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秦穆然一手抓住了孫超的頭髮,隨後猛地一揪,硬生生抓著頭髮將孫超從地上給抓了起來。

「啊……疼!大哥,疼!頭皮都快被你掀掉了!」

孫超倒吸著冷氣,頭歪著喊疼。

「孫超,這一次,斷你一臂,讓你長個記性,若是以後你還來惹我,那麼就不要怪我了!到時候,不光你會死,就連你們天龍幫上下,我都要他們死!」

秦穆然言語冰冷,不摻和一絲感情地說道。

「聽到我說的了沒?」

秦穆然再次問道。

「聽到了!聽到了!」

孫超連忙點頭。

原本小命都很難保住,現在只要廢掉自己的一條手臂,命算是撿回來了。

其實,也算是孫超今天幸運,若不是秦穆然估計一旁躲著的葯林薇,恐怕今天的這些人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的,但是現在,他活著了!

「咔嚓!」

孫超的話音剛落,秦穆然的另一隻手便是已經出手了,打在了孫超的手臂上面。

骨骼斷裂的聲響傳來,讓孫超沒有一絲的防備,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手臂已經被秦穆然給敲斷了,而那斷骨的疼痛已經超越全身的疼痛,充斥著他的腦海,讓他難以忍受。

「啊!」

秦穆然一手鬆開,孫超便是直接倒在了地上,整個人蜷縮在了地上如同熟透了的蝦米一般,打滾著,哀嚎著,那個慘叫聲,就算是殺豬的時候那叫聲也比不上。

「哼!孫超,記住我說的話,好自為之!」

秦穆然冷哼一聲。留下一句話后,便是轉身來到牆后,找尋躲藏著的葯林薇。 之前,朱子清他那樣說了之後,離瀟並沒有做任何的解釋,甚至是,離瀟他還有一種視死如歸的態度和淡定,不知道爲何,他會有這樣的想法,會有這麼的想不開,任務參與者也有這麼多,但一來就有他這種想法的,卻不多。

所以說,離瀟他還是很可疑的,於是,蘇姍在覺得唐一匹是鬼魂的可能性不大之後,她決定去回想一下離瀟他的背景和最後的經歷,李肅他還是和之前一樣的,一直保持着閉眼休息的狀態,其他人,其他任務參與者也沒有人說話。

蘇姍看到在一個非常有詩意和浪漫氣息的亭子裏,亭子裏此時只有兩個人在裏面,“山無棱,天地合,纔敢與君絕,離瀟,你知道嗎,我最喜歡的就是這一句了”,離瀟旁邊的人,此時一邊抱着離瀟,一邊在離瀟的耳邊說着悄悄話。

只有他們兩個人能夠聽見的悄悄話,但由於是魔王它放出來的畫面,所以,蘇姍她也可以聽見,並且還是清清楚楚的聽見,以及清清楚楚的看見,離瀟身邊的那個人,他是真的在抱着離瀟,彷彿離瀟是一個女生,是他的女朋友一樣。

然後,離瀟身邊的那個男生說完之後,離瀟他竟然也抱了抱之前說話的那個男生,畫面回想到這裏,蘇姍她突然覺得有點噁心,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一個男生抱着另一個男生,而另一個男生之後也抱了抱那個男生,偶的天。

這離瀟,未免也有點太那個了吧,蘇姍在心裏想道,但這還不算什麼,最讓蘇姍她無語的是,接下來的畫面,離瀟和那個男生,他們二人抱緊之後,恨不得馬上就狂吻對方,狂吻彼此,看到這裏,蘇姍她是真的有點想吐了。

被噁心到了,但沒辦法,爲了知道真相,爲了知道最後的結果,蘇姍她也,蘇姍她也不得不繼續往下回想着。

“離瀟,你今天是怎麼了,好像從上午開始,就一直心事重重的樣子,你不應該有事瞞着我啊,我們之間,難道還有什麼是不能說的嗎”,蘇姍看到一間比較漂亮的房子裏,沒錯,離瀟他是百分百在這裏的,此時,他正。

此時,他正和之前在亭子裏看到的那個男生在一起,也真的是在一起啊,蘇姍看到,看到他們二人就那樣半裸着睡在一起,兩個男生啊,兩個男生睡在一起啊,這讓蘇姍她一個女孩子看到了,她情以何堪啊,真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過也還好,畫面到這裏,基本上就沒有了,蘇姍她再也不能看到更多了,到目前爲止,蘇姍她一共回想了三個任務參與者的背景和最後的經歷,他們三人分別是:蕭文、離瀟,還有唐一匹,那麼,在他們三人中,誰最有可能。

誰最有可能會是鬼魂呢,蘇姍在心裏分析着,蕭文:他家裏有錢,人又長得帥,脾氣也還很好,最主要的是,他還有一個非常喜歡他的妹妹,他的妹妹確實是很喜歡他,好像蕭文也非常喜歡、疼愛他的妹妹,至於,至於最後。

最後蕭文他會露出那樣的表情,估計大部分原因也是因爲他知道他馬上就要進入到任務世界裏去了,所以,所以他纔會在最後的時候,露出那樣的神情來吧,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好像很痛苦的樣子,甚至還有點生無可戀的態度。

到底是怎麼了,蕭文他最後到底是怎麼了,記得之前,剛開始的時候,他和他的妹妹,他們二人還正準備出去玩,後來,他的妹妹說,去買錄像帶到家裏看,今天就一天都不出去了,就在家裏玩,在家裏看看錄像得了。

蕭文,蘇姍她已經是不想再去回想了,隨便他算了,他要是,他要真的是鬼魂,那就算了,那就認命了,反正,到時候投票,蘇姍她是沒考慮過要投給蕭文他了,哎,隨便吧,其他人要是想投,那是其他人的事,反正,自己是。

自己是不想投給他了,不知道爲什麼,反正就是不想投給他,蘇姍在心裏已經決定好了,堅決不投給蕭文,堅決,不投,蘇姍她要是不想投,那就不要投好了,反正她還可以投給別人,或者棄票,都可以的,都是隨便她自己的。

唐一匹:他這個人比較樂觀,也比較喜歡放鬆,比較喜歡享受,那麼,他這樣的人,應該是不會輕生的,不會輕易就輕生的,因爲他知道自我減輕壓力,自我減少壓力,那麼,一個沒有壓力的人,他還有必要去輕生嗎,沒必要吧。

所以,蘇姍她認爲唐一匹應該不是鬼魂,如果連唐一匹他都是鬼魂的話,那自己也認了,蘇姍在心裏又把唐一匹劃爲不可投票的對象,寧可棄票,她也不會投給蕭文和唐一匹他們二人中的隨便一人,蘇姍,她決定了,決定好了。

現在,已經將蕭文和唐一匹二人,將他們劃分爲活人任務參與者陣營,反正就是蘇姍她絕對不會將自己的票投給他們二人,那麼,離瀟呢,離瀟他到底是不是鬼魂,離瀟:有可能是同性戀,脾氣好,不容易生氣,也沒有什麼。

也沒有什麼很不正常的現象,無非就是,他在知道自己有可能會進入到一個非常恐怖、危險的世界的時候,他稍微表情有點複雜,悶悶不樂的,不過這也屬於是很正常的事情啊,很正常的現象啊,他一個新人,一個新人任務參與者。

他當然在聽到那個聲音之後,會產生恐懼感,然而變得是心事重重,悶悶不樂,他本來話就不多,再加上聽到那個聲音之後,他當然,他當然會出現之後的那些表情和反應以及心理變化啊,很正常,離瀟他並沒有表現出。

他並沒有表現出任何想輕生,要輕生的現象來,也沒有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來,甚至是,他的內心還是比較的冷靜和淡定,也許他心想,這是蘇姍她自己在心裏想的,他揣摩一下當時離瀟內心的想法,也許,當時離瀟他內心是。 秦穆然找到葯林薇,便是帶著葯林薇上了車。

葯林薇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著實嚇到了不少,不過秦穆然安慰了幾下后,她也釋然了。

地上,孫超看著秦穆然帶著葯林薇離去,臉上滿是憤恨與不甘。

另一邊,蘇大強看到他們都走了以後,也是急忙發動汽車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孫超忍著手臂的疼痛,看著秦穆然離開以後,他才艱難地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撥打了電話出去。

「喂?超子,怎麼了?」

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烏鴉哥,我和兄弟們被人給廢了,你能安排人過來接下我們嗎?」

孫超一邊說話,一邊疼的喘氣。

「嗯?你們被人廢了?媽的!誰敢動我們天龍幫的人,不怕死嗎?」

烏鴉此時正在打麻將,聽到孫超他最為看好的小弟被人給廢了,頓時火冒三丈,氣的直接掀翻了檯子。

和烏鴉打牌的另外三個小弟也感覺事情不妙,畢竟已經很久沒有看到烏鴉哥發這麼大的火了,而且聽烏鴉哥的話,貌似孫超等人遇到硬茬子,被廢了!

「是我們的仇家嗎?」

烏鴉問道。

「不是!是一個人!」

孫超疼的冒冷汗地說道。

「一個人?你們那邊幾個人?」

烏鴉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個人敢廢了他的愛將,更加不將秦穆然放在眼裡了。

「五六十個!老大,這個人的身手太高了,而且還是一個不怕死的!」

孫超一想到秦穆然剛才的身手,臉色便是有些驚恐。

「身手好?哼!真的當我天龍幫這麼多年在京城都是白混的嘛!而且,身手再好,還不怕子彈嗎?」

撒旦掠情與狼共枕 烏鴉不以為然。

「你在哪,我這就讓人來接你!」

烏鴉問道。

「我在天水雅居的地下停車場里!」

孫超將自己的位置說了一下,緊接著,烏鴉便是掛斷了電話,帶著人浩浩蕩蕩地向著天水雅居的地下停車場開去。

大約十幾分鐘,安靜的地下停車場突然再一次熱鬧了起來,十幾輛黑色的子彈頭,齊刷刷地開了進來,聲勢浩大。

「烏鴉哥!」

孫超面色慘白地靠著一旁的白色柱子,身上的血跡都已經乾涸。

「超子!媽的!誰幹的!」

烏鴉在電話里的時候,還沒有看到孫超的慘狀,當看到孫超這個樣子以後,徹底暴怒了。

挑釁!這是紅果果的挑釁啊!

多少年了,沒有人敢這麼挑釁天龍幫了,這讓烏鴉很惱火。

烏鴉哥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烏鴉哥,是…是…」

孫超想要說,可是一想到秦穆然臨走前警告的話,他又不敢說了。

「是什麼!你說啊!」

烏鴉不耐煩地問道。

「烏鴉哥,我…我不敢說!他臨走前說,若是我在糾纏他的話,就滅了我,然後還要滅了我們天龍幫。」

孫超將秦穆然的話告訴給了烏鴉說道。

「馬勒戈壁!滅了我天龍幫?全部殺了!他以為他誰啊!他以為他是天王老子啊!他說殺就殺啊!老子還就不信了!超子,哥給你罩著,告訴我,是誰幹的!媽的,身手好了不起?真以為我的手下沒有宗師嗎?」

烏鴉徹底火了。

如果孫超不將秦穆然的原話告訴烏鴉還好一點,可是他這麼一說,徹底將烏鴉的火給點燃了!

烏鴉在天龍幫可是出了名的好鬥,只是這幾年嚴打,低調了許多,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秦穆然的囂張讓烏鴉說什麼都忍不了了!

「烏鴉哥,他叫秦穆然!」

孫超將秦穆然告訴給了他。

「秦穆然?就是上一次打了你的那個傢伙?!」

烏鴉瞪大了眼睛問道。

「嗯!這一次本來想要找回上一次的場子的,結果還是……」

孫超說到這裡,臉色更加的難看,這一次,可以說是丟人丟到家了!

總裁老公很悶騷 「沒事!超子,接下來交給我了!敢動我的人,敢看不起我們天龍幫,老子非要讓他知道天龍幫的厲害!」

烏鴉冷笑一聲。

「你先去醫院,我讓人去拿個監控!」

烏鴉說著便是安排人去天水雅居酒店拿取地下停車場的監控錄像了。畢竟發生這麼大的事情,若是被誰給發到網上了,那可是會讓他頭疼一陣子的。

「好!」

說完,孫超便是在眾人的攙扶下,上了車,然後被送往了醫院。

烏鴉站在地下停車場,看著手機里小弟發過來的當時的錄像,臉色陰沉的更加的厲害。

從視屏里,秦穆然展現出來的身手來看,差不多是在一流高手左右,孫超等人不是對手也是情有可原。

「嗯?」

看著秦穆然牽著葯林薇離開,烏鴉突然暫停了視頻。

「鴉哥,怎麼了?」

一旁的小弟也看得仔細,突然看到烏鴉暫停了視頻,好奇地問道。

「敢動老子的人,老子先給你要點利息回來!」

烏鴉的目光全部都注意到了葯林薇的身上。

雖然視頻有些模糊,可是烏鴉依舊可以看到葯林薇的面貌,尤其是後者長得那麼的好看,讓烏鴉都有些心動了。

「你!去給我調查這個女人,然後給老子捆過來送到咱們那裡去!這個女人,老子要好好爽一下,然後也給你們爽!」

烏鴉臉上露出一抹猙獰的面貌道。

「嘿嘿!那感情好!我這就安排人去查!」

烏鴉身旁的小弟臉上同樣露出一抹淫.盪的笑容,隨後便是下去開始發動天龍幫的力量開始查詢著葯林薇的動向。

很快,他們便是查到了葯林薇所居住的地方。

「鴉哥,我現在就帶兄弟們去抓她回來!」

那名小弟跟烏鴉說了一聲后,便是帶著一撥人上車離開了。

烏鴉坐在車裡,便是有人開著車,向著他們的據點開去,一路上,烏鴉都在反覆的看著視頻,心裡也在想著一會兒用什麼方式來好好折磨葯林薇,以達到自己心裡那些變態的慾望!

「小妞!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的男人不識抬舉,敢動我烏鴉哥的人!一會兒,你放心,哥哥會讓你體驗到做女人的快樂的!」

烏鴉在心裡默默地說道,同時手指做了個「手槍」的姿勢,對著視頻中的葯林薇開了一槍,隨後便是關掉了手機。 他內心是這樣想的,“今天到底是怎麼了,怎麼那個聲音在自己的腦海中響起了兩次,難道,難道說,它說的都是真的嗎,真的有一個那樣的世界嗎,任務世界,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恐怖、危險,還是,其他。”

蘇姍在心裏是這樣估計的,但實際上到底是不是這樣,蘇姍她就不知道了,這個,恐怕只有離瀟他自己一個人知道吧,他到底是不是鬼魂,這個,恐怕也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吧,哦,對了,還有一個人,還有一個人他也知道。

他就是李肅,至於離瀟他到底是不是鬼魂,李肅他是一早就知道了的,只是,李肅他不能開口說話而已,要是李肅他可以開口說話的話,恐怕李肅他早就告訴大家,離瀟到底是不是鬼魂,那兩隻鬼魂到底是哪兩個任務參與者。

“離瀟,他好像也不是鬼魂吧”,蘇姍在心裏暗自說道,因爲她實在是分不出到底這個任務參與者,他是鬼魂,還是他不是鬼魂,蘇姍她真的分不出,也真的分不清,但她也總不能亂投票吧,與其亂投票,還不如不投票。

這一點,蘇姍她還是懂的,還是明白的,所以,她也只能繼續去回想其他的任務參與者的背景和最後的經歷,除此之外,好像也真的是別無他法了,李肅現在還是一直像之前一樣,閉上眼睛的,那麼,現在去問李肅他。

去問李肅他,也是沒有用,真的沒有什麼用的,如果李肅他可以,他能夠說的話,那估計李肅他早就說了,他也根本就不會等到現在,所以,所以啊,我現在暫時就真的是隻能靠自己了,只能靠自己去,去推斷,去根據其他。

去根據其他的任務參與者的經歷去推斷,嗯,就這樣好了,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的,我一定可以像李肅他那樣去正確的將生路找出的,蘇姍在心裏,一直給自己加油打氣,因爲,她現在也只能是靠自己了,除了李肅,她誰也不相信。

只有李肅,還是真正可以確定身份的,李肅他是活人,他是活人任務參與者,他是捉鬼的道士,他百分百不可能是鬼魂,所以,蘇姍她才這麼的相信李肅,這麼的放心李肅,但是,李肅他好像現在不能說話,也不能透露什麼一樣。

這可能,這可能是它對李肅的限制吧,也是現在這個“遊戲”的規則吧,李肅他必須得按“遊戲”的規則進行“遊戲”,所以,李肅他纔不能說話吧,這應該是對先知的限制,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應該都沒有這個限制,包括。

包括蕭文,蕭文他雖然說,話不是很多,但他還是可以參與投票的,在投票的時候,還是聽到他說話了,還是聽到他說棄票了,所以,他,蕭文他,他是可以說話的,他只是不想說而已,他只是話比較少而已,只有先知。

只有先知還是真正的不能說話的,估計也是李肅他這個先知,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鬼魂是誰了,而如果李肅他這個先知一下就把誰是真正的鬼魂,告訴大家的話,那這個“遊戲”,它就會覺得沒有一點意思了,沒有一點意義了。

所以,所以啊,李肅他不能說話,甚至是,他還不能用任何的方式告訴大家,告訴我們大家,誰是真正的鬼魂。

蘇姍已經在心裏猜得差不多了,把它對李肅的限制,猜得差不多了,但她始終還是不敢確認到底誰是鬼魂,到底哪個任務參與者是鬼魂,所以,蘇姍她決定馬上再繼續去回想一下其他任務參與者們的背景和最後的經歷,就是這樣。

那到底是先回想誰的呢,劉堅、空無物,還是朱子清,他們三人,他們三人到底誰最有可能會是鬼魂呢,但蘇姍她想繼續去回想其他任務參與者的時候,她又不知道該去,該先去回想誰的好,空無物嗎,還是朱子清,或者劉堅。

真的是誰都有可能是鬼魂啊,但又誰都有可能不是鬼魂,到底該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纔好,一時之間,蘇姍她竟然難下決定,難做決定,哎,其實也沒有她想的那麼麻煩,如果此時是李肅他在推理的話,那麼他就絕對不會。

他就絕對不會像蘇姍她那樣,只可惜,李肅他現在就連推理的機會都沒有,這次任務,它,魔王它沒有給李肅一點機會,沒有給李肅任何機會,任何尋找生路的機會,因爲,這次任務,李肅他是一來就知道了生路,所以,李肅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