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聖主,你怎麼會知道的?”

難道聖主通仙不成?

“你不是一直在注意屍蠱的動向嗎?在看你這慌慌張張的樣子,在以你的性格,一看就知道是出什麼事情了?”

“聖主,我們也想不到,那三千巫族怎麼會突然不見了呢?”

子默一臉愧疚的低下頭,可別猴子撈月,空忙一場纔是。

“很簡單,屍蠱都被那三千潛入城裏的人用空間指環戒帶入城裏來了,巫族的人想要對付雲城,沒有十足的把握,她是不敢動的。”

沐雲軒滿臉陰沉,想動雲城和明月山莊,只怕會讓他們腸子都毀悔青了。

“真是羊憧籬笆,進退兩難啊?這巫族的看着就是猴子照顧鏡子,裏外不是人,真是千算萬算不如天算,那三千玄武階以上的屍蠱被巫族的人帶進城,那是蛇入曲洞,退路難啊?”

夜輕寒也想不到,盯得這麼緊,還是猴子撈月,空忙一場!

“也未必,也許是雞給黃鼠狼拜年,自投羅網也說不一定。”

沐雲軒別有深意的說道。

“怎麼?你有所準備?”

夜輕寒猛的看着沐雲軒,這丫的話又少,一雙眼眸深不可測,他心裏的想法,他着實是有些猜不到。

“這個你不用管,櫟兒,把霹靂彈給爹爹一些。”

“嗯!”蘇齊小心翼翼的從空間指環戒裏取出一箱霹靂彈遞給沐雲軒。

“爹爹要非常小心,這霹靂彈力道一重就會爆炸的。”

“嗯!爹爹知道。”

沐雲軒對着蘇櫟柔和的笑了笑。

“櫟兒,晚上就是爹爹不在,櫟兒也能把明月山莊守護好的,對不對?”

“爹爹,櫟兒可以的。”

沐雲軒突然笑了,笑得很開心,這就是他沐雲軒的兒子,無所畏懼。

“你爲什麼不在?十七異士可是很厲害的,就算是少了三個,依然很厲害的。”

夜輕寒被不滿的喊道,他可是玄魂階巔峯的人,對付那些巫族的異士,可少不了他。

“到了晚上你們就明白了。”

沐雲軒冷冷一笑,起身離開。

“哎!你怎麼就走了?”

夜輕寒衝着沐雲軒的往背影不滿的喊道。

“夜叔叔,你就別再叫了,有爹爹在,他們怎麼能進的了明月山莊,那個女人一定會想辦法拖住爹爹的,玄魂階巔峯的人就留給爹爹對付吧!” “對啊!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那個女人,今晚的她又怎麼會坐在深宮裏等消息呢?”

夜輕寒眼眸如狐狸般的轉了一圈。

“飛雲,阿喬,走,你們跟我走,巫族的人善於用蠱毒,我們去做一些準備,儘量減少傷亡。

“好,要做什麼?夜公子儘管吩咐就是。”

飛雲和阿喬起身,一臉的慷慨仗義。

“走吧!”夜輕寒狡猾一笑,巫族異士,好啊!你們來啊!本公子這次就要好好的教訓你們一下。

“夜公子請稍等!”

一直沒有說話的念飛鸞開口喊道。

“念小姐請說!”

夜輕寒又坐回了椅子上。

“夜公子,既然是要對付巫族的十五異士,大家還是坐在一起商討要好一點,我爺爺對巫族知道得頗深一些,巫族不僅有十八異士,據說,巫族最厲害的不是屍蠱,而是老族長身邊的十八銅人,但十八異士各具特色,首先,不知道她派了哪兩個去刺殺齊兒,但以飛鸞猜,應該會是靈耳和金眼,這夫妻二人擅長追蹤千里以外的人。”

“對,夜叔叔,鸞姨說得對,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大家一起準備吧!”

蘇櫟提議到,能知道十五異士是那幾位,對他們更有利。

“好!念小姐把知道的都說一下,不完整的我來補充。”

“嗯!”念飛鸞點了點頭。

“巫族的十八異士,最出名的莫過於千面娘子,可以很快變化出一百二十張不同的臉,可是她在刺殺星月國皇帝殺了,我敢肯定,派去殺二公子的一定是靈耳和金眼,那麼,剩下的十五異士,分別是劍靈,劍法出神入化。五行陣法一共有五人,分別是金、木、水、火、土,他們五人,獨脩金木水火土構成萬物的五元素佈陣法,他們的陣法,非常的厲害,因爲是由五人組成,要是找不到陣眼,只能被困死在裏邊,還有暗器之皇,天武,他的暗器出神入化,只要有東西的地方,都能成爲他的暗器。舞樂,手中有千年天蠶絲白練,上邊塗了劇毒,只要人的皮膚一碰,就會立刻斃命。”

“嗯!” 大唐逍遙地主爺 夜輕寒點了點頭,念小姐說得完全對。這舞樂的夫君毒王,千無悔,兩人一起配個殺人,那麼,十有八九被殺之人都會死的非常的痛苦。”

夜輕寒接過話來說,抿了抿脣,喝了一口茶,又接着說道:“還有,剩下的四位纔是最厲害的,他們四人都是女子,她們每個都有一種特長,琴、棋、書、畫、但是她們都只以玄氣來做,琴,是魔音,棋,是百子,書,是千卷,畫,是丹青,據說他們四人一起行動,就連玄魂階巔峯的人都能殺死,他們以百子的玄氣棋盤爲場,其他三人圍攻,只要走不出百子的棋盤,必死無疑。”

念飛鸞看了一眼夜輕寒,幽幽地說:“還有最後兩位,是最最厲害的,範疇和蠱王,屍蠱便是範疇發明的,而蠱王,掌控天下百蠱,他下的蠱,天下無人能解,無人能察覺,而且,十八異士都在玄武階以上的高手。” 念飛鸞說完,全場一片寂靜。

“呵呵……!”

赫雲霆冷冷一笑,衆人奇怪的看着他。

“赫雲霆,我怎麼覺得你笑得咋這麼滲人呢?”

“我笑得滲人?”

赫雲霆優雅的喝了一口茶水,才瞪着夜輕寒說道:“你們怎麼不說你兩個說得比較滲人嗎?都是玄武階以上的高手,這裏出了櫟兒爹爹以外,你們誰對付得了啊?啊?”

赫雲霆皮笑肉不笑,怎麼看都有一點幸災樂禍的感覺。

“那你也用不着幸災樂禍啊?”

夜輕寒對着他皺了皺鼻子。

“不幸災樂禍難道我要哭嗎?”

“不用,不用,你要是哭,我覺得比那十五個異士更加的恐怖。”

我有一個可成長的世界 夜輕寒快速的搖了搖手。

“所以說,先說一說你有什麼辦法?”

“辦法自然是人想出來的啊?這麼一分析,我這就沒辦法了,這裏除了我是玄武階一階的修爲,你們就是聖玄期以下的,和他們鬥,必死無疑。”

夜輕寒靠回椅子上,仰頭看着屋頂。

“你別像山蹄見了老虎望而生畏啊?趕緊所以說你的辦法?”

赫雲霆走到夜輕寒的身邊,在他肩膀上敲了一下。

“哪有什麼辦法,辦法就是櫟兒他老爹去對付那些十五異士。”

“那我爹爹不在,我們就要坐着等死嗎?”

蘇櫟冷冷地道,白皙的小手很有節奏感的敲着桌面,一雙犀利的眼眸充滿了睿智。

“掩飾齊兒在家,就是殺不了那些人,也會狠狠的整他們一場。”

赫雲霆也眯着眼眸說道。

蘇櫟一聽,卻不經意的看向赫雲霆。

“整人。”

蘇櫟低聲說道,敲桌子的聲音越來越想。

“既然鬥不過他們,我們就用計。”

蘇櫟猛的起身。

“呵呵!和我想到一塊去了。”

夜輕寒也起身,攏了攏衣服。

“剛纔你怎麼沒和櫟兒想一塊去啊?”

赫雲霆開始奚落夜輕寒。

“赫雲霆,你還奚落我,你剛纔不是田雞鑽進水裏,不敢出頭露面嗎?”

夜輕寒也不甘心的回嘴。

“好了,我不跟你廢話,我得快點想辦法纔是。”

夜輕寒開始一臉嚴肅的在大廳裏走來走去的。

大家也不出聲,靜靜的等着夜輕寒的辦法。

星月國,慕容邵峯坐在寬大的軟榻上修煉。

他一身白色的錦衣,緊閉着雙眸,清新俊逸的五官精緻而溫潤如玉,一身獨特的氣質超古冠今。

原來夫人才是最強大佬 猛的看去,嚇人一跳,慕容邵峯晉升的修爲居然是玄魂階二階。

“皇上。”

朱巖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慕容邵峯的身邊。

慕容邵峯閉着眼眸,沒有任何的迴應。

但是朱巖知道他聽得見。

“皇上,君臨天今天已經從皓月國出發了,大戰前三天就會到星月國邊境。”

買個爹地寵媽咪 這是,慕容邵峯才緩緩睜開眼眸。

“御駕親征,他還真看得起我們星月國。”

慕容邵峯臉上如曇花一現,很快逝去。

“皇上,三百萬大軍,不容小覷。”

朱巖有些擔心,畢竟他們星月國精兵只有三十萬,其他七十萬大軍,他不敢保證。 “朱巖,你不用擔心,只要按照朕說的去做就好!”

慕容邵峯起身,往書桌的方向走去。

“都已經佈置好了。”

朱巖看了看慕容邵峯,心裏還是有些懸,不過他相信自己的主子,他從小就跟着主子,事事都在他的預料當中,沒有一次是不得手的。

“堰亭臺讓你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皇上,都準備好了。”

“那就無懼,今晚清點好,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往邊境去。”

“是,皇上。”

朱巖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了辰王來。

“對了,皇上,那辰王回來,是不是讓他前往邊關。”

慕容邵峯微微思索了一會,沉聲道:“不用,讓辰兒留下來鎮守皇宮,防止禹王的人趁虛而入,你修書一封給辰兒,讓他先回來,至於抓禹王的事情,有的是機會,現在禹王在龍靈宮,那禹王幾經吃虧,辰兒想抓他,委實需要些時間,等解決了邊境的事情,在滅龍靈宮也不遲,龍靈宮最近不敢有動靜,卻在四處伺機而動,對我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威脅。”

“皇上說的對,其實龍靈宮的人交給峯墨閣的人去做,會更加適合,眼下已經掌握了龍靈宮的全部分佈和動向,只要我們暗中行動,可以將他們一一拔掉,不用一個月的時間,就能把龍靈宮全部滅了。”

朱巖提議道,龍靈宮的分佈及人數,他們早已經確定好了,可是主子遲遲不下命令,他也不清楚主子在等什麼?

慕容邵峯目光溫和的看了朱巖一眼,淡淡的目光裏,卻是說不出的清澈與明朗。

“既然時機已到,那就讓峯墨閣的人滅了龍靈宮的人,給那個女人來個措手不及,另外,把龍靈宮的宮主活捉,朕留着還有用處,至於禹王,格殺勿論。”

慕容邵峯語氣風輕雲淡,清澈的眼眸裏,瞬間染上了嗜血的殺意與狠絕。

朱巖眼眸瞬間發光,皇上終於下命令了,這樣一來,便在無後顧之憂了。

“皇上,屬下這就去通知方昊,讓他立刻行動。”

“去吧!”

慕容邵峯沒有回頭,而是轉身到牀榻邊的矮櫃裏拿出一個紅色的錦盒,是上了金鎖的。

慕容邵峯輕輕的打開,小心翼翼的拿出裏邊一本黃色的小冊子。

“陌陌,到今天,你已經走了八十天了,你這個調皮的小丫頭,你可知道這八十天我是這麼過的?”

慕容邵峯輕輕翻開小冊子,每翻一頁,慕容邵峯都笑得非常的開心。

“這些日子,我都是回憶着我們在邊境的點點滴滴過來的,你從來不知道,我們聊天過後,我都會把我們兩人聊天的內容整理,然後記在這個小冊子裏,不過,現在卻派上了用場了,你說,最喜歡的就是做一個人人稱讚的巾幗英雄,可是你卻有雄心沒有熊膽,陌陌,其實你可以的,真的。”

低沉的自言自語中,充滿了憂傷與思念。

翻完小冊子,慕容邵峯又看見錦盒下邊的八寶球。 慕容邵峯拿在手中,仔細端詳着,八寶球由六塊木頭組成,按照紅左黃右的兩個顏色組裝在一起。

剛開始的時候,她送給他的時候,他不知道其中的奧妙,還真是打不開這八寶球,後來打開了,卻又沒辦法組裝起來,這八寶球不管是拆還是組裝,都頗費心思。

她說是做給齊兒和櫟兒玩的益智玩具,沒想到最後也送了他一個。

“陌陌,你知道嗎?你送給我的這些小東西,我一樣都沒有弄丟過,它們都是我最珍貴的東西。”

放下手中的八寶球,慕容邵峯又拿起一支羊脂游龍玉簪,簡單又不失高貴,龍刻得栩栩如生,這是她親手爲他設計的,她說,他永遠都是那樣的溫潤如玉,玉很適合他。

起初看到游龍玉簪,他還嚇了一跳,除天子和太子之外,其他人是不得睡意佩戴龍的飾品的,現在想來,那個時候,她已經知道他的身份了,是他太自信,還以爲自己隱藏得很好!

“陌陌,謝謝你!沒遇到你之前,我只是孤芳自賞,可是遇到了你,我就遇到了伯樂,讓我猶如大鵬乘風。”

慕容邵峯由如珍寶一樣,把每樣東西小心的放了回去,做完這一切,慕容邵峯起身,看着外邊蔚藍的天空,陌陌,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她生活在這戰火紛飛的世界裏的,你再等等,天下以後還是會和以前一樣的太平,我會讓你在這片土地上開開心心的做生意的。

明月山莊裏,赫雲霆已經等得睡着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