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但這小雨下到我們的身上,大家就感覺不一樣了!

這雨水之中,有一股鹹腥味!

盜墓筆記 大家都是不停的嗅鼻子,落在身上的雨點晶瑩剔透,在落下來的一瞬間就像是一滴水晶一樣,這雨滴太乾淨了,乾淨的有些不正常!

我伸出手掌,借了一些雨水,湊到鼻子前聞了聞,那股鹹腥味確實從這雨水中傳出,大家眼神中都佈滿了疑惑,當即,我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意思就是說想要辦成大事,就得下狠心!

我將手心裏的雨水,伸到了嘴巴旁,輕輕的舔了一小口。

靠!

這他媽的打死了多少次賣鹽的?!

這雨水簡直要鹹到他姥姥的大腿上了!

我特麼想不明白這是什麼玩意,當即就用力呸呸呸的吐了幾口,將嘴裏那股鹹腥味吐了個乾淨,就在此時,素兒忽然對大家說道,這不是雨水,這是淚水!

什麼?

此言一出,衆人譁然!

天上下的不是雨水,而是淚水?仔細想想,眼淚確實是鹹的,小時候經常哭鼻子,淚水順着臉龐滑落到嘴裏,就感覺特別鹹,難道天上此時落下的雨水,竟然是數不盡的淚水?

我回想起第二面黑旗上的內容,那是一個村子所有的人都被屠殺殆盡,而第二個殺陣叫做痛苦之陣,所謂痛苦,跟眼淚扯在一起,那也很正當。

若是屠村的慘劇真發生在我們的周圍,還真不知道會有多少人落下眼淚!

此時,衆人也都明白,痛苦之陣,即將到來!

天上的淚水還在緩緩的下落,我們站在八卦方位也不敢亂動,因爲只有這樣,我們纔算是八人合一,這樣陣法落下來的時候,纔有可能只對一個人攻擊,以便大大減少衆人的損失。

若是八人之中死掉任何一個,這八卦就難以組成,若是八卦被破,其餘七人,皆會遭受殺陣的攻擊!

這是祖師爺事先就想好的。

就在我如此思索的時候,忽然,從小狸子和婷婷她們幾個女人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我的身後,而我也難以置信的看着她們的身後!

他媽的,一瞬間這柏樹林外竟然涌進來了數不盡的死屍!

那些死屍,目光呆滯,面無表情,直勾勾的看着我們,非常機械的朝着我們走了過來,而且這些人好像都是被殘忍殺死的,有些沒胳膊,胳膊斷裂的地方還在流着鮮血,有些沒有腿,就在地上緩緩的爬動,腰間的鮮血,染紅了地上的青草。

還有一些,臉上一道手指寬的刀疤,正在往外泊泊的冒着血液,但他們絲毫不爲之所動,而是一臉痛苦的朝着我們圍繞了過來。

祖師爺咬牙道,大家小心,這些死屍很有可能都是幻象,我用法力將衆人保護起來,大家切記,千萬不要離開原地,八卦方位一定不能變,若是產生變動,後果不堪設想! 祖師爺擡手揮出一團金光,將我們衆人籠罩了起來,那些死屍圍繞着我們,不停的嗅着鼻子,好像把我們當成了美味可口的佳餚!

他大爺的,這場面真心有點重口味,說真的,死人我倒也見過,在我殺掉的那些鬼魂臨死之際,場面也確實悽慘,但我真沒見過這種類似於死而復生的死屍,渾身這麼多傷口,還流着猩紅的鮮血,而且最關鍵的是,還他媽的就站在我的面前!

忽然,一個女人,一個看裝束像是生活在古代的女人,她赤裸着上半身,而且右邊的胸部已經被刀割了下來,那鮮血順着她的肚皮,一直流到褲子上,讓我看的觸目驚心。

而我僅僅是朝着她另外一個沒有被割掉的胸部上看了一眼,婷婷就對我喝道,張亮,你看什麼呢!

我一愣,我說我沒看什麼啊。

不光是婷婷很憤怒,別的女人也很憤怒,好像我看了一下我對面這個女人被切掉的胸部之後,就成了十惡不赦的大罪人了。

婷婷這麼一說話不打緊,我這麼一回話也不打緊,一羣死屍瞬間朝着我倆涌了過來。

完蛋!

我驚恐的看了一眼祖師爺,祖師爺只是對我輕微的搖了搖頭,示意我不要緊張。

那些死屍來到我面前的時候,只是圍繞着我不停的轉悠,伸出手來想要觸碰我的時候,卻被一層金光所格擋。

敢情有祖師爺的庇佑,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大問題!

那幾個女人不忍心看這種橫屍遍野的場面,此時都閉上了眼睛,而我心想,難道這痛苦之陣就是召喚出這羣死屍嗎?就是讓這羣死屍圍繞着陷陣者轉悠幾圈嗎?

不科學啊。

如果這麼以來就算是痛苦之陣,那對於陷陣者根本就造不成多大的心理創傷,畢竟這些死屍跟我們沒有一毛錢關係,我們根本就不認識他們,再說了,我也不是佛祖,不是耶穌,不是什麼非常好心腸的人。

而就在我疑惑之際,忽然,整個大地再次震顫,伴隨而來的,就是一陣金戈鐵馬的嘶鳴之聲,衆人再次一愣,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祖師爺小聲說道,大家小心,可能痛苦之陣的關鍵殺招要祭出來了,若是遇到不可抗力,大家可以離開原地,但一定要在原地留下一團法力,而且一炷香之內,必定要站回原地,懂嗎?

衆人同時點頭,我還沒來得及說話,忽聽柏樹林外傳來一陣衝鋒之聲,伴隨着戰馬的嘶鳴,我回頭看了一眼。

這一眼,直接讓我目瞪口呆!

一支約有上千人的軍隊,朝着我們衝鋒而來!領頭那人,渾身穿着黑色鎧甲,頭戴獸盔,手持大斧,帶領後邊的士兵,目露兇光,殺氣沖天,彷彿要一口氣殺乾淨我們!

我心中一驚,想起了代表痛苦之陣那面黑旗上的景象,黑旗上畫着的,就是一個村子慘遭屠殺,難道面前這些死屍,就是被屠殺的那些人,而衝鋒過來的軍隊,正是殺人越貨的山賊土匪?

我朝着周圍的死屍看了一眼,果不其然,他們的臉上各自露出了驚恐的神情,一個個都嚇的不知所措,尤其是站在我面前的那個只有一個胸部的女人,她嚇的都哭了出來,沒等他們逃離此處只是,那幫土匪就騎着大馬衝了過來,對準這些死屍就揮出了手中兵刃!

大家都嚇到了,眼看土匪衝鋒過來,一個個都想跑開,但祖師爺忽然大喝道,不要動!誰都不要動!

祖師爺話音剛落,領頭的土匪就衝到了我的面前,當即一揮手中大斧,將我面前那女人的頭顱斬下,撲哧一聲,鮮血濺起三尺多高!

我靠,我特麼都要嘔吐出來了,這場面太血腥了,而沒等我嘔吐之時,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那一大隊土匪,竟然直接騎着馬,猶如幻影一般,穿過了我的身體!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一切,都是幻象?痛苦之陣是爲四大殺陣之一,不可能只有幻象吧?

那羣土匪在我們四周,騎着高頭大馬,來回廝殺平民,他們的身體就像幻影,能夠隨意穿過我們的身體,更能夠隨意穿過我們的八卦陣。

大家都不敢吭聲,一句話都不敢說,畢竟這痛苦之陣詭異異常,誰也不敢惹出什麼大麻煩。

眼看那羣死屍快要被屠戮殆盡,祖師爺眯着眼小聲說道,不對勁!

一聽這話,衆人同時朝着祖師爺看去,祖師爺再次小聲說道,如果說這一切都是幻象,這一切都是當年的情景再現,那這些土匪殺人之時,應該是殺的活人!

對!

這話說的對,不可能這幫土匪洗劫村子的時候,就是殺的死人吧?這根本就是扯淡,無稽之談!

祖師爺繼續道,既然這幫土匪再次殺了一遍死人,那就說明一件事,在這土匪和死屍兩撥人之中,又一撥人,是真實存在的!

我靠!

這話說的大家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不管是死屍,還是土匪,他們任何一種算是真實存在的,就足以讓我們惡寒了,土匪殺人如麻,死屍慘不忍睹,這該如何是好?

咕咚一聲,我由於緊張,嚥了一口吐沫,祖師爺對我們繼續說道,這痛苦之陣過於怪異,大家小心爲妙!

就在祖師爺話音剛落之時,忽然,整個黑暗的蒼穹猛的一下變換了場景,而此時的我們,就站在了一個美麗的小村莊裏邊,我們所處的位置,就在這個小村莊的正中間,一個十字路口。

看着村莊中房屋的建築風格,應該是古代的,現在沒人住這種房子了,就連建造這種房子的工匠,都已經找不到了!

而村子很美麗,但四周那些死屍被土匪屠殺的場面卻絲毫沒變,我們就站在這個美麗的村子中間,死屍們照樣被土匪砍殺,片刻後,死屍全部倒地,他們再一次被殘忍屠殺!

痛苦之陣忽然靜了下來,我疑惑道,難道這就算是破陣了?只需要眼睜睜的看一遍就可以了?

眼看四周平靜了下來,那些死屍倒在地上,一動不動,而洗劫村子的土匪則是快速退卻,這樣子不就是破掉陣法了嗎?

我正要高興之時,祖師爺卻忽然暴喝一聲,不要大意,痛苦之陣,這纔開始!!!

祖師爺這一聲暴喝,讓我們七人都嚇了一跳,贏勾趕緊問道,先生,我們該怎麼做?

祖師爺看着周圍的場景,對我們大聲嚴肅的說道,這村子,是幻象,而死屍和土匪,皆是真實存在的,只不過死屍是實體,土匪是靈魂,靈魂,幻象,真正的死屍,交叉在一起!這痛苦之陣的意思,我懂了!

大家不敢插話,只等着祖師爺道出這痛苦之陣的玄機!

祖師爺說道,剛開始的死屍,從頭到尾都是真實的,土匪也是真實的,只不過死屍是實體化,土匪是靈魂所化,而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村子,是幻象,而土匪再次屠殺死屍之時,出現了村莊的幻象,這麼做的最終意義就是,將仇恨,嫁接到我們的身上!

我靠,我懂了!

其意思就是說,這痛苦之陣,召喚出土匪的靈魂,再次屠殺死屍,就在屠殺完之後,土匪們的靈魂快速退卻,而死屍在這痛苦之陣當中是有靈魂存在的,當他們的靈魂從身體裏出來之後,一方面看到慘遭屠殺的自己,另一方面看到被毀的家園,最後再看到我們八個人,不用多說,仇恨自然發泄到我們的身上!

他們是被殘忍屠殺的,他們心中的仇恨可想而知,若是將仇恨嫁接到我們的身上,他們的復仇之心,簡直要瘋狂了! 媽的,敢情這痛苦之陣的開端,就是幻象,靈魂,死屍的融合,算是演了一場戲,一場人間悲情戲,最後的苦果,卻是要讓我們自己來承受,這痛苦之陣,實在太喪心病狂了!

果不其然,就在祖師爺話音剛落之時,那些被屠殺的死屍身上,竟然緩緩的飄出了青色的的煙霧!

這一次的鬼魂,與以往看到的有所不同,以前看到的都是猶如幻影一般,就像剛纔的土匪一樣,算是人模人樣的鬼魂,而這一次的鬼魂,竟然就是一道道的青煙。

祖師爺驚訝道,無相之魂?

眼看那些靈魂緩緩的從死屍的身上飄起來,目前還沒構成什麼威脅,我就趕緊問道,祖師爺,什麼是無相之魂?

祖師爺對我說道,在我年輕之時,遊歷天下大川,曾有佛家高僧對我說過這一種魂魄,此魂魄,無生,無色,無相,無心,是爲大災之一!

我趕緊問,那該怎麼對付?

祖師爺搖了搖頭說,佛家高僧說過,此等靈魂,沒有意識,見人就殺,先遇上誰,誰就會被此魂魄絞殺,至於針對方法,佛家曾有渡化之能,據說此等本事只有佛家經書上纔有,好像叫做自在經,但在我們道門之中,卻沒有詳細記載。

我說我靠,那豈不是沒辦法針對了?

祖師爺還沒說話,贏勾和該隱倒同時冷哼一聲說道,若是沒有辦法渡化,還不如直接將其殺死或者吞併!

贏勾的話引起了祖師爺的注意力,祖師爺此時眼睛一亮,思索了一番之後說道,你有本事吞噬這種靈魂?

贏勾自信一笑說道,想我當年追隨蚩尤神王,何等靈魂敢擋我路?仙魂,魔魂,鬼魂,誰擋誰死!

祖師爺恩了一聲,隨即點頭道,如此甚好,當這無相之魂發動攻擊之時,你大可一展神通!

贏勾和該隱相視一笑,此時竟同時低下了腦袋,低聲念動咒語,片刻後,他倆的雙手開始變得枯槁,慢慢的猶如老人一樣,佈滿了皺紋。

但不多時,兩人的手掌和胳膊開始充盈爆滿,只不過膚色已經變成了焦黑之色,好像在黑色染缸裏浸泡過一樣。

贏勾的臉,發生了變化,他的顴骨越來越高,口中牙齒也越來越尖,此時我看着他嘴裏伸出來的兩顆尖牙,猛然想起了馬瑟爾公爵,沒錯,就是那個吸血鬼始祖。

我開始懷疑,吸血鬼的誕生,是不是因爲華夏遠古的殭屍?因爲殭屍也有吸血尖牙,也愛吸食人血,而且殭屍的誕生,比吸血鬼的誕生要早幾千年,更爲關鍵的是,吸血鬼始祖,是蚩尤九大元神中的一個,難道說,吸血鬼就是殭屍變異的新品種嗎?

敢情我大天朝果然威風八面啊!

此時的贏勾和該隱,身軀增長了一倍不止,頓時變的肩寬體壯,而且背部隆起很高,看起來像是有點駝背的意思,我不知道 他們變化成這樣是幹什麼的,當即就問道,你倆幹啥呢?

贏勾淡然一笑,對我說道,這就是我們最初的形態,而我們也只有幻化出這個形態的時候,力量纔是最強的。

我靠,敢情遠古時期的殭屍,都是長這樣?果然高大威猛啊,要是再有點家產,那不就是殭屍中的高富帥嗎?

此時,無相之魂已經完全從那些死屍的身上飄了出來,雖然不算太多,但也有上百之衆,眼看晃晃悠悠的就朝着我們飄了過來。

祖師爺喝道,大家小心,我不知道我的防禦禁制能不能阻止他們,你們最好準備自己的法寶!

祖師爺說完,大家各自手掐法訣,只要不對勁,立馬攻擊!

而贏勾和該隱則是怒睜雙目,從眼中泛出紅光,那紅光所到之處,這無相之魂立馬被禁錮,我心說有戲,可能憑藉他倆的本事,就能破掉這對於我們來說,根本無法破掉的無相之魂!

我們的四面八方,飄滿了一縷縷的青煙,這些無相之魂飄動的速度很慢,當下贏勾面前的無相之魂被困住之後,那些青煙就像是一條條泥鰍一樣,不停的翻滾,不停的晃動着身軀,但不管他們怎麼晃動,都始終逃不出贏勾眼睛冒出的紅光範圍。

那些紅光中,含有最純正,最霸道的煞氣,此煞氣與生死旗門陣中的煞氣相比,雖說數量比不了,但在質量上,那確實有過之而不及,用來對付這無相之魂,那是綽綽有餘的!

眼看無相之魂被困,贏勾張開嘴巴,從口中吐出一團黑氣,包裹住那無相之魂,緩緩的吞入自己的腹中!

一看能行,衆人皆是一喜,該隱的吸收方法,與贏勾大相徑庭,他是用斧頭打出一團光芒,籠罩住無相之魂之後,再張開嘴巴將其吞噬。

若是單看和方面的話,贏勾的力量應該比該隱更強大,因爲贏勾還沒召喚出法寶,僅憑雙眼中釋放出來的煞氣,就能做到控制無相之魂。

看來這次殭屍王主動請命來破解生死旗門陣,還真是件好事!

本來看到贏勾和該隱能夠吞食掉無相之魂,大家都比較欣喜,可就在他倆各吞食了一個無相之魂之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贏勾和該隱,竟然同時手掐自己的脖子,痛苦的瞪大了眼睛,由於我們站在原地都不敢動彈,大家只能關切的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該隱臉上已經痛苦的說不出話了,贏勾勉強用力的擺擺手說,沒…沒…什麼大事,這種靈魂竟然…竟然無法轉化爲煞氣!

我靠,殭屍王吞噬靈魂以及活人,都會將對方的力量轉化爲自己的煞氣,可他竟然無法轉換這種無相之魂的力量!

可見,這無相之魂的詭異之處真乃曠古至今!

我趕緊問道,那你要不要緊?

霍二少,該離婚了 贏勾擺手道,沒事,雖然我無法消化掉無相之魂,但他也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傷害的,頂多就是對峙一會!

我點了點頭,此時看向了祖師爺,祖師爺對我說道,張亮,上刀兵劫,試試刀兵劫中的煞氣,能不能以暴制暴,滅掉這羣無相之魂!

我聞聲起刀,將刀兵劫舞的風生水起,從刀兵劫之中甩出無數道紅色的刀光,那刀光一閃而過,朝着四周的無相之魂就飛了過去。

我不知道這能不能行,但舞動刀兵劫之時,我的整個右臂都像是觸電了一樣,我感覺自己已經使出了十成的力量!

刀兵劫中,紅光一現,對準無相之魂襲擊而去,當刀光與魂魄撞擊到一起的瞬間,那無相之魂竟然將刀光包裹了起來!

我靠,這一幕看的我是瞪大了眼睛,就連刀兵劫煞氣這麼重的東西,都無法剋制無相之魂?可見無相之魂的煞氣和怨氣簡直重到無可估量了!

祖師爺連忙對我擺手道,張亮,快點停下來!若是這麼繼續下去,這無相之魂只會越來越強。

我趕緊收起刀兵劫,心說實在不行,我就要使出混元血晶和張天師神符了,目前後邊還有悲鳴之陣以及親殺之陣,這玩意不到最後關頭,我是不會輕易使用的,但爲了大家的生命,我還是有必要着手準備一下的!

祖師爺對大家說道,大家切記不要慌,不要亂,讓我想想辦法!

此時,衆多的無相之魂,已經開始朝着我們的身體飄了過來,雖然速度很慢,但在十幾秒鐘之後,就會飄到我們的身上,屆時會發生什麼樣的危險,誰也說不準,或許我們的靈魂會被無相之魂所吞噬!

忽然,祖師爺怒睜雙目,暴喝一聲,張亮,給我真龍之涎! 真龍之涎,此物就是我的鮮血,祖師爺說過,我有飲血太歲洗滌肉身,鮮血早就與靈藥一樣了,我的鮮血可解百毒,可提升功力,更可以用來對抗邪魔外道。

當即我咬破手指,用法力控制住三滴鮮血,朝着祖師爺飛去,同時祖師爺對我一伸手,奪走我手中刀兵劫!

那三滴鮮血飄到祖師爺面前之時,祖師爺一甩手中刀兵劫,頓時將鮮血吸收,隨後,刀兵劫之上,紅光四溢!煞氣滔天!

這種感覺真心像是走進了殭屍的巢穴當中,那煞氣就像風扇吹到臉面上的風一樣,一陣接着一陣,一波接着一波,以前的煞氣只能憑藉法力去感覺,而這一刻的煞氣,竟然直接撲面而來了,可見這煞氣之濃重!

祖師爺將刀兵劫豎在自己的面前,雙手握住劍柄,閉目念起咒語,片刻後,祖師爺騰身而起,在原地留下了一個身形幻影!

那個幻影是祖師爺的法力,是用來維持八卦陣位的,真正的祖師爺,此時已經飛到了空中,對準那些無相之魂就甩出了紅色刀光!

這一次的紅色刀光,在飛躍出刀兵劫之時,竟然隱隱傳來呼嘯之聲,只聽噌,噌,噌,那刀光一道接着一道,朝着無相之魂就飛了過去!

無相之魂沒有思想意識,他們只有仇恨,見誰殺誰的仇恨!

Share:

Leave A Comment