是我一時失誤,這次不會了,再說……我又不是去殺人,我只是去看看情況。」他解釋道。

「不行!」蘇紫萱哼了一聲。

樂天也是無奈了。

「這樣……你馬上回去將我的車子開過來!這樣總可以了吧?」他看著蘇紫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